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大侠莫跑,痴心公主永相随

第二十五章 云大侠命在旦夕

大侠莫跑,痴心公主永相随 芸灬菲儿 1939 2014-09-06 17:34:26

  第二天一早,众人领着马如飞来到镖局的大堂。

云梦潇见过成堡主和钟镖师后说道:“如飞已经找了回来,现在刀已经物归原主了,还请世叔和成堡主从轻发落吧。”

还没等钟镖师说话,成堡主就站起来怒声说道:“哼,他伤我爱子,这帐我还没和他算呢,还要从轻发落?休想。”

“成堡主,也许这是场误会,我问过如飞了,他说不知道是谁推了他一下,我想等这事查明原因后再做处理如何。”云梦潇又道。

“哈哈,他说别人推的就是别人推的?骗我三岁孩童吗?云梦潇,劝你不要再为他辩护了,我今天要罚他是罚定了。”

“爹,人家都说了,也许真的是别人所为呢?等事情查清楚再说吧,而且孩儿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成允安道。

“你闭嘴,当初让你习武你就是不学,现在让人家伤成这样,还要为人家辩护?你是傻了还是呆了?你要气死我吗?”这时成堡主有如猛狮般张牙舞爪起来,成允安见势也不敢再说话。

“那成堡主,你想怎么惩罚如飞呢?”云梦潇道。

“哼哼,他先盗我宝刀,又伤我儿子,我要要了他的命。”成堡主说完都让众人大吃一惊。

“成堡主,这惩罚也未免太重了吧,虽然如飞把刀盗走,可是现在刀已经寻回来了,虽然伤了你儿子,可是你儿子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又没有死,你凭什么要人家死啊。”几天来一直被叮嘱不要轻意说话以免乱事的钟云儿这时是沉不住气了,把话接了过去。

“我说成兄啊,如飞这小子是不懂事,但是我想也是年少气盛,给他个改过的机会吧,而且刚才说不知道是谁在后面推他一下,也许真的是谁想在暗处挑起争端,我们不能着了他们的道,让他们渔翁得利呀。”这时候钟镖师站了起来说道。

这时成堡主想了想说道:“那好,不管是他还是谁动的手脚,伤我儿的这一掌发竟是出自他手,他伤我儿一掌,我还他一掌,钟镖师,这还算是公平吧。”脸上带着少许的阴险,只是一般人没有察觉出来。

“这。。”钟镖师也为难了起来,虽然事看起来是公平一些,但是马如飞本身武功就不高,只是轻功好些,想他成堡主几十年的功力,如果真使出全力打这一掌,也基本会要了如飞的命,这和直接杀他有什么两样啊?

“这,这根本就不公平嘛,你的一掌和他的一掌怎么比嘛,那还不是等于要了他的性命。”心直口快的云儿又道。

“云儿,你不要再说话了。”钟镖师说道,怕自己的女儿把事弄的更僵。

“那好,这一掌我替他受了。”众人正在为难的时候,云梦潇站了起来。

“哈哈,云大侠要替他受我这一掌?谁不知道,华山派是以刀法和内功文明天下的,你云大侠又是武功奇才,我成某的小小一掌还不如给你抓痒痒一样?”成堡主奸笑着说道。

“那成堡主的意思是我怎样才能替他受这一掌呢?”云梦潇又道。

“如果云大侠真想替他受过,那就收回内力,受我三掌如何。”这样下来,我看云梦潇还能有活命的机会吗?

“不,不,云大哥,你不能这么做,这样会送命的,成堡主,求你饶了师哥吧,要不这一掌我替他受了还不行吗?”。雨儿一听也哭喊着跑了上来。

“所有事情是我做的,我不需要别人替我受过,来吧,我接受你的一掌。”马如飞说道。

正在这时,云梦潇点了马如飞和雨儿的穴道,使他俩不能说话也不能走动,只能默默的看着。

“如果谁在说话,就还点谁,成堡主,你可说话算话?如果我不用内力受你三掌,你会放了如飞是吗?。”云梦潇再一次求证。

“哈哈,成某说到做到..。”

“贤侄,你不要。。。”还没等钟镖师说道,云梦潇就向他摆了摆手,让他不能再继续下去。

“爹,您不能。。。。”“怎么,也让我点你的哑穴?”成允安话也没说完,让成堡主也给斥诉了回去。

一切由如夜晚一样的安静,这时云梦潇说道:“成堡主,请动手吧。”

这时成堡主提起内力,但是只用了五成,向云梦潇打去,只见云梦潇嘴里已经溅出了一些血丝,但是并没有倒地。“呵呵,我只用了五成,现在我要用八成,你可要坚持住了。”说完提起内力,用八成向云梦潇打去,这次云梦潇扑倒在地,但是没过一会又站了起来,又把嘴角的血丝擦了擦。“好小子,这次我要用十成的功力,你要坚持住了。”只见这次成堡主的脸憋得通红,提满功力,重身向云梦潇扑去,时间在这一时刻凝结了。

只见把云梦潇打倒在地,半天他都没有起来,在众人以为云梦潇不行的时候,这时云梦潇又站了起来,然后轻声说道:“三掌以过,以后你不可以为难马兄了,希望你说到做到。”说完,鲜血有如瀑布般从嘴里喷出。

“再见了莲,没想到这竟然是我们的离别,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能保护你了,我真想永永远远的和你在一起,再也不问江湖的事了,可惜我做不到了,我好累好累啊,我好想好好的睡上一觉,莲,你自己要保重啊,不要为我伤心,虽然我也有好多好多的不舍,可是我没有办法了,我的眼皮好重,已经睁不开了,来生,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好好的疼你,爱你,我不要当什么江湖的大侠,我只想当那个能好好疼你爱你的平凡男人,莲,永别了吾爱。”云梦潇想着想着,意识已经渐渐迷糊,最后晕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