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念如斯

第七章:伤害

一念如斯 夏一念 2343 2016-07-20 22:56:20

    “怎么搞的,您这是什么意思?”崔哥接着林溪的电话一脸的错愕。  

  咖啡厅里放着悠扬的钢琴声,温暖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舒倘,漫长,把天地间一切空虚盈满。  

  作曲人林溪挂断了崔哥电话,抠下了电池,冲坐在对面的夏一念微微笑了笑。夏一念也微笑回应着说:“谢谢您干净利落地了断。”  

  对面的林溪无所谓道:“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说着,只见他掏出一张写着银行账号和姓名的纸条放在桌上。  

  夏一念拿起来说:“今天之内就给您办好。”  

  这时,夏一念的手机响起,她脸上浮现起了得意的笑容:“托您的福,事情这么轻易就解决了。”  

  接起电话:“呀,崔哥,您有何贵干?”  

  几十分钟后  

  顾少斯的录音室里,崔哥垂头丧气地坐在椅子上,跟站在他面前的夏一念抱怨:“好不容易找来的作曲人,没头没脑地说不干了。”  

  “是吗?那您该伤脑筋了。”  

  “这些不重要,明天录音,来得及吗?今晚记得来商议下,我会叫赵文联系你。”  

  夏一念不以为然地说:“好的,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此刻,崔哥已经头痛得管不了那么多了,随口应道:“知道了。”  

  出来后的夏一念拿着手上签好的合同,脸上浮现得意的笑容,现在的夏一念不是以前那个软弱的夏一念,现在的她想完成一件事,一定会费尽心机去做,哪怕付出代价,这就是一个成熟女人的标配。  

  回到家,风吹动着落地窗帘,她一回到家就进入了全神贯注的创作中,明天就要录音,今天必要作出自己心中的曲子。  

  修长的双手在钢琴上飞舞,尝试着任何一个好听舒适的音调,地板上撒满了一张张作废的五线曲谱稿子,这次的作曲可能是她有生以来最期待结果的一次。  

  门开了,冷翊从外面走进来,迈着急促的步伐。  

  刚一看到大厅的场景,脸色变得更加可怕,拾起地上的修改多次的稿子看了一眼,冷冷的一声:“这样做?有必要吗?”  

  琴声戛然而止,夏一念放下自己的手,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说:“有没有必要不需要你管,这是我自己的事。”  

  “三年了,你跟他已经分开三年了,你到底在想些什么?还想干什么?”冷翊用力甩开手中拾起的稿子,几张失去重力的稿子在他们之间缓缓飘下,质问道。  

  “kk告诉你的吧,我要给顾少斯作曲,难怪你专门来质问我。”  

  “请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想回答,你走。”夏一念一只指着门口,怒斥道。  

  “夏一念,你、、、。”  

  “走啊!”  

  冷翊似乎也没办法,叹息道:“好,我走,我走。”  

  话音一落,他头也不回的往大门外走去,大厅只剩夏一念在原地,泄气的趴在钢琴上紧紧闭着眼睛。  

  、、、、、、、、  

  一天过得很快,夜已深了,明亮的月光却把顾少斯家门前的池塘照的一片雪亮。  

  顾少斯家的大厅里坐着几个人在商议事情,顾少斯跟赵文走进来,刚到门口看见里面的人,顾少斯愤怒道:“这是做什么?你怎么会在这儿?”  

  “看来还没传达给你啊,我是负责这次第六专辑作曲的夏一念”夏一念站来起来微笑道。介绍着左边沙发上的人说:“这位是负责作词、、、、、。”  

  话还没说完,顾少斯不耐烦道:“谁允许你在这儿的?”  

  “果然还没传达给你,我的实力很不错的。”  

  顾少斯根本不听她的话,嚷嚷着:“不要说实力,就算有通神力我也不同意。”边说边拿出手机边拨打崔哥的电话。  

  夏一念木木的站在原地,一双清澈悲伤的眼睛盯着那个男人,所有人都向他们投去诧异的目光。  

  突然,顾少斯放下手机对旁边的人说道:“你们先回避下!”  

  其他人纷纷离开了大厅,只剩下他们,空气变得冰冷。顾少斯叹了一口气,诧异道:“今天只是巧合吗?”  

  夏一念淡定自若的看着他,微笑道:“你不了解我吗?”  

  “那么,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吗?”  

  “你怎么想就怎么样咯。”  

  门口的顾少斯走进她,看着她双眼睛质问道:“我们有理由再见面吗?”  

  “没有,所以我制造出来了。”  

  “制造啊,给我作曲?还是顾凡,听说你们相亲了?”  

  “都是吧。你知道啊。两长辈之间关系好像进展很快了。”夏一念欣慰道。  

  “你觉得怎么样?”  

  “顾凡在想嫁的男人排行中,大概第一位吧。不过今天的所作所为是为了你,而不是顾凡。我想重新跟你和好,很快就要成为一家人,因为现在这种状况,实在有些不便。”  

  “你真是、、、。”顾少斯已经被激怒到了,狠狠的咬着牙,脸上浮现难受的表情。深深吸了一口,又接着说:“那有那么容易。”  

  “又有何难?当然我们虽然不是和平分手,也不是分的藕断丝连。”  

  “什么?”顾少斯诧异道。  

  “我们,并没有相爱,我是这么认为的。”  

  一霎间,顾少斯全身紧张得像一块石头,他的心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看着眼前这个狠毒的女人,他竟无言以对了。  

  “很晚了,我先走了,明天见。”  

  夏一念瞄了一眼时钟,若无其事的抛下一句话就走了、、、。  

  原地的顾少斯几乎奔溃,在外面等候的赵文见夏一念出来了,立马跑进屋看顾少斯的状况,果然不出所料,顾少斯正在发飙。  

  、、、、、、、、  

  “崔哥到哪了?”  

  赵文小心翼翼的回答着:“你一分钟前问过了,肯定是比一分钟前进了一分钟。”  

  “我就是问前进一分钟是到哪儿了?快打电话问问。”  

  就在这时,崔哥火急燎燎的开门进来,顾少斯连忙跑上去质问:“你怎么可以这样?一句商量都没有,怎么可以这样?”  

  “商量?有时间商量吗?”崔哥边喘着粗气边回答道。  

  “那也不能是夏一念。”  

  一提到作曲,崔哥一肚子气在那,指责道:“那没有作曲人怎么办啊?你以为我就开心了吗?这都是你惹出来的事,随意丢稿子,还有谁敢接?”  

  顾少斯耍起性子,无所谓道:“好啊,那就让时间绰绰有余啊。我不唱了,第六专辑不出了。”  

  崔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迟疑道:“什么?”  

  “我又不是为了赚钱,都放弃吧,反正我也累了。”  

  “你真的疯了吗?”  

  顾少斯无奈道:“是你太不了解我的代价。”  

  话音一落,崔哥和赵文面面相觑,都没有说话。顾少斯不耐烦的把门打开指着门外,嚷嚷着:“全部出去,我要睡觉。”  

  崔哥边捂着头边哀叹:“哎,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个主啊。”说完,往门外走去,一旁发愣的赵文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心疲力竭的顾少斯躺在沙发上辗转反侧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