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未婚夫和替身

第四章 发生意外

未婚夫和替身 我是千里目 3271 2017-03-15 22:10:46

    功夫先生突然大声“唉”了一下,乐欣恍然惊觉过来,看着他问:“怎么了?”  

  “我要发财了。”功夫先生说。  

  乐欣听了这话纳罕地盯着他,不明白他说这话是多么意思?  

  “啊哈——”功夫先生猛然间得意地笑了,他似乎看到乐欣一脸茫然的神情很开心似的。  

  这时,乐欣忽然发现他笑起来脸上那冷血阴沉样子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阳光帅气俊朗活泼的脸。她顿时产生了错觉:咦?这是怎么回事?这人刚才不是像黑道人物吗?怎么这会儿看着又不像了呢?难道是我看走眼了?  

  “你笑什么?”她忍不住问。  

  “你不吭声,在中文里怎么表达?”功夫先生问。  

  “用沉默来表达。”乐欣说。  

  “沉默跟什么词搭配很经典?”功夫先生又问。  

  “沉默是金。”乐欣很干脆地回答,说完她便后悔了,这小子分明是在拿话套她。  

  “哈——”果然,他笑得更响了。  

  “这有什么好笑的?”乐欣大不以为然道。  

  “不好笑吗?”功夫先生说。“我也觉得,不过你用这种‘沉默是金’的方式来对付我,我就觉得可笑了。”  

  “这小子看来挺霸道的,好像他的话有问必答一样,真是!”乐欣心下不满地想。“我也觉得可笑,我怎么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就感觉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样,尽听见莫名其妙的话。”  

  “哦,”功夫先生突然惨叫了一声,他的脸被痛苦扭曲成一副怪相。乐欣一看吓坏了,以为他突生什么大病了,她连忙询问:“你哪里不舒服?”  

  功夫先生指指他的胸部。“快停车。”乐欣急喊道。功夫先生摇摇头道:“没事儿,我难受一下就好了。”  

  “啊?万一是心肌梗塞——”乐欣话没有说完,就被功夫先生打断了:“怎么了?至于这样咒我吗?”说罢,他恢复了原样。  

  “啊,你没事装什么病?犯神经病了?”乐欣不满道。  

  “我哪是装什么病?我心里真难受。”功夫先生烦躁地说。随即,他又一脸苦瓜相看着乐欣问:“我是不是对你没有吸引力?”  

  “怎么扯到这上面来了?”乐欣一头雾水地问他。  

  “感觉你对我的谈话缺乏热情。”功夫先生说。  

  “你少来点儿一惊一乍的,我对你就另当别论了。”乐欣没好气道。“当真吓死人不负责任,你就随便乱吓人嗦?”  

  “哈哈哈,”功夫先生听了她的的话好笑起来。“我就这样叫了一声,就把你吓住了?你的胆子未免也太小了点儿吧?”  

  “不是我的胆子小,是你的叫声恐怖。”乐欣说。  

  “大白天的怎么怪叫也不可能用恐怖来形容,除非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一个人经过一片坟场,这时候一声惨叫——这才能叫恐怖。”  

  “你恐怖电影看多了吧?”乐欣讥笑他。  

  “电影倒是没怎么看,可见过不少恐怖的事情。”功夫先生说。  

  “说来听听。”乐欣说。  

  “算了,”功夫先生想了想道。“怕把你吓着。”  

  “我才不怕你说什么呢,只怕你说话走神误了开车。”乐欣说。  

  “误得了什么?我不摸它,它都乖乖儿的走路。”功夫先生说罢放开紧握方向盘的双手。  

  “干什么呀?”乐欣大声道。然而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快速超车,几乎是擦车而过地驶在了他们前面,其速度快得让乐欣的嘴成O形半天合不弄。  

  “我的天,好悬!”乐欣心有余悸地呢喃道。她不敢想象要是那个时候车稍微打点偏差是什么后果?她悻悻地瞪了功夫先生一眼,暗自骂道:死老外,竟然敢在高速路上玩空手道,你活腻了?  

  乐欣只以为出了这样悬的事情,功夫先生会吸取点儿教训了吧?可是不然,他大为光火地道:“切!竟然敢超本大人。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罢,他加大油门,朝那辆黑色轿车追去。  

  “嘿,你想干嘛?”乐欣急忙问功夫先生。  

  “还能干嘛?我要超它。”他说。  

  “你想当加里森敢死队的吗?”乐欣随口说。  

  “什么加里森敢死队?”功夫先生不解地咕噜道,一边紧盯着前面,一边又加快了速度,根本不理乐欣。  

  “对牛弹琴。”乐欣闷声咕噜道。“唉,你别开得太快好吗?会出事儿的。”  

  “噢——”功夫先生听了这话沮丧地哀嚎了一声,旋即降低了车速。“你干嘛咒人啊?”  

  “我咒你什么了?你这样开快车是不安全嘛。刚才那车开得那样快不出事才怪!”乐欣白他一眼道。  

  “唉,你别在车上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好不好?”功夫先生有些恼火地道。  

  “谁叫你开那么快?”乐欣不悦道。  

  “你知不知道你的话会像咒语一样,如果你说了这样的话就很有可能出事的。”功夫先生一本正经地道。  

  “那是有可能的哦,所以你最好别惹我说不吉利的话,否则——”乐欣争锋相对地道。  

  “噢,天啦!你快气死我了。”功夫先生气急败坏地道。  

  “我才差点被你急死呢。”乐欣说。  

  “真是个胆小鬼。”功夫先生撇嘴道。  

  “胆小点儿好,”乐欣有些自得地说。  

  “你这样胆小,怎敢跑那么远来这里呢?”功夫先生蹙眉盯了她一眼道。  

  “这不是胆小,是小心。”乐欣辩解道。  

  “说得好听是小心,说得不好听就是胆小。”功夫先生说。  

  “你要这样说,那我就没法说你了。”乐欣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一定昏了头才跑到这里来吧?”功夫讥诮道。“不然,像你这样小心谨慎的姑娘怎么会只身一人闯荡异国呢?”  

  “正因为我行事小心谨慎才能跑那么远,倘若我大大咧咧的兴许就不能了。”乐欣回敬他道。  

  “哦?看来你是个很有心计的姑娘呢。”他用一种暧昧的阴毒的眼光看了乐欣一下道。  

  “你想说什么?”乐欣眯缝着眼斜睨他问。  

  “像你这样聪明的女人,恐怕不单单是为了爱情而不远万里来到M国的吧?”功夫先生道。  

  “你是不是想说我是为了金钱和地位来到这里的?”乐欣反诘道。  

  “嗯,谁知道呢?这个时代的女人!”功夫先生闷声闷气道。  

  “可笑,好像你是另外一个时代的人一样,如此鄙视现在的女人。”乐欣说。  

  “当然,我们就是不同年代的人。”功夫先生说。  

  “哼!随便你怎么说。”乐欣不以为然地说。  

  “噢该死的!”功夫先生突然又大声喊道。  

  “怎么了?”乐欣大惑不解地看着他问。  

  功夫先生降低了车速,眼睛瞪着前方。乐欣随着他的视线往去,看到了惊人的一幕:那辆黑色轿车追尾撞上了一辆大货车,车前身几乎被撞扁了。  

  “噢,天啦。”乐欣后怕地缩紧了脖子。在经过出事车时,乐欣不敢看,将头扭开了,却又忍不住问功夫先生:“都死了吗?”  

  功夫先生没有回答她,拿起放在车窗台上的手机便打电话:“喂,急救中心吗?机场路二十公里处发生了一起车祸,有俩人被卡住了,请快速救援。”  

  “我们不停下来救助他们一下吗?”乐欣问功夫先生。  

  “没用,我们帮不了。急救中心的人很快来了。”功夫先生说。  

  “我的天,我说什么来着——”乐欣正幸庆地想说自己预言果然准确,可话道一半,被功夫先生打断了。  

  “闭嘴!”他恼火地嚷道。  

  乐欣感到莫名其妙:“我又怎么了?”  

  “我希望你最好不要再发表你巫婆的预言,闭上你的巫婆嘴。”功夫先生恶狠狠地道。  

  “应该是乌鸦嘴,”乐欣纠正他道。  

  “不,就是巫婆嘴,”功夫先生恶声恶气道。“因为你就像巫婆一样。”  

  “天啦,”乐欣看着他发怒的表情不可理喻地摇摇头。“我难道还错了吗?如果不是我劝你别开快,也许——”  

  “够了,求你别再说了,好吗?”功夫先生竟然低声下气地哀求道。  

  “你这是干嘛?难道我说两句都不行吗?”乐欣惘然道。  

  “不行,我不想再听你这方面的言论了。”功夫先生说  

  “我偏要说,”乐欣也来气了。这时从旁边又飞快地驶过一辆小轿车。乐欣指着那辆车道:“看吧,开那么快,不出事才怪。”她的话音刚落,只见那辆小车在前面的弯道处突然失控栽了下去——下面可是几十米深的悬崖哦。  

  见此情景,车上俩人都惊呆了,愕然地互看了一眼。  

  “噢,我说什么来着?”功夫先生难以置信地道。  

  乐欣哑口无言了。  

  功夫先生把车小心翼翼驶过了出事路段,然后又给急救中心打了个电话。放下电话,他对乐欣道:“别再任性说出你的预言了吧?”  

  “切!这么凑巧?”乐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两次随便说出的话竟然成了预言。  

  “不是凑巧,因为你是巫婆。”功夫先生恶狠狠地说。  

  “胡说什么呢?你才是巫婆,岂有此理!”乐欣悻悻地道  

  “你要不是巫婆,怎么一咒一个准?不信,你再试试。”功夫先生说。  

  “无聊。”乐欣沉脸道。  

  “哈哈哈,”功夫先生忽然开怀大笑了。“怎么?不敢说了?”他似乎在激将乐欣。  

  “我懒得和你瞎说了。”乐欣不屑道。  

  “你不说,我就要飙车了。”功夫先生说。  

  “你飚吧。”乐欣说罢,闭上了眼睛。她心下想:你想吓我吗?我偏不上的你当。管你开好快,我看不见。  

  “我加速了哦。”功夫先生又说。  

  乐欣当没有听见。接下来半天没有听见功夫先生说话,乐欣忍不住睁开眼想看他在干什么,不料,她刚真开眼睛,就看见一道刺目亮光一闪——旋即,她什么也不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