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念如斯

第二十一章:违心的谎言

一念如斯 夏一念 2884 2016-07-22 21:50:46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一天,被束缚自由的顾少斯老老实实的坐在病床上玩着游戏机,两只眼睛发光似的,死死盯着,就连进来了一个人也没注意。

“喂,别玩了。”夏一念放下手中的饭盒,抢过他的游戏机劝道。

“差点就通关。”顾少斯激动的可惜道。

只见夏一念拿起饭盒放在架子上,笑吟吟:“吃饭了!”

看见饭盒的顾少斯浑身打哆嗦,吓得瞪大双眼,惊惧像疯狂的子弹一样袭击着他,向后挪动了一下,别看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会因为一个顿饭而吓破胆。

“怎么了?”夏一念诧异道。

“你想害死我啊,我昨天整整上吐下泻了一下午,今天还来!”

“昨天对不起,今天我是去外面买的。”夏一念胆怯地低着头,不敢看顾少斯那张阴云密布的脸。嘀嘀咕咕道。

谁知道昨天饭盒一提进来就被饿坏了顾少斯大口大口的吃,当时自己的心里笑开了花,可是吃着吃着就开始呕吐起来,就连医生都惊动,移出去洗胃去了。

“真的?”

“骗你没开心果吃!”夏一念挥了挥手中的幸运物袋装开心果笑着说道。

未料却被顾少斯一手抢了过去,得意洋洋说:“你怎么带了开心果,正好我想吃。”

“这是我幸运物,还给我,我下去给你买!”

“幸运物,呵!那我就更要吃。”顾少斯一脸兴奋的样子侧着身子藏着慢慢的撕开包装,看见他要开吃的夏一念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转,连忙上去抢,两个人撕斗了起来。

“还我幸运物!”

“不给。”

“顾少斯,你怎么每次跟我的幸运物过不去。”夏一念停止了动作,一脸生气的样子质问。缓过气的顾少斯把开心果藏在怀里,幸灾乐祸道:“我喜欢看见你倒霉的样子!”

“你,给我!”

“不给。”

两人撕斗了起来,脚不能动的顾少斯不甘示弱死赖着那包开心果,紧紧揣在怀里,夏一念奋不顾身靠近去抢,两个人的姿势好像是夏一念从背后死死的抱着顾少斯一样。

就在两个人争吵之余,忽视了进来作检查的护士小姐,早已经进来的护士小姐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们,也没上前阻止。

“捏?”顾少斯第一个看到床尾的护士小姐,像做错事一样惊讶道。

“顾少斯,你、、、!”因为顾少斯的放松,她轻而易举的抢到开心果,准备讽刺的她看见眼前满脸惊讶的护士小姐,到手的东西刷的一下掉到地上。

她紧张得汗一股脑儿往外冒,心“扑冬,扑冬’,地跳,脸也刷地红了,尴尬的笑:“呵呵,那个,我出去买东西,再见!”

话音一落就没了人影。

“你女朋友真有趣。”护士小姐缓过神,微笑道。

“她,呵呵!”

未料顾少斯并没有矫正她说错的话,他轻轻地笑了起来,眉毛弯弯地,眼中散发出的笑意融化了唇角处的冰冷。

他孤傲的心不知从何时起就开始对夏一念有了一丝丝触动,每次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做出愚蠢的事。

“开始吧!”

“恩。”

、、、、、

凛成学校

仲夏的午后,金色的阳光经过教学楼旁那一排挺拔葱郁的水杉枝叶筛滤过后,照进教室的玻璃窗来,分外的亮丽。

“余可,你怎么不接我电话。”莫振宇气喘吁吁的来到她面前,质问道。

他以为余可不知道余熏怀孕的事,所以想瞒着。

被拦住的余可看见眼前这个自己深爱着的人,她快哭了,脑海里回想着那不堪回首的一幕幕。在心里纠结着疼痛,绝望、愤怒、痛恨,一切的一切,都随着泪水似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余可,你怎么了?”莫振宇一只双手紧紧的抓着她的肩膀,生怕她跑掉似的,担心道。

余可瞥了一眼他,吞在心里的眼泪还是没忍住,晶莹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滚下面颊。用力甩开他的双手,冷淡的说:“呵,我没怎么,我不想见到你。”

“余可!”莫振宇看见她泪流满面,心里一阵心疼,喃喃道。

只见余可擦着眼泪拨打了夏一念的电话。

嘟————!

从电话那边可以听到她抽涕的声音,夏一念诧异:“余可,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在哪?”

“我在xx医院。”

“我马上来。”

挂了电话的余可头也不回的走了,还在原地的莫振宇开始两眼发直,连连自语,又惊又怕,双腿也不听使唤像筛糠似的乱颤起来。心里暗想:难道她知道了?不!于是追了上去。

二十多分钟后

医院

门开了,走进一个眼眶通红的女生,一看见夏一念就忍不住扑的抱了上去过。

了一会儿,她又开始呜咽,并再一次试图用手掩盖她的痛苦,她那不时的啜泣变成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她眼睛紧闭着,埋头栽在夏一念的肩膀上想竭力制止抽泣,病床上的顾少斯惊讶的看着她。

“余可,好了,别哭了。”夏一念轻轻把她的头移开肩膀,接过顾少斯递出的纸巾,心疼擦着她两行眼泪,可越擦越多,连忙安慰道。余可拿过纸巾,忍住眼泪无奈:“一念,我真的受不了,受不了。”

“出什么事?”夏一念扶她坐下,欣慰道。这是认识她一来,第一次见到余可那么伤心,平时大大咧咧的样子,想想现在真让人心疼。一旁的顾少斯接过话,好奇的说:“是不是莫振宇欺负你?”

一听到“莫振宇”这三个字,原本平静的余可又开始流下眼泪。见状况,夏一念瞪了一眼帮倒忙的顾少斯,怒斥:“顾少斯,闭嘴!”

顾少斯翻了翻白眼,哼了一下,拿起桌子上的杂志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

“说吧,怎么了?”

就在余可准备开口时,有闯入一个人,那人满脸大汗气喘吁吁,皱着眉头叫着:“余可”

可是余可不想直视这个人,默默的低了头,一见到他心就会很痛很难受。

“莫振宇,你们到底怎么了?”夏一念指了指身边余可,惊讶道。

他没有正面回答夏一念的问题,而是慢慢的走向余可,蹲在她的面前轻声哀求道:“余可!你这是怎么了?”

未料,余可竟然愤怒道:“滚!”

“我做错了什么?”

“非得我说出来,才死心?”余可不屑道。

气氛变得非常安静,都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看着她一双怨恨的眼睛,莫振宇像掉进了冰窖里,从心顶凉到了脚尖,默默的一句话也没说。

这时,夏一念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劝说:“发生了什么?余可你说出来吧!”

沉默的她看了一眼夏一念,顿了顿口气,冷冷的说:“我姐有了莫振宇的孩子。”

话音一落,夏一念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顿时变得目瞪口呆,好像头上被人打了一棍似的,病床上的顾少斯手上的杂志“嘭”的一声落了下来。

纷纷一脸迷惘的看着莫振宇,等候他的解释。

“你怎么知道的?”莫振宇浑身哆嗦,不知所措,质问道。

“这个重要吗?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就算这样,为什么对方会是我亲姐姐。”余可心疼得像刀绞一样,眼泪不住地往下流,一字一句的怒斥道。

“不,你误会了,我不喜欢你姐。”

“可她已经有了你的孩子,难道你会为了所谓的爱情要她打掉?”

“我。”被问到的莫振宇顿时哑口无言,握着拳头木木的呆在那,过了一会他淡淡的说:“孩子是无辜的,我不会那么去做。”

“所以,我们就此结束吧!”余可傻笑了几下,断定道。

“可是。”

“没有可是。”

“好吧,我只想问你最后一句。”

“你说”

“你有爱过我吗?”莫振宇平静了下来,一双温柔的眼睛盯着她,问道。

被问到的余可躲避着他的眼睛,闭着眼睛想着姐姐跟她说的那一幕一幕,内心像被针扎了一样,心突突地跳,手心里都出了汗。

突然,令莫振宇心灰意冷的两个字从她嘴里飘出:“没有”

“那好,我走。”

失落的莫振宇撞撞跌跌的离开病房,曾以为她一直爱着自己,没想到只是自己多想,为什么她就不能信任点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多冷静点,为什么?颓废的背影消失在大家视线里。

“为什么要骗他?”夏一念不忍心的质问。

她深知他们是相爱,为什么最后一刻却要欺骗对方,如果她回答的是爱,那么可能局面会挽回点。

一旁的余可忍着眼泪喃喃的说:“我不想让他为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