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未婚夫和替身

第二十二章 真人游戏

未婚夫和替身 我是千里目 3205 2017-06-23 13:56:26

  马可减了车速朝前驶去。这时乐欣看见那辆车上的俩个姑娘下车来跑到路边,朝他们挥手示意。但一时辩不清楚的她们的用意。那样子似乎是在提醒他们注意,又像是要求他们帮忙。乐欣茫然看了一眼马可,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可是,马可脸上面无表情,像似不想理会的样子。但就在车子以正常的速度接近那辆车时,马可旋即把车驶到离那辆车不远的路边停下。

  车刚停好,穿黄色裙装的姑娘就朝他们走过来。马可打开小半截窗子,等着那姑娘走过来。

  “嗨,帅哥,帮帮忙,我们车胎遭扎了,你能帮我们换一下吗?”那姑娘还没有走近就张开嗓门叫起来。

  “你会开车吗?”马可没有回答那姑娘的话,而是扭头问乐欣。

  “会开,但这种车我看没有开过。”乐欣回答。

  “简单,两个手柄,右手柄掌握方向,左手柄掌握速度,只要不开到下面去就没事儿。”马可说着朝车窗外面噜噜嘴。乐欣顺着他的视线向外看去,路基底下离地面足有四米多高,一但开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算了,我没这个技术,还是你开吧。”乐欣胆怯地说。

  乐欣正想问他怎么会想到让自己开车,突然看见马可狠狠地骂了一句:“他妈的。”然后迅速地发动车,来了个大转弯朝回开去。

  乐欣惊异之下回头看窗外,只见那个穿红色裙装的姑娘手里正举着一只笔对准他们,那样子像是要开枪似地。来不及多想,她下意识地双手护着头躬身卷缩在座位上。

  过了一会儿,乐欣听见马可气急败坏地嘟囔道:“他妈的,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不想活了?”

  “没事儿了吗?”乐欣问。

  马可没有回答,而是将车停在路边上。乐欣这才敢抬起头往回看。车窗外,已经看不见那辆车了。

  “好吓人啊!”乐欣心有余悸地呢喃道。

  马可静静地呆着,似乎在想着什么?过了一会儿说:“不能这么便宜了那俩丫头。”

  “你想干什么?”乐欣急忙问。

  “去收拾她们。”马可恶狠狠地说。

  “算了吧。”乐欣忙劝说。

  马可没吭声,回头看了看车后,确信后面没有车以后,他将车驶到应急车道上停下来。然后他从怀里摸出一粒胶囊递给乐欣。

  “打开它,把它戴上。”马可说。

  “这是什么?”乐欣问。

  “面具。”马可回答。

  “哦。”乐欣听他这一说,立马想起马特那天变脸的事情来。她打开胶囊,取出一粒药丸一样东西,抖开便成了一张面膜似的面具。

  “像敷面膜一样敷在脸上就行了。”马可说。

  乐欣照他的话做了,很快将像面膜一样的假面具敷在脸上。再照镜子时,她大吃一惊,自己变成一个六十多岁的大妈了。

  “哇,不干,好老啊。”乐欣正想对马可撒娇道,回头一看马可变得更老了,满脸皱纹,一头白发,看上去快八十多岁了。“我的天,这是干嘛?要演金婚的一对老俩口吗?”

  “来,把这个打开罩在头上就好了。”马可又递给乐欣一个小塑料包。

  “假发吗?”乐欣边接过来,边问道。

  “唔,既是假发,也是防弹网。”马可回答。

  “啊?”乐欣愣住了。“我们要干嘛?”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马可说。

  乐欣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的头发瞬间平添了不少白发。

  “你身上怎么带有这些东西?”乐欣好奇地问。

  “烦不烦?啰里啰嗦的。”马可不耐烦地嘟囔道。

  乐欣瞪了他一眼,只得憋着话不再多问。

  马可一声不吭重新发动车,继续往前开。

  “你、你干嘛?她们可能还没走呢。”乐欣犹如惊弓之鸟般地叫道。

  “胆小鬼。”马可撇嘴道。

  “你不胆小,干嘛溜那么快?”乐欣说。

  “要不是你在车上,我直接就给她们撞上去了。我胆小?”马可恼火地道。

  “找不到怪的了,怪我在车上?”乐欣不以为然地撅噘嘴。

  快到刚才发生险情的路段,乐欣发现那俩姑娘的车不在了。“哇,她们溜了。”乐欣如释重负般地松了一口气道。

  “早溜了。”殊不知马可说。“我往回开时她们就上车溜了。”

  “哼!怪不得你敢往前开了。”乐欣好像这才明白马可为什么敢继续开车的原因一样。随即她嘀咕道:“算了慢慢开,离她们远点,这种人渣惹不起。这种高速路上她们也敢搞抢劫,简直就是不想要命了。幸亏路上车少,要不然非出车祸不可。唉,刚才你幸好没下去,要是下去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说不定我就吃枪子儿了。”马可听到这里冷笑道。

  “很有可能哦。”乐欣说。

  “哼,要我命,没那么容易。”马可輕蔑道。“她叫我下去,我就乖乖地下去吗?”

  “唉,你不是已经准备下去帮忙了吗?还打算叫我开车呢。”乐欣道。

  “你觉得我会让你这个从来没有摸过这种车的老姑娘开车吗?”马可邪魅一笑道。

  “不是——”乐欣一下糊涂了,“你是逗我玩儿的?你、你那时候还有心思跟我逗乐?吹吧,你。”

  “那我咋停下车没有下去呢?”马可反诘道。

  乐欣反驳不上来了。“难道你真看出她们图谋不轨了?”

  “哼,那当然。一开始我就感觉到了那俩个丫头不是省油的灯。”马可不屑地撇撇嘴道。

  “你是怎么判断的?”乐欣疑惑地问。

  “车胎被扎了,叫我去帮忙,这符合规矩吗?我是修车的人吗?这是一点,另外遇到这种紧急情况,不去把警示牌拿出来摆好,却站在路边朝我们招手,这样做正常吗?”马可说。

  “是不正常。”乐欣想想也是。“不过,大白天的,俩个姑娘谁会联想到她们会打劫呢?”

  “像你这种脑筋容易短路的善良人当然是想不到的。”马可嘲笑道。“可想糊弄我,没门!”

  “那倒是,人好就想不到做坏事。”乐欣笑道。

  马可斜眄了她一眼。“傻瓜是想不到。”

  乐欣抿嘴笑了笑。“不过,她们样做是为什么呢?抢劫还是纯报复?”

  “好玩呗。”马可咧咧嘴笑道。

  “好玩?有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玩抢劫的?嗬!真是不可思议。难道人类历史发展前进了一百年,社会治安没跟着前进?”乐欣揶揄道。

  “你这就不懂了吧?没听说过人类科技进一大步,离灭亡也进了一大步。这都是高科技带来的弊病。”马可说。

  “为什么这样说?”乐欣看着他问。

  “生活好了无所事事呗,成天玩虚拟空间游戏走火入魔了,干脆把现实生活中的情景当成游戏来玩了。遇到不满意的事情就把游戏里那些打打杀杀的场面带到现实生活中来解决。”马可回答。

  听了马可的话,乐欣傻眼了:“哇塞,居然还有这般无知的家伙,难道他们不把命当成一回事儿?”

  “他们可没有想那么多。现在医学发达了,可以欢心换头或换身体,他们觉得没那么容易挂,所以不怕。”马可嗤笑道。

  “太天真了。”乐欣连连摇头道。

  “所以,我特别提醒你注意,别对人烂施你的善心,提防被人暗算。”马可说。

  “哇,好玄啊,听你这么说。”乐欣蹙紧了眉头。

  “哼,”马可冷笑一下,“你要不相信,待会儿我保证会让你看到一幕现实版的真人游戏抢劫。”

  “啊?”乐欣怔住了。

  马可扭头看了看她,嘴角溢出意思嘲讽的笑容。果然没过多久,他们又看见那俩姑娘站在路边朝他们挥手。这回乐欣惊得两眼直瞪前方,倒是马可没什么反应。

  “哇,她们在哪儿呢。怎么办?”乐欣不知所措地叫道。

  “乖乖地听她们摆布,不许露馅。”马可说。

  “可她们手里有枪啊。”乐欣担心地道。

  “你别乱动,她们就伤害不了你。”马可大声说。

  乐欣只得住声静观事态发展。只见马可将车开到那俩姑娘面前,打开一半车窗问道:“怎么了姑娘?需要我帮忙吗?”

  “先生,我们车的轮胎出问题了,我们都不会换,想请你帮我们换一个。”穿黄裙子的姑娘娇声娇气地道。

  “唔,好的。”马可瓮声瓮气地点头道。他正想关车窗,突然窗口支了一把手枪进来卡住了车窗。

  “不许动,往这个账号打一万块钱。”穿红裙子的姑娘递进来一张纸条。

  “你们这是在犯罪。”马可颤微微地说。乐欣则是睁大双眼惊骇地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吓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别啰嗦,快打,要不然我就开枪了。”红裙子姑娘威胁道。

  马可看样子也吓住了嘴里嘟噜着:“你们怎么能这样做呢?我们可是想帮助你们的。”他一边说,一边打开手机操作。片刻之间就把事情搞定了。

  “好了,我们走。”穿黄色裙装看了看手腕道。随即她先转身离开,之后穿红裙子的姑娘也迅速地离开了。转眼间,俩姑娘开车朝前驶去。

  在那俩个姑娘跑向她们的车时,马可没有下车去追,而是抬起左腕对着车窗,待那俩姑娘的车从车前驶过以后,他才放下来。

  “完了?”乐欣问。

  “什么完了?”马可没有回过神来。

  “你说的真人游戏。”乐欣说。

  “嗤,”马可歪了歪嘴冷哼一声。“好戏在后头呢。”

  乐欣懵里懵懂地看着他,不明所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