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病女倾城

第2章 旨意下

病女倾城 金怜儿 3623 2017-03-14 19:10:04

    “小姐,我们还没到呢。”  

  侍琴望着这个从自己腿上爬起的女子,倒是惊吓一番,她也没有料到自家小姐的反应如此之大。  

  虽说小姐也是嗜酒,却也没有到了嗜酒如命的地步啊。今日这反应,还真是大啊。  

  想到这些时日,自家小姐滴酒未进,估计是酒瘾要犯了。上次受伤到现在也有一个多月,慕离渊担心她的身体,禁了她的酒。  

  这到帝都,侍棋提到天香阁,她反应如此激烈,也是可以理解的。  

  “哦,那到了咱们买上十坛带回相府。”  

  上官锦莜一想到那些迷人的酒香,肚子里的酒虫就开始叫嚷。  

  “侍画,我们直接回府。沿着这条大街走上一里,就可看见相府的府邸了。”  

  侍琴不理会上官锦莜肚子里的酒虫,现在还病着,作为大夫,她是有权照顾好自己的病人。  

  在回京的时,慕离渊就交代,在小姐伤愈之前,滴酒不沾。在自己这里,慕公子也是自己半个主子,自家小姐此刻的身子状况,也不容许她喝酒。  

  “侍琴,侍琴姐姐,我们就买五坛好不好?”  

  上官锦莜拉着侍画的手臂在一旁撒娇,俨然没有了小姐的样子。  

  侍琴眼睛望向车外的大街,对于上官锦莜的各种撒娇,卖萌,不予理会。  

  见侍琴不理自己,上官锦莜还继续恳求。  

  “一坛好不好?就一坛。”  

  上官锦莜人直接贴到侍琴的身上,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侍棋在一旁看着,捂着嘴不说话,她能想象侍琴心有多苦,自家小姐卖萌的技术可是很高的。  

  在外面的侍画听到里面个撒娇的声音,浑身打个寒颤。  

  侍剑直接缩缩脑袋,似要把自己的脑袋缩进肚子里。在心里祈祷着,“小姐,千万不要出来,千万不要出来!”  

  “侍画,我们能不能加快速度。”  

  侍剑往侍画的身边移了移,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说话,生怕这话传到车里,被里面的人听到。  

  “恩。”  

  侍画应了一声,甩下马鞭,加速前进。  

  上官锦莜在里面纠缠无果,只好把希望寄托到外面的人身上。  

  “侍画,你到天香阁停下马车,我们用完膳再回家。”  

  “小姐,我们已经到了相府,现在还要拐回去吗?”  

  侍画停下马车,看着眼前威严的府邸,真是好气派。  

  “什么?到了?”  

  上官锦莜从车里钻了出来,她真的无法相信此刻已经到家。  

  抬头看看大门上的匾额——上官府,上官锦莜漂亮的小脸瞬间拉了下来。  

  “怎么这么快就到家了?”  

  上官锦莜嘴里还在不停的嘟囔,又一次和美酒擦肩而过,这种伤心欲绝的心情,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上官锦莜下车大步跑去敲门,若是让别人知晓这就是相府那个病怏怏的三小姐,该是何种表情?  

  “哈哈,你看看小姐刚刚那个表情,真是笑死我了。”  

  侍棋下车捧腹大笑,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如此沮丧的小姐,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到家,错过美酒。  

  “你别笑了,这是帝都不是幽冥楼,我们还是注意一点比较好。”  

  侍琴看着蹲在那里没有形象的侍棋,提醒她一下。  

  “还有侍画和侍剑,我嘱咐你们的千万要记住,不可惹了麻烦。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还是小心些为好。”  

  “好。”  

  相府里的管家上官明听到咚咚的敲门声,快步去打开大门看看,到底是哪个狂妄之徒,敢在丞相府门前撒野。  

  门刚打开上官明就看一张熟悉的俏颜,原本有些恼怒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兴奋不已。  

  “三小姐回来了,快点进门,我去告诉夫人。”  

  “明叔……”  

  上官锦莜还想说什么,上官明早已没了人影,自己又不是第一次回来,都这么兴奋作甚。  

  “侍棋,你把马车停到后院去,我们先进府了。”  

  上官锦莜转身对在那里还捂嘴的笑的侍棋一个命令,甩甩手进府去了。  

  其余三人也随上官锦莜进府,独留侍棋在那里瞪眼。就说不能笑,这下倒好自己变成牵马的了。  

  这上官锦莜刚踏进院子,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个急切又欢喜的声音。  

  “我家锦儿回来了,我家锦儿回来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上官锦莜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  

  “娘,您慢点,我又不是几年不回家一趟。您这样若是有个闪失,爹一定会将我逐出家门的。”  

  上官锦莜快速上前扶住急匆匆而来的母亲。每次回家,母亲都是这副样子。  

  “让娘瞧瞧你瘦了没有?你的身体还好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周月华抓着自己的女儿,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瞧了个遍。瞧过之后,眉头紧锁,脸色变得有些凝重。  

  “娘,我很好。有离渊哥哥照顾我您就放心吧,您看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上官锦莜松开周月华的手,在她眼前转了一个大圈,让她知道自己现在真的很好。  

  “锦儿,你又瘦了,上次来的时候小脸还有些圆晕,现在怎如此苍白,脸变成瓜子脸了。”  

  周月华总是能发现自己女儿一些细微的变化,从出娘胎,这个女儿都在阎王殿门口徘徊。  

  小时候有几次差点没了性命,后来多亏自己的太师祖把这苦命的孩子领去,不然此刻能不能见到这个孩子长大。都未曾可知。  

  以前孩子生病,请了好多名医,甚至先帝把宫里最好的御医请来,都没有治好自己女儿的病,都说这孩子活不过二十。眼看还有四年就要二十,周月华心里日日记挂,就怕有一天这孩子被阎王请了去。  

  “娘,我饿了。您用膳没?”  

  上官锦莜知道母亲又开始伤怀,马上转移话题。  

  “没有,我已经吩咐厨房去做了。锦儿我们娘俩好久没见,让娘好好的看看你。”  

  说着就牵着上官锦莜的手去了客厅,一旁的管家上官明看到这一幕也是感动的紧。小姐身子骨不好,夫人记挂也是人之常情。  

  “锦儿,这次回来要住多久?”  

  女儿每次回来都是匆匆呆上几天,从未有过过多的停留。有时自己也会多想,是不是女儿心里与自己生分,把她送出去吃苦,她心里记恨。  

  “看看情况,娘,爹爹呢,莫非还未下朝?”  

  自己每次回家,父亲都会出来迎接,今日未露面,除了未下早朝,还真未有其他事情会让他如此。  

  “是啊,这些日子都在争议陛下纳妃之事。陛下成婚也有五载了,后宫嫔妃四五个,至今还未生下一个龙子。朝臣为此有些担心朝纲不稳,上书让陛下纳妃。”  

  “纳妃?听说陛下长得是倾国倾城,比女子都好看几倍,可是如此?”  

  说起皇帝纳妃,上官锦莜倒是兴趣满满。坐在椅子上挽着周月华的胳膊,一脸的八卦。  

  这大金王朝有一位冠绝天下的帝王,天下有几人不知。就连邻国的皇子,也是嫉妒万分。  

  “确实如此,他来过咱家几次。世人都说宋玉,潘安貌美,若是见了咱们陛下,娘亲也会觉得他们失色三分。这西施,貂蝉是绝世美人,在咱陛下这里不知是否羞愧几分?”  

  说起这一国之君,周月华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绝美之人,在心里也是喜欢。俊男靓女,自己见过很多,只是这堪称“绝”的除了当今陛下,再无二人。  

  “娘,他真的有您说的这么好看?您说的我都有点心动,想要瞧上一瞧了。”  

  上官锦莜喜欢自由,更喜欢游历江湖。哪里有新鲜事物,她都要瞧上一瞧,看上一看。又因喜欢行侠仗义,也是管了不少闲事。  

  “锦儿,你可不要胡来。这伴君如伴虎,帝王终究是帝王,咱们还是不招惹的好。你爹爹多次请求卸任,陛下都已国事为重拒绝……”自己女儿贪玩,周月华怕她去打这君王的主意,才提醒一下。  

  “娘你这么一说,我到忘了,哥哥和嫂子呢?还有姐姐姐夫,我来了,他们都不出来接我,是不是日子过得太舒坦了?”  

  这偌大相府,每次自己一来都是热闹非凡,今日除了母亲再无他人。上官锦莜倒是奇怪,每次哥哥姐姐不出来迎接自己,自己也都会备上大礼送与他们。以至于后来每次回家,他们比谁都勤快。  

  “你哥哥去了你安伯伯那里接管他的山庄去了,你姐姐和姐夫回洛阳白家,过几日才能回来。”  

  子女的事情,周月华向来不会过多的干预。儿孙自有儿孙福,干预太多,反而会更尴尬。  

  “看来我的大礼是送不出去了。”  

  上官锦莜听到周月华的话,趴在椅子上有些丧气。家里陪自己玩的人都不在,着实无聊的很。  

  看着趴在椅子上垂头丧气的女儿,周月华笑笑,拍拍她的后背,准备开口安慰几句,就听到下人的声音。  

  “夫人,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真的吗?我快饿死了,娘,我要去吃饭了。”  

  周月华还未开口说话,上官锦莜早已消失在客厅。侍琴几人看到她这副模样,也只是笑笑,有些无奈。刚刚还在伤心的人,此刻早已的兴奋的不着南北了。  

  大家用过午膳,上官锦莜就带着侍琴她们去了自己的院子。  

  太阳刚要落山,刚从熟睡中醒来的上官锦莜就被门外的吵闹声吵醒。  

  “侍琴,何事如此吵闹,着实让人心烦。”  

  慵懒的伸着懒腰,上官锦莜从床上探出脑袋对着坐在椅子上看书的侍琴询问道。  

  “我这就去看看。”  

  侍琴刚打开门,侍剑就直冲过来,把她吓了一跳。  

  “侍剑,你急匆匆的干嘛,要吓死人的。”  

  侍琴开口就是一顿呵斥,这人毛躁的性子何时能改。  

  “不好了,小姐,出大事了。”  

  侍剑也不理会侍琴,大步冲向坐在床上睡眼惺忪的上官锦莜。  

  看着这个毛躁的侍剑,上官锦莜叹了口气,有些不爽的说道:“侍剑,出什么大事,难道这天下还有比你家小姐我睡觉还重要的事?外面谁在吵闹,你帮我把他们赶走。”  

  说完,上官锦莜手一摆,拉起被子把头盖上,完全不理会侍剑说的什么大事。  

  “小姐,你快起来啊,真的出大事了,陛下下旨让你进宫选妃了。”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的侍琴与上官锦莜异口同声的问道。  

  “你……你……你在说一遍,侍……侍剑,你说陛下让我进宫选妃,你没有听错吧?”  

  上官锦莜简直无法相信这个消息,自己这刚回京,就遇到这种“好事”,真的会吓死人的。  

  “是真的啊,宣旨的公公还未走,正在大厅和老爷说话呢?”  

  上官锦莜确实了这个消息,鞋都没穿,直接从床上下来,大步跑出闺房,去了大厅。  

  看着自家小姐没穿外衫,就这样出去,侍琴赶紧拿起外衫跟了过去。  

  “小姐,穿上衣衫再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