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不深不浅

第五十五章 外婆湾 (四)完

不深不浅 青素 2327 2014-08-06 14:19:17

    星空朗朗,月光黠黠。风轻,云淡。

  “明天你就要回去了吗?”

  “是啊,剧组有急事,说是剧本问题,导演有话一起商讨什么的,哎,反正是电话里解释不清楚,叫我赶紧回去就是了,我也想多呆几天的。”暮迟期期艾艾。

  “那好,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我送你回去。”

  “好。”

  “这里的星空好美,明天应该是晴天吧!”

  “嗯。”修也抬头看着空中的繁星,“以前,我妈告诉我,一个人死了,就会到天上去,变成一颗星星,会一直一直守护着还活在世上的那些自己在意的人。”

  “是啊,”修笑着,“她是最亮的那颗。”

  “好像很少听到哥哥提及母亲呢?”

  “已故之人,没什么好讲的。”

  “可是——”暮迟用一双比繁星更明亮的杏仁眸子盯着寻修,“我感觉得到哥哥很在乎你的母亲。”

  修的眼睛注视着迟的,迟,在乎又怎样,哥哥曾经没有能力保护她,到哥哥有能力的时候,她已经等不住了,他又抬眸,看向星空,那颗最亮的星,可是,要您不好过的人,我定不会让她好过。

  “到家了,迟。”

  “嗯,外婆?外婆?”寻修推门进去,房子里却是一片昏暗,只有地上月光送来的薄薄清凉。

  “外婆可能是有些醉意,睡了吧。”

  “哇哦!”

  “哇!”暮迟吓了一大跳,外婆居然就这样突然跳出来,要不是寻修的手扶着,自己不知道会不会就这样直直地倒下去呢?现在的外婆比起白日里更像个小孩子了。

  寻修开了灯,“外婆,怎么还不去睡啊?天都黑了。”寻修的语气完全像是在哄一个孩子。

  “外婆在等你们回来呀,好了好了,现在你们终于回来了,外婆也可以去睡了,来来来,跟我来,我带你们去房间里。”说着外婆牵起暮迟的手往楼上去了,修也跟着上去了。

  “哝!这儿就是你们的房间了,还蛮大的吧!”外婆领着修和迟到了二楼,二楼就两个房间,一个是外婆的,还有一个里面有张不大的chuang,周围堆着密密麻麻的货物,连下脚都有些困难。

  “嘭!”门突然关上了。

  “喂!外婆,外婆!”暮迟拼命敲打着门,“外婆,你干嘛关门呀!”

  “外婆想抱孙子,小迟给外婆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外孙儿吧!”

  暮迟的脸蛋最近是越来越爱红了,现在就变成茄子红了。(暮迟:茄子明明是紫色的,作者你色盲啊!作者:不要纠结这些小细节,我说的是番茄的茄。)

  “啊呀,外婆小迟给你生,你先开门好不好,外婆,外婆。”外头只留下一阵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然后是关门声。

  暮迟垂头丧气地转过头来,“修哥哥,怎么办?”

  “能怎么办,给我生孩子呗?”

  “哥,你也打趣我!”

  “好了,那你睡*******,我睡地上,好了吧!”

  “昂。。。”暮迟环视一圈,这房间还真的是有些小,唯一可以睡的地方就只有床,着地上看上去还有些脏。而且这里也没有多余的被子,要是叫修睡地上,不仅会难受,而且明儿一早还有可能会感冒呐。

  “要不——”嘶,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你和我睡吧!我们,一起睡。。。”

  “你不介意?”修面上不动声色,可是好看的桃花眼里明显亮了亮。

  “嗯,反正你是我哥哥,我们小时候肯定也这样睡过,不是吗?”修眸中才亮起来的光彩又刹那间黯淡下去。

  两人躺在床上,这个房间的冷气比较老旧,不能把温度打得很低,两人就这样直直地躺在床上,也不说话,只是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肢体接触,这样可以保持不热嘛!

  刚上床时,暮迟总觉得很不自在,虽然两人是兄妹,但是毕竟暮迟对自己孩提时期的事情早已忘却,所以第一次有一个成年男子睡在自己身旁,难免不自在,暮迟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体都是僵直的,也不知过了多久,暮迟感觉身边的气息好像平静下来,呼吸匀称了,才终于泄了一口气,一下子就与周公相聚去了。

  大约半夜半睡半醒之间,暮迟好像感觉到有什么滚烫的东西黏在自己身上,难受的很,努力摆动身子,想移开来,却发现更加热了,正要嘟囔出声,却发现那难受的东西离自己而去,然后,然后怎么了,好像记不清了,对,好像,有开门的声音,好像又有冲水的声音。

  做梦呢吧?第二天暮迟起来就给自己下了这么一个结论,一定是在做梦,昨晚上门明明都锁好了的。自己和修都出不去,对哦,修呢?一大早起来就没有看到他?

  “哥哥?”暮迟下了床,发现门已经开了,而自己在楼下的厨房里找到了修,“哥哥,你在做什么?”

  一大早就看见美男在和煦的曦阳下煮早餐,真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我在做炖蛋,你呀,快去刷牙洗脸,完了,我也大概做好了。”

  “嗯。”

  “外婆吃饭!哥哥吃饭!”暮迟看着自己看上去还算丰盛的早餐,好吧,其实就是两个馒头一碗蛋羹。

  “哥哥,这就是你说的炖蛋?”

  “迟没有吃过吗?”

  “怎么会吃过,在法国哪有这样的东西,哥哥有总是很忙,怎么会帮我煮这些?今天还是第一次吃哥哥煮的东西呢?”说着,暮迟舀了一勺放入檀口,“唔。。。好好吃,哥哥厨艺真不错。”说着又紧接着吃了几口。

  “不知哥哥师承何派?”酒足饭饱后的暮迟打了个饱嗝,这样问道。

  “是外婆教的,小时候的早餐一直是这样,外婆用家养的母鸡下的蛋给我做炖蛋,有时候是甜的,有时候是咸的,但总会有馒头。”

  “哥哥好幸福。”

  “是啊,那时候,很幸福。”

  回了W市,暮迟从车站往家走着,心想反正车站离家近,就走回去好了,走路比较环保嘛!(当然她不会告诉你,其实是她出来慌了,忘记带钱包。)修说还要回去陪外婆几天,送自己到了W市,又立刻坐下一班船,回去了。

  暮迟一直想着修哥哥的小时候是怎样的,在被爷爷接来之前,是怎样和外婆过日子的,是不是富足了但却没有以前幸福了,想了许多,本来二十多分钟的路居然也变得不怎么长了,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在家附近的那家小超市。

  超市门口却蹲着一个熟悉的人影,他坐在超市旁边的民居的石台阶上,大热天的却穿着长袖衬衫,长牛仔裤,似乎是感觉到了暮迟的接近,坐在石阶上的人抬起头来,暮迟差点没把手上的伞给吓掉了。

  ------------------------------------------------------------------

  下一章 风雨欲来 之 阿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