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大人,乖乖束手就擒

章一七三 我那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好

总裁大人,乖乖束手就擒 桑榆非晚 2082 2015-06-30 08:49:21

     “嗯,怎么了?”坐入沙发,她靠到他身边,看了眼他手里的文件夹。

   “这是梅海度假村竞标的基本内容,你不是说想学习么,我让夏御整理了一份出来,你可以看看。”

   接过文件,她没有马上翻看,反而一脸讶异的看着身旁优雅品着咖啡的男人,“这么重要的文件你就这么给我一个外人,不怕我泄露出去吗?这次参与竞标的一个是我老公,一个是我的前男友,你就不担心?”

   “呵,你觉得我该担心吗?”搁下咖啡杯,他转过头看着她,大半个身子慵懒的靠在宫廷沙发上,仿佛她刚刚说的只是个普通的事情,对他来说不具备任何的威胁。

   可在她看来,这却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梅海度假村工程的竞标,涉及了多方面的利益,这份文件甚至关心到竞标整个工程的机密数据,他却随意拿来给她学习,她应该说他过于自信还是足够信任她?

   “当然要担心,要是我把标底给泄露出去看你怎么办!”

   “我势在必得的东西有什么好担心的,如果你想看到风尘集团因为你的泄底而破产的话,那你可以随意选择把标底告诉他们两人其中的一个。”

   倾过身,他伸手环上她的腰,把她带到怀里,“宝贝,做任何事都要考虑后果,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呢?”

   “只是说说而已······”她自然知道轻重,即便薛益阳和江城暮一个是她前男友一个是新任丈夫,她也断然不会拿风尘集团的前途来开玩笑。

   “既然你心里清楚,那就要好好权衡利弊,身为决策者,有时候一个决定就能改变很多东西,以后你终归要坐镇风尘集团,我说过会帮你,但你也别让我失望,否则传出去,别人会说我这个老师很差劲的!”

   这么多年,能跟在他身边学习的就只有夏御和莫辛两个,她是第三个信誓旦旦要跟他学习的人,还是唯一的女人,如果能力太差,岂不是砸了他的招牌?

   “嗯,我会好好学习的!不过,你得给我时间适应。”她的专业并不是金融管理,从设计师到决策者,哪里是那么容易蜕变的!

   “好,你慢慢看,有不懂的到我那儿去问。”说着,他推开她站起身,转身出了她的套房。

   坐在沙发上,她看了看手里的文件,再看着那关上的房门,莫名的一阵恍惚。

   木桐梓最近对她实在太好,让她总觉得像梦一样不真实,他并不是普通男人,她也压根没有勇气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即便薛益阳回来了,可曾经在感情上受到的伤害却是无法抹灭的。

   毕竟,她比谁都清楚,她对于木桐梓来说,只是个解决生理需要的女人而已,那一个从未谋面的月卿尘,才是他放在心尖里的女人吧!

   苦笑了声,她轻靠在沙发上,浑身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沉沉的提不起劲来。

   夏御敲门进了套房,一眼便看到站在落地窗边的总裁,微微顿住脚步,继而走上前,“总裁,风尘集团股份的事已经查清楚了。”

   木桐梓转过身,走了几步坐进沙发,抬手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坐下说!”

   “好!”点点头,夏御转身坐下,想起了另一件事,抬起头,“属下查到,江城暮并不愿意和古小姐离婚。”

   “哦?”像是听到了什么讶异的事,木桐梓淡淡挑眉,暗沉的眸底带着一抹意外,“他不是一直都希望离婚的吗?怎么现在给他机会又不愿意了?难道·····”

   想到某个可能,一贯清俊的脸陡然沉了下来,暗沉的视线落在资料上的数据上,“江城暮手里有百分之十的股份,已经足以进入风尘集团董事会,一旦风尘集团陷入危机,他要买下集团的股票就不是难事,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百分之十的股份不是小数目,买下来需要一大笔钱,但这些股份是古小姐无偿转到他名下的,江家的真正目的是吞并风尘集团,如果要从江城暮手里把那些股份买下来,恐怕需要点时间。”

   “给你时间去准备,梅海度假村竞标过后,如果江氏集团没有中标,他们定然会找下一个合作目标来弥补损失,他们下一个合作的目标,也就是你的目标!”

   “是!属下这就去准备!”抢占先机才能占据有利地位,这是总裁教给他的,这一次的对手是江氏,江氏后台强硬,他需要好好准备了。

   站起身,夏御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犹豫了片刻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有什么话就说!”从文件中抬头,木桐梓淡淡的看着还没有离开的身影,耐心极好的等他说出口。

   “月小姐她······”轻咳了声,夏御说出了口:“她今天打了电话给我,说是过几天回国······”

   “知道了。”淡淡的应了声,木桐梓摆了摆手示意他回房,夏御没敢多说,转身出了套房。

   房门咔嗒一声关上,原本落在文件上的视线缓缓移开,在知道月卿尘即将回国的时候,他并不讶异,甚至都没有高兴的感觉,这样的平淡超出了他的预料。

   轻叹了口气,他随手扔了手里的资料起身,落地窗外,繁华的夜色已经降临。

   外出刚刚到家,薛益阳看了眼从视线里驶离的车子,转身进了大宅。

   管家端了果盘和咖啡出来,他转头看了眼客厅里坐着的母亲,淡淡的开口:“外公呢?”

   管家顿住脚步应了声:“老爷子在书房呢!”

   “刚刚有客人来吗?”

   “······”管家看了眼沙发上的萧静秋,犹豫着是否要说实话的时候,萧静秋开了口,“是我的一个朋友,阳阳,你过来,妈有话对你说!”

   即便不怎么愿意坐下来和她说话,薛益阳最终还是走了过去,淡淡的开口问道:“妈你说吧!”

   听他那不耐烦的语气,萧静秋顿时拧起眉,保养得极好的脸上扬着一丝不悦,“怎么,就这么不耐烦和妈妈说话吗?你还在因为那个女人生妈妈的气?我那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