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大人,乖乖束手就擒

章一七零 改变

总裁大人,乖乖束手就擒 桑榆非晚 2110 2015-06-28 08:43:49

     似乎是被那双眼睛蛊惑了,英挺的身躯再度压了下来,灵巧的舌头与她不安逃避的舌头纠缠不休。

   “宝贝,你是我的,别想逃!”

   话落,他毫不犹豫的松开手,一把扯开她身上的裙子刚刚那句话像是宣誓般,拉开了暧昧的序幕!

   奢华的客厅,情*欲的气息越来越浓烈,炙热的温度还在上升,狂野的**散发在四处······

   经过一下午的折腾,绿绮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叫了个套餐服务,一晚上都没见着木桐梓的人影,打了电话给夏御问了才知道,晚上有个合约要谈,他带着人和合作公司谈判去了。

   他们一群人来这里本来就是出差,只有她是被逼出来休假的,理所当然他们都很忙,只有她最闲!

   一个人在房间里呆着无聊,她索性出门逛夜市去了,找了一间临街的清吧,点了杯红酒,一边品一边欣赏着夜景。

   一直熬到十点,看到酒吧里的人越来越多,她这才优哉游哉的从酒吧出来,准备找地方吃个夜宵。

   低头看着手机里的导航走着,目的地就在这附近,不过路口太多,她也不知道该从哪里穿过去,只能按着导航的线路走。

   许是看得太过认真,以至于她压根就没注意身后有人在她出了酒吧就一直跟着。

   十字路口,她抬头看了看两旁的车子,正准备过马路的时候,一辆车子突然从路口拐弯,直直的朝她开了过来。

   她猛地抬起头,有那么一刻,脑子里一片空白失去反应,正要往后退的时候,身后已经有一双手快速的把她往后拉了过去,及时的躲过了飞驰而去的车子。

   惊魂未定,她微微喘着气回过头来,看着刚刚救了自己的人,在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傻了眼!

   低下头,薛益阳看着怀里愣愣然的女人,焦急的询问:“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回过神来,绿绮不着痕迹的拨开她的手,侧过身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似乎不愿意看到他。

   “怎么老是像个孩子一样让人担心,跟你说过很多次过马路要小心。”

   念叨的话和六年前似乎并无区别,曾经的他也这样叮嘱自己,可她总是不听,每次过马路的时候都要叫他牵着自己的手,而她正是爱极了他小心翼翼护着自己的模样。

   过去种种依旧历历在目,仿佛还是昨天,只是一眨眼回到现实,他们却已经分开多年。

   “谢谢你救了我!”陌生的一句话,顿时让薛益阳脸上的无奈和担忧化成了沮丧和失望。

   “不用谢!”微微叹了口气,他看着她,“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压压惊,我有话和你说。”

   “不好意思,我没话和你说,要是让你妈妈知道了,又该说我了。”

   “绮绮!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对我?”他陡然抓住她的手,试题为自己解释:“绮绮,当初我真的不想跟你分手的,都是我妈的主意,你原谅我好吗?”

   冷冷的拂开他的手,她别开头,“谈不上原谅不原谅,你妈妈说的没错,像我这种女人确实应该离你远一点!”

   两人的争执惹来行人怪异的目光,绿绮脸色一僵,轻哼了声,趁着红灯快步往对面走去。

   身后,薛益阳急急的追了上来,两人这副模样落在别人眼里,就是情侣之间吵架。

   “绮绮······”另一侧路口,薛益阳猛地伸手把她拉了回来,“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好好聊聊行吗?你这样不顾危险的乱跑,出了事怎么办?”

   他的关心,她明知道是毒药,可又偏偏无法拒绝自己的心,他还记得她的习惯,还记得她的小性子,偏偏每一样都戳在她的软肋上,让她连呼吸都开始疼痛!

   “去哪里吃?”深吸了口气,她抬眸看着他,语气淡漠而凉薄,整个人像是刺猬一样,开始了全副武装。

   与其继续和他纠缠不休,倒不如一次性把话说清楚,从此桥归桥,路归路。

   态度变得这么快,薛益阳不由得轻笑出声,她还是和从前一样的孩子气,习惯了伪装自己。

   她都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他有什么可跟她生气的呢?

   “想吃什么?牛肉面还是铁板烧?”这样看着她,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即便她跟自己使性子,他也甘之如饴。

   他知道,不管她怎么任性,第二天又会笑脸以对,所以不管她怎么对他,他也不会生气,小孩子使性子,过了也就算了。

   盯着他温柔的俊脸看了两秒,她咬牙切齿的收回视线:“牛肉面!”

   她那点小心思瞒不过他,也不陪着闹,爽快的点了点头:“好,走吧,我们去取车。”

   一拳砸在棉花上,她也懒得跟他在大马路上继续闹下去,转身跟上他的脚步。

   许是知道她借着距离远想让自己拒绝的心思,薛益阳还真的带她去了她曾经唯一喜欢去的那家牛肉面馆,下车时,他依旧保持着男人的绅士风度替她开车门,曾经她对他这个举动迷恋不已,如今只觉得多余。

   依旧是角落的位置,这个古朴的小店似乎还是一成不变,上牛肉面的时候,店老板似乎觉得他们眼熟不禁多看了两眼,绿绮朝他笑了笑,也不打算点破。

   薛益阳笑着看向她别开头的侧脸,她今天化了点淡妆,素色的碎花长裙,淡雅却不庸俗,恬静得如同江南女子,温婉而美丽,即便冷漠,她的一举一动还是能勾动他的心。

   这样的相处有些难以适应,只是对着薛益阳这样温润如玉的男人,她实在做不出伸手打笑脸人的举动。

   转过头,她看向对面盯着自己看的男人,眸光平静而冷漠,“有什么话就一次性说清楚吧!以后也不要再见面了,我已经结婚了,而你也有了未婚妻,我们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

   “是吗?”挑挑眉,薛益阳不在意的勾起唇角,“在我的印象里,你不是个会因为别人而勉强自己的人,怎么几年不见,你把性子都改了?”

   “人都要学会成长的不是吗?六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在你印象里的那个古绿绮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我,做不到以前的天真烂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