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明月知不知

缠人的少年

明月知不知 临流 2428 2014-07-31 03:27:20

    第二十章 缠人的“少年”

  

  春天的玄玉河如一条上好的丝制锦缎,透着象牙白的光泽,轻描淡写地略过都城的每一处角落。在如此惬意的日子里,莫子文又延续他一贯潇洒自如的生活方式,来到白马楼这自斟自饮。

  

   正当他酒足饭饱地在洛阳街闲逛消食时,突然眼前一晃,发现一个身影鬼鬼祟祟地接近前方正在货铺前专心挑东西的小公子。

  

   从小耳濡目染,自我感觉充满一身浩然正气的莫子文怎能不关注到这一异常景象,他心中大呼不好,看这架势,定是一个毛贼盯上那满身贵气的公子哥了,在自己还没思索着如何救人于水火之中时,身体已先头脑一步反应地跨了出去。

  毛贼一早前就盯上这位公子了,瞧那成色极好的腰间玉佩,上乘的衣服面料,无一不体现了这位小公子显赫的身份,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可大街上的达官显贵多了去了,唯独盯上他?

  笑话,他“无影手”的称号可不是在江湖上白混的,这位公子打从进了洛阳街,眼睛就没停止四处张望过,好似对一切都感兴趣似的,这个铺子前逛逛,那个铺子前挑挑的,出手也是毫不含糊,钱袋子就那么随意地挂在腰间。啧啧……再瞧瞧身边那瘦弱的小跟班,全程紧张兮兮地盯着他家公子,还不忘左顾右盼一副生怕被人认出的模样。

  这一定是个甚少出门的富贵公子,今日想必是第一次这样出来,防备之心怕也是松懈的很。

  毛贼跟了他有段路程后,准备在其挑荷包的时候下手,荷包铺子在拐角处,较为隐蔽。就在“无影手”瞧瞧接近那位公子,准备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向公子腰间时,一只大手以比他还快的速度反手扣住了自己,“无影手”自知行迹被人发现,头脑一转,就着那个手往前一推,硬是让那人倒在那公子身上,自己借机开溜了……

  莫子文满以为成功抓了个现行,没想到这毛贼就势推了自己一把,本来扣住他的手就这么硬生生地…………摸在了小公子的屁股上……

  只听小公子大叫一声,随即一双手猛地抓住了自己。

  “淫贼!”

  淫…………淫贼?!莫子文瞪大了双眼,感到无比吃惊。只见眼前的小公子涨红了脸,嘴巴好似说错了话似的猛地一闭。细细一瞧,这“小公子”长的好生俊俏啊,细致的面庞,挺巧的鼻子,嫣红的小嘴,此时的“他”正杏眼圆睁,鼓胀了小脸,一副吃了他的神情。

  这……分明是个姑娘家啊……

  不好!莫子文转头一看,果然,那毛贼早就溜得没影了。

  完了完了,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看来这光天化日之下猥 亵女子的罪名他莫子文是坐定了。

  啊啊啊啊我英明神武的一生难道就要这么毁了么,我可是堂堂大学士,君子不失足于人,往后在朝堂之上可还怎么做人…………

  就在他心中把那个可恶的毛贼咒骂了百八十遍时,面前的人却意外地放开了他。

  咦?正当莫子文感到疑惑不解时,蓦地感到一阵凌厉的风直冲面门,随即在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拳头对着他引以为傲的俊脸就砸了过来……

  这一次,莫子文总算真切地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漫天星火。

  “嘶——”他捂着被打痛的脸颊,顿觉一团火在胸腔内燃起,大声质问对方。

  “你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地就打人?!哎呦我的脸……”

  “打的就是你!”

  “我可是刚看一毛贼要偷你钱袋,好心帮你反被那贼人一推,你不但不感谢我,还恩将仇报,亏你还是一姑娘家,怎的如此粗鲁?”

  “哪来的毛贼?你莫要诓我!

  “莫非我还骗你不成?还真是好心办坏事了我!”

  “我看你就是一道貌岸然的无赖!”

  “你——”

  听闻这话,莫子文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简直比他小时候被冤枉偷拿了表妹的布娃娃还要气人,女人果然是个不讲理的东西!

  霎时间,一些往事浮现心头,望着眼前人咄咄逼人的气势,完全不听自己辩解的态度,莫子文顿感酸涩无比,突然不想予以争辩了,只好不情愿地说:

  “是在下唐突了小姐!方才确是看到一毛贼想要偷小姐钱袋,现下他早已逃跑,在下真是有口也说不清了,不小心……触碰到小姐也是意外之举,还请小姐明鉴。”嘴上虽说着客气的话,可莫子文却表情疏离地望向前方。

  正打算再教训这淫贼一番,乍一听他如此礼貌客气的道歉,一时间也不知作何反应了,叶怀婧心中不由思索,事实是否并非如自己所想的那样,看眼前人的装扮谈吐,倒也不像是个好色的登徒子。

  一旁的阿瑶看了看眼前的莫子文,霎时被他俊俏冷漠的神态所迷,一颗少女心噗通地跳着,连忙拽住自家小姐的袖子,附耳轻声说:“小姐,看那人的样子也不像是什么坏人,听人说洛阳街小偷很多的,这位公子说不定真是帮了咱们呢!”

  阿瑶见小姐正出神,不禁急了:“时候不早了,小姐咱们快回去吧,要是被老爷知道了你我穿成这样偷跑出来,指不定要一顿教训呢!”

  经她这么一提醒,愣神的叶怀婧反应了过来,她抬头看了看逐渐暗沉的天气,心里也有点急了,随即对着莫子文说道:“咳咳,不管如何,你刚刚确实冒犯了本小姐,至于毛贼什么的我没有看到,不予评论。本小姐暂时就先饶过你。”

  

   叶怀婧虽是从小被宠到大了的,这次男扮女装偷跑出来,还是感到一丝后怕,生怕被父亲和哥哥责骂,出门在外还是少弄点动静,现下得赶紧回府才是。

  “今天的事本小姐就不追究你了,但倘若有下次被我看到你对女子有什么不轨的举动,非饶不了你!”说完还威胁似地摆了摆手掌,做出一个手刀的动作。

  莫子文此时真是哭笑不得,从未见过如此骄横的女子,不禁替自己捏了一把汗,今日真是诸事不顺啊。

  “对了,你信谁名谁,报上名来!”

   阿瑶在一旁汗颜,小姐你平日少看点江湖小说啊……

  看着这位女子故作镇定地模仿江湖人的口气,莫子文忍俊不禁。

  他换上一脸严肃表情,装模作样地抱拳予以回应道:“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京中人士莫子文是也,敢问小姐芳名?”

  “本姑娘……”阿瑶见状,赶忙捂住小姐的嘴巴,将她拖到了一边。

  “万万使不得啊小姐,在外面不要轻易对陌生人透露姓名,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不然府上的人要来寻我们了。”

  叶怀婧沉默,想了一会点点头表示赞同,随即跟着阿瑶走了,走时还不忘回头对着莫子文大声说:

  “莫…子…文,我记住你了!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莫子文摸摸鼻子,心想:这位姑娘还真是……性子豪爽,这才多久就忘了自己额……“猥 亵”她的事……当真是个心思单纯、直来直去的人。

  “罢了罢了,闹了这么一出,也是时候回府了。”

   莫子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挥挥衣袖,神态自若地往家走去。

  一切命数,皆由缘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