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微醺之西游

亡命之徒

微醺之西游 日沉 1913 2015-01-01 12:56:47

  《亡命之徒一》

他是亡命之徒。

他每天的乐趣就是杀人,坐牢,再买免罪金牌,在杀人,在坐牢。

她却是个安分守己的生活玩家,在帮里毫无存在感,也只是做做副本,和平拉拉镖。

这两个人本是没有交集的。

缘起是她那次拉镖,却不料是阵营。想着本不是仙女下凡时间,绕着小道走,倒也没人劫镖。

却不想,跑到蓬莱门口,就被人一刀剁了。财色全无。

《亡命之徒二》

那人在世界狂喷:“杀尽蓬莱天下狗!让你们这群疯狗咬人!”

她觉得委屈难言,我只是个小号,你们大号之间的恩怨情仇,抢boss结怨,与我何干?

原地复活,打算跑进蓬莱,结果被那人一拉,又剁了!

坐在复活区,等了将近10分钟,觉得没人了,跑出来,到门口时,看那杀人的在打坐,料想他挂机,打算悄悄溜进去,不料走近,那人活了,又是横尸。

死就死,料想这渣杀了自己三次,必定是要红名,进牢狱的。

她也算死的其所。

《亡命之徒三》

擦,竟然忘记了有洗罪金牌这个东西。

那时她还不知道可以放弃护送任务,只得坐在安全区,等那变态何时离开。

这时,看他顶着红名悠悠的送着一个昭仪过来,她在附近扣字,前面有人守着劫镖呢!

他回了个傲慢的表情,拽拽的冒一句,跟着我!

她悄悄的紧随其后,还不敢靠太近,他走到蓬莱门口,连技术都不用,上去直接肉搏,几下那个杀人者躺尸了。并冒一句:“是你太菜!被这么个东西就吓得出不了安全区!、”

她对他的滔滔敬仰一下low到谷底,鼓着圆脸:“我就菜!谁要你管我了”。

他回:“不和低龄儿童讲话!。”

再然后他就进了监狱了。

《亡命之徒四》

她想来想去终究欠他一个人情,用自己卖材料,卖铜币攒的元宝买了个免罪金牌邮了过去,便安心的做任务了。

不料一会,他发来一个情缘,并声称:“我因为你做过牢,当过囚犯,至今还是红名。都没有姑娘陪我情缘了,大哭。你要对我负责!。”

她接了任务,选择立即结束,赶着做任务去。

不料,他又密她:我是不是很见不得人,你都不陪我逛长安。“

她滴汗,就算立即结束,所有人都能看到他们两名字挂在一起,好不?

原以为是个毒舌的高冷,原是个多嘴的话唠。

《亡命之徒五》

不知不觉和他已经做了一段时间的情缘。

那天做完情缘,他喊组队,给他队长。她顺着他来了。结果,就这样登记了。

不过,他的表白很是别具一格:“跟着我做一对亡命天涯的野鸳鸯吧!我是亡命之徒,你便是亡命之妻,我会随时把你挂在我的裤腰带上!么么,mua~~”

对比别人“三生石上三生愿,生生世世永相随”的清新,尼玛,粗狂的简直不忍直视了!

照旧是之前那样的战斗狂人,比之以前更加疯狂!(因为以前世界老问候他,现在连带着她也被问候了!)她每天都会的为他收尾,买免罪金牌。

一个月下来,她发现自己没有元宝了!“剁!剁!剁!养不起你了!你这个熊孩子!就不能不进监狱么?”

“你都不问我要工资卡,元宝我都备了好久了。我自己买的100个免罪金牌寄给你了,,记住每天给我邮一个哦,不然呆太久会被那个痴肥的女牢头占尽便宜的。”

《亡命之徒六》

那天他因为有事没来,她一个人进了南天门,踩了快半个小时,什么都没有踩到。

气哼哼的出来挂机了。

进南天门的时候是全体,出来时成了阵营,挂在江南郊外,便去看小说了。

看完回来时,发现自己死在安全区。

没太在意,就继续任务了。

晚上十点他回来,帮她挂机,发现有一封杀戮邮件,便买了通缉令,去杀那人。

那人嘴巴特别脏,说是看她挂机就做了阵营任务。没想到还唧唧歪歪拉了大号。来砍他。

各种脏话层出不穷,越猥琐越恶心的往她身上堆。还恶心的坐在安全区不停地刷频骂!

从十点半,一直到十二点,没停过。

第二天,她一上线,还在持续。

她觉得好疲倦。她想回到以前风平浪静的日子,虽然那日子里,没有他。

尾声:

她把他寄给她的免罪金牌,又寄了回去,还有87个。

给他留言:“好累,自己想缓缓。也许几天后就来了。也许,就不回来了。”

他说:他等她回来。“

她在半个月时间里换了七八个区,每个区都很风平浪静,可是每个没有他的区都那么难熬。

(悲剧版)

她上线,发现自己的号已经改头换面,确切的说,改名换姓,变成“心朵“!

接着自己的号被顶了。

她再顶过来。

他密她:“是你吗?”

她回:“是”

他说:“我以为你不玩了,把号给了心朵,时装,装备、小飞龙都是心朵弄的。”

他继续说:“我再给你个号吧!比你以前的战力低一点,不过有时装,还是蛮漂亮的!

她沉默半天,“我只是上来看看,你们随意!”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说好的等我,也只是随口说说。

假话听多了,倒以为所有的都是真的了。

(喜剧版)

她上线,发现自己已经战力上榜,他的名字紧挨着她。

他密她:“欢迎回来!这样我在的时候我保护你,你在的时候自己可以保护自己。“

她吐舌:“还是把我挂在你的要带上吧!以后你杀人,我越货!狼狈为奸。我们是一起的啊!”

他:“错了!一体!”

她:“尼玛!剁!剁!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