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不深不浅

有没有空,一起吃顿饭?

不深不浅 青素 2535 2014-08-11 16:45:47

    暮迟总觉得玉清瑾这样清纯灵动的外表下,有一颗很深沉的心,有些想法即便想到了,大部分人也不会选择说出口,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很少有人像她这样。是天真无邪?是单纯率真?还是?

  走在回家的路上,暮迟晃晃脑袋也不想那么多了,明天晚上黄金档“溪风微醉”就要开播了,自己还等着看收视率呢?艾嘉与这件事上固然有些可怜,可是毕竟是她自作自受不是,自己有干嘛要觉得有什么愧疚感呢?

  “我回来了!”暮迟在玄关处换了鞋子,

  “妈咪!”

  “姐姐。”应声而来的是三道清丽的声音,“嗯哼?我买菜回来了哦,你们三个在家里乖不乖?”(白暮迟:哎呦 ̄不要这么看着我啦,虽然我不会做菜,但不代表我不会挑菜啊?真的。。。啊呀,是真的。。。好吧!我承认,其实我就是去超市随便挑了一些看上去新鲜的蔬菜肉类。。。)

  阿凝最近的状况貌似也是一天好过一天,也不知道这两个鬼灵精怪的小家伙,一天到晚都怎么和阿凝处的,只几天功夫,阿凝的状况可比来的时候好许多了。而自己从来不去追究他的来历,不是因为自己是个完全没有防人之心的人,而是。。。。。。

  “嗯?你们做晚餐了?”暮迟闻到一股菜香,她的狗鼻子龚了两下,“红烧肉?”于是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厨房的门,却看见一个颀长的身影立在灶台旁边,“修?”

  “迟,你回来了。”修的微笑永远都是那么温暖,直达人的心扉深处,“修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修的眉微挑。

  “哪有?不过哥哥事先怎么也不打声招呼?”

  “不是你前两天打来的夺命连环call吗,说是有要紧事。”

  “嗯,”暮迟透过厨房模糊的玻璃门看了看外面的阿凝。

  修挑挑眉,“怎么?是为了那孩子吗?”暮迟微颔首。

  “那孩子,长得的确和我很像,哦?不过,迟,你若是想我了大可直接来找我,何必找个替身呢?”

  “喂!正经点好不好?”暮迟嗔怪地白了修一眼

  “呵呵,好好好,都依你,你让我来的意思就是想我给他找一个心理医生不是?”

  “嗯。”

  “可是,我觉得他现在很好啊,而且相识不久就和瑜深瑜非玩得很开了,感觉不像心理上有什么大问题?”

  “但他那天早上还很。。。。。。”

  修的手指搭在暮迟的肩上,修长白皙的手指像玉一样晶莹,“迟,你先不要担心,这样先再观察两天也好,先不要担心。”

  “嗯。”

  **********

  “阿凝,今天你一个人呆在家里没问题吗?”今天是星期一,剧组一大早就打了电话来,自己也紧张得很,昨天的收视率据说非常可观,但是已经是周一了,瑜深和瑜非去上学了,下午才能回来,也就是说,这一整天这个家里只有阿凝一个,暮迟终究是不大放心的,

  “饿了的话,吃的和零食都在橱柜里,自己拿哦,阿凝。”

  “好,姐姐。”暮迟又深深地看了看阿凝,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笼罩在自己的心头,像阴霾,像乌云,趋之不去,总之很不舒服。

  “暮迟,你来了!”连导一脸兴奋的样子,脸上的几条皱纹好像也一下子少了很多。

  “怎么样?”暮迟也是一脸的兴致勃勃,电话里连导也没有讲得太清楚。

  “相当好的收视!已经突破了一点七五个百分点!而且有持续上升的趋势。”

  “真的吗?”这样的收视对于暮迟来说,无疑是一个肯定。现在是在公司里,休息室里几个主演,几个助导,也七七八八地都在这儿。

  “而且,黄总那边也有意与我们再谈谈,看来注资还是很有希望的,今天我请客,大家晚上也要好好表现。”那时候暮迟不知道连导口中的好好表现,是什么意思,她只觉得连导是一个,对待作品严厉但不失温和的一个老好人。

  “连导,我家里还有事情,恐怕不能去。”暮迟想想还是决定推却。

  “小迟,难得那么好的机会,你也来吧,这次会来不少的公司总裁什么的,也许黄总他们一高兴,你以后的作品他也会帮忙的。”连导说这话的时候却是一本正经。

  “可是。。。。。。”暮迟多想告诉他,自己拍完这部戏就要回法国了,而且可能以后再也不回来了。想了想,看看满屋子这么多人,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好吧!”

  “那,不过今天的戏大家也要好好拍!”

  “Action!” 

  “白编?”

  “昂,你好,吕隐殇,有事?”此时的暮迟坐在遮阳棚下,一张大桌,几张椅子,随意地摆着。

  暮迟一回头,看到的是这部戏的男主角,吕隐殇,男主是一个外表很温和,为人很稳重的大暖男,这吕隐殇不仅外表很符合,而在外界,他也一直是这样的一个形象。不过,暮迟倒是不大喜欢这个男人,虽然一副稳重内敛的英俊外表,名声也很大,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偏见,觉得他给人感觉上就是轻佻轻浮的一个人。

  吕隐殇不是一个剑眉星目的男人,他生者一双丹凤眼,脸部线条偏柔和,反正暮迟是不大喜欢这类男生,按她的逻辑来说,这样的男生就是娘炮嘛!

  他穿着一身休闲的灰色毛织衫,一条简单的浅灰色运动裤,很休闲的装扮,这么热的天,也怪难为他的,不过这样随性的装扮却让她想到了修,修也总是很喜欢这类打扮,不过修穿这身衣服昭然若皎月,倒是眼前这个所谓帅哥明星所无法比拟的。

  “诶!不要叫得那么生疏嘛!叫我隐殇就好。”吕隐殇的身子贴得离自己有些近。

  “嗯,隐殇。”暮迟有些不习惯和陌生男子离得太近,不着痕迹的往外移了移凳子。

  “白编有没有兴趣一起吃个饭?”

  “呵,如果你剧本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我虽然不是很在行,但也是能提一点意见的。不过,如果是为了别的事,我想,没有那个必要。”暮迟微笑,委婉拒绝。(自认为委婉拒绝。)

  这时吕隐殇的手有些不规矩的放在了暮迟的手上,“白编的皮肤保养得很好呢?用什么护手霜。”

  暮迟不自然地甩开他的手,“没,我很少用护肤品,昂!那边陈导好想再叫我诶?”说着便头也不回地起身离去。

  吕隐殇的面色有些僵,随后又若无其事地放下了手,“哟!想不到我们的吕少也有吃不开的时候啊?”骆以白上前,刚想把手搭上吕隐殇的肩,却被吕隐殇不着痕迹地避开,面上有些挂不住。

  “那个白编可是好女人呢,人家上头还有个裴少顶着,恐怕轮不到吕少了?不如。。。。。。”

  “不过,就算轮不到我,那我也不会喜欢你这种的。”这种千人骑万人踏的,隐殇的眼中未加隐藏的轻蔑,然后与骆以白擦身而过。

  “你!”骆以白用力地咬住下唇,“哼。”不就是长得清纯了一点吗?身子还不知道怎样脏呢?

  而一直坐在不远处的单简看着这一幕,微勾嘴角,苏雅沫回来了,她也要加快速度了,有些人,还是不要留太久比较好。

  ------------------------------------------------

  下一章 :她现在就跟发春的小猫似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