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龙锁牵出两世情

第二十四章:无理要求(下)

龙锁牵出两世情 萌萌师姐 3921 2015-06-18 19:36:18

    灵儿和龙云毅都没有再说话,心里各自也都有自己的想法。“皇上,时辰到了,该去林贵妃的宜和殿了。”李贵不知道自己的主子和妹妹在说些什么,反正感觉不太好。正好看时辰差不多了,就提醒主子正事了。

  “跟朕一起去宜和殿吧。”“不对啊,电视上不都是把皇上的妃子包的跟个粽子一样给送到皇上的寝殿的吗,这里怎么还要皇上亲自过去妃子的寝殿呢?”沈灵韵不明白了。

  “毅哥哥,你不该等着敬事房的人把新妃抬过来给你宠幸吗?为什么还要自己去呢?”沈灵韵有问题要请教所以称呼还得跟着改变,不然一会又得惹的那个暴君不高兴,得不到答案不说,说不定那个家伙还会像刚刚一样发疯,自己的手臂可承受不了第二次的虐待了。龙云毅听到那个丫头终于对自己改称呼了,心里也稍微开心了点,就好心回答灵儿了。而且问题的答案正好可以证明灵儿的特殊,不知道那个丫头听不听得出来啊!“你以为每个女人都能进朕的朝阳殿内殿吗?从朕登基到现在也就你一个人睡过朕的龙床,朕的母后都没有睡过呢。”“那还不是因为你害我生病,你是怕我死掉才让我睡的吧。我没生病,你还不是用水把我赶下床。这样我才会感冒的吧,对吧,毅哥哥。”“朕会对一个小宫女的死活那么在意,朕担心你会死掉,也可以把你挪去别的地方救治啊。”沈灵韵知道龙云毅对自己是特殊的,但是这个特殊也不能代表什么,这个特殊也许就是纯粹对自己的好奇,毕竟自己很多地方还是带有现代人的个性。

  这古代的马车还真不是一般的让人难以接受。宜和殿因为和朝阳殿距离还是蛮远的,自己走着走着就走不动了。龙云毅善心大发,让自己坐进他的龙辇,这车颠的,自己都快吐了。

  “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毅哥哥,停车好不好,我都快难受死了,头晕死了,我想吐”“停车,给朕停车......灵儿你没事吧,你到底怎么了,要不要叫太医。”龙云毅被沈灵韵吓死了,沈灵韵的脸色苍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他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遇到灵儿的问题,自己的心总是定不下来。

  沈灵韵下了马车,立马就吐了。李贵在边上看到灵儿苍白的脸色,也非常担心,难道上次肺炎,灵儿还没有完全康复吗,都过了那么久了。“灵儿,你没事吧,朕叫李贵宣太医吧。”龙云毅下了马车立马查看沈灵韵的情况。“皇上,奴婢没事,奴婢只是晕马车啦,呵呵......”“晕马车,自己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晕马车,灵儿晕个马车差点把自己吓死。”“皇上,你上车吧,奴婢还是跟着李公公一起走走吧。”龙云毅看着灵儿那么难受也没再强迫她,虽然自己很想和她单独在一起。

  “哥哥,你说这个马车怎么这么颠的,坐了头晕不说,屁股还疼,真是受罪。”“灵儿,皇上主子的御驾可是最好的了,你坐着还不舒服。”“最好的,这哪是最好的啊,现代的汽车,飞机,火车,要多舒服多舒服。”当然这些灵儿只能在心里说说了。因为这个时代说了也没人见过,更别说坐过了。

  “哥哥,宜和殿好漂亮啊,不愧是贵妃住的地方,真是气派。哥哥,皇后的如意殿比这个怎么样,上次我也没仔细观察如意殿。”“如意殿肯定比这个要气派的多,如意殿可是后宫之主住的地方。”“灵儿,你跟哥哥说实话,你是不是挺羡慕这些妃子的生活的。”李贵想着灵儿肯定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不然也不会来宫里做宫女,所以肯定很向往富贵的生活吧。

  “哥哥,你想到哪里去了,做宫女虽然被人使唤,但是自由啊,不需要固定在一个地方。做妃子,被安排在这个殿,后面的命运就是等待,等待一个男人的恩宠,很累人的。”“灵儿,你真的不需要皇上的恩宠吗?哥哥看的出,皇上对你真的很特别,你需要恩宠的话,应该会很容易吧。”“哥哥,偷偷告诉你,我需要他的恩宠,但是是独一无二的,你明白吗?他要宠我就只能宠我一个人,其他人都得out。”“out......什么意思呢””就是其他人都得出局啊,只有我跟他两个人,一生一世一双人,哥哥你能明白吧。”“哥哥当然知道,就是两个人都对彼此一心一意,可是灵儿,你确定皇上只会对你一心一意吗,皇上有他的责任。”“所以,哥哥,你明白的,他的恩宠对我来说有多大意义呢?”沈灵韵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为自己打气,自己一定要得到龙云毅的心,让龙形锁片合体。

  “终于到了,哥哥我都要累趴下了。”沈灵韵你跟朕进来,李贵你在外面守着。“完了,完了......还以为他会放过自己呢,原来还是要自己去伺候,看他和别的女人欢好。老天现在就让我失明算了,我不要被凌迟。”沈灵韵默默在心里呐喊。

  “灵儿记得哥哥跟你说的,帮皇上宽衣就行。”“宽衣宽衣,帮男人宽衣,简单是简单啊,但是万一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呢。算了,该来的还得来,硬着头皮上吧。”

  “臣妾林惜悅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奴婢沈灵韵参见贵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林惜悅不明白,皇上让自己侍寝,为什么还要带个宫女过来。难道那个宫女就是什么灵儿吗?自己的父亲告诉过自己,宫里有个叫灵儿的宫女,不仅闹过皇上和皇后的洞房,而且还害的整个太医院差点消失,难道就是这个小宫女吗?长相太平常了,连一般的宫女都比不上,更别说跟自己比了,难道她还会比的过自己。

  但是皇上要她过来是什么意思,自己真的是闹不明白,父亲说过,皇上很善变的,很难猜到皇上的心思,何况自己刚进宫,就更加难以捉摸帝皇的心思了。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沉默。

  “让爱妃久等了,朕刚刚有点朝务要处理,所以来晚了。爱妃不会怪朕吧。”龙云毅拉着林惜悅的手,把她从地上扶起来。这什么人吗,自己还在这边跪着呢,就对着新妃调情。这林贵妃在这边,自己也不能站起来,要是自己没有得到旨意,就随意站起来,明天不知道又会被传出什么来。

  “时辰不早了,爱妃和朕休息吧。”林惜悅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小宫女跪在这边,皇上却不让她起来呢。这个小宫女难道不是灵儿,还是事实并没有父亲和凤叔叔说的那么夸张,这个灵儿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宫女,没什么特殊的。

  同样疑惑的还有沈灵韵,不是要自己来伺候的吗,要休息了,不叫自己起来伺候他宽衣,难道真的要自己看免费的表演吗?自己可没有这个嗜好啊,而且让自己看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自己会不会失去理智和他们同归于尽啊。

  “爱妃,为什么还不过来呢?”龙云毅已经走到那张大床边了。“皇上,臣妾既然和皇上要休息了,这个小宫女是不是也让她去休息呢。”

  “哦,爱妃,你看,朕都忘记她了,爱妃的魅力真是太大了,朕看到爱妃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爱妃,却忘了还有个小宫女在这边了。”龙云毅故意说些让人遐想的话,他就是要看看灵儿到底对自己在不在乎。自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是不是真的能无动于衷。其实自己也幼稚的,灵儿在乎又怎么样呢,难道灵儿表现的在乎了,自己就不让林惜悅侍寝了吗,怎么可能呢,从自己坐在皇位那天开始,他就牢牢记住父皇所说的,帝皇就算有爱,也要记得自己的责任。父皇那么爱母后,还不是为了朝政立了那么多妃子,也时常宠幸那些妃子。何况他龙云毅对沈灵韵并没有爱的那么深,只是喜欢而已,更加不可能为了她放弃自己的责任。

  “你过来帮朕宽完衣就出去吧。”沈灵韵知道自己总算可以逃离这个“炼狱”一样的地方了。

  “灵儿,你出来了,皇上没有难为你吧。灵儿你怎么哭了。”沈灵韵从里面出来心里就特别难过。自己爱的男人和一个又一个女人欢爱,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不能表明身份,自己不需要乞求来的爱。

  “哥哥,灵儿想家了,可是灵儿现在还不能回去。”“灵儿,你是喜欢皇上的吧,所以才会这么难过。”灵儿从里面一出来,李贵就读懂她脸上的表情了,自己在宫里呆了那么多年,像灵儿这么单纯的,喜怒哀乐都是表现在脸上的,自己一眼就看出来了。

  “哥哥,你怎么知道。灵儿不仅喜欢他,灵儿已经爱上他了,可是他有好多好多女人,哥哥,你说我该怎么办?而且他临幸别的女人还要我来伺候,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灵儿,哥哥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你要知道有几个帝皇是拥有真爱的啊,妃子很多只是为了稳固前朝。先皇和太后是两情相悦,情感动天的,先皇继承皇位后还不是立了一个又一个的妃子。所以帝皇的爱不可能是唯一的,灵儿你明白哥哥说的吗?”沈灵韵知道李贵是好心,但是她梦里的神仙说过,她和龙云毅是属于彼此的,也是唯一的,只要龙云毅爱上她,那就一定是唯一。

  沈灵韵哭着哭着竟然睡着了。李贵赶忙让小夏子给拿了条毛毯过来,盖在灵儿的身上。龙云毅虽说在林惜悅身上耕耘着,但是心里念的想的一直是灵儿,自己到底怎么了。总算结束了,龙云毅感觉自己不是在享受,却像在受刑,心里备受煎熬。林惜悅是没有经过人事,所以现在已经沉沉的睡去了。龙云毅虽然也有些累了,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龙云毅随意披了件衣服就出了宜和殿。

  “皇上,您怎么出来了。”“这个丫头就这么在这里睡着了,也不怕再着凉。”龙云毅看着沈灵韵就这么靠着大殿的门睡着,看着她的姿势应该很不舒服。虽然现在还没有到半夜,而且已经到夏天了,但是半夜宜和殿这边还是很凉的。李贵帮朕引路咱们回朝阳殿吧。龙云毅横抱起沈灵韵,准备回朝阳殿。

  “皇上,还是让奴才来吧。”李贵早就打发走了其他人,所以皇上出来的时候,只有他和灵儿在。自己的主子就这样抱着灵儿,走回了朝阳殿,连龙辇都没有坐。这段路程,龙云毅走的很小心,抱着灵儿,他突然觉得好像抱住了全世界,自己对于灵儿或许不再是点点喜欢那么简单了。李贵更加看的出,自己的皇上主子对灵儿绝对是爱了,但是这份爱对于灵儿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呢,没有人知道。

  其实半路上,沈灵韵半醒过,看见是龙云毅,竟然用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放下后用双臂搂着龙云毅的腰又睡着了。

  龙云毅把灵儿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的龙床上,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竟然都没有知觉了,但是被那个丫头搂着腰的感觉,他记得清清楚楚。

  龙云毅本来想着自己醒了,估计睡不着了,也没打算再上床。但是想着灵儿生病有几次自己都是跟灵儿一起睡,竟然睡眠出奇的好,他还想试试,灵儿是不是能治好他的怪病。果然自己还没躺下多久,就沉沉的睡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