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念如斯

第三十八章:毕业

一念如斯 夏一念 1996 2016-07-26 20:17:32

  有人说,人生就像一场盛大的筵席,总有散的时候。在学校几年也像一场热闹的宴会,当几年之前一起赴宴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过这一天,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它会那么快结束。当还在原地回想的时候,已经有人匆匆的从身边走过,走出校园,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可以挥斥方遒。

把东西带回家的同学很多,凛成学校的学生也一样。毕业时,读书时很多书都得带回去,余可正发愁呢!本来打算叫上莫振宇的,可谁又想到莫振宇的父母亲会来,想起那次订婚宴上的丑,余可都不敢面对他父母。

“喂,一念。”余可无可奈何的拨打了夏一念的电话,话音一落,电话里传来温柔的声音:“怎么了?”

“能来趟我班上吗?帮我带点书回去。”余可哀求道。

“你家莫振宇呢?”夏一念笑道。

“他有事呢,你就帮帮我吧,那么多书,我怎么回去!”

“好吧,等会就来!”

“那谢谢了。”

热闹的教室里,同学在为毕业事庆贺。一角的雅夕默默无闻的收拾着东西,她额头上的伤疤清晰可见。只见,慕容美站在门口往着教师里看了看,刚好瞄到了存在感极弱的雅夕,便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喂,上次那件事,对不起了。”没想到慕容美竟然低下头认错,虽然语气里还带着高傲不屈服的语气。

“少斯不在这,你走吧!”雅夕看都没看前来道歉的慕容美,边收拾边冷冷说道。

“我不是来找他的,我来找你的。”

“哦,我还有事先走了。”她打心底的恨慕容美,每次都欺负她,这次还害得自己毁容,却不能好好的教训她。

“喂,我知道你有气,但我不是故意的。”

“那又怎样,把对夏一念的气全撒在我是身上,这就是你的作风。”雅夕竟然生气了,她面目狰狞的瞪着慕容美怒斥道。

第一次看见雅夕这样,慕容美浑身打哆嗦,吓得晕头转向,惊惧像疯狂的子弹一样袭击着她,都是人在愁极时捅上心头的叫声。

提起书包的雅夕准备离开,刚走出门口看了不远处的夏一念,便停止了脚步。她的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地站在那里不动,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看着前进的人群。好奇的慕容美见她没有走动,往着她望的方向看去,同时也吓到了。

“她怎么在这?”慕容美看着不远处,诧异道。

“呵,看她在四处找人,一定是在找少斯。”雅夕咬着牙,愤愤不平道。她又看了看慕容美,那仇恨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心里一笑,看来得利用这个白富美了,笑道:“那么好的机会,你不把握吗?”

“有办法吗?”慕容美惊讶道。

“当然!”

这时,雅夕露出阴笑附在她身边轻声诉说着她的计划,瞬间,慕容美脸上浮现惊恐,支支吾吾道:“这样真的可以吗?”

“放心好了,夏一念心软的很,一定会上勾的。”

另一处,余可教室里,看见夏一念来了,她像是抓到了救命草,大呼道:“姑奶奶,你终于来了。”

“呵呵,书呢?”

“给!”余可笑了笑,把整理好的一大叠书放在她手上,又接着说:“刚刚好,我们走吧!”

“恩呢!”

两人边说话边走在学校的走廊上,看起来轻松,谁又知道厄运已经悄悄接近了她们。说是迟,那时快,前面的走廊上围着一大群人。

不远处的夏一念跟余可带着好奇心快步走了过去,只见慕容美站在栏杆上跃跃欲跳的样子。吓坏了身边的人,这可是4楼,摔下去不死也得残疾。

看见夏一念的慕容美开口说话了,大喊道:“夏一念,你来了啊!”

“慕容美你快下来。”夏一念焦急的劝说道。虽然跟她不熟,但是毕竟在一起吃过饭,而且自己身为老师。

“呵呵,我知道你已经跟顾少斯在一起了。”话音一落,身边的学生都乱哄哄起来,没想到高冷孤傲的顾少斯竟然已经有了女朋友。

“是,你下来跟我好好谈。”

“不,你想要我下来,很简单,你发誓把顾少斯让给我。”按照计划,以死相逼,慕容愤怒的说出条件,顺带把一只脚吊在空中,表示自己跳楼的决心。

“搞了半天,你就是为了这个,一念我们走!”一旁的余可终于按耐不住沉默,腾出一只手拽着夏一念走。

“余可,可她!”夏一念挥掉她的手,无奈道。

“那又怎样,我就不信,她真跳。”余可瞥了一眼栏杆上的慕容美嘲笑道。可夏一念并没有心狠,迟迟的未离开,余可叹了一口又说:“一念,爱情不是包袱,不是说给谁就给谁的。”

“可是、、、、!”

“走啦,别理那疯子!”

犹豫中的夏一念被余可慢慢拖走,慕容美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里极为不舒服,没想到那夏一念那么狠心,竟然不顾一切的选择顾少斯。脑海里浮现自己从小追顾少斯的场景,她已经无计可施了,失落的流下眼泪。就在她恍惚之际,另外一只脚没踩好,像一只没翅膀的小鸟一样垂直的掉了下去。

残缺的记忆冲破脑壳的阻碍,封锁的思想渐渐脱离理智的束缚,全身霎那间软弱无力,撕心裂肺般的疼痛遍布全身,清脆的断骨暴露肉体之外,涌出的红色在烈日的照耀下分外妖艳。

在场的学生一阵惊呼,夏一念停下脚步转头看去,慕容美已经不在栏杆上,难道她真的已经跳下去了,不,不可以!

惊慌失措的夏一念扔下手中的书,向那地方跑去,来到栏杆旁往下看去。她脸色惨白,动也不动地站在那儿,只觉得脊梁上流下一股股的冷汗。

只见慕容美安详的横躺在血泊里,享受着那份黏稠。

谁也不知道暗处站着的雅夕,露出阴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