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明月知不知

翌日清晨

明月知不知 临流 1501 2014-02-23 00:57:24

    第七章 翌日清晨

  第二天清晨,天气晴朗,窗外的微风混合着阳光透过半掩的窗户吹了进来,带起一阵凉意,柳茂亭打了一个哆嗦,随即转醒,他起身揉了揉眉心。

   “嘶——”突觉腰背部酸痛,低头审视了一番这才记起昨晚是自己的新婚之夜:睡了一宿的硬床榻。

  “唉,这榻着实比不上原来府上的舒服。”他苦涩地笑着,活动了一下臂膀,抬起头看向面前的窗户,从这个角度能看到院子里种的几株海棠,看样子是新栽的,这……是因为公主喜欢这花么?

  想到公主,柳茂亭突然望向对面的喜床,发现帘帐此刻还是垂下的。

  “公主还未醒?”柳茂亭心里嘀咕了一句,他慢慢穿好衣服起身,脚步不自觉地往床帐走去。突然,似是想到什么,硬生生地停住了,虽然昨日二人已是夫妻,但想到昨夜的情形和公主的那番话,柳茂亭还是犹豫了,他站在原地幽幽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向门边,一拉开 房门,阳光顷刻间就洒了进来……

  真是一个好天气。

  “咳咳,来……有人么?”许是在新府邸里,柳茂亭还不太适应使唤他人,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婢女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朝自己低头行礼。

  “奴婢若桃,是一直服侍在公主身边的宫女,给驸马爷请安。”宫女恭敬道。

  “免……免礼。”虽然一直被莫子文这么取笑着,但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他人正经地称呼自己为驸马,柳茂亭的脸还是不争气地红了。

  “公主还在歇息,待她醒了,梳洗好生伺候着,完毕后通知我,一同前去给娘请早安。”柳茂亭认真吩咐道,由于柳茂亭15岁时丧父,家里的生意由柳夫人一人之力撑了起来,此次儿子大婚,原本一直居于江南的柳夫人也被接到了京中。

  “是,奴婢这就吩咐嬷嬷们进来候着。”若桃应道,走出了院门。

  柳茂亭微微颔首,向外边走去,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新婚之夜的白帕子待会要让进来服侍的嬷嬷们收走,昨夜二人并未行周公之礼,万一被外人误会了公主的清白,这……可怎么是好!这样想着,柳茂亭顿觉事态严重,赶忙回身走进了房间。

  他一进屋,发现床帐被撩开了一角,公主已然起身,正倚靠在软垫上,忽然一只柔夷探了出来,对着外面说道:“是若桃么?服侍我起身吧。”

  柳茂亭站在原地,乍一望见那只丰润白皙的手,不禁有些心猿意马,他局促地微低头,对着里面的人轻声说道:“公主,是我……”

  听闻这话,那只手很快收了回去,里面一阵窸窣,过了好一阵,帘帐才被轻撩了起来。

  “你——”朝颜此刻还带着惺忪的睡意,脸微微泛红,在看清了面前的人后她紧张地望着对方。

  “公主,微臣无意打扰,只是这新婚第一日按规矩是要给母亲上茶的,惊扰到公主望能谅解……”柳茂亭不好意思低头道。

  “无妨,那劳烦驸马吩咐若桃过来吧。”朝颜攥着锦被故作镇定道。

  “微臣已让若桃下去准备,待会就会前来,只是有一事——”他顿了顿。

  “何事?”朝颜蹙眉。

  “就……就是新婚之夜的白帕子恐是待会要给人收去,我二人并未圆房,微臣担心他人看到帕子,会落人闲话。”柳茂亭吞吞吐吐道。

  听闻这话,朝颜顿时浑身烧铁般发了烫,心中责怪着:怎么没考虑此事?这下怎么办是好……她用手在身后搜寻了一阵,果然掏出一个白色帕子来,思索了一会,抬手就将手指送到唇边,准备咬破。

  突然,一只大手伸了过来,轻轻按住了朝颜的手。

  

  “且慢!公主千金之躯,万万不可受损,还是让微臣来吧。”

  朝颜身子一僵,迅速地将手抽了回来,柳茂亭手一空,感到有些失落。

  他接过帕子,狠狠地咬破了手指,微微的刺痛感让他皱眉,将手置于白帕之上,刚一接触,血就如点点梅花般晕了开来……

  两人相对无言,屋内气氛一时有些冷清。

  不多时,外面传来婢女嬷嬷们的通报声,柳茂亭应声,对朝颜一行礼客气地说道:“公主,微臣在屋外候着。”

  “有劳驸马了。”

  柳茂亭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朝颜,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屋里传来此起彼伏的恭喜声,柳茂亭立于屋外,看着明媚的阳光,突然觉得异常刺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