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凉木千秋

第十一章 也许是他的深情,也许是那颗不断跳动的慌乱的心……

凉木千秋 凉木千秋 3092 2017-05-12 13:58:49

    晚上凉木深来电,众人在校门口集合,由于班上大部分同学都有自己的私家车,所以所有人足够能坐下。这一辆辆价格不菲的轿车相继从学校专属停车场开出,或许在别的学校看来是一件奇事,但在ZJ大学,真是再正常不过。  

  等到了地点,是一家当地比较著名的家常菜馆,因为照顾到有些同学的经济能力,所以并没有去豪华的地方,只是选了一处味道尚佳的家常菜馆。要了一个包间,全班人围成一桌。  

  秉着女士优先的原则,留给女生点菜,凉千秋随意点了几个大众口味的肉菜,白雪不懂南方菜所以给了下一个女生(南方菜不同于北方菜,北方菜的菜名比较直白,南方菜的菜名比较文艺)。另一个女生,名叫金茗,据她自己说是Y市著名企业金氏集团的千金,上有一个哥哥金耀,是金氏集团的总裁,也是ZJ大学董事会的一员,金茗原先考的是BJ外国语大学,学的是语言学,都已经入取了,但是为了某人而转到了ZJ大学,完全是靠她的哥哥进入的ZJ大学。  

  众所周知,ZJ大学最优秀的专业便是经济贸易类的,其次是医学类,物理专业虽说也是全国第一,但是学物理的人只是少数,所以报考这个专业的,有些是直报的,那种是自己选择物理,喜欢物理的,另一种就是报的别的专业,分不够而调到物理这边的!幸好学校听课没有限制,只要是ZJ大学的学生,都可以去任何课堂听课,还可以修二学位,就和楚明阳的情况类似。楚明阳本科修的是经管院的工商管理,第二学位修的才是物理。  

  不过,在他第一年就修满了第一学位的学分,也拿到了毕业证书,而他打算再待学校一年学习,虽是大二的学长,却要和凉千秋他们一起上课。  

  目前凉千秋这个班级好多都是调剂的,所以许多人都报了第二学位,金茗就是其中的一个,她的第二学历就是报的ZJ大学国际外国语语言学院。不过,学校有个硬性规定,那就是两个专业可以同时学,也可以轮着学,学校不限制修什么专业,但是只有拿到第一学位才可以毕业,这也合理,不然学校就乱套了。  

  金茗靠着董事会进来,在班上已不是稀奇事,因为家境不错,所以身边少不了‘苍蝇’,不过她本身心高气傲,自然看不上那些,从开学已经大半个月,这还是凉千秋第二次见到她,虽然长得普通,不过胜在会穿衣打扮。只见她翻着菜单,脸上藏不住的嫌弃“没有佛跳墙吗?没有海参吗?没有鲍鱼吗?这什么菜单,还油乎乎的!”  

  林留白冷冷说道“不想吃就滚!”金茗委屈地看着林留白,无辜地眨了眨眼,隐隐有些泪光,随便点了几个最贵的菜。  

  坐在凉千秋右边的白雪伸过头来,轻声说道“千秋,你看,豆腐是不是喜欢冰块啊!”‘豆腐’是白雪为金茗取的名字,意为娇滴滴的一碰就碎。至于‘冰块’正是班长林留白。  

  凉千秋笑笑“看来你不傻”白雪怼了怼凉千秋,刚想说什么,凉木深眼光幽幽看过来,白雪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呜呜,单身狗最可怜了!  

  轮流着点了将近二十几个菜,又要了一箱啤酒!坐在林留白旁边的一个男生,名叫王超帅,是抢了白雪‘学习委员’的男生,还记得那天白雪回到寝室,捶胸顿足,嘴里碎碎念‘潜规则啊!伤不起啊!’,后来凉千秋一问,原来学习委员被一个没有参加竞选的男生给抢走了,而这个人,就是笑面虎王超帅,害的白雪伤心了好一阵。王超帅长得文质彬彬,脸上总是挂着一幅微笑,只是在那副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后的双目则是充满了精光,和林留白是一个寝,成天和林留白待在一起,白雪称之为笑面虎。  

  只见他说道“女生们喝点什么?”  

  凉千秋说道“喝茶!”  

  众人……  

  “白雪你呢?”  

  “我来瓶果汁!”  

  “金同……”  

  “我喝红酒!”  

  学~  

  众人:……  

  点完菜,啤酒饮料先上,经过军训的半个月,男生们相对来说都混的很熟了,大家喝着啤酒,吵吵闹闹,其实大多数男生聊的都差不多,或聊游戏,或聊八卦,或聊商业,凉木深原本坐在了凉千秋的身边,不知何时已经混到了对面的那群男生之中,他的性格,诚实,开朗,幽默,没有心机,很讨男生女生的喜欢,凉千秋默默喝茶,偶尔和白雪聊聊天,只有林留白和金茗最奇怪了,一个静静的坐着,时不时喝口水,一个静静地看着,时不时傻笑。  

  菜一道道慢慢的呈上来,众人也没多忌讳的,直接站起来夹着吃,一片热闹,渐渐地进入了尾声。  

  凉千秋感觉头顶一黑,面前就出现了一碗装着满满的各式各样的菜。  

  众人见了都发出了吹嘘声“哟,你小子,胆够肥的啊!”  

  “兄弟你也够贼,居然开学第一天就宣示了主权。”  

  “是啊,是啊!不然我也去试一把。”  

  “靠,就你这样还能追到大神?”  

  “我怎么了,我……”……  

  凉千秋抬头,凉木深正低头看着她,脸颊微红,眼光发散,满身酒气“你喝多了。”  

  凉木深用手碰了碰凉千秋的肩“千秋,孝敬你的,你快吃,别给白雪抢了去。”  

  正在猛吃的白雪手一顿,抬头骂道“靠,凉木深你说啥呢?”  

  凉千秋蹙眉,拉他坐下,倒了一杯白开水,“喝点吧!满身酒气。”  

  凉木深任由凉千秋摆布,呆呆地看着凉千秋,打了个饱嗝说道  

  “千秋,你真好看。”  

  “哈哈哈哈,这小子喝高了!”  

  “刚才还与我拼酒来着,想不到酒量这么差。没几瓶就高了。连心里话就飚出来了。大神,你知道这小子在寝室怎么和我们说你的吗?他说你头发长的跟个妖怪似的,就像他家里的扫把。脸上还有婴儿肥,喜欢你的人都有恋童癖。皮肤白的吓人,就像从地下爬出来的,睫毛长得能刷衣服,衣品差的像扫地的阿婆……”  

  凉千秋瞪了一脸凉木深,凉木深厚脸皮装傻,“我啥时候说过,你们别挑拨离间。”  

  林留白抿了抿茶,淡淡开口“我手机里有录音。”  

  众人:……  

  凉木深哭丧着脸“千秋,老婆,媳妇,你听我解释,这些刁民想害我。”说着趴凉千秋肩上,使劲的蹭啊蹭啊蹭。  

  王超帅笑骂道“靠,你两欺负单身狗啊!白雪,过来,哥哥疼你。”  

  白雪打了个冷颤,抬头看了看那人,摇摇头,抓紧吃。  

  “哈哈哈。”  

  ……  

  结束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时间还早,众人提议去唱KTV,因为大家都喝了酒,所以打车过去,至于他们的车,自有人会来开回学校。凉木深从倒在凉千秋肩膀上就从未起来过,不知几分醉几分醒,也不知为何,对他,凉千秋有这么多的好耐性。  

  来到了KTV,众人齐齐开唱,热闹至极,凉木深靠在凉千秋肩上,呼呼睡着。白雪过来说道“千秋,你不会真喜欢这家伙吧!”  

  凉千秋笑笑,不语。  

  “用不用我给你点首歌?”  

  “还是不用了,我唱歌五音不全。就不掺和了。”  

  “好吧,那我过去了,这小子要是欺负你就告诉我,看我不揍他。”  

  “嗯,好的。”  

  “媳妇,嘻嘻,你身上好香啊!”  

  凉千秋淡淡说道“醒了就起来,别装死,猪头沉死了。”  

  凉木深狗腿地给凉千秋掐肩“媳妇,都是我不好,压酸你了。我给你捏捏,我的技术很好哦,试过的人都欲仙欲死。”  

  凉千秋:……  

  “媳妇你唱歌吗?”  

  “不唱。”  

  “那我们出去走走,好咩?”  

  ……  

  “有事吗?单独把我约出来?”  

  “没有,就是想和你一起,走走。”  

  “千秋,咱们去前面的海桥。”刚说完就拉着凉千秋的手向前跑去。炽热宽大的掌心,丝丝甜甜的感觉微荡。  

  “啊!好舒服啊!”凉木深张开双手高喊着。  

  底下就是涛涛的大江,迎面吹来微凉的风,发丝飞扬,的确很舒服,身后是车水马龙,眼前是一片黑漆漆的江,江边则是一盏盏亮黄的暖灯。凉千秋轻轻抚了抚耳间的发丝到耳后,一转头发现凉木深正看着她,目光深深。  

  “千秋,从第一天相见我就喜欢上了你,那种感觉,说不清楚,就像是找到了的失去的那根肋骨。第一眼遇见你,我便知道,我要的人,是你。后来,你的一颦一笑,我无法忘记。越陷越深,无法自拔,那种感觉,揪着心,阵阵难受。才明白,原来这就是我心中渴望了二十年的爱啊!”  

  时间像是停止了一般,凉木深双手抚上凉千秋的脸颊,轻轻抬起,越靠越近,空气像是静止般,她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身体失去了反应。温热的双唇贴上了她的嘴角。  

  不知过了多久,等凉千秋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抱在了怀里,凉木深亲了亲她的头发,沙哑说道“千秋,我爱你。”  

  那一瞬间,凉千秋没有推开,也许是他的深情,也许是那颗不断跳动的慌乱的心……  

凉木千秋

再更,惊喜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