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大人,乖乖束手就擒

第264章:大结局上

总裁大人,乖乖束手就擒 桑榆非晚 10355 2015-08-10 08:04:46

    鉴于她的手受了伤,早餐是木桐梓做的,吃完早餐后还顺带洗干净了餐盘。  

  站在吧台旁,绿绮看着把厨房收拾得整齐干净的男人,忍不住感叹:“总裁,你这么全能,要是哪个女人嫁给了你一定会很幸福!”  

  这个男人几乎是全能型的,哪个女人会不爱?就连她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了,更何况是其他人?  

  “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转过身,他走到她对面,直勾勾的看着她。  

  “考虑什么?”她故意装傻的回了句。  

  “考虑嫁给我!”知道她在逃避问题,他索性直接点明。  

  “那······那个我是已婚人士,所以不用考虑了······”  

  “这不是问题,你先回答我,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抬手扣住她的下巴强迫她和自己对视。  

  “······”她傻傻的看着她,对上这双温柔的眼眸,她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这个问题她有想过,也许是在过去的某个时候,她真的奢望上了这份在他身边的安心和幸福,那个时候她也想过嫁给他会是怎样的幸福。  

  而她自知这份简单的幸福是她不该肖想的东西。  

  她深吸了口气,对着这双蛊惑的眸子吐露心声:“我有想过······”  

  “但是······”  

  “没有但是,只要你肯相信我。”  

  “······”不是她逃避现实,而是就算后来他们能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对他这样的名门工子来说也不公平。  

  她看着他许久,最终还是苦笑着别开了头,不是她不相信他,而是她不敢。  

  就像当年相信薛益阳一样,换来的也终究是形同陌路。  

  “我会给你时间。”知道她的答案,木桐梓即便失望也不想逼她,只是轻叹了口气把她搂入怀里。  

  只要她在他身边,那么他就一定会等到答案。  

  ****************************************************  

  回到A市,绿绮带伤投入到工作中,距离设计大赛截稿日期只剩下不到两天,而她才画了三分之一的图纸。  

  她重新拿出图纸摊开在宽大的办公桌上,拿着尺子和笔认真的描绘着。  

  经过一个中午,虽然还是没完成,但好歹画了大半。绿绮拿着尺子重新量画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满意的点点头。  

  正在她准备画下一项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抬头,只见刘心然一张完美妆容的脸印入眼帘。  

  “有事?”绿绮语气有些冷,反正她对这个总是针对她的副总监是没有好感。  

  “没事。”刘心然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拉开她面前的椅子坐下,说道:“不过是想问问你周末过得愉快吗?”  

  绿绮看了她一眼,低头继续重新画图,嘴上淡淡的回了句:“挺好。”  

  刘心然也不在意她冷淡的态度,看了眼她的图纸,淡淡的开口:“你是不是还和总裁搞在一起?”  

  绿绮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多管闲事有些生气,抬头直视着她,“刘副总监,我说过我的事不用你管了,每个人都有底线,我不发火不代表我不生气,知道吗?”  

  刘心然冷笑,“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不然你会因此失去你某些重要的东西!”  

  “谢谢,你多心了,没你想得那么复杂。”绿绮冷哼一声回道。  

  “是吗?”刘心然看着她笑着,只是绿绮没有发现那笑容里的恨意和嫉妒。  

  一场谈话不欢而散,绿绮心情烦躁的抓了抓脑袋放弃了继续画图的打算。和宜家出去吃了个午餐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刚想拿钥匙开门,还没推,门就打开了,这才想起中午出去的时候忘记了锁门。  

  坐下,将桌子上的图纸打开准备看看哪里还要修改一下的时候,她顿时瞪大了双眼,手边带回来的咖啡也瞬间掉落,黑黄色的液体顺着塑料杯子流出,在白色的地板上摊开一片。  

  绿绮猛地站起身,看着桌上那残破的设计图,脸色发白,推开椅子快步走出办公室站在门口,厉声发问:“中午我不在的时候谁进过我办公室?”  

  办公室外的人被她这么一喊全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愣愣的看着她。  

  宜家跑过来,看着绿绮那铁青的脸,忙问:“古大,出什么事了?”  

  绿绮顾不得回答她的话,走到办公区中间,眼睛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又问了一次:“中午到底是谁进了我的办公室?”  

  这次她真的是要气炸了,那画了近半个月的图纸就中午这一顿饭的时间就被人撕了一大半,连个样子也看不出来了。  

  众人摇摇头,似乎都被绿绮这气势给吓到了,谁也不敢说话。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绿绮的态度,怕是事态严重。  

  “敢做不敢认吗?好,那我去调监控!”绿绮冷着脸转身准备离开,却正好看到从外边回来的刘心然。  

  刘心然砍了众人一眼,诱抬眼看了看绿绮,嘴角勾着一抹笑,“这是做什么呢?门口就听到动静了。”  

  绿绮定定的看着她,好一会儿,她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是你做的!”  

  刘心然漫不经心的掠了掠头发,戏谑的笑了笑:“我做什么了?”  

  “你撕了我用来参赛的设计图!”肯定的语气不带一丝疑问。  

  从她进公司以来,刘心然处处与她作对,再想想中午她说过的话,如果说是她撕毁她的设计图,那是绝对有可能的。  

  乍一听到绿绮的话,办公室的人一片哗然,而后纷纷小声的议论着,大家都清楚这次设计比赛的重要性,而绿绮在今天被人撕毁了图纸,后天中午12点就截稿了,明显会与这次参赛机会失之交臂。  

  “古总监,说话要讲究证据,别以为你有总裁做靠山就可以随便污蔑人!”刘心然冷着脸,语气也强硬起来。  

  “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心里清楚。”绿绮瞪着她,因为气愤,那垂在两侧的手微微颤抖。  

  “我没做过,即便你调监控我也不怕!”刘心然定定的说道,嘴角半弯着。  

  “你放心,公司一定会给我一个交代的!”绿绮笃定的说道,“另外我想警告你,别让你叔叔家再卖假水泥了,有上一次的事故教训还不够吗?”说完,绿绮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准备回办公室。  

  刘心然一把拦住她,脸色青红,狠狠地瞪着绿绮,几乎咬牙切齿:“你乱说什么?”  

  绿绮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我说什么,刘副总监应该很清楚!”  

  “古绿绮!”刘心然气急,抬手就要往绿绮脸上甩去。  

  在大家倒吸一口气的时候,绿绮抬手截住她的手,然后重重甩开。  

  刘心然脚下一个不稳,倒退了好几步,这才倚靠着墙壁稳住身形。  

  “我脾气好,但不代表我会任你欺负,别在我背后搞什么小动作,很没意思。”说完,绿绮也不再看她一眼,径直回了办公室。  

  刘心然不甘心的想冲上前,却被刚从总经理办公室下来的韩秘书叫住,“刘副总监!”  

  她转过头,恢复了云淡风轻的模样,“韩秘书,有事吗?”  

  韩秘书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看了她一眼,公事公办的语气说道:“聂总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刘心然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刚一坐下,聂风凌便不客气的开口:“古总监的设计图是你撕的?”虽然是疑问句,但是语气很肯定。  

  刘心然看着他,嘴角紧抿着,放在腿上的两只手紧紧的攥着。  

  聂风凌看了她一眼,冷冷的说道:“别以为弄掉了监控就没人知道你进过古总监的办公室。”  

  刘心然猛地抬头,瞪大着眼看着他,似乎讶异他是怎么知道的!她中午确实先关了监控在去撕的图纸。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准备辞职信交上来吧!”  

  刘心然紧咬着唇,一连不甘的看着聂风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许久,刘心然突然一声冷笑,直接摘下脖子上的工作牌一把砸在聂风凌的办公桌上,将门砰一声甩上离开。  

  聂风凌一点也不受影响,依旧一脸淡然的看着手中的文件。  

  下班的时候,江城暮依然不听劝的过来接她下班,看着从副驾驶座下来的男人,绿绮微微愣了一下,忙加快脚步走上前,见着江城暮这副狼狈的模样,她转头看向驾驶座上的助理马龙,“怎么回事,他怎么这副模样?”  

  “江太太,到车里说吧!”毕竟现在是下班时间,四周的人还是挺多的。  

  刚一坐进车子,江城暮就砰一声关上车门,看着坐在身旁的男人,绿绮一脸莫名,“你怎么这副模样?”  

  江城暮转头看了她一眼,沉着脸没有说话。  

  倒是驾驶座上的马龙忍不住为自家总裁的沉默解释:“公司最近投入巨资的几个海外项目都亏损严重,江氏集团资金运作出现了困难!”  

  “那江氏集团不会破产吧?”绿绮拧着眉转过头看向江城暮。  

  “那倒不会!”江城暮想也没想就回了句。  

  “那就好!你最近忙着收拾烂摊子就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记得要按时吃饭,你看看你的脸色才两天就成了这副样子,回去让阿姨煲点汤给你喝吧!”  

  绿绮说完也懒得再多说,两人一路无言,直到车子停在了楼下,江城暮才转过头来,看着她的眼神专注而隐忍,“早点休息!”  

  “知道了!”绿绮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推开车门下车,头也不回的进了大门。  

  看着公寓大门关上,江城暮这才缓缓回过神来,微微叹了口气,“走吧!”  

  其实马龙没说实话,前段时间的投资失利导致现在的江氏集团已经债台高筑,如果没有人注资恐怕离破产也不远了。家里那边他还瞒着,本来绿绮他也是不想她知道的,如今知道了倒也好。  

  董事会各大股东都在步步紧逼,要在短时间内找一家投资公司并不容易。  

  *****************************************************  

  为了不失去这次的比赛机会,绿绮几乎是熬夜画图,第二天早上下楼的时候,毫不意外的顶着一对熊猫眼。  

  吃早餐的时候不经意的看到ipad上有关江氏集团的新闻,看着上头的报导,绿绮有些震惊,原来江氏已经到了快破产的边缘!  

  难怪江城暮那副狼狈样,估计都会急火攻心弄的。  

  以江氏如今的情况,已经没人会傻傻的给它注资,照这么下去,只有破产一条路。  

  虽然她不喜欢江家,但也不想江氏就这么破产,她要是能帮忙也会帮的。  

  “宜家,你去查查江氏集团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到了破产的地步了?”  

  宜家端了杯果汁递给她,认真的开口:“古大,他们就是贪图利润把钱投到了美国那个热门的风能项目才掏空了家底,照我说,你完全可以借机把老爹公司的股票买回来,这样不仅救了江氏,你也可以放心,一举两得啊!”  

  “我也想啊,可是我哪来那么多钱,你也不看看那是什么天文数字!”  

  这么一笔钱,她就算跟身边的人借,也未必能凑齐,张口就借个几千万的,是个人都会被吓着。  

  想着银行卡里两百万的可怜数字,她顿觉这事行不通。  

  “可以找尹小姐和燕小姐她们借啊!”宜家一脸兴奋。  

  “也是,回头我和她们说说吧!”  

  上班的时候打了电话给尹惜音和燕子离说了借钱的事儿,两人倒是十分爽快的找她们的男人借钱去了。  

  也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捅到木桐梓那儿去了。  

  下班的时候接到木桐梓的电话,她便回了一品鼎盛,等她进门的时候,木桐梓已经回来好一会儿了。  

  吃过晚餐,绿绮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到了客厅,刚坐下,便听到木桐梓说道:“如果你是打定了主意要离婚的话,那么我把足以买下江城暮手里股份的钱借给你怎么样?”  

  “你······你借钱给我?你怎么知道我要借钱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江氏集团的新闻炒得沸腾,你现在出手买下江城暮手里的股票,不单是为了你自己,实际上也是拉了江氏集团一把,不是吗?”  

  “江氏集团不是木氏集团死对头吗?你怎么还支持我帮江城暮?”绿绮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不是支持你帮江氏集团,而是我想和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听到他那坚定的话她不感动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吗?  

  “你借我钱的条件是什么?那么多的钱一时半会我可还不起!”  

  “你可以选择肉偿,我不介意!”木桐梓轻笑,眼底的眸光温柔如水。  

  “······”她实在对这个男人的恶趣味没法反驳。  

  看着他轻易的签好一张支票,两千万的数字对他来说似乎是云淡风轻不值一提,可是对她来说,这笔钱沉重得如同大山。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没有意外的见着了从北京回来上班的月卿尘,绿绮礼貌的朝她点了点头,踏进电梯后站到了角落的位置。  

  上班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电梯里只有两个人,绿绮也不说话,跟月卿尘这样的女人,她实在无话可说,要是弄成吵架反而不好。  

  “刘副总监是你设计赶走的吧?为什么要这么做?”  

  绿绮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挑挑眉,轻眯了眯眼看向前头质问自己的女人,淡然一笑,“我虽然在公众面前名声不太好,但是栽赃陷害这种事还不至于去做,刘副总监的离职原因,月副总还是去找聂总了解清楚比较好,免得被人以为月副总为了维护朋友而有失公道!”  

  “是吗?原因我会弄清楚,最好不要让我知道是你做的!对了,我听说最近木氏集团和你爸的风尘集团合作,刚开始我还奇怪,就那么一个小破公司也能攀上木氏这颗大树,问清楚了才知道,原来是那个暴发户爸爸的公司,这倒也难怪了!”  

  “······”  

  见她没吭声,月卿尘便一脸骄傲的回过头看着她,“该不会是你父亲为了公司,所以把你送给了桐?桐一向自爱,觉得送上门来的女人都很脏,更何况你还是个结过婚的女人,我看你爸是老糊涂了!”  

  绿绮深吸一口气,她实在怀疑月卿尘的家教,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因此恼羞成怒,否则就是正中月卿尘的下怀,压下满心的怒火,轻笑了声,“我爸爸虽然是个暴发户,但也不至于做卖女儿的事,这种事就不劳月副总费心了!”  

  相比较于豪门那种牺牲子女联姻的家庭,还有月卿尘这种为了名门头衔和钱不择手段上位的女人,她还是挺乐意自己生在了暴发户这种家庭,至少她唯一的父亲不会拿她一辈子的幸福来当利益赌注。  

  她比她们更自由,甚至更有权利去选择自己的幸福,虽然目前的生活不是她想要的,但起码无愧于心。  

  “是吗?你们这种粗俗的人到了最后生死存亡的时候在乎也不外乎是钱而已!只是你这样的已婚女人,就算要二次利用,也未必有人会要!”  

  “这个就更不劳月副总费心了,你们豪门之间的利益交换也不见得就少,有时候出身低微往往最不容易沾染那些铜臭味。月副总口口声声说爱木桐梓,要是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恐怕以你的千金小姐眼光也未必看得上他吧?”  

  “你什么意思?”微微拧眉,月卿尘转头看着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提醒你一下,你今天的地位也只是木桐梓给你的,你们豪门之间那些喜欢无非是喜欢彼此之间那虚幻的财富地位罢了。”  

  “你······”月卿尘看着古绿绮那张精致无暇的脸孔,眼睛里的厌恶一闪而过,更多的是理亏被说破的愤怒,“古绿绮,你以后离桐远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这话你直接对木桐梓说会更有用!”  

  电梯叮一声打开,她戏谑的勾了勾唇角,懒得多看月卿尘那厌恶而狰狞的嘴脸,转身出了电梯。  

  进了办公室,绿绮便急忙打开还未完成的图纸继续画起来,这次的设计大赛对她来说还是很重要的,越是有小人阻拦,她越是要参赛。  

  下午下班前,她总算把图纸完成交到了聂风凌手里,至于结果也只能顺其自然了,反正她尽力了。  

  从办公楼出来,绿绮一眼便看到准时出现在外头的车子,这几回江城暮倒是低调了很多,看着她从阶梯上下来,他忙推开车门走了出来,绅士的替她打开副驾驶座的门。  

  上了车,绿绮转头看了他一眼,“不是让你忙你自己的吗?那么大的烂摊子你就不急着收拾?”  

  “把你送回家我再回公司!”  

  “我说你这是何必呢?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我身上还不如多去找找投资商,对了,要不我帮你吧?”  

  “你怎么帮我?”江城暮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江氏现在不是需要钱吗?我把你手里的风尘集团股份买下了,这样不是一举两得吗?”  

  “你哪来那么多钱?”江城暮觉得她的提议很奇怪,具体哪里奇怪他有说不上来。  

  “我可以找惜音和子离她们借,她们的男朋友可是很有钱的!”其实钱她是在木桐梓那里借的,不过她不想告诉江城暮,只是他看支票上的签名还是会知道的。  

  “为什么帮我?”江城暮觉得自己有必要知道原因,虽然心里已经猜到了那个可怕的缘由。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我想离婚!”  

  “离婚?”他直直的看着她,即便心里疼痛得说不出话来。  

  “反正我们迟早都要离婚的,晚离不如早离,你还能把江氏集团救回来,何乐而不为呢?”  

  “······”  

  倾过身,绿绮从一旁的包包里拿出两份文件和一支笔递了过去,“只要你签字,我立马把支票给你!”  

  “离婚······你还是要离婚······”也是,江山和美人不可兼得,他如果要选择救活江氏,肯定要付出一些代价,虽然很不想接受这样的帮助,可是又能怎么办呢?恐怕目前以江氏集团的状况是找不到一个投资商的,除非被收购,可那是江家几代人的心血啊!他是不会忍心把公司毁在自己手上的!  

  与其两人勉强在一起,倒不如成全对方,以后他还是可以把她追回来的。  

  “没错!”  

  看着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江城暮颤抖着手把笔拿了起来,伸手翻到最后一页。  

  协议上的内容他无心细看,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对他来说是那样的漫长,另一边静静的落着她的名字,一笔一划的那么一如她要和他离婚的念头。  

  曾经以为这段婚姻会开花结果,然而终究还是各走各路。  

  他咬着牙忍着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快速的在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合上文件,推到她面前。  

  她不爱他,离婚的事终究不可避免,再无挽回的局势,到头来还是他一手造成。  

  侧过身,她从包包里拿出一张支票递给他,“这是两千万的支票,股份转让书你也签名吧!”  

  “······”愣愣然的低头,他拿过支票看了眼,在看到支票上的名字时,隐隐觉得不对劲,“你找木桐梓借的钱?”  

  “没有,你知道尹惜音的男朋友吧?她男朋友的公司和木氏集团一直有生意往来,这不是我急用钱,所以就直接把刚收回来的支票借给我了!”他要是知道她和木桐梓的关系,恐怕后果严重,到时不仅离不了婚,还会连累木桐梓。  

  哗哗两声,江城暮便把手里的股份转让书也签了名,只是再递给她的时候莫名的问了句:“你宁愿去借钱也要借机和我离婚?”  

  他就这么让她觉得讨厌吗?讨厌到迫不及待的要从他身边离开?  

  “没错!反正协议你也签字了,我钱也送到了,明天我们就去把手续办了吧!”  

  “古绿绮,你别太过分!”他沉下眸子冷冷的朝她吼了一句,忽然觉得,她这么对他真是有些残忍!  

  他都已经做到以她为重的份上了,为什么她还是能坐到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我过分?江城暮,你别忘了,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车子早已开到了公寓楼下,她冷冷的推开车门,深吸了口气,“该做的我已经做了,你也去做你该做的事吧!”  

  “好!”犹豫了许久,他才哑着嗓子回了一个字。  

  轻叹了口气,她头也不回的下了车,徒留车上的男人暗自神伤。  

  第二天,古绿绮刚开完早会出来便接到了江城暮的电话,她也没犹豫,直接和聂风凌请了假便去了民政局。  

  办完手续回来,江城暮站在门口看着她,原本俊彦的脸此刻看起来有些疲惫。  

  “如你所愿,你自由了!”收起离婚证,他哑着声音开口,昨晚抽了一晚上的烟,又喝了不少酒,现在嗓子和头都疼痛不已,而他面前的女人,却依旧美丽冷漠,凉薄得让他心寒,“妈那边我会解释,她要是找你,你能避就避吧!”  

  “谢谢!”点点头,古绿绮看着他,终于解脱,而她对他想要说的话,却只有这么一句。  

  “绮绮······”他轻唤了她一声,不再是那带着玩世不恭的一声老婆,叫出口的时候,心底是泛滥成灾的疼痛和心酸。  

  “还有事吗?”她安静的站在原地,等着他继续。  

  “你很没良心······”别开头,他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丢给她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愣愣然的站在原地,她看着那急驰而去的车子,好一会儿都没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其实仔细想想,她确实挺没良心的,当初古风尘命悬一线的时候,是江家救了他的命,虽然是以她终身幸福为代价的,可是到头来她却背叛了他,还决绝的离开他,那样的不顾情面,也难怪他会说她没良心。  

  只是,那么多的事,她更多的是身不由己和无可奈何。  

  而让她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她和江城暮离婚的消息就席卷了各大新闻报纸的头条,两人从民政局出来的身影,清晰的被刊登在报纸上,再次成为A市人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尽量无视公司里的各种议论,古绿绮顶着各种冷嘲热讽继续工作,下班的时候刚踏进电梯便接到尹惜音打来的电话,约她和燕子离出去吃晚餐庆祝她恢复单身。  

  她想了想,正要答应的时候,从楼上电梯下来的的聂风凌把她的手机递了过来,绿绮不明所以的挂了自己的电话,把他手里的手机接了过来。  

  木桐梓电话里的意思是让她跟着聂风凌,她只能给尹惜音回了信息跟着聂风凌走了。  

  去的地方是市区外的一家俱乐部,和木桐梓会合刚从大厅一起出来,还没走到观光车里,看着从停车场旁走来的两道身影,两人默契的停下了脚步。  

  会在这里遇到薛益阳和欧若榆,显然出乎她的意料,毕竟来的时候她便知道这里是保密性极佳的私人会所,今天只招待木桐梓他们几个人而已。  

  看到木桐梓和古绿绮,欧若榆微微愣了一下,挽着薛益阳走上前,骄傲的瞥了绿绮一眼,转头看向会所老板欧子玉,一脸戏谑:“大哥,我可没想到你把古小姐也邀请了过来!”  

  “怎么,你们认识?”听到她这么说,欧子玉转头看了绿绮一眼,有些讶异,“她是木少的朋友。”  

  “是吗?”挑挑眉,欧若榆轻哼了声,“我和古小姐还有益阳可是校友,今天正好遇到,不如一起聚聚好了,不知道古小姐意下如何?”  

  她自然不敢当着木桐梓的面太过放肆,更何况身边还有薛益阳在呢!  

  古小姐古小姐的,是个人都能听出她话里的不欢迎和轻蔑,绿绮苦笑了声,正要开口拒绝,木桐梓却抢先一步开了口:“既然欧小姐盛情相邀,那就一起吧!等会要是产生什么不愉快,可别怪我们绮绮。”  

  淡漠的瞥了她一眼,木桐梓搂紧怀里的女人,如此不冷静的护短行为,让在场的几个发小对他怀里的女人好奇不已。  

  “怎么会!”欧若榆抬眸看向沉默不言的古绿绮,厌恶极了她那副总有人护着的模样,不甘心的咬了咬牙:“古学姐当初军训打靶记录,我可是一直都破不了呢!刚好这里也有打靶场,不如我们比试比试?”  

  欧若愚的故意挑衅,谁都看得出来,碍着木桐梓在,没人敢抢着出声维护,薛益阳心疼的看了绿绮一眼,抬手拉了拉欧若榆,示意她别自找麻烦。  

  没等到古绿绮回答,倒是等来了薛益阳的维护,本就恼火的欧若愚此刻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语气也尖锐起来:“怎么,学姐连我这么一个简单的心愿也不愿意满足吗?”  

  “既然这是欧小姐的心愿,做学姐的自然应该满足!”绿绮从木桐梓怀里钻出来,无惧的迎上她挑衅的目光,“既然欧小姐坚持要和我比一场,那就比比好了,不过······”  

  她转头看了眼周遭的朋友,转头看向欧若榆,“不如下个赌注好了!不然让这么多观众浪费时间观看岂不是很可惜?”  

  “你想赌什么?”本就抱着必胜的心态,她也犯不着害怕。  

  绿绮眯眼想了想,硬是没想到要赌什么,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你想要赌什么?”  

  见她难得咨询自己的意见,木桐梓直起身,敛去眸底的宠溺,挑眉看向不耐烦的欧若榆,“既然要赌,那就赌大一点,免得我们绮绮不尽全力。”  

  “赌什么木少就说吧!”认定了自己不会输,欧若榆无惧的让他提条件。  

  “那好,如果你输了,欧小姐就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喊三声你不如绮绮,看在欧少的面子上,我也不会为难你,要是你赢了,以后我们绮绮见着你们夫妻就绕道走,当然条件也可以由你开,我们不占你便宜。”  

  “如果我赢了,古绿绮就要离A市远远的,这个条件你们可以做到吗?”  

  他提出的条件虽然容易做到,但是对她来说无疑是巨大的羞辱,更可况只有古绿绮消失在A市,她才能对薛益阳放心。  

  木桐梓低头看了绿绮一眼,在这个问题上他不想替她决定,“绮绮,你说呢?”  

  “没问题,如果欧小姐赢了,我答应消失在A市,消失在你们面前。”  

  “绮绮·······你别答应她!”乍一听到她答应这么苛刻的条件,薛益阳顿时走了过来,紧张的看着她,即纠结又无奈,“这对你不公平,你不能答应!”  

  “薛益阳,你是要胳膊肘往外拐吗?”猛地转头,欧若榆一脸恼怒的瞪着他,美艳的脸上神情狰狞而扭曲。  

  他越是维护古绿绮,她就越是憎恨古绿绮!  

  “公不公平这个条件我都答应了,我们去打靶场吧!”  

  宽敞的露天打靶场里,几百米外竖着一排靶子,绿绮换了套迷彩服出来转头看了眼一旁搁在架子上的仿真枪支器械,再看看欧若榆那必胜的架势,淡淡的笑了笑。  

  木桐梓能对她这么信任倒是让她意外,她还以为他会因为担心她输而站出来维护她呢!  

  略略的扫了眼一身迷彩服的女人,纤细的身段包裹在粗厚的衣服里,长长的马尾束在了帽子里,整个人看起来英姿飒爽。  

  “宝贝你这个样子真像一名女军官。”抬手,他替她正了正帽子,那样温柔的眼神仿佛是在凝视自己最出色的作品。  

  “我也觉得我像女军官。”点点头,她并不否认,轻笑着从架子上取下一把狙击枪,仔细调试了一番。  

  欧若榆取下枪,偏头骄傲的扬起嘴角,“我也不为难你,今天挑战一千米射程,十枪定胜负,怎么样?”  

  “没问题,乐意奉陪!”她的手虽然是拿来设计居多,但也不至于做不了别的事。  

  “别这么大口气,等会输了可别哭!”戏谑的笑了声,欧若榆转头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匍匐摆好姿势。  

  看她那标准的动作,实在不像是富家小姐会有的,想来这些年她没少练习。  

  她也没敢轻敌,而且赌注那么大,她也不能输。  

  两道身影匍匐在草地上,原本议论的一群人也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等着看好戏。  

  绿绮正准备开枪的时候,欧若榆打出了第一枪。  

  压低了头,绿绮闭上一只眼从瞄准镜上精准定位,深吸了口气打出第一枪。  

  打了一枪后渐渐找回了感觉,很快她比欧若榆早先一步打完了十枪,从草地上站起身,她抬手把枪放回了架子上,揉了揉酸痛的肩膀,瞥了眼还有一枪的欧若榆,淡淡一笑。  

  “疼不疼?”木桐梓伸手过来体贴的替她揉着肩膀,醇厚的嗓音带着心疼。  

  “没事。”拂开他的手,她转头看向过来报数的工作人员,安静的等待着结果。  

  看着记录本上的成绩,木桐梓愣了片刻后递给身旁的女人看了眼,这才拿给欧若榆,“你自己看看,如果不相信,可以让人把耙子拿过来给你看。”  

  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欧若榆一把把本子抢了过去,看着上面的成绩记录,她顿时瞪红了眼。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这么远的距离,她怎么可能打出99环的成绩!”  

  “既然你不相信,那就把靶子带过来给你检查吧!”她不相信早就在木桐梓的预料之中,木桐梓偏头朝经理吩咐下去。  

  很快,两个靶子送了上来,看着那高了自己十环的成绩,她抬头恼怒的瞪了古绿绮一眼,深吸了口气咬咬牙,即便不服输也只能认了!  

  1000米的距离能有这样的成绩,,古绿绮的深藏不露已经让她足够屈辱了,她要是再无理取闹提出再比一次的要求估计也只会让人耻笑,更何况她也没有赢她的把握了。  

  丢不起这个脸,她只能咬牙认输,冷冷的对上她的视线:“我输了!”  

  “既然欧小姐认输,那就履行赌注吧!”  

  “······”胜负已分,当着周遭这么多人的面,她实在无法低下自己高贵的头。  

  “我······”冷冷的瞪向古绿绮,欧若榆深吸了好几口气,转头看了眼薛益阳那凉薄而漠然的态度,心里一阵荒凉,最终大声的咬牙喊出三句话:“我不如你!我不如你!我不如你!”  

  话应刚落,她便怨毒的瞪了绿绮一眼,甩头就走。  

  看着那灰溜溜逃跑的身影,绿绮淡淡的瞥了眼旁观的薛益阳,戏谑的勾了勾唇角,终是没有落井下石。  

  转过头,她淡淡的朝身旁的男人说了声:“外面好热,回去吧!”  

  “好!”  

  1000米99环的神枪手记录让在场的公子哥们都震惊不已,也让木桐梓这个军人出身的男人感到担忧。  

  想起资料上她的那两年空白历史,她不由得拧起眉,搂着她的手也无意识的收紧了几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