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不深不浅

第二章 现在起,你是我哥哥了

不深不浅 青素 2112 2014-06-01 21:27:03

    2007年07月29日  

  已经在这个房子里住了一周,初到时的那种紧张不安的心情也渐渐消失了,我开始和这里的人熟起来了,那个最初见到的男人叫做裴煜风,而那个漂亮的小男孩,叫做裴布深,和我一样今年八岁了。

  至于经常在这个房子里出入的其他人,也就只有三个,一个是这里的管家兼裴叔叔的秘书,叫做何德生,今年应该快四十了吧,一个是他的老婆,是一个有点凶凶的,但是又对我很好的大妈,在这里做厨娘,她的手艺是真的很棒哦!是我除了妈妈吃过做菜最好吃的人,貌似原名叫张丽春,不过嫁给何伯伯以后,大家都叫她何妈,我自然是跟着大家这么叫的。

  还有一个人是一个年轻的姐姐--张姐姐,约莫二十五六七把。他们待我都很好,每次见到我他们都管我叫“小姐。”叫布深“少爷。”

  而布深,这个漂亮的小男孩,一直用一种不冷不淡的态度对着我。偶尔见到,也只是微笑点头。

  我一直以为韵姨要结婚了,我可以参加他的婚礼了,长这么大我都没有参加过谁的婚礼,然而这一个星期内,韵姨再也没有提过结婚的事情,直到晚上,她来找我,她静静地坐在我的床头,她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用一种半严肃半开玩笑的语气对我说:“米米,是不是还想着韵姨要结婚啊?”

  “啊?呵呵、、、”

  “韵姨前几天就已经去领了结婚证,”韵姨看着我一脸疑惑的表情,又接着说,“领了结婚证,就是结婚了。”

  “那为什么没有办什么婚礼呢,电视剧上的新娘穿上婚纱都好美啊,韵姨这么漂亮,穿上婚纱一定也很美!”

  我感觉到那双摸着我的手突然的僵硬了一下,随机又摸上我的头:“米米,你现在还小,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小米,你需要知道,我们有特殊的原因,必须隐姓埋名,W市虽然不比F市但也是这里数一数二的经济繁华带了,我们在这里虽然远离了那些人,可是。。。”

  阿姨顿了顿,又接着说:“小米,裴先生是个名流,他的公司在全国也是前五的,他的很多行为都为大家所关注,但也只有他的力量能够庇佑我们不被那个人发现了,只是韵姨的宴会不能办的太大,惊扰了那些识得韵姨的人,所以只能私下结婚。还好裴先生他为人较低调,他不希望别人打扰布深的生活,对媒体指宣称他有孩子,太太过世了,但不曾透露有几个,或者是男是女,而布深也在他的保护下,没什么人惊扰,我的‘续弦’的身份等过了这阵风头便能公开了。”

  我明显的感觉到,韵姨在说续弦时候的表情怪怪的,但也没有太在意,我继续听着韵姨絮叨,虽然有很多话听不大懂,但是隐隐也听出了事态的严重,突然,韵姨的声音高了起来,

  “米米,你答应我,从现在起,叫裴先生爸爸,叫我只有他才能庇护你!”

  “爸,爸爸。。。”这几个字是那么陌生又是那么的熟悉。爸爸、“为,为。。。”我想问为什么,可是抬眸却只看到韵姨忧虑的眼神,带着淡淡的乞求,她突然一把搂过我,“米米,我也不想你叫别的人爸爸。可是,这是为了你好啊,与其让你回到那个地方,做那个人交换权力的工具,你爸爸,不会怪我的。”

  她说着这话,将我搂的更紧。我不想同意,叫别人爸爸,叫韵姨妈妈,就算韵姨对我真的很好,可我。。。。。。

  但就是有一种奇妙的力量趋势着我对她说:“妈。”就这么一句话,我感觉到紧抱着我的一双手更用力了,有重物埋在我的颈窝,有一股热流浸湿了我的颈窝。

  就这样许久许久,就得我快喘不过气来。

  韵姨终于松开了我:“米米,对不起,明明答应了要照顾好你,可是还是叫你承受了这么多,但是,保险起见,从现在起,米米这个名字也不要用了,你叫裴布浅,明天我就去办领养手续,以后你就是我的孩子了,我也一定会像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待你,哦,不,以后我只有你一个孩子,还有布深,再不会有第三个。”

  我呆呆的看着小姨,点了点头,然后她起身,离开,望着她瘦削的背影,我总觉得她的最后一句话别有深意。但却没有管那么多,只是又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我醒的时候,天已经全亮了,我看看钟七点了,我向来起得很早,七点倒是有些晚了,我快速地刷牙洗脸后,就直直的奔向楼下了,我看到那个漂亮的男孩,正坐在那里吃着他的早餐。

  突然玩心大起,跑到他的身边坐下,摆了个自认为很漂漂的笑容看着他,(作者插一句:是很傻很白痴的笑容!)

  “布深!”他头也没抬一下。

  “布深布深!”我还是不停的叫着,大约是被我叫吵得烦了,他抬眼看了我一眼,又低了下去,“没关系,布深不理我也没事,可是布深,现在起,你是我哥哥了!”

  虽然他还是没有理我,但是我感觉随便哪个一直冷冰冰的小身体有了一丝颤动,耳根处也有一丝可疑的红色。(作者再插一句:那纯属是你自己的幻想好吗?)

  正在我暗暗欣喜我有了这么一个帅气哥哥时,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穿了过来:“小浅。”诶,在叫谁,额,谁,我吗。啊,o_O好像是的,我抬起头来,一张明媚的笑容映入我的眼帘,旁边站着我的韵姨。

  不是裴先生是谁,“额,裴叔。。。。。。”我的声音像是被咬到舌头似得,突然断了,然后,又紧接着说:“爸,爸爸。早,早上好。”貌似出生起就没怎么使用过的名词现在用起来,总是有些怪怪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裴叔叔的眼中闪过嘉许的目光。一个早上,我们四个人之间再没有什么多余的话,总是感觉气氛怪怪的,整一顿早餐,我都只是低着头啃着我的面包,数着面包果酱和炼奶的颜色。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