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念如斯

第二十八章:智斗心机婊

一念如斯 夏一念 2806 2016-07-25 00:35:59

  次日学校

凛成大学旁咖啡屋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但感觉还是那么新鲜。

咖啡厅里放着悠扬的钢琴声,温暖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舒倘,漫长,把天地间一切空虚盈满。

曾经在书上看到过,一位奥地利诗人这样描写咖啡馆,一个好的咖啡馆应该是明亮的,但不是华丽的。

空间里应该有一定气息,但又不仅仅是苦涩的,主人应该是知己,但又不是过分的殷勤, 每天来的客人应该互相认识,但又不必时时都说话, 咖啡是有价格的,但坐在这里的时间无需付钱。

咖啡屋,浪漫的音乐陪衬着,余熏进来了,她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望着靠窗边桌位上的女生,怎么会是她呢?

“来了啊,坐吧!”夏一念喝了小口卡布奇诺,淡定从容道。

愣住的余熏还没搞清楚状况,木木的待在原地,质问:“怎么会是你?你怎么在这?”

“信是我寄的。”

“你?有什么话,不可以在家说?”

“想跟你喝杯咖啡而已,别紧张,坐吧!”

站在身边的余熏移了移身体坐在沙发上,胆战心惊的盯着她一举一动,不清楚她到底想干什么?这节骨眼上。

“看你眼神,想杀了我啊!”夏一念对上她冰冷的双眼,笑道。

“大费周章的把我约出来,什么事?”

夏一念拿着小勺子轻轻搅拌着咖啡,顺势瞥了一眼她惊慌失措的表情,淡淡的说:“情人节我带回的巧克力好吃吗?”

“你问这干嘛?”余熏诧异道。

“那可是酒心巧克力,你吃了没反应吗?”

她脸色变成青白,眼里射出冷意,但是夹着惊疑的光,虽然力避夏一念的视线,张惶地似乎要破窗飞去,镇定自若:“我不懂你说什么?”

“我想说的事你根本就没怀孕。”夏一念冷冷的回复道。

话音一落,余熏脸色变得煞白,全身紧张得像一块石头,心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充满了疑惑她是怎么知道的?

良久

“夏一念,你开什么玩笑?”余熏装作委屈的样子,诧异道。

“我这像开玩笑吗?”

“你没证据,就别胡扯。”

“给你开假证明的何主任已经招了,还在我面前装吗?”只见夏一念边说边按开手机,嘴角轻轻往上扬,一张得意的笑脸浮现在余熏不安的眼前。

突然,手机传出何主任亲口承认开假证明的录音。

对面的余熏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地坐在那里不动,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盯着桌上的手机,恨不得砸了。

手机声音结束了,夏一念得意着:“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没想到,你竟然为了余可做到这份上。”

“不,其实我一开始也相信你怀孕了,是一盒巧克力把你给暴露了。”

“你还真会算计,用巧克力引我上钩。”余熏讽刺道。

“你想多了,那巧克力是顾少斯赔给我的,一直放在袋子里,我压根就不知道是酒心味的,直到你早上要我打扫卫生才发现。”

余熏冷冷的笑了笑,不屑一顾道:“你今天叫我来就是为了炫耀你有多聪明吗?”

“当然不是,你应该很清楚我真正想表达的。”

“我清楚,那又怎样?你以为我会乖乖听你的话离开莫振宇吗?”目前只能用气势打压她,说出这话时,她的心像只小鹿一样乱跳,生怕被夏一念反咬一口。

夏一念见她还没忏悔,怒斥:“要不是因为你是余可唯一的亲人,对付你最狠毒的方法,我早就用了。”

“说的那么冠冕堂皇,既然你那么顾及我是余可唯一的亲人,不如这样,这事你别管了,从此我一定会像以前那样对余可。”

“呵,亏你还是余可的亲姐姐,这句话你也说的出口。”夏一念冷笑道。

看夏一念咬住不放,貌似不肯摆手。不能一直被动下去,得赌一把,看她的反应,无奈:“那好,你就去跟余可说出一切吧,我不介意,大不了我离开这里。”

“给你三天时间亲自跟余可坦白一切,你要不去,三天后我保证你什么也得不到,好自为之吧!”

占据优势的夏一念搁下狠毒话,头也转的走了。原地的余熏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刚才的故作强势,耗费了她太多精力。她狠狠咬了咬嘴唇,一丝鲜血染红了她洁白的牙尖,她很懊悔,明明一个密不透风的计划,竟然因为一盒巧克力被识破,真是不该。

凛成大学附近

出了咖啡屋的夏一念准备打车去医院看顾少斯,边走边掏出今天的幸运物小老虎钥匙链,自言自语:“刚才表现真是太屌了,多亏了今天的幸运物。”

突然,刺耳的咒骂声强行塞入她的耳朵里,好奇的往回一看。

只见凛成大学大门前,一位泼妇拽着穿着一位身着校服的女学生,往外拽,嘴吧里一只说着十分难听的话,女生面无表情的赖在原地不定,任由她打骂。

走近一看,那不是雅夕吗?夏一念心里一震,这什么情况?路人们纷纷围了过去,也有不少同校学生,却每一个人上前阻止。

此时,夏一念好管闲事的心开始蠢蠢欲动,就算上次雅夕对自己有点误会,但这次也不能见难不救。准备上前劝阻,未料被不知哪冒出的少年抢先一步。

少年橘色温暖的笑容,阳光在他黑色的发丝上跳跃,穿着带着柠檬香味气的白色衬衣袖口总是那么干净。

好看的唇角总是挂着暖和人心的微笑,像是三月的微风,温暖的即将把人给融化。

定眼一看,那不是顾凡吗?

“阿姨,这是公共场合,请注意言辞!”不出所料的说话语气,看来顾凡就算对待仇人也会那么温柔有礼貌。

泼妇被眼前冒出来的顾凡吓的愣住了,停止了动作,粗口大气的说:“滚开,老娘跟自己的女儿说话,要你管。”

“我跟您女儿是同学,快中午了,阿姨能否赏面吃个饭?”顾凡温柔的微笑道。

“他真是你同学?”泼妇揪了一下发呆的雅夕,诧异道。

“恩恩。”看着就很疼,雅夕竟然没叫出来,低着头忍住疼痛着喃喃的回复道。

泼妇纳闷着,没想到女儿在学校里还有人撑腰,凛成可是贵族学校,里面大多数都是身价过亿的,这下发了,高傲的回应:“那好吧,去哪吃?便宜的,老娘才不去。”

“司机马上就来!”

话音一落,听他说有司机,心里笑开了花,眼前这个小子一定是个富二代,还有专车接送。接着,围观的人闹哄哄的低声议论起来:

“顾家大少爷怎么跟这对穷母女有关系?”

“不是只有顾少斯跟那穷女走的近吗?”

“不会兄弟争一个?太不公平,我一个也没有。”

泼妇竖起耳朵听围观人的议论,像是中了五百万一样,心高气昂炮轰:“看什么看,都滚开,你们只有看的份。”

“都快滚开,别妨碍我女儿钓金龟婿。”

“滚!”

众人一哄而散,不远处的夏一念叹了一口气,有顾凡在一定会处理好的。

她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得去医院了,不然顾少斯那家伙又得挑事,转身漫着步伐离开了原地。

“雅夕小姐,没事吧?”顾凡走到受惊的雅夕身边,问候道。

“对不起,害你为难了。”雅夕抱歉着,通红的眼框里含着泪。

从小就丧失了父亲,母亲整天打麻将,在外面欠下了巨款,好不容易上了大学能够自力更生,可嗜赌成性的母亲一直缠着自己,一会要钱,一会强行拉出去嫁给土豪。

“如果少斯在,一定会出面解决,不用感到抱歉。”

“恩恩,谢谢!”

“阿姨这次又强行你做什么?”顾凡好奇道,他还清晰的记得以前雅夕的妈妈也来学校闹过几次,每次都被顾少斯打发了。

“我妈说,她说读书没出息,要我去酒吧做坐台小姐。”雅夕红着脸支支吾吾道。

“别担心,待会吃饭,我跟阿姨交流交流。”顾凡露出一个很温馨的笑,连嘴角的弧度,都那么完美到位,充满关爱的眼神,让人无法移开。

她脸上涨起了一层红晕,一双含着泪水的大眼睛眨了眨,深深地吞了一口气,似乎已经镇静下去了,便很腼腆地对顾凡一笑:“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