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念如斯

第三十四章:雨中倾诉

一念如斯 夏一念 2595 2016-07-25 21:53:31

  整个办公室荡漾着紧张的气氛,以前脸上的笑容也已烟消云散,个个的眉头好像被哪家遗失的锁紧紧锁了起来,死死的盯着校长手中的通知书。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不知道什么是时候开始,手心冒着冷汗。

校长一点一点的撕开信封,脸上展露出淡定的笑容,想必他的心里一定紧张着很。这次联校艺术比赛关乎着整个学校的声誉。凛成跟圣樱斗了好几年,始终没有没有真正的赢家,若这次成功击败凛成,该多好。

心里紧张极了,夏一念一边喘气,一边心里默默的说:"一定会晋级的,一定!"

刚一抬起头就对上校长那惊讶的表情,诧异道:“校长,怎么了?”

他惶恐不安地看着夏一念,嘴里就像含了一串冰糖葫芦,呜呜啦啦半天没说出什么来。沉默了一会,身旁的上官意拿过校长手中的通知书。心跳越来越快,仿佛在打鼓。定眼一看,脸色立马大变,扔下通知书跑了出去。

不知所措的夏一念捡起地上的通知书,怀着疑惑的心态去看,她心里一震,喃喃的说:“怎么会落选了?”

“哎!算了,去好好安慰下上官老师吧!”校长摇了摇头,叹息道。

“刚才上官老师为什么反应那么激烈?”

“哎,多年以前的事了。”

校长叹了一口气,眉目之间散发出淡淡的忧伤,把当年上官意的事细细道来、、、、、。

圣樱学校门口

心情低落的上官意来到校门口静静地站在一处,风正肆意嘲讽着他的失败,而雨也正一直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他脑海里漂浮着让人难以置信的通知书,内心的压抑终如洪水般袭来,泪决堤,肆意而流。此时的他似乎感觉到赢了爸爸是那般遥不可及,仿佛那是一件奢侈品,他已无力支付。他依旧站在原地,一直默默数着内心的悲伤。

大雨,就这样洒落了下来,毫无预兆。他站在雨中,瑟瑟发抖,他那双迷人的大眼睛喂喂合拢来,长长的睫毛上挂着的雨珠也完美的与大地交融。他的鼻子因为冷而一嗅一嗅的,却没有了平常他亲和的样子。

突然迎面而来一辆小车,车猛地刹住,车身剧烈地摇晃着,车轮与柏油路面剧烈摩擦,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像被困的野兽那样的尖叫。

司机下车撑开雨伞,迎下坐在后座的上官校长(凛成的校长),他迈着步子来到狼狈的上官意面前为他遮着雨,苍老而又有力的声音脱口而出:“回来吧,圣樱不是你该待的。”

“你没资格管。”上官意冷冷的一声,那蔑视的语气让人不敢想象,他就是平时平易近人的上官意。

“那么多年过去,你还没释怀。”上官校长叹息道。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对妈的残忍。”

“当初是我的错,没有见你妈最后一面。”说到这,上官校长回想到了以前,眼泪打湿了眼眶。

曾经他们是幸福的一家,自从当上凛成的校长后,对家里关心就少了。直到有一天,上官意的妈,也是自己的夫人得了癌症,就在她离去的那天晚上,自己公务忙未能及时见她最后一面。她含着泪离去的场景,上官意历历在目。从此之后,上官意就再没认他这个爸爸。

“对不起,意,做爸爸的对不起你。”

“已经晚了,我不会原谅你。”上官意无情的转过身向学校走去,手插在裤兜里,脸上浮现一丝不羁。

原地的上官校长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感叹:“造孽啊!”

“校长,你身体不好,进车吧!”司机看着他一脸哀愁,关心道。

“走吧!”

一会儿雨越下越大。一眼望去,天地间像挂着无比宽大的珠帘,迷蒙蒙的一片。雨落在对面屋顶的瓦片上,溅起一朵朵水花,像一层薄烟笼罩在屋顶上。雨水顺着房檐流下来,开始像断了线的珠子,渐渐地连成了一条线。地上的水越来越多,汇合成一条条小溪。

“上官老师。”

就在他漫无目的走着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他。他恍惚的转过身,全身湿透的他狼狈不堪看着向他走来的夏一念,轻轻的闭上眼仰望着天空,只见滚滚乌云排山倒海地涌来,有如千万匹脱缰的野马,突然怒吼了起来。

夏一念连忙走过去把雨伞打在他头上,安慰道:“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很可笑对吧。”上官意自我嘲笑道。

“那么多年过去了,难道就不能尝试着去原谅他?”

“不能。”

“但是,他毕竟是你爸。”夏一念喃喃的回复道。

“那又怎样,我不需要那种没心没肺的爸。”

她没有回复一句话,静静的给上官意撑着伞,这或许这是她现在唯一可以做的。他们就这样傻傻的站在雨中,不知在什么时候,雨,悄悄地停了。风,也屏住了呼吸,一切变得非常幽静。

凛成学校

一场大雨过后,天瓦蓝瓦蓝的,就像刚用水洗过的大玻璃,透亮透亮。空气中弥漫着厚重的泥土味,亲切,舒爽。

微风吹来,树叶上的小雨点一个个蹦了下来,投向了大地母亲的怀抱,眨眼间就不见了。随之飘来阵阵花草和泥土的清香,被雨水滤过的空气显得格外清新凉爽,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雅夕像平时一样放学去隔壁的咖啡打工。她背着包包迈步在雨后的走廊上,瞧着走廊便想起了以前常常跟顾少斯在一起的场景,心里多了一丝丝甜意。

“雅夕。”

在她游神之际,带着磁性的声音把她从回忆里拉回。她抬起来,坠入眼帘的竟然是自己日日思想的那个人,微笑道:“少斯找我有事吗?”

“恩,我想送东西给女生,送什么好?”他摸了摸头发,脸上一抹羞涩,傻笑道。从未交过女朋友的他,真的不太会送女生礼物,左思右想还是找雅夕问问。

话音一落,雅夕心里一震,她很清楚这礼物是送给谁的,勉强微笑道:“这个,送她最需要的吧。”

“需要?我不知道女生需要什么?”

“去精品店看看吧!”

顾少斯灵光一闪,冲着她笑吟吟道:“要不,明天你跟我一起去买?”

“好啊!”

“那我先走了。”

“恩。”

黯然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在她的眼中,一个蓝色的精灵不停的跳动, 悸动,不安,焦灼。一切的神伤都从这眼神中倾泻而下,摄人魂魄。她深深叹了一口气,以前顾少斯的要求,她为了避免闲话,就都一一拒绝,这次就算那礼物不是她的,她也要争取这机会。

一晃不知道过了几分钟,慕容美正巧路过,看见走廊上发呆的雅夕,便试探性的走了过去,诧异道““喂,发什么呆?”

“吓死我,怎么是你?”雅夕浑身打哆嗦,吓得晕头转向。

“哼,好狗不挡道,滚!”一旁的慕容美瞄了她一脸受惊的面孔,随手推开她站的位置,心高气昂道。

未料雅夕壮着胆,口无遮拦的指责:“你有气只会撒在我身上,有本事找夏一念去。”

“你,我告诉你,联校艺术比赛的事,我是不会放过她的,她要是凛成的老师,我就有一百种让她离开顾少斯身边的方法。”

“是吗?人家可是老师,就你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对她没多大作用。”雅夕不屑道。

慕容美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严厉地瞪着,那眼神像要射出火花一般!气氛沉默了一会,她阴笑道:“你就等着吧!”

看着她恨夏一念入骨的样子,雅夕心里一阵欢喜。就让他们斗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到时候来个渔翁得利,原本乖巧甜美的脸上浮现一抹坏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