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念如斯

第二十章:姐妹相残

一念如斯 夏一念 2293 2016-07-22 21:49:44

  第二天

太阳跃出灰蒙蒙的海面,小半轮紫红色的火焰,立刻将暗淡的天空照亮了,在一道道鲜艳的朝霞背后,像是撑开了一匹无际的蓝色的绸缎。

一大早,刚睡醒的顾少斯躺在病床上正拿着手机犹豫,脸上流着冷汗,头上出现了恶魔和天使。

小恶魔高傲说:“打吧,反正我救了她,她也会义不容辞的来。”

小天使善良说:“不能打,还那么早,会打扰她休息。”

争着争着,开始在他脑子里打起了架。

“够了!”顾少斯怒斥道。

空荡荡的病房,只是传来他的回声,并没有任何人回应。

清风吹起落地的窗帘,一缕光辉暖暖的照进房间,把整个房间映成金色。

许久

门开了,有脚步声。无聊透顶的顾少斯以为是夏一念速度坐了起来,愤怒:“本少爷等你很久了,怎么现在才来?”

“儿子,你没事吧?”

当顾少斯睁大眼睛看到走进来的人时,瞬间石化,怎么是母亲?尴尬的笑了笑,质疑:“妈,您怎么知道我在医院?”

“莫振宇说的,真是吓死我了。”金友善靠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坐下,关心道。

“哦!”

“来,给妈看看有没撞破脸啊,身上没留什么疤痕吧?我心目中完美的儿子啊!放心,妈一定会请最好的大夫。”作为亲妈,格外的在乎儿子的外貌,仔仔细细的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看,心里担心着。

因为脚受伤跑不掉,他一脸无奈的任凭妈妈折磨。

门口又走进一位美妇,一身精致打扮博有贵族气场,笑吟吟道:“妹妹多虑”

顾少斯立马表面迎合着问候:“韩姨好。”

心里嘀咕着:没想到哥哥他的妈也来了,看来又得出大事!

“姐姐,别站着说话不腰疼。”金友善回击道。在她心里没有什么事能比的上儿子那张俊俏的小脸蛋重要。

“妹妹,顾凡已经去找院长了,你就安心吧。”韩智真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

“那就谢谢姐姐。”

“姐姐,我在xx专店看中一双鞋子,待会去看看。”

“好啊,妹妹。”

、、、、、

面对她们叽叽喳喳的说的不停,坐在床上的顾少斯快崩溃,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像以前早就跑了。

医院大厅

早上的医院也是人来人往,打着哈切的夏一念一手提着饭盒,一手拿着今天的幸运物不倒翁,漂亮的眼睛上两个大眼圈,全身没劲的走着。看来因为照护顾少斯,连觉都没睡好。

“夏小姐。”

“顾凡,你来看顾少斯?”不知眼前怎么跑出一个人,挡去了去路,抬起头一看,那张温柔的脸蛋步入她的眼帘,笑呵呵的问道。

“恩,夏小姐,你这是?”看着她手里提着饭盒,诧异道。

“顾少斯为了救我才受伤,我就在他住院的期间照护他。”

“那辛苦夏小姐。”顾凡欣慰道。

“嘿嘿,我得快走,不然他又得说我。”说完,准备要迈出一步,却被顾凡轻轻的拉住,惊讶:“还有事吗?”

“不是,少斯的母亲和我的母亲在里面,我想要是撞上,你会很尴尬的。”

“啊?”

“谢谢你提醒,不然就麻烦了。”夏一念吐了吐舌头无语道。

“不用谢,我先上去了。”

“好!”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夏一念深深叹了一口气,什么情况?要是没顾凡在,自己就会大大咧咧的走进去,见到顾少斯和顾凡的妈妈们,画面不敢直视。

转身往医院外走去,去旁边的早餐店吃个早餐,一大早为顾少斯熬鸡汤,自己都忘吃。

公寓里

嘟嘟!

“喂,余可什么事?”正在打扫卫生的余熏拿起电话,问道。

“姐,我在回家的路上,有没有想我?”余可调皮的问着,手里摆弄着买着余熏和夏一念的礼物,这次出去玩的真爽。

“你不是说要玩好几天吗?那么快就回?”

“没办法,得回来上课。”

“好吧!”

“拜”

“恩”

挂了电话的余熏心里顿时有点不知所措,按计划,等余可回来的时候,就是莫振宇成为自己男朋友的时候。

可没先到余可提前回,看来得变化计划了。

余熏坐着沙发上,脸面面无表情,想了许久,她出手机翻到跟莫振宇的床照大大方方的摆在茶几上,又放上化验单,她微微一笑,冷冷的说:“看来得加快进度了。”

一个小时候后

“喂,姐在吗?一念在吗?”余可手里提着好几个袋子,换上拖鞋来到客厅,大神喊道。

许久不见人,看来都不在,余可气喘吁吁的一屁股往沙发上一坐,环视了四周才注意茶几上的纸条,好奇心重的余可顺手拿起来看。

没几秒,她的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地站在那里不动,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看着化验单。

眼睛刚好撇到旁边一直亮着的手机,一张照片出现在眼前。

刹那,她头顶像打了一个霹雳雷。

她心里无数个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自己未来的男朋友怎么跟自己的亲姐姐上床了。

就在这时,门开了,余熏若无其事的提着菜走了进来,装作惊讶:“妹妹,你怎么了?”

“姐,没想到你跟振宇会干出这种事?”余可拿起手机嘲笑道。

“你听我解释。”

“还有什么好解释?我最亲爱的姐姐跟我喜欢的人好上。”已经在起头上的余可听不任何话,她永远也想不到其实真相比这个更加痛苦。

“不,不是我自愿的。”余熏放下手上的菜,一脸委屈道。

余可瞪大双眼看着她,全身颤抖着,一句话也没说,渐渐气氛安静下来,余熏心里打了寒颤,不知道余可心里怎么想的,怎么不闹。

于是流着眼泪接着说:“那天宴会,我去包厢取包,振宇喝多了,我只能送他回去,没想到到了他家,他误认我是你,我反抗不了,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对不起,妹妹,真的对不起。”

“真的?”余可有点不信,质疑道。

“恩,不能因为我肚子里的孩子而害得你们不能在一起,我决定明天就去打掉。”余熏握着余可颤抖手,承诺道。

听到余熏那么信誓旦旦的说,余可内心有点变动,眼前这位跟我同天出生的双胞胎姐姐,从小就把最好的让给自己,就算为自己放弃学业也没任何怨言。

如今,却为了自己的幸福去打胎,并不是她的错,她肚子里孩子也没错。

“这事你跟莫振宇说吧。”

“余可,我。”

“别说了,我搬到学校去住。”余可拿起刚带回的行李箱起身就要走,她深知此时此刻已经无法再跟眼前这个姐姐一起生活了,一见到她,心里就很难受,头也不回的走了。

空荡的房间只剩余熏,她擦了擦刚才流下的廉价眼泪,狂笑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