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念如斯

第二十三章:开始怀疑

一念如斯 夏一念 2357 2016-07-22 21:52:26

  一天过得真的快,月亮快要出来了。

可是在地平线后边,人们觉得它从黑暗的深渊上升。

一道微弱的光,给围绕在高坡上的树顶镶了一条花边,好象高脚杯的边缘,这些反映在微光中的树峰的侧影,一分钟比一分钟显得更为深黑。

“我回去了!记得吃药!”夏一念收拾好桌子上的东西,念叨着。

把她的话当耳边风夫人顾少斯兴奋的玩着游戏,不耐烦:“知道了,快走吧!”

“恩。”

见顾少斯没有回声,夏一念精疲力竭的拿着包包离开了病房,一路上埋头整理着跟莫振宇的对话。

按莫振宇讲述,他根本不知道余熏余可两人有一颗痣的区别,那天余熏回到包厢,就说自己是余可,目的是为了试探莫振宇。

那么离开包厢到了别墅后花园里,两人喝酒,按余熏对莫振宇说的,就是莫振宇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把余熏给非礼,那么为什么莫振宇一直否认自己没任何感觉?

想着想着,已经到了医院门口。

“夏小姐!”一声苍老而又有力的叫喊让她从游神中醒来。

夏一念转过头,步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着西装的慈祥老人,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可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

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您叫我?”夏一念愣住了,痴痴地看着他诧异道。

“是的。”

“有事吗?”

只见管家递出手中的袋子,微笑道:“我是顾家的张管家,这个是二少爷吩咐我给你的。”

她一脸迷惘的从管家手中接过袋子,呆呆的盯着。

“夏小姐,我就回去了。”管家绅士的鞠了一躬,然后离开了。

只剩夏一念在原地发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里琢磨着:真的搞不懂顾少斯什么意思?

突然手机振动了,是个陌生的短信,上面写着“虽然今天情人节,但别误会,同情你,赔你一盒巧克力而已。”

“做好事,还一副找骂的样子。”她看完短信,欣慰的笑了笑,喃喃自语道。

几十分钟后

公寓门口,她犹豫着进去了怎么面对余熏,今天早上闹了些不愉快,可她并不觉得自己有说错。就在犹豫之际,门开了。

“一念,怎么站在门口?”余熏微笑道。

“我刚准备进来!”

“快进来。”

看看她那副欢笑的脸,难道没记上早上发生的事?夏一念有点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夏一念坐在沙发上放下手中的袋子,淡淡的说:“你去找余可没?”

只见她叹了一口气,瞥了一眼夏一念不好的脸色,看了看桌上的袋子,比夏一念带出去的袋子华丽,连忙转移话题好奇道:“找了,可是,先别说这个,这是什么?”

“这是巧克力!”

她把巧克力从袋子里拿出来,瞧了瞧包装,激动道:“哇,这个牌子的巧克力可是最贵的。今天情人节,谁送你的?”

“是吗?呵呵!”

“我能尝尝吗?”她恳求道。

“反正我不爱吃,全给你了。”夏一念从小就不爱吃甜的,别看时候那些幸运物是糖,只是拿在手上,可是却从不吃。

“那些,我回房了。”她拿上巧克力赶紧溜走了,生怕夏一念又抓着自己谈余可和莫振宇的事,她深知如果心软,那么将一无所有。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夏一念纳闷着:难道作为亲姐姐的她就不会多去安慰安慰妹妹吗?这让夏一念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小时候,严厉的妈妈从**着自己读书,4岁就读一年级,整天整天的练钢琴。

经济并不富裕的爸妈所以不打算生第二胎,可她很想有个弟弟或者妹妹,那该多好,自己的童年或许会开心点!

月上中天,皎洁温柔,柔和的月光把夜晚烘托出一片平静与祥和,月亮的光落在树丫上,落下斑驳的黑影,零星的像是碎条儿挂在树丫上一般。

•不是所有人安静的睡去,寂静的深夜最能让人脑袋清醒。有人偷偷的躲在被窝里哭泣,有人睡不着还睁着眼思索着事,有人已经累的不行到头就睡。

第二天

喧嚣的尘埃在瞬间化做虚无,一片黑暗之后。心中曙光盛放开来,迷离的眼神,离开了那些未知的幻影,缓缓地张开,视线回落到了温柔的晨光之中。

那些景象,一下子飞散开去,与梦境一起消失了,清澈的风掠过容颜,昭示着又回到真实的彼岸,双眸中都是异彩的流动,苏醒在流逝的虚幻之后。

起床后的她把被子铺好,伸了伸懒腰,走出自己的房间。

只见冰箱上放着一张便利贴,上面秀丽的字写着:一念,今天振宇找我有事要谈,太过于匆忙,所以没来得及收拾房间,帮忙打扫下,桌上有早餐,谢谢!

她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放着的牛奶喝了一口,向余熏房间走去。

门一开,里面不是很乱。

她皱了皱眉头,看着四周,这是余熏余可共同的房间,如今就剩余熏一个人住着,深深吸一口气,房间还仅存着余可的气息。

她先把被子叠好,又用鸡毛掸子把床上的灰掸到地上,然后,把书桌收拾干净,接着把窗户也擦干净。等到把所有该收拾的东西都收拾好,就用布拖把把房间的地面拖干净,把脏东西拖到房间门口后,再用扫把扫进垃圾篓。

就在她扫的时候,那巧克力盒子上的字是她好奇的蹲了下来,拿了起来看仔细点,上面大大的写着“酒心巧克力”而却只剩空荡荡的盒子,她心里一震,念想:怀孕的人是不能吃带有酒精的东西,她怎么全吃了?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时,床桌上那张化验单使她有了念头。

走了走去,拿起化验单看了看上面所谓的证明和检验报告,心想:如果余熏吃酒心巧克力只是不小心,那么这张化验单是真的?

可要是她根本就没怀孕吃了酒心巧克力,那么这张化验单就是假的。

“喂!顾少斯,我今天会晚点来。”夏一念立马拨打了顾少斯的电话,匆匆忙忙的说道。

“你干什么去?”

“不说了,总之太感谢你昨晚送我的巧克力,挂了。”

嘟——!

还未等回话,电话就挂了。

他坐在病床上呆呆的放下手机,他低下头笑着,头发遮住了清晰的眉眼,清澈的眼神,明媚的好似阳光的微笑,嘴角慵懒的上扬。

也许是夏一念一声谢谢,使得一切都变得充满幸福的甜腻香味。

夏一念把卫生收了个尾,把化验单装进包包里,拿着今天的幸运物星星手链下了楼。

心想自己又不认识什么主持医生,怎么验证?突然想到了,连忙拨打了顾凡的电话。

“喂,我是夏一念。”

“夏小姐,有事吗?”顾凡很吃惊,这是夏一念第一次主动打电话过来,温柔道。

“有件事想拜托你,能来下凛成学校的咖啡店吗?”

“恩,好的”

“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