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微醺之西游

你是我的解药

微醺之西游 日沉 2090 2015-01-01 12:43:13

  《你是我的解药一》

她是被朋友拉进他们歪歪的,他正在喊麦,喊得激情四射,听的人心魂动摇,她当时就在琢磨,这人的声音,忒勾人!

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人的声音,带些磁性色沙哑,撩拨的人心里麻酥酥的痒。当他喊到你的名字,你就觉得他是特意为你,而且只为你。

她瞟了一眼他的名字,毒药。

心里默念:“尼玛,这名字也勾人。”

喊完之后,他看来了陌生人,便把她强抱上麦,说道:“新来的妹子,说话,不然,我就喊着你的名字,呻吟。大家懂的,我很纯洁,一点也不黄不暴力~”。

她羞愤:“呻吟你妹!”

他笑,带着几分醉人的意味:“不想,你骂人也这么好听,连带着浑身的筋骨都松快了许多。恩~~~ ~~~~ ~~。”

她闪电遁,声音再好听,人是个神经,真真可怕。

《你是我的解药二》

不想,一会儿,世界上他开始发号角了,“你是我的解药。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想爱你这样的人。”连刷了好多遍。

情书是她最爱的沈从文写给张兆和的,她从来未告诉过别人,她有多爱这句话。她曾幻想若是心动的男子给她这么一句,她便敢和他私奔到天涯。

不想却是从这么一个神经病身上得来的。世事倒是有几分可笑。不过,她对他的印象倒是好了许多,她想,这是一个有文化的神经病。

渐渐的,她看到这个神经病的可爱和坦陈,他喜欢谁,他就很勇敢。每天不管私聊还是世界,他总会给她一句能触动她心扉的情诗,而且每次恰巧是她最喜欢的。

持续了半个月。

她想,她是心动了。

后来,她问他:“为何非她不可?”

他回:“你的声音,温柔的想让我结婚。”

她怒:“尼玛!你说我的声音很妇人!!!”

他:“不,是很贤妻良母。”

《你是我的解药三》

不过随着他勾人的属性,恶果出来了。

老有不认识的妹子冒出来,求成全,求让位,各种求。

她怒:“尼玛!你特么就是个人型春药,用你那像被谁灌了奇淫合欢散的声音勾的多少妹子春心萌动,来我这挖墙脚!马不停蹄的滚,离我一丈远。”

他笑:“那你的春心,动了?”

她一摔鼠标:“动你丫的大头鬼!”

他倒是沉了声调:“她们都是以前,唯有你是现在和将来。”

她心安了几分。可还是不知怎的悬在半空,忐忑难安。

《你是我的解药四》

还是在他们歪歪,他在喊麦,她在聆听。

进来了几个陌生的账号,喊完后有人问起这个橙马谁?他笑:“我媳妇儿。”

就有个妹子,说道:“这不是以前xxx的媳妇儿么,怎么又成你的了?”

他沉默了半天,直接把问题撂给她,“你问她!”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向别人解释那个人已经不玩了?

他没有,保护她,他竟把她推出去任人指责。

她硬撑着笑脸:“你问我家前夫xxx作甚,难不成是他以前的爱慕者,他早不玩了,我没有联系他的方式。很对不住啊!”

那个账号速度消失,她再也没有心情呆在这让她觉得耻辱压抑的地方。

可是可怕的是比起这个她更在意他的感受。

她问,你在么?你在么?你在么?你在么?你在么?

没人应答,她孤零零的在频道里呆到凌晨。

他都没有出声,回应。

她觉得自己的心,直接死了。

《你是我的解药五》

之后,她不想见他。一点都不想。

以前有多喜欢他现在就有多恨他。只要看到情诗她就开始恶心,像形成条件反射一样。

她原以为是他对不起她。

却不想,他对她的厌憎怨恨竟不比自己的少。她一提离婚,他闪电答应。

就因为别人的一句无心之言,情浓之人化成怨侣。

她逃也似的离开了,删掉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重新开始,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她告诉自己。

《你是我的解药六》

我们所都不知道的故事:

因爱故生忧,因爱故生怖

他二十几年从来没有这么喜欢一个女孩,想逗她笑。因为她的温柔让他沉溺,她的单纯让他欣喜。

可是,有人告诉他!她之前竟然有喜欢的人,而且,从她的用语“我家的”可以看出,她现在好像还在喜欢。他很愤怒!那他又算什么?虽然他口花花,遇到她之前心也花花,可他真想和她好啊!

他不想理她,他怕自己会说出口不择言戳人心窝的狠话。

他只好,不停地喝酒。一宿没睡,喝了不知道多少酒,边喝边吐,胆汁都快出来了。

第二天,上线,她要和他离婚,呵呵。离婚,呵呵。

离!没谁离了谁不能活!

离了,她却永远的消失了。

尾声(一):

他一直耿耿于怀她的离开,他结了很多次婚,游戏里的女孩子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但他的心是空荡荡的,从来没有进去过谁。

又一次大合区,两个大帮派打城战,他又听到她的声音,恍如隔世。

她是联盟指挥城战的,声音还像以前那样温柔,但语气却不复柔软。

他查看了她的信息,玩的是男号,没有伴侣,他长出一口气。

他苦笑,她自然是认不出他了,他不知道改了多少次名字,换了多少次面孔。

他想问她:你还愿意和我一起么?

却不料却是她一句歪歪私聊:“我都不在意你那么多前任,唯独我一个前任,你却那么死抓不放!”

他苦笑:“太过在意,不还是是失去了你?”

尾声(二)

他不知道,她的歪歪头像一直是他的侧脸,当初他骚包的认为自己帅的无可救药的那张。

他也不知道,他每次的喊麦她都有录音,她总是闲暇反复的来听。

她不知道,他在意的不是前任,而是那句“我家的”。

她也不知道,他熟记她的歪歪号,她的扣扣号,却从不敢再加再靠近。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他们还好,再遇到。

她想,这次换我先来!

“毒药,我还是你的解药吗?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不想再错过你这样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