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骗婚总裁,老婆不离婚

11 佣人辛苦了

骗婚总裁,老婆不离婚 霏羽寻梦 1993 2016-06-12 16:59:38

    清晨实在是让人闹心的日子,当然这是王源的切身体会。  

  因为晚上的时候实在是被牲口操练的狠了,所以日上三竿的时候都还没有清醒,不过王源就没有她那么好命了,因为唯一醒了啊,是被自己的小兄弟给折腾醒的。  

  看着一丝不挂的自己,在看看同样是没有布料的李依柔,王源深深的沉默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他是有记忆的,虽然是喝了不少酒,可是如果不是他自愿的话,他是不可能碰李依柔的。  

  可也就因为是他自愿的,所以才会如此的纠结,可不管怎么样,既然他已经选择了,那么就要好好的对待李小兔才行,和感情无关,这是身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不能给爱情还可以给别的,就想龙飞说的,就算是不爱也没必要这样,最起码也要相敬如宾吧?  

  老祖宗也没有自由恋爱的好命不是吗?  

  王源心里默默的叹息,养家糊口不用愁,可和媳妇相处这种事情还真是考验人啊。  

  可怜李依柔根本就不知道王源心里的纠结,不然也不会睡的这么踏实了。  

  不管王源的心里是什么样的想法,王老爷子看着两个人能够好好的过日子还是乐见其成的。  

  做了别人老子那么多年,儿子心里的那些小九九他自然是清楚的,可也因为清楚才觉得这样的选择是最好的。  

  “李家的那班人给我看紧了,不许他们坏事。”王老爷子吩咐完手下就出去找孙孙了,哎呀,这个世界上谁都没有我的孙孙重要啊。  

  李依柔忽然飞上枝头变凤凰这间事情来的太突然,李家夫妇都有些接受不能,可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发生了,可现在让他们放心不下的却是莫小雅。  

  齐少爷因为李依柔嫁人的事情被打击的狠了,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啊,所有之前承诺过的那些都不算数了,不但如此,之前花出去的那些也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我警告你们两个老不死的,要是周末之前我没有拿到钱,你们两个就等着被收尸吧!”齐少爷本来就是一个暴发户,跟屠夫一样的,对上李家夫妇那就是一个有理说不清。  

  之前他是想着李依柔变成了他的媳妇一切都好办,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李依柔不可能变成他的媳妇了,不但不能变成他的媳妇,还有可能变成要他命的刀,所以齐少爷心里就内伤了啊。  

  齐少爷是什么人,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能让别人好过,反正李依柔带给他的伤害,他是一定要在李家夫妇身上讨回来了,这样才算是公平啊。  

  李依柔的病情已经不能再拖了,可是齐少爷现在又这样,两个人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去寻找莫小言。  

  只是王家的大门在那头开他们虽然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可门栏该怎么踩他们不清楚啊。  

  李家夫妇对李依柔虽说是有养育之恩,可是到底是他们把李依柔卖了不是吗?  

  要是早知道李依柔有王源这么一个大靠山,他们也不敢做的那么绝不是吗?  

  他们嚣张不过是靠着李依柔没有依靠而已,现在人家不但是有依靠,还是个大依靠,所以李家夫妇不淡定了啊。  

  李家夫妇来找李依柔的事情李依柔并不知情,因为那时候她还在床上睡觉,自打是那次醉酒之后,王源也就不再束手束脚的了。  

  反正他又不是对着李依柔石更不起来,守着老婆还要吃素这种事情自然是不可能发生的了,王源向来不是个委屈自己的人啊。  

  再者说,爱情这种东西不都是做出来的吗?所以王源就想啊,既然如此他就努力的多做一下,说不准哪天他就爱上李小兔,从此除了她对别人都石更不起来了呢?  

  王源这么一想李依柔可就痛苦了,不过说起来也是痛并快乐着,或者说,是累并快乐着。  

  毕竟李依柔不是王源那个牲口,可到底体质还是比人要好一些些的,所以说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只不过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在睡觉度过,对于这一点儿王源是相当满意的,毕竟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和李依柔相处。  

  两个人虽然是不知道可以聊什么话题,可是王源觉得他每天看李依柔睡着的模样就觉得很有意思了,特别是他每天看着李依柔小嘴微张的露出小舌尖的模样就会忍不住低头亲下去,然后睡梦中的小兔纸就会被憋醒了,之后脸就会红的特别有喜感。  

  虽然是回应的很生涩,可是只要他说想要李依柔都不会拒绝,甚至还会很听话的按照他的要求来,被一双纤细嫩滑的大腿缠住腰的时候真心是除了吃掉小兔子是什么都不想的。  

  天地可鉴,每次看着他家的小兔纸变得风情万种,他都会变身的,牲口什么的其实也是一种褒义词!绝对!  

  鉴于两口子实在是太‘恩爱’了些,所以李家夫妇登门求拜访的这天,他们见到的人是王源。  

  李依柔身上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王源是知道的,所以他是绝对不会任由自家的小兔纸被欺负的,见到李家夫妇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的。  

  “王家的门栏什么时候这么低了,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王源责备着佣人,佣人诚惶诚恐的就差下跪了。  

  “少爷,实在是这两个人脸皮太厚了。”简直就是听不懂人话啊。硬闯什么的,要是让他们大呼小叫的吵醒了夫人不就糟了吗?  

  王源见佣人的眼睛叽里咕噜也知道她的心里想什么,不过并没有多责备了,“以后遇到听不懂人话的直接放狗。”  

  佣人:……少爷,咱家有狮子,没狗啊……  

  李家夫妇:……好歹我们也是李依柔的养父母啊……  

  王源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李家夫妇一眼,也没有和他们说一句话,只是看着佣人道,“知道怎么做了?”  

  佣人:……是!  

  绝壁是要放狮子的节奏啊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