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念如斯

一念如斯

夏一念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6-07-19上架
  • 97291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一个伤心故事的开始

一念如斯 夏一念 2794 2016-07-19 23:01:55

    一年一度的亚洲音乐颁奖典礼,在今天盛大举行。  

  现场彩光纷呈,一片欢声笑语,让观众感受到颁奖会的热闹气氛,明星走红毯的环节把热闹的氛围一次次推向高潮。  

  红毯上,在大家的呼唤中出现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的少年顺光而站。  

  他低着头,碎碎的刘海盖下来,遮住了眉目。  

  在日光灯的照耀下,那层次分明的金褐色头发顶上居然还映着一圈儿很漂亮的亮光。(以前是黑发现在染成了金褐色)  

  凛冽桀骜的眼神,细细长长的单凤眼,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  

  没错,他就是顾少斯,三年前还是一个刚出道的新人,现在已经成为当代最红最具影响力的歌手。  

  台下,右边的经纪人崔哥在他耳边细声说:“待会颁完奖不要停留太久。”  

  “我知道了。”  

  “这次最佳男歌手奖又是咱们的。”左边的则是他的助理赵文,看着台上正在颁奖的主持人自信道。  

  自从顾少斯出道以来,年年都拿到最佳男歌手奖,这次也不出意外。  

  “当然,呵呵!”顾少斯脸上一抹坏笑道。  

  就在这时灯光暗下,主持人顿了顿口气,以洪亮的声音说:“现在颁的是今年最佳男歌手奖,到底花落谁家呢?”  

  话音一落,台下的人们已经沸腾,私底下纷纷议论了起来。顾少斯瞥了一眼四周,自信满满的说:“除了我还有谁。”  

  台上的主持人很会控制气氛,他假装说出口的样子骗了大家惊动的心情,又憋了回去,笑吟吟的说:“到底花落谁家呢?请看大屏幕!”  

  “请大家屏住呼吸倒数,3,2、、、。”主持人举起手洪亮的声音在整个颁奖会上响起。  

  此刻,所有人闭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  

  气氛很安静,主持人笑了笑说:“1,冷翊。”  

  台下掌声响起,顾少斯的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地坐在那里不动,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看着台上领奖的冷翊。  

  他双手捧着金光灿灿的奖,姿态优雅的站在领奖台上,灯光倾泻在他的黑色头发上闪烁,嘴角那抹带着邪意的笑容,冰蓝色的眼眸妖媚。  

  只听那充满磁性的声音脱口而出:“很荣幸能获得这个奖项,在这里我要感谢一个人,谢谢你三年来支持!”  

  “请问那个人是谁呢?”主持人好奇道。  

  “很重要的一个人,我爱她!”  

  尖叫声再次响起,这样公开的告白引发了粉丝们的欢呼。  

  而顾少斯面无表情的死盯着台上的他,眼光变得犀利。  

  一旁的赵文看见顾少斯脸色不对,对着崔哥使了使眼色,安慰道:“那个,算了吧!”  

  “是啊,我们走吧!”崔哥打着合拍,微笑道。  

  其实他比顾少斯更加在乎这个奖项,这下又得上头条,三年的持续奖被半路杀出的陈咬金给夺走,也是够呛的。  

  还在怒火中的顾少斯默默无闻的站了起来向外走去,他心里无比的郁闷,怎么会这样?那个冷翊是哪角色,竟然夺走了他一直持续的奖。  

  “那个冷翊是去年红了的新人,首首金曲,不过仔细一听,跟你以前的曲风倒是挺像的。”赵文一边百度一边细细道来。  

  未料,顾少斯停下脚步冷的一声:“给我听他的歌。”  

  “恩,给。”  

  接过他手中的手机,随手戴上耳机,悠扬音乐在耳边婉转而起。  

  刹那,顾少斯完全惊呆了,好像失音了一般,好像麻木了一般,既说不出话,也没有力量。这旋律怎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像她的手笔。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就在顾少斯震惊的时候,冷翊跟他的经纪人得意向他走去,拽拽的站在他面前笑道:“前辈,真不好意思,那么迟跟您打招呼。”  

  赵文瞥了一眼他,嘲讽道:“黄鼠狼给鸡拜年。”  

  一旁冷翊的经纪人已经生气,满眼怒火的盯着他们。  

  而冷翊脸上没有丝毫怒意,反倒微笑的回应:“看我并不是受你们欢迎。”  

  “知道,还不走。”崔哥不屑道。  

  “那前辈我就告辞了。”冷翊抛下一句话就走了。  

  原地的顾少斯惊奇得像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儿,一句话也没说。他脑海尽是那旋律,为什么这种旋律那么熟悉,为什么总觉得像她?  

  就在他沉思时,手机响了,看着来电显示,失落的表情烟消云散,接着电话温柔道:“噢,含露。”  

  “我们今晚的行程?”  

  顾少斯脸上一抹坏笑,喃喃的说:“应该是浪漫烛光跟舒适的床吧。”  

  画展  

  巨大的圆形大厅中央,一座由不停在变幻着画面的电子显示屏堆砌而成的铁塔直耸到装饰着放射型图案的天花板,让人瞬间有种置身于宇航中心的幻觉。  

  然而,从边厅墙壁上悬挂着的琳琅满目的作品来看,这里应该是一家——画展。  

  顾氏集团总裁的顾凡被母亲安排在这里相亲,母亲说今天来的是一位金牌作曲人,在娱乐圈很有影响力,很少有人见过她真容,名叫rose。  

  这时,一个高挑的背影映入他的眼帘。  

  这是个无论站在哪里都会吸引住人群视线的女人,乌黑的长发像一匹黑色的闪亮绸缎轻轻地流过了肩头直披到胸前,显得温婉而娴静,质地高级、裁剪贴身的银灰色连衣裙将她身体美好的曲线表露无遗。  

  但唯有肩部略微高耸的设计又让她的温婉中带着一丝无法忽视的傲慢与强悍,没有过多的首饰,只有脖子上一条造型简约的黑白相间的项链。  

  但仔细看来,那貌似简单的项链上的每一颗钻石都大过一般人婚戒上的钻石,项链在她身体每个细微的动作变化时所折射出来的迷人光芒都在昭示着一句话:“我不是你们普通人可以想象的那种高贵。”  

  女人转过身,在扭过头的瞬间,她有注意收紧下巴,以显得更加端庄。  

  而望向这个男人的眼神,也避免了直线运动,而是由下至上刻意矜持地划了一道柔和的弧线,然后自信地停顿在这个男人的脸上。  

  “你好,我叫rose。”  

  看清楚她脸的顾凡蓦地怔了一下,短促而痉挛地呼了一口气,像生根似地站住。嘴张得像箱子口那么大,一下子就愣住了,接着他咽了两三口唾沫,好像是嗓子里发干似的。  

  “顾凡,好久不见。”黑发女笑吟吟道。  

  “夏小姐,怎么是你?”顾少斯缓过神,质疑道。  

  三年了,她整整消失了三年,为什么突然出现,而且是在这个场合。  

  “没错,就是我,很惊讶吧!”她脸上没有丝毫伤感,就像被洗脑了一样微笑道。见顾凡还沉浸在惊讶中,又说:“去喝点东西,如何?”  

  美术馆外的露天咖啡座,顾凡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  

  隔着咖啡杯,他瞥了看了一眼三年未见的夏一念,跟以前的差别太大,以前的清纯大方,现在的成熟端庄。  

  两人面对面坐着,气氛很尴尬,或许是以相亲的方式见面,不知如何说起。  

  “这些年还好吗?”顾凡欣慰道。  

  “当然好了,现在我可是演艺圈里家喻户晓的金牌作曲人rose。”  

  “当年你的离开,为什么?”  

  被说到这事,夏一念喝了一口冷饮掩饰内心的感情,假装无所谓道:“过去都已经过去了,有什么好提的。”  

  “但是少斯他、、、。”还未等顾凡说完,一提到那个让自己心痛的名字,夏一念开始浑身不舒服,便插了话,苦笑着:“今天可是我们相亲,能不提别人吗?”  

  “过去虽然过去,但过去影响一直影响着现在,或许我们不应该以这样的方式见面,那我还有事,先走了。”  

  顾凡站来起来留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深知夏一念的心,如果真的不爱了,那么还回来干什么。如果不在乎,那么为什么一提到少斯,就不由自主的抗拒。  

  还在原处的她冲着蔚蓝的天空笑了笑,眼睛忽然模糊了,眼眶中突然掉下什么东西,眼泪挣扎着涌出了眼眶,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泪珠止不住地往下淌,潮湿地划过她的脸颊,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在干燥的皮肤上留下一道曲折的线。  

  她使劲的忍住哭声,泪水如瀑布般倾泻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