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念如斯

第二十五章:请帖

一念如斯 夏一念 2075 2016-07-22 21:54:28

  火急燎燎的把化验单送回去,来到xx医院继续照护顾少斯。

一进门就心神不定,连削个苹果都心不在焉,不小心把手指划伤,伴随着一点疼痛,鲜红的液体被伤口挤了出来,血越出越多,流在了指甲上,地上,叮咚,叮咚…

“痴女,你的手。”本来在看时尚杂志的顾少斯悄悄看到了这一幕,惊呼道。

回过神的夏一念连忙放下手中的苹果和刀子,为了防止鲜血过多流出。于是拿起放在床头的纱布用力的摁住伤口,一副无语的样子痴痴地看着手指。

顾少斯的手在她发呆的眼睛挥了挥,好奇:“你今天是怎么了?”

“没,我出去处理伤口。”

“我去叫、、、!”

还没等说完,房间就只剩他一个人郁闷的坐在病床上。

丢了魂的夏一念走在白色的走廊上,脑海里尽是余熏假怀孕的事。

如果告诉余可,那么余可将会失去自己唯一敬爱的姐姐。如果不说,余可只能饱受伤害去面对订婚的事实。该如何是好?

砰!

迎面撞了一个人,缓了缓神的抬起头,没想到是莫振宇。

看他并没往日那么有精神,整个人变得忧郁,给人一种颓废的感觉,虽然他手里拿着喜庆的请帖。

“你手怎么了?”第一视觉给莫振宇的就是她那用纱布摁住的手指,鲜红的鲜血已在白色纱布上像花一样染开。

“我没事。”

“这三张请帖,两张是你很少斯的,还有一张麻烦你带给、、、余可!”莫振宇递给她请帖,迫不得已的口吻恳求道。

看着他那双惆怅的眼睛,陷入余熏布的局,他也是受害者,按现在的情况而言,毕竟跟余熏订婚也是没有办法的。

“好。”

“谢谢,我走了!”

拿着请帖做完手指的伤口处理后,回到了病房。

只见顾少斯挣扎着从床上下来,苍白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细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渗出,好似每移动一下都是巨大的折磨。

她连忙跑过去阻止着:“干嘛?还没到一个月!”

“本少爷不想再待在这里了,无聊死了!”

“我知道你很无聊,只要你别乱来,明天带你出去。”夏一念挥了挥手上的请帖,安慰道。好奇的顾少斯立马抢过她手中的请帖,一打开一脸惊讶:“振宇,明天订婚?”

“是啊!”

“你不生气啊?”顾少斯诧异道。

上次莫振宇在的时候,一提到订婚,想想夏一念那吓人的眼神真是可怕。

“我为什么要生气,今天我得先走,要去送请帖,拜!”

把请帖放进包包里跟一惊一乍的顾少斯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她很清楚要来的总会来,余可虽然会很伤心。

但换另外一个角度,爱情是要磨炼,没经历过大风大浪那不算爱情。

几十分钟后

凛成学校

金色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一缕缕地洒满了校园,照进教室的玻璃窗来。轻轻悄悄地留下了它的足迹,是那令人舒心的气息,还是那微微发烫的大地?

风,还在继续的吹着,掠过小溪带着微微的凉爽。

校园的大树笔直地耸立着,高处的枝叶被吹得“沙沙”作响。

“余可!”

树荫下的女生一双悲凉的眼睛无神地望着夏一念,这些天她一直在克制自己,让自己不去想,可是感情这种事是克制不了,淡淡说:“你来了!”

“这几天还好吗?”夏一念小心翼翼的回复着,生怕刺激到她。

“还好,有事吗?”

切入正题的夏一念从包包利索拿出请帖,温柔的说:“这是莫振宇托付给我让我交给你。”

她接过请帖,随意的瞄了一眼内容,如同雷轰电掣一般,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地站在那里不动,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看着请帖。

一会她缓了缓神情,装作无所谓道:“呵,迫不及待结婚了。”

“你去吗?”夏一念迟疑道。

“不去!”

“难道你不想去争取一下!”夏一念劝说着,心里开始忐忑不安,如果把余熏假怀孕的事说了,她就不会那么痛苦,但不能让她失去她唯一的亲人。

“不了,这是我欠姐姐的。”她喃喃的回应道。

从小余熏就什么事什么东西一直让着自己,如今为什么自己不能让一次。

“我知道你姐为你付出很多,可爱情这种东西不能让的。”

“那又怎样,那还未出世的孩子怎么办?”余可怒斥道。

谁愿意平白无故的让出自己的好不容易得到的爱情,可是命中注定这样的结果。

看着她那扭曲的表情,夏一念吞了吞口水又问:“如果没有孩子呢?你还会让吗?”

“是我的,终究是我的,别人永远也抢不走。”

夏一念呵的一笑,讽刺道:“你就抱着侥幸的心态来对待爱情吗?”

“不然呢?去抢吗?”

只见夏一念皱起眉头,紧握着拳头,用冷峻的话语说:“余可啊,我知道任何正常的人遇见这样的事一定会丧失理智,但是你能不能动点脑子,爱就是爱了,没必要为了亏欠去违背自己的心意去骗爱你的人,活该这样整天活在遗憾里!”

这话一出,余可整个人像是被人打了一棍似的。

本来忍住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手紧紧的揣着请帖,不停的打着哆嗦,不停地啜泣,牙齿紧紧咬着上嘴唇,脸通红的。

良久久,烈日炎炎也能感受到这冰冷的气氛,树上的鸟儿如同上苍的一只眼睛凝视万物。

风低低地拂过稀疏的树叶,带起一缕缱倦叹息。

汩汩的溪水声就像心中那个被生生划出的伤口流出的血的声音,在记忆里凝固成一道伤口,怔怔地流着泪。

“如果你还抱着侥幸的心态对待爱情,那么你还是别去。”

夏一念看她没说话,抛下话就走了。

原地的余可心里复杂的很,说不出个所以然。

这样突然被她狠心的说,就连反抗的话一句也没有。爱情的确不能让的,如果不去好好把握,去重视爱情,终究会是一生的遗憾。

道理自己懂,为什么办到却那么难?心里好像默认她所说的一样,没有生气只有无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