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大人,乖乖束手就擒

第二百二十二章

总裁大人,乖乖束手就擒 桑榆非晚 3390 2015-07-23 09:05:20

    她伸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看着上头的时间,忙抓过筷子不顾形象的吃起了早餐。  

  “睡懒觉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抓紧时间,现在才知道急,也不怕噎着!”某人懒懒的瞥了她一眼,心情愉悦的看着她猴急白脸的吃东西,仿佛是在欣赏着新奇的宠物似地。  

  “我睡懒觉还不是因为你!”着急忙慌的咽下嘴里的东西,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伸手扯了扯脖子上衬衫领子,“你自己看看,这让我怎么出去见人?”  

  在她还顾自高兴着自己在他脖颈上留下印记的时候,压根忽略了自己脖颈上印记更多的事实。  

  斑斑点点的,打了好几层粉甚至连遮瑕膏都用上了却还是盖不住,还得她大热天的只能穿个高领衬衫出门!  

  主座上的男人淡淡的看了眼她脖颈间上的杰作,微微点头,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你都结婚了,还怕人说吗?”  

  “你······”对着他那完全没有一丝羞愧神色的脸,绿绮恼怒的咬咬唇,记得说不出话来。  

  “好了,赶紧吃,等会送你去公司。”收起报纸,他端起面前的果汁,“这几天我会很忙,如果我不回来吃饭的话会提前通知你一声,还有你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就好,其他的我会叫人处理。”  

  “知道了。”低着头,她埋首在面前的一笼包子里,压根没仔细听他说什么,只是含糊的应了声。  

  赶到公司上班的时候恰好够时间,回到办公室,她微微喘了口气,拨打了内线电话给宜家,交代了早会的任务。  

  然而,早会还没开始,宜家便把一大早的新闻报纸给绿绮递了过来。  

  “古大,你看看,这些人是要闹哪样啊?事故认定责任书都还没出来,他们就给你扣上了罪魁祸首的帽子,这不是欺负人吗?”  

  看了眼报纸上的头条,绿绮猛地一震,看着那刺目惊心的工地现场图片还有关于她的身份信息,她的脑袋顿时蒙了。  

  因为早上的新闻,早会上,绿绮再度成为了各部门高管行注目礼的对象,尤其是从月卿尘那里投过来的幸灾乐祸的视线,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虽然早就知道众人会是隔岸观火的心态,只是月卿尘那得意的表情,仿佛好像是专程等着看她笑话似地,她就莫名的来气。  

  结束了紧张的会议,刚回到办公室里便接到了聂风凌的内线电话。  

  知道聂风凌找她多半是因为早上报纸报导的事故,她一路怀着忐忑的心情到了总经理办公室,硬着头皮敲门进去,她看向办公桌边的男人,礼貌的开口:“聂总,你找我?”  

  “坐!”聂风凌点点头,低下头继续审阅着手里的文件。  

  良久,他才从文件中抬头,“今天早报上的事你不用太在意,事故责任书已经出来了,下午公关部会关于这次工程事故召开一个记者发布会,该有的交代都会有,你不用再有思想负担了!”  

  “嗯,我知道了!”莞尔一笑,她朝聂风凌点了点头,“  

  从聂风凌的办公室出来,绿绮神色复杂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知道这次事故不是自己的原因,她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心里却是有些挣扎和矛盾。  

  下午召开记者会之前,聂风凌组织了一个临时会议。  

  大会议室里,聂风凌坐在首位,古绿绮好月卿尘分别坐在他的左右两侧,公司的其他人按着顺序依次坐下。  

  聂风凌放下手里的ipad,一脸严肃的说道:“今天召集大家开这个特别会议主要是一件事。”  

  绿绮拿着笔在纸上来回画着线条,她大致猜到这个会议应该是关于工地的事故。她已经知道了不是自己的原因,但是不知道具体的结果,不过看到坐在旁边的余厚一脸得意的样子,想来估计也和他无关。  

  “关于这次工地施工现场出现坍塌事故的原因公司已经调查清楚了。”聂风凌说的时候瞥了眼绿绮的同时也瞥了眼余厚,最后看向自己左下方的刘心然。  

  “我的施工是按照古总监的设计图来的,真的有问题,那也不是我的问题。”余厚凉凉的看了绿绮一眼,语气颇为挑衅。  

  绿绮抬头看了他一眼,并不说话,只是拿着笔转着圈。要是真的是她的责任,她也没什么好说的,更何况她本来就没有责任,所以更加用不着辩解。  

  聂风凌看着余厚,直接开口说道:“古总监的设计图没有问题,公司请专家对设计图做了详细的分析,按着她的设计图施工,并不会造成事故······”  

  余厚一听这话顿时睁大了眼,“我是按照设计图施工的,要是设计图没错,那我施工也绝对没问题。”  

  “余工,你就不能听人把话说完,你紧张激动什么,我又没说是你施工的问题。”聂风凌看了他一眼,语气有些不耐。  

  余厚摸了摸鼻子,小声的嘀咕,“不是我的责任就行。”  

  聂风凌重新看了眼刘心然,然后严肃的开口:“这次的事故不在设计,也不在施工,主要是由于这一批的水泥抗压强度根本不达标,这也是这次事故的根本原因。”  

  绿绮抬头,有些意外这样的结果,水泥强度是否达标这关系到房子是否是豆腐渣工程,更关心着住户的生命。  

  底下的人也纷纷议论起来,建筑行业最怕遇到这样的情况,设计不合理施工不正确都可以改,可这要是原材料出了质量问题,那关乎到的可是人命,这次事故还好发现得早,要是晚了,说不定不止一条人命。  

  聂风凌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关于这次的事故,公司下午会召开一个记者会,还有我们已经要求媒体就今早的新闻给古总监道歉,具体的都会在记者会上说明。”  

  “我个人认为这次的事故,我们公司有必要将供应商告上法庭让其得到应有的制裁。”绿绮客观的说道。  

  聂风凌点点头,看了眼座下的刘心然,公事公办的开口:“这件事公司绝对不会姑息。”  

  绿绮点点头,转头却正好对上对面刘心然投来的目光,只见她阴狠的看着她,绿绮皱了皱眉,不明所以,再抬头看她,却见她已经转开了脸。  

  离开会议室的时候,绿绮落在了后头,还没走出会议室门,头顶传来凉凉的嗓音:“恭喜你,这么走运。”  

  绿绮顺着声音抬头看去,只见刘心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而眼里却丝毫没有一点笑意。  

  “什么意思?”绿绮皱眉,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要不是总裁,你以为······”刘心然看着她诡异的笑了笑,也不再说话,转身出了会议室。  

  绿绮恍然间明白过来,或许这次要不是木桐梓及时做出了危机处理,恐怕就算这次的事故不是她的错,她以后也难在业界立足了吧!  

  越是和他近距离接触,就会让她更贪恋他身上的温暖,她知道她想要的不该由这个男人给,但为什么心里会渐渐有了期许呢?  

  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打破了她的心迷意乱,她没看来电显示就接了起来,是在她身边沉寂了好久的陆蔓青。  

  本就心思烦乱,这会听到她的邀约自然心情更糟,奈何某女软磨硬泡的要和她见面,她也想借这次见面一次性解决问题,便松口答应了下来。  

  踏进酒店大堂,她远远的便看到在大厅候着的经纪人红姐,绿绮走上前礼貌的说了句:“麻烦带我去见你们陆小姐!”  

  “你是古小姐吧,这边请!”三十几岁的红姐淡淡的看了绿绮一眼,领着她往三楼的休息间走去。  

  紫月酒店的一楼大客厅左右两侧是两排环形楼梯,上了三楼,红姐敲了敲休息间的门,然后推开门示意绿绮进去便转身下楼了。  

  踏进休息间,绿绮看着正忙着化妆的女人,缓缓顿住脚步。  

  不可否认,陆蔓青确实是个美人,也因为这张脸,短短的时间便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原本以为她只是个空有外表的女人,但自从上次见面后,她对她倒是改观了。  

  在心计方面,女人天生就会,只是她甚少得罪人,倒是嫁给江城暮后,隔三差五的就能享受到他那些蜜蜂蝴蝶招呼过来的花样百出的小手段。  

  拉过一旁的椅子,她转身坐了下来,确定镜子前的女人已经看到自己后,淡淡的挑了挑眉,“不知道陆小姐这次找我有什么事?如果又是上次的离婚话题,那你还是找错了对象,毕竟现在是江城暮不肯离婚!”  

  “城暮现在是一时糊涂,他不过因为被戴了绿帽心里不甘这么快成全你,你们迟早会离婚的!”  

  “既然陆小姐知道,那为什么不愿意再等一等呢?何必再找我出来?”  

  “我之所以这么迫不及待,那是因为我已经怀了城暮的孩子!你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离婚,而我不能让我肚里的孩子成为私生子!”  

  她猛地站起来,转身是一副得意而骄傲的模样,“所以,古小姐,离婚的事你还是好好考虑吧!”  

  “陆小姐,我都说了不想离婚的人不是我,既然你现在手里有了筹码,你去找江城暮不是更好吗?为什么要麻烦我呢?该不会是江城暮不承认你肚里的孩子吧?又或者这个孩子不是他的?”  

  “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和你一样会给城暮戴绿帽子吗?”  

  被她这么一说,陆蔓青顿时像只刺猬一样竖起了满身的刺,语气变得尖锐刻薄,眸子泛着犀利的寒光,“我爱的男人是城暮,除了他我不会给别的男人生孩子!”  

  “哦?是吗?”她淡淡一笑,也不戳破,“关于你和他之间的事不用跟我说,你找我也没有用,但是我要警告你,在我还是江太太的时候,你耍手段可以,不过不要利用我,否则我不会客气!”  

  瞥了眼她脚上的高跟鞋,她戏谑的笑了笑,“如果你真要拿孩子威胁,也应该去找江家长辈,这样作用比较大,起码作为名门的江家是不会让子嗣流落在外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