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明月知不知

大火

明月知不知 临流 1724 2015-06-30 20:37:24

    第二十三章 大火

   多年后,孟柳二人总是会想起,如果没有那场大火,他二人的命运将会怎样……

   四个月后

  炎炎夏日,悠悠蝉鸣,此时正值大景国一年中最为炎热的日子,虽酷暑当头,府里的荷花却开的正艳。难得的一阵微风拂来,晶莹的水珠顺着荷叶滚滚而下,一不小心就打在了稍作停歇的蜻蜓身上,惊起一片不小的骚动……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自从郎珂兰怀孕,侍郎府里的气氛就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若桃是看在眼里,替自家公主急在心里,这几月的日子让若桃仿佛回到了高墙之内的大朝宫,看似毫无纷争,实则暗潮涌动。

  好几次若桃都看见公主拒绝驸马的到来,次次让驸马吃闭门羹,还有些时候若桃路过公主房前,看到驸马就那么直直地站在门口,不知在想些什么,许久方才离去。时间长了,渐渐地驸马也不过来了,但平时总差人送些宫中的物件,都是皇上皇后赏赐给驸马的。

  面对公主愈加冷僻的性子与不问世事的态度,郎珂兰俨然成为了府里的女主人,府中上下大大小小的事情她都要过问一番,这不,她觉着自己的屋子有些破旧,想差人弄些木材石块翻修一下,由于工程量不小,这些木材就暂时被运至在了房屋外侧的过道中,与郎孟二人的屋子分别就隔着一道墙。

  某天,小厮阿顺收到家乡的来信,得知远在异乡的母亲病逝,父亲让阿顺在京城好好生活,别惦念家里。阿顺伤心不已,头七那晚躲在没人的角落偷偷给母亲烧纸。

  “娘啊——儿子不孝,不能回去给您送终,顺子就在这里给您老人家烧点纸呵。”阿顺越想越伤心,火光的映衬下,双眼都哭红了。

  “娘,儿子一切安好,府里人都很和气,公主待下人也好,经常赏赐些东西给俺们,等俺挣够了钱,就回去给您磕头!”

  夏季晚风习习,一阵劲风吹来,阿顺觉着鼻子一痒,连忙打了个喷嚏。快烧完的纸钱被吹得飘了起来,阿顺怕声音引来别人,赶忙踩灭了火堆,急急忙忙地走开了……

  殊不知,有几点未灭的火星落在了那堆木头间,干燥的空气让几点火星在接触木头的那刻迅速燃烧了起来,原本细微的火舌“腾”地一下转变成了猛烈的火焰,并迅速向四周蔓延,不一会就吞噬了最近的两间房子。

  “不好了!走水啦……走水啦……”火势最终惊动了熟睡的下人们。

  “公子!公子!”柳茂亭从小跟到大的贴身书童檀旭跌跌撞撞地跑到书房,对着房门就是一顿猛敲。

  “阿旭,出了什么事了?”柳茂亭从卧榻上爬起,开门问道。

  “公子不好了,府里走水了!是公…公主和二…夫人的房子。”檀旭上气不接下气道。

  “你说什么——!”

  檀旭刚缓过神想要出声,只见一阵晃动,眼前早已没了人影。

  柳茂亭顾不得凌乱的衣衫,一路狂奔,内心焦急万分。

  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嘶吼:朝颜你千万不能有事!

  大火吞没了两间屋子,仍旧熊熊燃烧着,一时间人们的喊叫声、泼水声、东西倒塌声响彻整个侍郎府,火光把这片天地照的血红……

  朝颜被滚滚浓烟熏得无处可逃,她发髻散乱,咳嗽不止,一根燃烧的房梁此时掉了下来,险些砸到她,吓得朝颜捂住耳朵,无助地喊着“若桃!”

  四周浓烈的火焰模糊了她的视线,使她辨不清方向,越来越窒息的环境也让她疲惫不堪,无法再往前一步,在彻底进入黑暗前,她似乎看到一个黑影向她冲来。

  “朝颜!朝颜!你醒醒!”

  在一阵剧烈的晃动中,朝颜醒了过来,柳茂亭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就在怀中,毫发无损,顿时欣慰不已。

  差一点……差一点就要失去她了,一想到刚刚她很有可能就在自己面前离去,心中就如同被剑刺了一般难受。

  “驸马!不好了!二夫人还在房中!”翠儿哭着往这边跑来。

  柳茂亭刚缓下的心情瞬间又被提了上来,他猛地站起身,望着被烈火包围的房间,大叫一声不好,发疯似的想要冲进去,可是被身旁的下人死死拽住。

  “万万不可啊!那房子快塌了!公子你不能进去送死啊!”

  话音刚落,原本摇摇欲坠的房子“砰”地一声,整个屋顶被烧得塌陷了下去,四周的墙体也随着剧烈的震动断裂开来,纷纷掉落在地上,霎时间,黑色的浓烟冲向天空……

  这样的场面,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不——!!!”

  柳茂亭大吼一声,悲痛的情绪将他淹没,身体支撑不住,对着那个方向重重地跌坐了下去,头深深埋在肘间,传来低低的呜咽声。

  “兰儿……”

   …………

  中兴二十七年,一场大火,带走了侍郎府二夫人郎珂兰和她腹中的胎儿。

  此后,无数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柳茂亭总是会想起那未出世的孩子和自己曾深深伤害过的那个女人。

  但这样的愧疚也常会被另一种情绪所覆盖,那就是……庆幸她还活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