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明月知不知

他的归来

明月知不知 临流 3561 2014-03-17 23:51:07

    第十七章 他的归来

   景国开国以来,几任皇帝都属明君,善于纳谏,文治武功,而将军叶家更是秉承开国功臣一脉,常年征战沙场,为国效力。景国与邻邦卫国、姜国、泽国等结成友好国,数百年来使臣往来,互通文明,在景国繁华的大街上随处可见邻国人,他们在这里经商,在这里娶妻生子,有的甚至可以入朝为官,和本国人享受同等待遇,开放的环境一度让景国成为几国之中最富裕强盛的国家。

   不过,与边界小国的战争就没有停止过,由于文明和信仰的冲突,一些小国一直以蛮力入侵景国边疆,那里一直战乱频发,这些蛮夷小国在被叶将军守卫在丰城的数万兵马教训了几次后,近年来还算安分。金狼作为几个蛮夷国中较强的一个,却假意投降,暗中养兵蓄锐,在前年对丰城、河城等边地发动突袭,一时间苦寒之地尸横遍野,浓烟滚滚,战火的硝烟弥漫在好几座城池上空,城内城外到处是伤民残兵,景国为此一度大为受挫,考虑到叶绍将军年岁已高,景世宗特封在京中的叶绍长子叶迟瑞为少将军,赐予兵符,带领二十万兵马奔赴战地,对抗金狼。

  经过连月的苦战,到了开春,前线终于传来好消息,金狼寡不敌众,损失惨重,终于无奈举兵投降,金狼王与景世宗签下协议,百年内不得侵犯景国,并献上金狼国三皇子为人质永归于景国以表诚心,且答应每年定期向景国朝贡。至此,叶家广受百姓赞誉,在朝中地位愈加提升,此战一结束,叶老将军伤痛复发,已不能再驰骋沙场,圣上念其功德,准予其上书的告老辞官之请,册封其子叶迟瑞为威远大将军,掌握大量兵权,他也由此成为了景国开国以来最年轻的将军。

  与上次返京的不同,此次回京可谓是真正意义上的大胜而归,风光无限。皇帝和皇后在大朝宫最大的宴会殿——兴德殿举行了盛大的接风仪式,京中大大小小品级的官员都被邀请前来,一同庆祝这次战役的胜利。

  成亲了数月的柳孟二人此时正坐在兴德殿的东北侧,今晚的朝颜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刚刚叶迟瑞走进殿中的那一刻,自己的心还是不可抑制地抽了一下。突然,面前的碗被放进了一片虾肉,身旁传来柳茂亭关切的语气。

  “来尝尝这个。”

  “好。”朝颜拿起筷子,将虾肉放进嘴里。

  “朝颜,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看着眼前细细咀嚼的人,柳茂亭疑惑道。

  “啊我没事,只是人有点多,感到有些难受。”朝颜抬起头,向他投去放心的微笑。

  “恩,待会回去早歇休息吧。”柳茂亭盯着她看了半晌,一只手覆上了她的手背,安慰似地拍了拍。

  “好。”

  突然两人面前有个人影一晃,传来一声招呼:“呦!柳兄柳嫂在这呐?”

  果然是莫子文这家伙。

  只见他提了一杯酒,不怀好意地朝面前俩人凑过来。

  “来来,这是嫂子吧?哎呀我都没见过几次,柳兄他真是的,平日出来也不知道把嫂子带上,只知道藏在家中,啧啧。”

  “子文!不得对公主无礼······”一旁的柳茂亭没想到莫子文会直接当面喊朝颜嫂子,实在看不下去了,随即出声打断了他。

  朝颜刚刚烦闷的心情一扫而空,大大方方地对莫子文说:“不用理会夫君他,就叫我嫂子吧。你就是夫君的好友,嗯······莫子文?”

  “哈哈,公主当真爽快!在下确是莫子文,来,这一杯是我敬嫂子的,还望嫂子笑纳!”说完潇洒地一举杯,仰头就喝了下去。

  柳茂亭按住了朝颜抬起的手,接过了杯子,对着莫子文道:“子文,这一杯我替你嫂子喝了!” 说道’嫂子’二字时还特地加重了音。

  莫子文嘿嘿一笑,对着朝颜不好意思道:“嫂子,那边翰林院的几个人托我来找一下柳兄,有些急事想要商讨商讨,咱们就先失陪一下?”说完抱歉地低了低头,拉着柳茂亭走了。

  朝颜颔首,目送着他俩远去,她笑了笑,拾起筷子夹了一片菜放到碗中,突然她感到一阵凌厉的目光正向她这里投来,她慌张地抬起头,看到了一个几月都不曾见到的人——叶迟瑞,此时的他正紧紧盯着她,盯的她惶恐不安,无所遁形。

  只见他对身侧的侍从耳语了一番,眼神却并未离开过自己,他突然对着周围的官员将士们一抱拳,起身走了出去,朝颜心一惊,望着他缓缓走出去的背影,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过了一会儿,若桃小跑着走了过来,左顾右盼了一阵,慌张地对着朝颜耳边说道:“公主,叶将军派人来说······说含月宫侧的假山后见。”

  朝颜闻言,刹那间脸色变得灰白,嘴唇闭得紧紧的,她攥着手思索了一阵,终于还是下定决心,起身随若桃悄悄走了出去,身后兴德殿喧闹的歌舞声离她们越来越远······

  含月宫

  萧贵妃走后几年,朝颜就被安排在了含月宫,这个宫殿位置较其他宫殿偏僻,朝颜长大后性子变得沉静,这样的宫殿对她来说很是合适,这里的每棵树、每朵花都是她亲手栽的,嬷嬷和宫女们都待她很好,皇后顾青也很少来这看她,她在这里度过了十年左右的岁月,这里是她出嫁前生活的地方,见证了她的宫中岁月,她的青春年少。

  朝颜往前走,渐渐停下了脚步。面前,一个坚毅伟岸的男子身影正背对着她,听到声响他徐徐回过身,月光和宫灯的映衬下,他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阴骛。

  “叶······叶将军找我有什么事?”朝颜站在那,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之前在宫殿里见到他,皮肤似乎比几月前显得更黑了,五官轮廓分明而俊美,两道浓眉此时蹙着,深邃冰冷的眸子正死死盯着自己,像是要将她看穿一般,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束在脑后,脱下了一身戎装的他此时只着官服,从军之人的戾气也稍稍收敛了一点,经过近两年的战役,他从当年那个俊俏优秀的少年变得更加成熟硬朗了,此时的他俨然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站在她面前的,是大景国的威远将军——叶迟瑞。

  叶迟瑞向前走了一步,眼神染上了一丝痛苦,声音有些不稳地说道:“朝颜你······喊我什么?”

  “叶将军。”朝颜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神,语气淡漠地重复了一遍。

  叶迟瑞愣在原地,眼前是他朝思暮想的人,一身素净淡雅的宫装,素来是她的风格,精致的发髻中插有一支白玉簪子,在鲜艳的配饰下却如此显眼,脸上略施粉黛,眼眸低垂看不出此刻的表情,容貌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却感觉得出她哪里变了,此时的她用如此疏离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仿佛是一个陌生人,叶迟瑞眼神一黯,不由地上前握住了她的双肩。

  “朝颜,你怎么能这样称呼我?叶哥哥我······回来了啊!”

  朝颜被他弄的一惊,挣脱了他的双手,后退一步道:“将军请自重,朝颜已嫁为人妇,若是被他人看到,会徒惹很多闲言碎语,将军若没有什么事,朝颜就先走了。”闻言叶迟瑞大惊失色。

  “不不——”他此时的理智崩塌了,急急说道:“朝颜,我知道你是逼不得已的!我······我不会娶明珠的!朝颜你等我!我们······”

  朝颜此时背对着他,哽咽地说着:“叶哥哥,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往后你莫要来找我了!”说完眼中留下肆意的泪水,她胡乱的一抹,抬步就想离开这。

  谁料叶迟瑞大力一拉,将她带入怀中,紧紧箍着,咬牙道:“不!朝颜你是我的!你送我的剑穗我一直留着!在边关的那些日子里,我想你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我们还有机会的不是么?我······我过阵子就辞官,带你走!”叶迟瑞闭着眼,像是要说服自己一般。

  “你疯了!”朝颜回过身,猛地推了叶迟瑞一下,对他吼道:“什么辞官?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已经嫁人了!你想让我成为人尽可夫的女子么?”

  叶迟瑞望着眼前哭成泪人的女子,心痛道:“朝颜,我爱你啊!别离开我好么!”

  朝颜对着他摇了摇头,双手捂着眼睛痛苦道:“对不起,叶迟瑞,可我······已经不爱你了!我现在爱的······是我的夫君!”

  叶迟瑞惊在原地,嘴里不停地说着不可能,不可能······他握了握拳,突然猛地上前再一次把朝颜搂在了怀中,他单手捏着她尖尖的下巴,俯身狠狠地吻了下去,朝颜被他突然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随即在他怀中猛烈地挣扎,嘴被他堵住,溢出几丝反抗的呻吟,叶迟瑞死死抱着她,不让她挣扎,一边吻着嘴里一边呢喃着:“我不准······我不准你爱上别人······你是我的!

  让朝颜和叶迟瑞都没有想到的是,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有两个人怔怔地望向这里,呆若木鸡······

  虽已是初春,但这一刻的夜晚却透露着阵阵凉意,让人如坠深渊······

  叶迟瑞力道有些重,吮着朝颜的舌有些生疼,他慌乱地探进她的唇齿间一阵搅 动,朝颜被他吻得呼吸快不够用了,手指也不小心划破了他的脸,叶迟瑞像是感觉不到痛一般,不肯撒手。

  “嗯······你······放开!”朝颜被他抱的动弹不得,心中悲痛万分,万般无奈之下只得瞅准时机猛地咬了下去。

  终于叶迟瑞“啊”的一声,松开了她,他抚摸着被她咬出血的唇,愣愣地出神。

  “啪!”的一声,是朝颜无情的一巴掌,叶迟瑞的脸被她打的歪向一边,他低着头,唇和脸颊的痛都比不过此时的心痛。

  朝颜哭着跑远了,空留叶迟瑞站在原地,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孤独无助······

  (作者的话:啊啊啊啊啊原谅我的缓更,其实这章bug很多,而且好狗血,比如怎么会好死不死地就被状元他们看到呢,但是流流木有办法啊,不被状元看到,剧情就无法发展下去啊泪奔~~~~~ 所以希望大家不要在意这章的雷点,下一章,状元要犯一件男人都会犯的错误0 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