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大人,乖乖束手就擒

第266章:大结局下

总裁大人,乖乖束手就擒 桑榆非晚 4430 2015-08-10 08:43:40

    四年后。  

  高跟鞋清脆的声响有节奏的敲击着机场大厅光洁的地砖,也敲打在神情疲惫的旅客神经上,不少旅客顺着声音的源头望了过去。  

  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子,正推着行李车,她穿着掐腰的白色衬衫,黑色的包臀裙,腰肢纤细得让人担心随时会断掉。  

  女主黑色的卷发松松的发髻,露出白嫩的脖颈,背部骄傲的挺直着,丝毫不像刚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的人。  

  如此普通的装扮,却硬是被她穿出了名媛范儿,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如履平地,仿佛走在自己的王国里,丝毫不在意周遭的眼神。  

  行李车上坐着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孩,长得完全就是花美男的版本。  

  坐进老爹派来的车里,绿绮看向窗外,快四年了,A市又是一番沧桑巨变,听老爹说市里继度假村后又开发了旅游城,依旧是那个人的公司造就的辉煌。  

  收回视线,她抱着已经睡着的儿子安静的靠在椅背上,也不再去看两边飞快退后的街景。  

  老爹已经退了休,把公司交给了职业经理人打理,在市区的小区里买了套公寓安度晚年,这四年里,老爹也是因为有了外孙的存在,精神了很多,他从来不问孩子的爸爸是谁,只是每两个月便会雷打不动的飞去英国探望她们母子。  

  后天就是永乐游乐场建立四周年的日子,她这次回国,也是为了能够亲耳证实心里想要的那个答案。  

  *****************************************************  

  M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大老板莫尼飞平日很少露面,今日却破天荒的现身早会,身侧还带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会议室的一众高管不免有些惊讶,一时间都静了下来,等着大老板发话。  

  莫尼飞缓缓扫视了会议室一圈,这才开了腔,“这位是古小姐,刚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进修回来,从今天起,她将担任我们M建筑的设计总监。  

  古绿绮抬脚上前,她今日穿的是浅蓝色的连体职业套装,洒脱中带着优雅。一张脸嫩白中透着粉润,只是简单的涂了一点口红。  

  她朝一众高管微微一笑,“大家好,我叫古绿绮,希望以后合作愉快。”  

  会议室一干人的年纪几乎个个都长与她,见她是空降而来,又占了如此重要的职位,一时之间,众位高管便神态轻视的交头接耳起来。  

  只有莫尼飞一副悠哉悠哉的神情,这里也就只有他知道古绿绮的建筑天才身份年纪,眼前的女人年纪轻轻就已经得过两届的普利兹克建筑奖,她会选择M建筑事务所实在出人意料,毕竟以她的资历足以进入一流的建筑公司。  

  绿绮也不恼,跟着开完早会后便和人事主管去了设计部。  

  认识了众人后她便回了总监办公室,纤细的手指搁在黑色的键盘上,白玉一样动人,她愣愣的看着左手中指上的那枚钻石戒指,是她特地买给自己的,主要是为了断绝来自陌生男士的搭讪。  

  一个女人出于拒绝男人的目的,自己掏钱给自己买戒指,颇有几分悲喜交集的味道。  

  然而,她终究还是没有勇气把它戴在左手无名指上,也许潜意识里她还在盼着某个人为她戴上一枚婚戒吧!  

  直到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绿绮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古总监,晚上有个饭局,你和我过去,可以吗?”莫尼飞用的是商量的口吻。  

  “这是我的份内之事,莫总太客气了!”  

  “下班的时候我到事务所接你。”说完,莫尼飞挂了电话。  

  绿绮捋了捋头发,看来下午得让老爹去接儿子古古了。  

  莫尼飞的座驾是一辆黑色路虎,配了司机,二人便坐在后座。  

  “去太白楼。”莫尼飞平静的交代了一句。  

  一种异样的情绪在绿绮心底弥散开来,她微微垂下眼帘,视线便停在了左手的戒指上。  

  莫尼飞也不是多话的人,只简单说了句,“今天主要是为了彼此熟悉一下,过来和衙门里的老爷打一下交道。”  

  绿绮点了点头,一路上二人都沉默着。  

  太白楼比以前似乎生意更好了,远远望过去,门庭若市,车位难求。  

  进了包间,已经有几个领导模样的男人在打麻将了,见着莫尼飞和古绿绮进来,都停止了摸牌。其中一个大概和莫尼飞关系不错,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莫老弟,好大的面子,哥哥我请了你好几次才请了你过来。”  

  莫尼飞笑了笑,“童局这是折煞我了!”说着,转向古绿绮,介绍道:“童局,这是古小姐,我们事务所的设计总监,这位是规划局的童局长。”  

  古绿绮礼貌的伸出手去,面上带着得体的微笑,“童局,您好!请多多关照。”  

  童局长连忙虚虚的和古绿绮握了个手,“好说好说。”又热络的为古绿绮引见其他几位。  

  众人说了一会儿闲话,并没有开席的意思。  

  莫尼飞见童年记频频向门口张望,忍不住开口询问:“莫非还有大人物要来?”  

  童年记面带得意之色,“邀请了木氏集团总裁木桐梓过来,都是业界精英嘛!”  

  古绿绮心中一惊,手里也忘了摸牌。  

  幸好木桐梓是个热门话题,没人发现她的异常。  

  “还是我们童局面子大,请得动木总裁这个贵人。”  

  “我们木总裁倒还真是个贵人,这几年A市的经济发展可离不开他的贡献啊!”  

  “听说他要订婚了,是京城三大家之一齐家的小女儿。”  

  “······”  

  绿绮只觉得眼前影影绰绰的全是红嘴不停的张合,太阳穴也蜂鸣似的嗡个不停。  

  “不好意思,手头有些事,来晚了。”清冷凉薄的男声响起。  

  古绿绮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不禁打了个寒颤。  

  一干人都迎了上去,唯独莫尼飞和古绿绮两个人一个面色如常,一个神色恍惚,落在了后面。  

  因为站在背光处,木桐梓并没有注意到古绿绮。  

  直到所有人都坐定,木桐梓才留意到席间唯一的女客。只是一眼,木桐梓顿觉浑身的血液几乎都要从毛孔里冒出来。  

  她居然敢回来!还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他面前!  

  古绿绮深吸一口气,抬眸,目光触及到木桐梓时,她不由得掐住自己的手掌心。  

  他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略显成熟了些,那冷冽的目光有些可怕。  

  童年记正在为木桐梓介绍古绿绮他们两个,“这位是M建筑事务所的莫总,他旁边的是设计总监古小姐。”  

  莫尼飞稍稍起身,不卑不亢的朝木桐梓点了点头,“木总,久仰,我是莫尼飞。”  

  “莫总客气。”木桐梓眼光落在莫尼飞的俊彦的脸上,嘴角轻勾了勾,眼睛里半点笑意都没有。  

  古绿绮站起身,强行抑制住心底的波澜,微笑着点头打招呼,“木总,您好!”  

  她穿着一件紫色灯笼袖深V领连衣裙,露出白嫩的脖颈。木桐梓忍住想卡住那雪白脖子的冲动,淡淡开口:“怎么,古总监连名字也不肯告知吗?”  

  “是我失礼了,我是古绿绮。”绿绮感觉脸上的笑容几乎僵掉了。  

  “木总担待些,古总监刚从英国回来,还不太熟悉国内的礼节习惯。”  

  莫尼飞对古绿绮的维护使得木桐梓怒意更甚,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只是眼睛紧盯着古绿绮,“不知古总监从英国哪所名校毕业?”  

  古绿绮别开眼睛,小声的答了句:“英国皇家艺术学院。”  

  木桐梓眼睛眯了眯,拿起桌上的酒杯,“我来晚了,自罚两杯,大家随意。”  

  他虽然说了随意,但其他人还是一个个的举起了酒杯,没有丝毫随意的意思。  

  莫尼飞凑到古绿绮耳旁,小声的问了句:“要不要帮你换饮料?”  

  绿绮摇摇头,谢绝了他的好意。  

  木桐梓看到两人贴得很近,但听不到在说什么,眼底的寒意几乎冷冻成冰。  

  饭桌上话题不离A市的经济发展,木桐梓看起来似乎兴致缺缺,只是偶尔搭两句话。  

  童年记使了个眼色,一拨人又开始敬起酒来。  

  绿绮完全食不知味,如坐针毡,只盼着早点结束回去陪儿子。  

  莫尼飞已经敬了酒坐下,见古绿绮在愣神,只得在桌子底下捅了捅她的腰。绿绮这才回过神来,赶紧端起面前的酒杯站起来,“木总,我敬你一杯。”  

  木桐梓看着她脸上完美的笑容,一颗心瞬间七零八落,无言的和她碰了碰杯,仰头把杯里的酒喝了个干净。  

  她左手拿杯,中指上的钻石光芒刺痛了他的眼睛,就像一直生活在暗夜里的人突然见着了太阳,几乎把视网膜刺破。  

  木桐梓从来都是提前离席,今天也不例外,一干人闹哄哄的把他送到电梯口,电梯门合上的那瞬间,古绿绮只觉得木桐梓冷凝的目光狠狠地划了她一下。  

  折回的众人余兴未尽,又打了几圈麻将才散场。  

  到了公寓门口,绿绮刚迈进电梯,就感觉有人快步走了过来,她连忙按住开门键,不想来人是木桐梓。  

  她心里一慌,连忙按闭合键,木桐梓却冷着一张脸硬挤了进来。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古绿绮被他按在冰冷的电梯墙金属内壁上,木桐梓眼睛紧紧地盯着她,呼吸渐渐急促,她变得比以前更漂亮了,不知道她的美好都有哪些男人见过?或者说现在这份美好属于哪个男人?  

  嫉妒让他俊彦的面孔有些扭曲,他陡然伸手扣住她的下颚,“你还知道回来?”  

  绿绮沉默不语。  

  “当年你不声不响的离开我,一走就是四年,我一直在找你,你倒是好大本事,一点消息都没留下。”木桐梓声音森冷,“说,为什么回来?”  

  绿绮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我爸爸需要人照顾。”  

  木桐梓气得发抖,“古总需要你照顾?好一个孝顺女儿!”  

  电梯叮的一声响,木桐梓啪一声又按了闭合键。  

  绿绮垂下眼帘,看着脚尖,“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木桐梓怒极,“你给我说清楚,四年前为什么不告而别?”  

  “反正我们也不可能在一起,即便那个时候我不走,以后也会因为某些原因而分开,况且我现在过得很好,所以,你以后别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绿绮强忍下心底的委屈,面不改色的说道。  

  木桐梓紧紧地盯着她,痛苦的眼神逐渐变得绝望,绿绮看着他,几乎整颗心都碾成了粉末,指甲抠进了掌心却还是强撑着和他对视。  

  头顶传来冷冷的嗓音,“好,如果这就是你的答案,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那我成全你!”说完,打开电梯门,头也不回的离去。  

  绿绮瘫坐在电梯里,过了好一会,才爬起来,走出电梯。  

  ****************************************************************  

  到了幼儿园门口,木桐梓下了车,往里面走去。  

  幼儿园已经过了放学高峰期,只有几个还没被接走孩子在玩滑滑梯,一个老师模样的女人在楼梯口坐着。  

  他是过来帮花流年接他女儿的,过去四年,连花流年这个花花大少的孩子都可以上幼儿园了,而他却连老婆都不见踪影。  

  轻叹了口气,他又往里走了两步,那个花家的丫头见着是她,连忙跑了过来,手里还牵着一个粉嫩的小男孩。  

  跑到他面前,花旋儿就乐呵呵的介绍:“木叔叔,这是我的新朋友古古,不是打鼓的鼓,两个都是古人的古哦!”  

  “叔叔好!”古古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礼貌的问好。  

  “你好,古古小朋友!”看着眼前的孩子,他觉得眉眼很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像谁。  

  在活动区玩了一会儿,他看了看时间,便牵着两个孩子的手走到门口,这时,一辆白色的奥迪开了过来,手边的古古连忙冲他挥了挥手,就甩开木桐梓的手跑过去,大叫了一声:“妈妈!”  

  古古熟练的爬上了车后座,不知说了什么话,惹得驾驶座上的女人呵呵笑了起来,还转头朝木桐梓他们这边看了一眼。  

  只是因为视角的关系,木桐梓能看清驾驶座上的女人是谁,古绿绮却没有看清他的面容,只是隐隐绝的有些熟悉。  

  古古口中的“妈妈”简直像一道晴天霹雳,直接把木桐梓三魂震去了两魂半,他喊那个女人妈妈,他熟悉的媚眼,他说他三岁多,是妈妈肚子里剖出来的,还取的是他曾经叫过她的小名。这些信息串联起来在木桐梓的脑中几乎爆炸,他有生以来三十多年的生命里,头一次脑中一片空白,呆若木鸡。  

  那个雪团儿一样的孩子,竟然是她给自己·····她给他生的······孩子吗?  

  心脏像是承受不住这种意外之喜,一下一下的跳动迅速,以至于他不得不捂住胸口,仿佛不这样就喘不过气来。  

  “木叔叔,你怎么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家?”旁边的小人儿勾了勾他的手指。  

  木桐梓一把抱起她放进车后座,“木叔叔有事,先让司机叔叔送你回家!”说着,关上车门,就跌跌撞撞的往前跑。  

  他要去找她,要告诉她永乐游乐场的秘密,也要把账好好和她算清楚她不声不响的把孩子生下来却丝毫没有告诉他的意思,她把他当什么了,精子的提供者吗?那可是他的儿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