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不深不浅

第五章 校花风波(三)

不深不浅 青素 2169 2014-06-28 23:15:05

     这注定了是一个喧腾的夜晚,这场校花大赛注定了瑞新今晚的不平凡。

   评委的成绩也已经出来了,苏雅沫以9.53分的成绩略高于裴布浅的9.51.而这边学生们的投票分数也出来了。“好,我们现在开始唱票!”“苏雅沫一票,苏雅沫两票,裴布浅一票。。。”偶尔也会出几个冷门的,不过也真的只是偶尔。

   几个选手在这时候都坐在观众席的前两排前三排是特地留给一些上宾和一些选手的,当大家都全神贯注地地听着唱票,只有一个人,正神色焦虑,她正是裴布浅。别人恐怕会以为她是担心自个儿没有能不能选得上校花吧!

   可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不是因为这个。“怎么了,浅?”哥哥也被修的的疑问惊得转了过头。大概是很少看见布浅这么紧张的模样。“怎么了?”

   “我,我,我的香囊不见了。”

   修还是一脸困惑的表情的时候,布深已经问出了口:“是那个装照片的?”

   “嗯。是那个,怎么办?”

   “那个香囊很重要?”一旁的修问道。

   “那个香囊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那个香囊是我妈妈亲手缝给我的。很重要。真的很重要。”布浅一直不断的重复着很重要,眼睛不停地在四处找寻。

   修有些不解,可是自己对她的家事也并不是很了解,也不好多问什么,“那个包长什么样,我们几个一起帮忙找。”

   “是,是一个蓝色的小碎花的小香囊,约莫这么大。”裴布浅说着,一边还比出了一个拳头一样的大小。

   “那里面有什么东西没有?”

   “里面,里面。。。”

   “里面是我们过世的姑姑的照片。那个香囊也是她做的。对小浅来说很重要。”

   “这样啊,浅,你仔细想想,你最后一次,见到那个香囊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记得,我记得,好像,我好像刚刚换礼服,然后,我把香囊拿出来了,对,我好像是拿出来了的,然后,我放到,放到我换下得衣服堆里,我特地把它包在了衬衫里面,对,对,是这样!”

   “那我们去更衣室看看!”另外三只已经潜向了更衣室,薇薇和小方两个也紧紧跟随其后。他们不知道观众席的另一头,有一个人正注视着他们,“那个就是裴布浅?”“是她。”“不过如此啊。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邻家小女孩也能让姐夫这样着迷啊,我还以为姐夫一定是一个品位很高的人呢,想不到他竟看不上姐姐你!”“不要胡说。”

   令人失望的是,更衣室里头并没有什么什么香囊,他们三个把整个更衣室里面的所有衣服都翻遍了,可是,没有。裴布浅感觉自己的心在一寸一寸地冷下去。

   当初她和韵姨出来的慌了,也没有带什么母亲的东西,而那个香囊是唯一一样母亲留给她东西了,里面缝着厚厚地棉絮,而里面只余留下一点点的空间,被她放了母亲的照片。小时候,母亲刚离开的时候,她几乎每天都会拿出来瞧一瞧,才睡得着。而如今,也不知为什么觉得有安全感了吧,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碰过那个香囊了。是母亲在惩罚她吗,布浅忍不住这样想到,是母亲在责怪她忘了她吗?

   哦,不,其实我没有忘记你的。从未忘记过你。布浅不停的在心里安慰自己,可是却始终没办法安放下那颗提紧的心。突然有个警卫,经过门口,一手提着警棍,嘴上却唱着:“滴蜡滴滴拉拉~”

   “啊,大叔,请您等一下。”修大步上前,“大叔,刚刚大家都出去以后,除了选手外,还有谁来过这里吗?”

   “没有啊。”

   “会不会是您没看仔细。”薇薇道。

   “怎么可能,我可是一直呆在这门口的!今天那几场精彩的表演,我也是一直盯着房间里的摄录机呢!有别人来的话,我不可能不知道的。”那位中年警卫一脸自信满满的样子。

   这倒是打破了布浅的最后一丝希望,“哦,不对,是来过一个人。”

   这话无疑是一个点火石,再一次燃起了布浅心里头的希望。“不过不是什么外人了,也是今天的选手阿!就是那个那个歌唱的很棒的那个很漂亮的女学生!”

   这句话就像是一块石子砸在了原本平静无波的水面上,激起千层浪!他说的不是苏雅沫是谁?今天除了她和苏雅沫歌外,只有两个人唱歌,而且唱的还不咋滴。

   这时候,前台突然穿来一阵骚动,接着裴布浅就听到外面一浪高过一浪的声音,都在喊着自己的名字!“裴布浅!”“裴布浅!”

   想来是结果出来了,修拍拍她的肩膀道:“先出去领奖吧!”

   整个领奖过程,布浅笑得都很牵强,她都不知道是怎么开始怎么结束的。

  -----------------------------------------------------------------------------------------------------------------------

   校园小花坛旁边

   “你说是不是你偷的布浅的香囊!”布浅五个人正对峙着苏雅沫和她的芭蕾舞四人组。

   “安诗薇!你嘴巴放干净点好吗!我们雅沫小姐可不是这样的人!”

   “你也说了,你们家苏雅沫是‘小姐’,所谓‘小姐’可不是最爱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吗?”

   “你!”

   “你你你,你什么你!”

   还是苏雅沫的素质高,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只是拿着那楚楚动人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裴布深,“深~莫不是连你也觉得我是这样的人?”这一声深真的能把人的骨头都叫软了。

   可是人家裴大少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你们没有证据怎么能随随便便地冤枉人呢?”“你们。。。”

   “算了薇薇,我们走吧!我们确实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走吧!”

   “可是。。。。。。”

   “走吧。”

   一行人来到了校门口,“修,你不走吗?”

   “哦,我想起我有东西落在教室了。你们走吧,我待会有人送的,放心吧!”

   “嗯,白白。”

   ---------------------------------------------------------------------------------------------------------------------------------

   “寻修,怎么这么晚回来?”一个似乎饱经风霜的声音,却半点不减威严的声音。

   “我,有东西丢了,再找。”

   “哟!什么东西,这么重要?”一个女子不阴不阳的声调插了进来。

   “雨烟,你也少说几句!以后不要再这么晚回来了。”

   “爸!你总这么纵容他!”

   白寻修得了爷爷的批准,也只是上楼 ,也不搭理后头的人,来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嘴角扯出一丝冷笑。

  -----------------------------------------------------------------------------------------------------------------------------

  下一章 时光的眼泪(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