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念如斯

第三十七章:心结解开

一念如斯 夏一念 2604 2016-07-26 20:16:12

  心情低落的顾少斯漫步在校园旁,刚刚路过咖啡厅便看见,门前慕容美跟雅夕,她们发生了争执。慕容美气势汹汹的抓着雅夕的衣领,怒斥道:“每次都要跑出来倒插一脚,你存心跟我作对吧!”

“我没有。”被这样羞怒的雅夕却低下头解释道。

“还说没有,少斯不是请你吃饭,他人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尽管这样,慕容美也未放手,更加刁蛮。

“我不知道。”

“你,哼!”慕容美放开抓着她衣领的手,接着一推,雅夕就像没了翅膀的小鸟,活生生的跌撞上门边的石阶上,额头上的血就像喷泉一样喷涌而出,让人措手不及。 鲜血象箭一般喷涌而出。 当刀子割破手臂时,伴随着一点疼痛,血一滴一滴的也在流失!

一旁的慕容美吓到了,她目瞪口呆的被钉在那里,好像土地就要在脚前裂开似的。怎么这样?说知道那雅夕怎么软弱,轻轻一推就撞出血了。

刚过来的顾少斯没有理会发呆的慕容美,在雅夕身边蹲下,立刻扶起雅夕往医院方向飞奔而去。一路上看着她带着鲜血的脸颊,心里很不好受,如果不是她当挡箭牌,也不会受那么大伤。

医院

刺鼻的消毒水味,伴随而来的是一股阴冷的风,无端的恐惧侵蚀着来到这里的人们。医院的走廊上人来人往,医生护士正在紧张的工作中。

病房里

一束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摄在老伯的手上,就像那一丝希望,明明知道这只是黑暗中比一颗星辰还渺小的光亮,却依旧要拼尽全力去够到。

“爸!”

早已经来到病房的上官意看见父亲苍老的面孔,一股心酸暗涌了出来。自从母亲去世后,他一直恨着这个爸爸,从未想过将来某一天,要是爸爸也像母亲那样离开自己,会是怎样一个场景。

“原谅我吧!当年是我的错!”上官校长沧桑无力的声音脱口而出。

“您别说了,我懂!”

这些年,一直活在怨恨中,何尝不想从中脱离,可他没有勇气和理由。望着被岁月侵蚀的父亲,还有什么理由去恨去怨,已经整整四年了。

“今晚回去吃饭吧!”

“恩恩,爸。”

站在门口的夏一念听见他们对话,心里舒坦了很多,他们终于和好如初。她禁不住要笑了,她觉得这个计划很完美。容貌起了变化。脸发红了,比较大一点的嘴上露出了笑容,象是满脸开了花。就在她惊喜的时候,上官意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她满脸的微笑,惊讶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替你高兴啊!”

“谢谢。”上官意知道这个主意是夏一念出的,目的也是为了找个理由让他释怀,眼前这个女生像天使一样美丽。

“不用谢,你进去多陪陪上官校长。”

“不了,我待会有课。”

“呀,我也有。”被他那么一说,差点忘了自己是个老师,今天下午还有课呢!这几天为了让他们父子两和好,操心过头了。

“那我们走吧!”

“恩”

宽阔的白色走廊上,每个人怀着心事赶着路。这是医院,一不留神就可以送命的地方,也是一不留神就有新生命出现的地方。

两人肩并肩的走着,恰恰对上了那熟悉的眼睛,迎面而来的是顾少斯和额头缠着纱布的雅夕。夏一念吸了一口冷气,茫然失措,像个泥塑木雕的人。本来淡定的顾少斯看见眼前的上官意跟夏一念,她不是在圣樱学校吗?怎么在这?而却身边为什么是上官意?顿时变得目瞪口呆,好像头上被人打了一棍似的。

气氛变得很尴尬,他们面无表情的对视着。身旁的上官意好像懂了什么一样,慢慢走了过去,扶着雅夕,喃喃的说:“你们好好聊聊吧!我正好回学校,这位同学由我送了。”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雅夕一脸迷惘的看着上官意,没办法的上官意不管三七二十直接扯着雅夕走人,原地只剩夏一念跟顾少斯。

时间过了几分钟,顾少斯面无表情的脸淡淡的笑了笑,昧着心思说:“痴女,你生病了吗?怎么在这?”

“我。”夏一念开始犹豫不决,怎么那么巧,她只是为了上官意跟上官校长和好才来这的。顾少斯一点都不知情,她会信吗?

“我们找个地方聊吧!”

“恩”

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医院、、、、。

公园树木茂盛,榕树张开大伞,遮挡炎炎夏日。柳树把她长长的头发浸到水中,凉快凉快。果树上挂满了一个个可爱的叮当果,引来馋嘴的小朋友。他们吃到了甜甜的果子,开心地笑了。傍晚,忙碌一天的人们来到公园,有的在乘凉,有的在聊天,有的在跳舞,还有的在唱歌。夏天的金海公园是果园,又是空调房。

两人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望着四周愉快的气氛,该从何处说起。

“你们怎么会在医院里。”顾少斯瞥了一眼沉默的她,淡淡的问道。

“我要说了,你信吗?”她并没有直面的回答顾少斯的问题,反而问他信不信,心里就像一只小鹿一样在乱跳。

“信,你说的,我都信。”真诚的看着她那眼睛,承诺道。

没有了顾虑的夏一念把上官意的事情向顾少斯倾诉着,说完后,她小心翼翼的看着顾少斯的表情,生怕他感到一点不满。

“这样啊,你又做老好人了。”未料顾少斯的表情反而轻松下来,笑呵呵道。

“同事嘛!”

“呵呵,以后有什么事能不能告诉我,我也想替你分担,尽管你是老师,我只是一个学生。”

“恩恩,对不起,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

他们相互微笑示意,刚才紧张的气氛已经消失了。顾少斯好像想起来什么事,试探性的问:“你不问我跟雅夕为什么在医院吗?”

“我看她额头上有伤,一定是你又英雄救美了。”夏一念扑通一笑,微笑道。看着她满脸的笑容,顾少斯从口袋里拿出小盒子柔情水的盯着她的眼睛说:“对了,这个给你。”

“什么?”接过盒子,她诧异道。

“你打开看看。”

夏一念满怀好奇的打开盒子,一对闪亮亮的情侣戒指出现在她的眼帘,她脸上浮现温馨的微笑,缓了缓神,诧异道:“为什么送这个?”

“因为你是我的女朋友,这个世界上只这一对,只属于我们的。”

听他说完,夏一念去掉自己原来的戒指,小心翼翼把情侣戒戴在自己的手上,喃喃的说:“你是不是知道今天我的幸运物是戒指?”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那戒指我就收下了。”像个小孩子一样,不停摸着戒指上的字母,脸上笑开了花,还自言自语的。心里还是不舒服的顾少斯大少爷脾气来了,泄气道:“我说,你那么关心别人,能不关心下我!”

“你还有真有一件事,我不懂!”

“什么事?”

未料,夏一念站了起来,弯下腰靠近他的帅气脸,这样近距离连他身上的清香也能闻得到,好奇:“你最近怎么不戴口罩了?还有为什么你之前总是带着口罩?”

“我不戴是我自己不想戴。”顾少斯心高气昂道。又顿了顿口气说:“之前戴口罩是因为我妈,我妈要我以后去当明星,她怕在我没成为明星前做了什么丢脸的事,就让我时时刻刻带着口罩。”

“这样啊,那你以后得出道当明星了。”

“恩!”

得知答案的夏一念准备站直,却顾少斯一手抓住双手,恶作剧的把脸贴了上去。他轻轻吻住了她这个吻充满了柔情,细细的在她唇上辗转着,周围一切都安静了,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他的清香,她的柔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