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明月知不知

渐暖

明月知不知 临流 2035 2014-03-02 01:28:28

    第十三章  渐暖

  今日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雪花从清晨开始就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下的并不是很急,晶莹剔透的雪花随处可见,把侍郎府装扮的一片银白,西南侧的小竹林在雪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幽静,竹林间的石子路上也覆盖了厚厚的一层,偶尔能从雪块的缝隙间窥探到几片散落其间的枯萎竹叶……

  若桃发觉最近几日公主有了一些变化,比如白日倘若公主遇到驸马时不会再故意躲着或是视而不见了,私下里也总是问自己驸马在忙些什么,甚至……还过问过驸马最近有没有去郎珂兰那。这真是若桃以前不敢想象也从没见过的,或许公主她……在尝试着放下过去?

  若桃正替驸马感到开心间,公主的声音传了过来:“若桃,驸马他此时在不在书房?”

  若桃回过神,赶忙回道:“回公主,平日里驸马这时候应该都是在书房的,要不奴婢差人去问问?”

  “不必了,若桃,吩咐厨房做一道莲子芡实粥,做好后送到我这里来。”

  “是,奴婢这就去。”

  “小心粥别凉了,放进提篮盒里。”

  “是。”

  朝颜望着银装素裹的院中若桃离去的背影,心中下定了决心。

  过了一阵,若桃手拎着刚做好的粥走了进来,只见公主正在系上外衣的扣子,一副要出门的打扮,若桃把粥拿出来放在房中间的桌子上,对着朝颜道:“公主,您要的粥来了,您这是……”

  “我去看望一下驸马,你不必跟我同去了。”说完朝颜系上了最后一个盘扣,又对着铜镜审视了一番,随即走到桌前,把粥放进了提篮盒里,走了出去。

  若桃站在原地看着公主的举动,一时间惊得说不出话来。

  此时的雪已经停了,只留下寒风在簌簌地刮着,朝颜把脸缩进了兔绒毛的领口里,想让自己不那么冷,被她踩过的雪地上留下了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位于竹林边的书房,还是凭着对府中的记忆寻过来的,好在没多费时辰,走了弯路。

  终于站到了书房门前,朝颜突然变得犹豫了,自问着这样是否合理,她思索了片刻,深呼了一口气,手轻轻地扣了扣门。

  “进来吧,门掩着的。”里屋传来一个深沉磁性的嗓音。

  朝颜推门走了进去,只见柳茂亭皱着眉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握着毛笔在桌上左右比划着,似是遇到了难题,难以下笔。

  听到声响,他抬起头,看到了一个自己怎么也想不到的人,就这样握着笔愣愣地站在那。

  朝颜脸有些发烫,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她拎着篮子慢慢走上前来,把盒子放在正前方的一个矮桌上,一边打开盖子,嘴里一边解释着:“天冷了,我给你送碗粥,这莲子芡实粥有宁心健脾的功效,冬季喝来最能防寒温补了。”

  正在柳茂亭发愣间,朝颜已端着一碗粥站在他面前,眼神躲闪地看着自己,近得都能够闻到她身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香气,陡然间柳茂亭的脸颊两侧爬上了红云,一直烧到了耳后根,像个木头一样傻站在原地,也不知道接过。

  两个人此时都很紧张,朝颜见面前的人半天没反应,觉得有些好笑,不禁小声提醒了一下:“驸马,这粥……”

  柳茂亭回过神,暗骂自己的失礼,赶忙接过,说道:“有劳公主了,今日大雪,怎得想起前来书房?微臣真是受宠若惊……”

  朝颜见他这般,脸色有些不自然:“你……不必对我这般客气的,我们是夫妻,往后还是以夫妻相称为好,夫……夫君唤我……朝颜便是。”说完头越来越低,声音也小了下去。

  柳茂亭惊讶地看着她,心中不由闪过层层喜悦之情,如同身在云端,一切都不真切似的。突然间又像是明白了什么,紧张的身形渐渐放松了下来,温柔地吐出一句:“好,朝颜。”

  朝颜听到这声,脸愈加羞红了,她暗暗想到:既然已决定放下过去,就别再这么犹犹豫豫了,要果敢一点。

  想到这她捏紧了掌心,缓缓抬起头,直视眼前的人——她的夫君,景国中兴二十五年的状元,才华横溢,年少有为的礼部侍郎。这样的夫婿,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这个人,可以依靠的吧?

  柳茂亭不知朝颜在他面前已是千般心思略过脑海,也不知自己在朝颜的心中从此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不管如何,从这一刻起,两人的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

  为了避免尴尬,朝颜侧身后退了几步,她环顾书房,慢慢踱步到书架,在看到《列仙传》、《灵鬼志》之类的书时,她惊诧地回过头望向柳茂亭,说道:“夫君喜好这类书么?”

  柳茂亭正盯着朝颜走来走去的背影出着神,见她询问他,遂答道:“那是我年少时喜读之书,不过现下仍甚是喜欢,闲暇时也会拿来翻阅。”

  朝颜一听,不好意思道:“我……我宫中也藏了几本这类书,都是若桃在宫外替我买的,记得有次差点被嬷嬷们发现,就怕被母后知晓了去呢。”

  柳茂亭不由大喜,不自觉地走到朝颜身边,对她说:“哈哈,我小的时候总被父亲教导少看此类书,他总说这都是些怪力乱神之物,是君子就应该多把心思用在正道上云云,我那时总不予理会,觉得他是恪守古板!”

  朝颜听着对方的话看着他喜形于色的表情,自己也不禁捂嘴笑了起来。

  她的笑如一束明媚的阳光直直照进了柳茂亭的心,点亮了他二十年来平静如水的世界。

  这一日的下午,窗外是寒风瑟瑟的银白天地,而屋内却是冰雪消融,温暖如春……

  (作者有话要说:我有罪,我把这两只写成了既羞答答又闷骚的性格了,咦和当初理想的男女主有些不一样= = 表示感情似乎发展的有些快?哎嘿其实也不快,都结婚大半月了,“老夫老妻”了有木有!状元加油!快快修成正果,别磨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