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未婚夫和替身

第三章 黑手党人

未婚夫和替身 我是千里目 2903 2017-03-15 20:20:08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抵达了M国机场。乐欣一走进接机大厅就东张西望地寻找来接自己的人。接机的人并不多,看着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乐欣似乎没有发现自己想要看见的人,同样也没有人关注她。眼看着人越来越少,乐欣不由得有些慌神了,连忙掏出手机来打,可糟糕的是电话通了没人接。“天啦,要是没人来接我怎么办?我连马特的住处都不知道啊。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上哪儿去找他呢?”乐欣着急地想。  

  很快,一起乘机出来的只剩下乐欣一个人了。周围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前面不远处零零星星坐着几个人。乐欣这时反倒冷静下来,她决定哪儿也不去,就在附近等来接她的人。主意一定,她就拉着行李箱朝不远处的座位走去。就在这时,她看见前面座位上有个男人站了起来,径直朝她走来。她没有理会,顾自走自己的路。那人走近她时,忽然夺过她的行李箱。  

  “干——”乐欣后面“什么”的话还没有出口,来人就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并用中文话说:“你好,乐欣小姐。”  

  乐欣还没有从惊吓中缓过气来,骤然听见来人这般问候,她一下又愣住了。  

  来人松开了手。乐欣紧张地问:“你、你是谁?”  

  “我是马特派来接你的人。”来人回答。  

  乐欣上下打量来人,怎么看都不像马特派来的人。对方身着一袭黑色衣裤,脸上戴着一副墨镜,面目冷峻阴沉。看到这里乐欣头脑里顿时闪过冷面杀手的幻影。此人看上去就像电影中的黑手党人一样。  

  乐欣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稍愣片刻她问那人:“你怎么才露面啊?”  

  “想看看你的反应。”对方竟然回答说。  

  “啊?有你这样接人的?”乐欣大惑不解地质问对方。“难道你没有看见我有多着急吗?”  

  “看见了,所以我才过来了。”对方不慌不忙颇有理地说。  

  “你看见个——”乐欣一急想爆粗话了,但话到嘴边她又忍住了。“你的眼力可真好,只剩下我一个人你才看出来。”乐欣不无讥讽地道。  

  “这样才会千真万确。”对方强词夺理道。“对吧?”  

  乐欣懒得理他,转身便走。  

  “你往哪儿走?”乐欣刚走了几步便冷不丁地听见身后那人问道。她一听愣住了,停下来回头看着那人问:“这儿不是出去的走道吗?”  

  “走这边。”那人指着乐欣左手边的走道说。乐欣又只好踅身往回走。走到那人身旁,那人将胳膊搭在她的肩上,乐欣想摔开他的胳膊却没有成功,她的心顿时一沉,脑子闪过不祥的念头:糟了,一定遇到绑架了。这时她又听见那人用低沉冷凌的语气道:“听话,别乱说乱动的。”  

  乐欣想摸出手机给马特打电话,但那人似乎知道了她的意图,他道:“别打,老板不在这里。”  

  “你到底是什么人?”乐欣忍不住问道。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我知道你是乐欣就行了。”那人说。“走吧,跟我走。”说罢,那人拉着乐欣的行李箱便头也不回往前走了。乐欣真想掉头往相反的方向走,无奈她的行李箱在那人手中,她只好硬着头皮跟着那人走。  

  最可气的事情出现了,乐欣跟着那人向左平行的走了一截路,又向右转,这条路与乐欣方才走的路相平行。  

  “你在耍我?”乐欣压住心头的火气道。  

  “这是给你的一个小小的处罚,”那人居然说。“在人家的地盘上就得听人家的招呼。”  

  “我要是不走了呢?”乐欣横下心来道。  

  “可以,不过你别后悔。”那人说。  

  “你想把我怎样?”乐欣说。  

  “你认为呢?”那人反问她。  

  乐欣扭头看见不远处有空勤人员,她拔腿就想往那里跑,可刚一抬腿,就被那人拽住了,那人不耐烦地咕噜道:“行了行了,别闹了,看看这个再说。”说罢,他拿出手机给乐欣看。  

  乐欣定睛一看:只见手机上马特笑嘻嘻地看着她道:“亲爱的,我叫我最好的朋友来接你,看就是这人。”画面上出现了那人,只是没有戴墨镜。乐欣狐疑地抬头看那人,想确认一下来人和手机上的人是否同一个人?不料那人不耐烦地收了手机道:“行了,别啰嗦了。跟我走吧。”说罢,掉头就走。  

  乐欣犹豫了一下便跟在他后面走。走出机场大厅,迎面驶来一辆白色轿车停在他们面前。从车上下来一个小伙子,对那人恭敬地点点头,接过那人手中的行李箱,放到后备车厢里去。那人掏出一张大钞递给他,小伙子借过钱感谢地道了声:“谢谢。”转身离去。  

  “上车吧,小姐。”那人打开门对乐欣说。乐欣上了车,那人关好车门,从车前绕过去,然后坐进了驾驶位,随即发动了汽车。  

  窗外的景致迅速朝后面退去,M国首府的市容在乐欣眼前走马观花似的一掠而过。看着眼前这个热带岛国首府的市容,乐欣觉得有点不像大都市的样子,没有看见什么地标性的建筑,街道两旁的房子也不高,顶多五层且还不多见,隔多远才有一幢房子似的。唯一养眼的是道路两旁的植被长得特别茂盛,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将城市装点得如同花园般的美丽。  

  车子绕了几个弯,然后朝着一个方向笔直地向前开去。  

  “我们去哪儿?”乐欣问。  

  “马特先生的玫瑰山庄。”那人回答。  

  “哦。”一听到这个地名,乐欣本有些紧张的心放松了,那是马特的住的地方,乐欣听马特提起过。“你叫什么名字?”她又问。  

  “我叫功夫。”那人回答。  

  “功夫?”乐欣玩味地重复了一句道。  

  “对,就是中国功夫后面两个字。”那人带着调侃的语气说。  

  “真有意思,居然在离中国一万多公里的地方听见有人叫这么个土得掉渣的名字,我还以为凑巧是音相同呢。”说罢,乐欣嗤地冷笑了一声。  

  “啪啪啪,”功夫先生双手放开方向盘鼓起掌来。“我也觉得很土,敢情这个中国功夫已经过时了。  

  “中国功夫是老掉牙的事情了,但是没有过时,用‘功夫’两字来起名才过时了。”乐欣不紧不慢地说。  

  “哈——小嘴吧挺会说的哈。”那人讥笑道。  

  “好吧,我就叫你功夫先生。”乐欣说。  

  “嗯,不错,这称呼挺受人尊敬的,以后你就这样叫我。”那人说。  

  这人真有意思。乐欣心下想,她有些忍俊不禁。  

  “听说你们俩人认识很浪漫?”功夫先生问道。  

  “马特是怎么对你说的?”乐欣反问。  

  “细节我就不赘述了,反正我知道猴子是你们的媒人。”功夫说。  

  “啊?”乐欣一听哭笑不得。“这就是你所谓的浪漫吗?”  

  功夫先生没有回答,而是接着问:“你就因为有老祖宗牵线就不管不顾地打老远穿越半个地球从中国来到这里找马特吗?”  

  “什么老祖宗?”乐欣在咀嚼这话的意思,旋即反应过来:这家伙联想丰富呐,一下子把猴子跟猿人联想起来了。她有些气恼道:“难道不可以吗?”  

  功夫耸了耸肩膀,做了一个不以为然的动作。“看来无论哪个朝代都有敢于追求爱情的女人啊。”他撇了撇嘴道。  

  乐欣看了看他的脸色,想看他说这话的意思:是嘲弄还是赞赏?然而他面无表情。  

  乐欣感觉他说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暗自决定不接他的话了,她开始缄默不语。  

  “唉,难道你就不怕上当受骗吗?”他又问。  

  乐欣顿时敏感地扭过头看着他,想看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只见他的脸色有些诡谲的样子,好像有什么隐情似的。乐欣的心陡地“咯噔”了一下:怎么?这小子有什么瞒着我的事情吗?  

  “你是在说我此行太草率?”她问。  

  “NO,”功夫先生摇摇头,“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们古老的东方女人竟然也敢不远万里地来追求爱情,真是勇气可嘉啊。”  

  乐欣怎么听这话都觉得有些挖苦的味道,暗想:他这是什么意思?是在嘲笑我傻吗?可为什么要嘲笑我呢?难道他不是马特派来接我的?或者是我真的落入黑社会组织的圈套了?如果是这样,他们骗我来干什么?是逼我为娼还是要我肝要我肾?哦,天啦,要真是这样,我可太冤枉了,输了感情不说,还丢了命。  

  乐欣的心迅速往下沉。对方再问了些什么话,她都没有听进去,兀自凝神想心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