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骗婚总裁,老婆不离婚

10 这是要哪样

骗婚总裁,老婆不离婚 霏羽寻梦 1996 2016-06-11 16:35:11

    听了龙飞的话王源的心里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事情没出到你身上,你自然是什么都好了!  

  龙飞看着王源的脸色也知道他是在想什么,心里那叫一个委屈啊,不过他没有说什么,他想的简单,觉得到一起了那就是缘分,至于那些情啊爱啊的和凡人离的太远了,再说感情这种东西那都是互相的,就像是小幼苗一样那是需要细心呵护的。  

  龙飞看着王源总有一种感觉,“源少,我说句不好听的,你不爱听也忍着,你要是再这么作,总有你后悔的时候。”  

  王源对龙飞的话不以为然,他只不过是觉得婚姻有些仓促适应不过来,怎么在龙飞的眼里就变成作了?  

  王源的不以为然龙飞也是知道的,可是他一直都相信自己的直觉,“其实,李依柔是个挺好的姑娘,人家连孩子都生了,你就是不喜欢也应该相敬如宾吧。”  

  龙飞说完不看王源黑了的脸色,将王源的酒夺过来一饮而尽,“源少,做兄弟的也只能说这么多了,你好自为之吧。”  

  龙飞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没必要在喝酒什么的了,实在是太够呛了啊。  

  等源少酒醒了的时候会不会弄死他啊。  

  龙飞的心里也是一阵阵的哆嗦,虽然他说的是心里的话,可是……哎,哟~这是哪来的小正太,敢不敢别这么萌啊。还状怀里不动弹了?  

  龙飞看着飞来的艳遇,觉得他要转运了,于是乎抱着嫩嫩的小正太回家去了,虽然不是个姑娘,但是挺可爱的啊,龙飞别的优点没有,就是不挑食啊。  

  龙飞这边厢的抱着嫩嫩的小正太欢欢喜喜回家,那边被龙飞丢下的王源等也晃晃悠悠的回家了,他绝对不承认自己喝的有点儿多了。  

  不过也似乎正的是喝的有点儿多了,不然怎么会冒出和李小兔试一试的想法呢?  

  乖乖,这个想法可真的要不得。  

  但,不管是什么,只要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之后再想要忘记就十分的艰难了,所以直到看见了李依柔,王源的心里都还想着试一试,试一试……  

  这是第二次看见喝醉酒的王源,哪怕是他们婚礼的那天王源也都是保持清醒的,李依柔一看就知道他这是喝多了,没办法,只好想办法给王源挪到床上去了,好在是有管家的帮忙,一切都还很顺利,不至于让王源睡在地上。  

  李依柔洗了温毛巾给王源擦脸,每一下都很温柔,如果王源是清醒的,就一定会看见李依柔深情又温柔的目光,只可惜他现在闭着眼睛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李依柔也不在乎这些个,她愿意对王源好,那是她自己的事情,和别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所以王源不需要知道,真的。  

  王源身上的衣服都带着浓浓的酒味,为了让他舒服一点儿李依柔就解开了衣服的扣子,准备给他欢心的,因为已经经历过一次,所以这一次脱衣服的事情还是做的挺顺利的,至少王源并没有醒。  

  李依柔看着睡着的王源心里松了一口气,可也同时有一些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滋生,真的很奇怪的一种情绪啊。  

  李依柔叹气,深深的看了王源一眼,将干净的衣服套到他的身上就准备离开了。  

  在外人的面前他们是新婚的夫妻,可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洞房花烛夜之后,他们两个人就是分房睡的,因为她的房间和王源的房间有一道相通的门,所以别人并不知道这个分房睡的秘密,也可能是知道只是聪明的什么都不去说。  

  “嗯,水……”李依柔起身要走,就听见王源的呢哝。  

  想了想还是将水递给了王源,只是王源非常的不老实,喝水的时候也不老实,直接靠在李依柔的身上就胡乱的摸,摸着摸着就开始不着调了。  

  当然,李依柔的理解是顾子枫之前就是脱女人的衣服脱的习惯了,现在也一定以为她是其中的那一位而已,现在的问题是,到底要不要继续任由他脱衣服?  

  “王源……”住手啊,早知道你这个德行就不让你靠着喝水了啊。  

  李依柔手里拿着水杯,生怕里面的水会撒在床上,可这样的情况就让她更被动了,更何况她哪里是王源的对手?  

  “你不是要喝水吗?”李依柔都快要哭了,能不能别这样,明明就要划清界限了还动手动脚什么的,实在是很没品知道吗?太犯规了!  

  王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照着李依柔的鼻子就来了一口,好香……  

  王源深深的吸允着李依柔的气息,一点点的侵略过去,原本还狠狠坚守着的李依柔都被他搞的混乱了,“水……”谁要撒出去了……  

  李依柔的眼睛水汪汪的,她本来就是个没有什么经验的,虽然这不是第一次,可也只是第二次而已,哪里是王源这个情场牲口的对手?  

  王源这个时候酒已经醒了一些了,至少他知道身边的这个女人不是别人,而是他孩子的妈妈,他明媒正娶的妻,是他的女人……  

  夺过李依柔手里的杯子一口气喝光了里面的水?不,自然是不可能的,王源觉得现在他身下的小兔纸应该会很渴才对,所以将水全部都喂给了小兔纸,也适时的堵住了小嘴巴里会泄露出来的扫兴的话。  

  李依柔更加晕乎乎的了,似乎对上王源她就会忘记思考是怎么一回事,只能是傻乎乎的被牵着走。好在王源实在是个很体贴的人,知道她的经验不多,也没有急于一时,而是耐心细致的挑起她身体的每一丝脆弱的神经,直到她预备好了的那一刻才直接攻城略地。  

  这无疑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了,这一夜管家觉得应该可以告诉老爷,少爷的青春期叛逆终于过去了。  

  这一夜,李依柔得到了最好的照顾,体验了最极致的欢愉,心也陷得更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