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未婚夫和替身

第九章 怪事连连

未婚夫和替身 我是千里目 3184 2017-04-04 20:55:22

    乐欣没等马特回来就睡了,也许是时差没有倒过来的原因,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她就醒了。但她没有立刻起床。看了看身边的空枕,她知道马特一夜未归。这让她感到有些不安,尤其是马特连个电话也没有来个,她心里倏忽间有种被冷落的感觉。周围静悄悄的,静得连她自己的呼吸似乎都听得见。让她感觉眼下这栋房子除了她和爱丽丝外,恐怕再没有第三者了。这又让她有了一种与世隔绝的错觉。她不由感到茫然,心里充塞着束手无策的情绪。  

  “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请进。”乐欣说。  

  爱丽丝推开门探进头来问:“小姐什么时候准备用早餐?”  

  “半小时以后吧。”乐欣想了想道。  

  “好的。”爱丽丝正要关门离开,乐欣连忙喊住她道:“喂,等等。”  

  “什么事情?”爱丽丝问她。  

  “以后就叫我欣吧,”乐欣说。“还有,你有马特的消息吗?”  

  “没有。”爱丽丝沮丧地摇了摇头。  

  “他们上哪儿去不告诉你吗?”乐欣问。  

  “有时候会告诉。”爱丽丝回答。  

  “哦,好吧,你去吧。”乐欣说。  

  “嗯,我这就去为你准备早餐。”爱丽丝说罢,关上门出去了。  

  爱丽丝一走,乐欣再无心思躺在床上了,她很快起来,到浴房去冲了一个澡,然后到衣橱间去挑了一套白色的休闲装来穿上,又到卫生间去简单地化了一下妆,便下楼了。  

  乐欣坐到沙发上感觉无聊,便想看看电视,可她四处看了看却没有发现哪儿有电视。“爱丽丝,电视在哪儿?”她问。  

  爱丽丝站在厨房门口茫然地看着她问:“欣,你刚才在说什么?”  

  “我想看电视。”乐欣说。  

  “那你对着万能表说就是了,不用叫我。”爱丽丝笑道。  

  “哦。”乐欣懵懵懂懂地应道。爱丽丝遂又回厨房去了。  

  “电视。”乐欣试着对手腕上的多功能表说了一声。只见表闪了一下红灯,便跳出一个10英寸大小的电视屏幕出来。“唔,好先进。”乐欣咕噜着随便摁了一个台,只见帅气的男主播正在播放早间新闻。乐欣于是感兴趣地看了下去。眼下正在播报的实时新闻是一个小时前在森林公园附近路上发生的一起案件。有人举报警方,有四个不明身份的男人在车上被人袭击,他们汽车的轮胎被利器扎破,估计是袭击者事先做好了埋伏,使受害者的车驶到该路段时即发生了事故,导致车无法行驶,然后袭击者趁机作了案。目前四名受害者均昏迷不醒,受伤情况不祥。警方已经介入了调查,初步推测事件可能与贩毒有关,有可能是贩毒分子之间黑吃黑,发生火拼。  

  “欣,想來杯咖啡吗?”爱丽丝用托盘端着一杯咖啡走过来问。  

  “行,不过我想加点糖和牛奶,”乐欣说。  

  “有糖和炼乳,你自己看着放吧。”爱丽丝说。  

  “谢谢。”乐欣说着伸手去接牛奶时,就在这时爱丽丝的手猛然间抖了一下,杯里的咖啡荡了些出来,洒在乐欣的衣服上。乐欣正想埋怨她怎么不当心一点儿,抬眼猛地看到爱丽丝神情异样地看着一边,她随着爱丽丝的眼光看过去,瞬间也呆住了:只见马特被马可和尼偌搀扶着一瘸一瘸地走了进来。  

  “我去拿药箱。”爱丽丝说着放下托盘转身便走。乐欣愣了一下才连忙上前去询问:“怎么回事?”  

  “不小心摔了一跤。”马特回答。马可和尼偌将马特扶到沙发上坐下。  

  “噢,”马特坐下时疼得叫了一声。乐欣的心旋即被什么东西揪扯了一下似的,她焦急地跪在马特跟前,举着双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别着急,亲爱的,没事儿,只是扭伤了脚踝。”马特故着轻松地笑道。  

  “不会伤着骨头了吧?”乐欣说。  

  “我想没有。”马特说。  

  “让我看一下。”。爱丽丝提着药箱匆忙地走来说。大家都闪开身子,腾出位来让给爱丽丝。爱丽丝看了看马特的红肿的脚踝道:“哦,怎么走路的?都红肿了。”然后她拿出药来擦在马特的脚踝上。  

  “痛吗?”乐欣问马特。  

  “这点伤算什么?”马特不屑道。“比这厉害的我都遭过。”  

  “好了,没事了。”爱丽丝擦完药说。  

  乐欣听爱丽丝这么一说,紧绷着的心顿时释然了一些。“真的没有事了?”她问爱丽丝。  

  “嗯。”爱丽丝点点头。然后她将剩下的药品放回药箱,关上药箱盖子后问道:“先生想喝点儿什么?”  

  “来杯热牛奶,再拿点吃的来。”马特说。  

  “你们呢?”爱丽丝扭头问马可和尼偌。  

  “我要咖啡。”马可说。“我要奶茶。”尼偌说。  

  “好的,你们稍等一会儿,我这就去给你们弄,顺便带点吃的来。”爱丽丝说罢拎起药箱走了。  

  “亲爱的,昨晚睡得好吗?”马特回头问乐欣。  

  “你不在,肯定没有睡好,这还用问吗?”马可在旁边插嘴道。  

  “欣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脆弱的女人。”马特说。“是吧?”说罢他柔情蜜意地看着乐欣。  

  “听你这么说,我很高兴。不过你也别太高估我,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坚强。”乐欣笑道。  

  马可听了哈哈地大笑。“看来你还需要适应这里的生活。不着急,慢慢来。”  

  “马失前蹄,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哈哈哈。”马可不无看笑话似的嘲笑道。  

  “什么叫看走眼?你小子说不来话就别说。她到这儿来没有失眠已经是很不错了,换成其她女人,早都不知道怎么样了。毕竟我们这里的情况跟他们生活的地方相差太大了。你说是不?”他说着低头问乐欣。马可嗤了嗤鼻,走到一旁的沙发仰身睡在上面。  

  “唔。”乐欣欲言又止地应了一声。然后她岔开话题问他:“你怎么受伤的?”。  

  “唉,都怪我大意了,下台阶时接了一个电话,一不留神踩空了,就把脚崴了。”马特轻描淡写地说。  

  “哦。你好像很忙似的?”乐欣话中有话地问。  

  “昨天晚上去处理了一件棘手的事情。”马特说。  

  见马特不肯详细地说出事情的原委,乐欣也知趣地不再多问,只是责备道:“再忙也要主意安全啊,以后接电话走路可要当心哦。”  

  “好的,一定遵命。”马特笑道。说罢,他爱怜地捏了捏乐欣的脸道:“老婆的话我一定要牢记在心中。”  

  这时,爱丽丝推来一个轮椅,乐欣一见不由得感到诧异:“咦?家里连这个都有啊?”  

  “马特先生两年前摔伤过膝盖,这是他用过的。”爱丽丝解释道。  

  “哦,我是说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乐欣说。“唉,你怎么这样不小心呢?”  

  “我也不知道啊。”马特无奈地说。随即他摸着轮椅风趣地说:“唉,老朋友,咱们又见面了,请多多关照。”说罢他一只脚支撑起身体移动到轮椅上。然后,他对马可道:“我上去休息了,你去公司开会吧。”  

  “嗯。”马可点点头。  

  “需要讲的事情你都清楚了吧?”马特又道。  

  “放心,我都记清楚了,不会让你失望的。拜拜。”马可自信地说罢,转身离开了。尼偌也跟着马可离开了。  

  “走吧,亲爱的,陪我上去。”马特对乐欣道。乐欣正准备推马特坐的轮椅走,岂料,马特冷不防地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这突如其来的一手把乐欣吓得惊叫了一声。“我的天哪,你在干什么啊?”她娇声责备道。  

  “这是电动车,不需要你来推。”马特说罢,开动了轮椅朝楼梯旁边的一间屋子开去。轮椅车到房间门口时,门自动开启了。他们进去以后门又自动关闭了。  

  乐欣看见小屋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俩人沙发,她正觉得奇怪,门忽然又开了,只见外面已经到了卧室门口。这才知道原来小屋是电梯房。  

  “亲爱的,你先回房去,我到下面地下室去一趟。”马特把乐欣欣放到地下后说。  

  “你没问题吧?”乐欣担心道。  

  “没问题。”马特笑道。乐欣不再多说什么,遂点点头,看着他消失在电梯中。  

  马特这一突然的古怪举动令乐欣迷惑不解:“为什么不能带着我一道下去呢?”她心里说。  

  乐欣独自回到房间,无聊之下她打开电视来看。电视新闻又重播了昨夜发生的那起案件,她重新看了一遍,不知为什么?这回她看后心里竟然涌出了一种不安的情绪来。“他们会不会跟着事有关?”她脑海里闪过这样一个假想。但很快她否定了自己这个荒唐的念头。“怎么可能?我真是疯了,竟然会有这种古怪的想法。”她暗地自责道。她极力在心里否认自己的古怪念头。虽然她心里实在是无法诠释马特一夜未归又蹊跷受伤的事情。不过她还是难以想象马特他们会跟黑社会有牵连。“你见过世上有这样绅士风度的黑道人物吗?”她问自己。随即她便埋怨自己多疑:“你真是世界上最无聊的女人了,什么不会想,竟然把自己心爱的男人跟黑社会的人联想在一起!你到底想干什么?该死的疑心病人!”  

  乐欣在心里自责过后,不安的情绪平复了许多。为了不让自己再产生胡思乱想,她索性关上了电视,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等马特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