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明月知不知

一场宴会

明月知不知 临流 2923 2014-02-16 04:39:12

    第四章 一场宴会

  “那日的我,不知究竟是如何回的宫,只记得好似周围的声响和景物突然都消失了一般。总是在偏殿回廊那寻食的雀鸟今日怎么没来?含月宫前那只神态俏皮的石狮为什么见不到了?我时常凝望的那株海棠又去了哪里?那一刻,似乎世上又只剩下我一人了······”——孟朝颜

   今日是景国将士边关归来的日子,几场与西北蛮荒部落金狼的战争都以胜利告捷,连日的几场战争让金狼元气大伤,溃不成军。满以为能就此了解,大胜而归,无奈接到密报称,金狼蛮横无理,意欲再犯,虽短时间内不会举兵侵犯,但还是让人不得不防。目前前线战局还算稳定,老将军叶绍带领一部分将士守卫边界丰城,叶绍之子叶迟瑞带领部分伤兵和将士暂一步退回京师,作短暂的休养,并向圣上做这段时期的战事汇报,以等待下一步的部署。

  

   深秋的皇宫愈加增添了一丝凝重感,冷风萧瑟,寒意逼人,大片大片的树叶落下,铺满了皇宫的每一个角落。今晚的月亮出奇的皎洁而明亮,此刻正孤零零地悬挂于天空之上,周围无一丝星星点点相伴,入目皆是一片孤寂、悲凉······

   如同此刻,朝颜的内心。

   凤仪宫西侧的昭元殿此刻正举行宴会仪式,只见大殿内高朋满座,灯火通明,席间宾客觥筹交错,酒香四溢,殿中央正鼓乐齐鸣,笙歌曼舞,丝竹之声不绝于耳,好一派热闹非凡的场景。

  

   坐于大殿中央左侧后方的是柳茂亭、莫子文、秦弘三人,与一年前刚进宫青涩的他们相比,此时的三人已在朝堂之中各司其职,大显身手,平日里三人关系深厚,情同手足,更是时常相聚在一起,把酒言欢,互诉衷肠。柳茂亭儒雅、莫子文豪爽、秦弘寡言,这样的三位青年才俊也成为了宫中不少女眷们爱慕的对象。

  “来——敬我们柳大才子一杯,希望你多写一些‘咬文嚼字、狗屁不通’的文章······嗝······”莫子文似乎已有醉意,嘴里含糊不清,滑稽的表情让一向严肃的秦弘都忍不住笑了。

  “子文,今日你就少喝点吧,毕竟是皇家宴会,就你那酒量,也不怕失了态!还有,你刚刚的赞美我收下。”柳茂亭哭笑不得道。

  “诶诶,难得今日高兴,哎呦你们说这皇宫里办宴会就是气派啊,接风会都这么大的排场!”莫子文说着,此刻他的脸上爬满了晕红,就像一只煮熟的大虾,配上他摇头晃脑的动作,好不可笑,眼睛还不忘望向舞池中央的舞女,嘴里还一边念叨着:“有佳人兮,杨柳腰肢,步履轻盈,身似飞燕,貌比玉环,美哉,美哉啊······”

   一旁的柳茂亭和秦弘相视一笑,无奈地摆了摆头:“可小声点吧,别让人听见,你莫大公子伟岸的形象就要毁了。”

  “大家静一静······哀家有两件事想要宣布一下。”就在所有人都言谈欢畅,兴致高昂的时刻,皇后的声音响了起来。

  “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我大景国将士大败金狼,胜仗归来,为我景国边疆安定立下汗马功劳,可喜可贺!由于圣上龙体欠安,未能驾临,就暂时由哀家来主持宴会”此时皇后顿了一下,望向叶迟瑞,缓缓说道:“今日除了替叶将军接风洗尘外,还有事要与大家宣布,是——两件喜事。”

  

  殿内一阵波动,大家都在窃窃私语,互相猜测会是什么喜事。

  “我大景国两位公主都已到了婚配的年纪,哀家就自主为她们挑定了驸马人选,哀家之前也请示过皇上,在这里就先给大家宣布一下,即日赐婚圣旨就会颁布下去。”

  这话一说完,引起了下面不少的骚动,所有人都按捺不住好奇心想要知道皇后到底为公主们挑了怎样的夫婿。

  “哀家思考多日,决定将明珠公主(孟霜岚)赐婚于叶迟瑞将军,皎月公主赐婚于柳茂亭柳侍郎。”

  一时间,如同一颗巨石被砸进了平静的湖面,殿内炸开了锅。有惊讶的、有羡慕的、有失望的、有兴奋的······总之皇后的这一席话绝对是今年秋天最具震撼性的消息。

  “什么!赐婚于柳······柳茂亭?!”莫子文此刻突然间酒醒了,猛地一激灵,他坐起身,忙抓住身边人的衣袖,只见对方也呆滞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上尽是意想不到的表情。

  座下的叶迟瑞也是惊诧万分,若不是自己的母亲叶老夫人在一旁死死按住,怕是要惊坐而起。此刻他只能双拳紧握,眼神像是要喷出火来,耳边传来母亲低声的话语:“儿子,冷静下来——此事我几日前刚得知,顾青这个女人为了巩固顾家的地位,让自己女儿嫁到我们叶家,以后在朝堂之上怕是没有人敢再跟她顾家抗衡了······现在你父亲年事已高,边疆又战乱频发,难保这个女人不会在皇上面前说些什么,你且先应承下来!”

  “娘,你明知我对皎月——”叶迟瑞急急说道。

  “住口!”叶老夫人打断了他“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可看清楚没?知道该怎么做吗?”

  叶老夫人的手渐渐放下,轻轻拍了拍儿子的后背。此时的叶迟瑞紧紧攥了下手,又缓缓松开,尽量让自己声音保持平稳地说道:“微臣······谢皇后娘娘厚爱,只是目前战事还未完全稳定,微臣随时可能奔赴前线,就怕耽误了公主,微臣······”

  “这个问题哀家也考虑过,你战事在身,岚儿身体也还在调养当中,目前确实还不适合完婚,具体完婚日期先不急,我会和皇上仔细商讨。”

  

   说完皇后又面向大殿说道:“既然今天宣布了两位公主的婚事,哀家有自己的考量,介于明珠公主这对有一些事情会耽搁婚事,所以哀家决定先让皎月公主和柳侍郎完婚,皎月公主虽为二公主,但是是已故萧贵妃之女,算是为告慰萧贵妃,婚事就先于明珠公主举行,这也是哀家的一片心意。”

  听完这话,叶迟瑞立在原地,脸上顿时没了血色,抽痛狂袭而来,差点站立不稳。

  

  皇后看到这样的场景,似乎很是满意,一切都在她掌握之中······

  柳茂亭此刻也回了神,他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本以为能在朝堂之中寻求一个安稳的立身之处,尽心尽责地为景国效力,无奈一夕之间被招为驸马,以后怕是要卷入后宫是非之中了罢。。。

  

   想到这,他抬头看了一下上座,似是在寻找着什么,嘴里不禁呢喃:“皎月···公主······依稀记得还是在春节宫廷筵席上见过,那时候第一次见到后宫的王公贵族,远远地看了一眼,就见到几个身着华丽宫装的人们,那时也不知哪一个是她。”

  

   一个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宫装女子映入他的眼帘,只能看见她华丽的服饰和端庄的坐姿,这就是······皎月公主么?

  “柳侍郎,不知你对哀家的安排可否有意见?早听闻你才高八斗,聪颖睿智,哀家觉得你与皎月公主甚是相配。”此时皇后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打扰了柳茂亭的思绪。

  “皇后娘娘谬赞了,臣惶恐,对于婚配,微臣······没有意见,谢皇后厚爱,一切但凭皇后做主。”柳茂亭毕恭毕敬行了礼,嘴角扯过一丝无奈的笑,自己此时心中是什么感觉呢?开心?难受?都没有······估计能有的只是认命罢了。

  听到这样的回答,皇后满意地笑了:“好,希望哀家没有看走眼!”

  “该宣布的也宣布完了,宴会还在进行中,来,奏乐!”皇后回到了自己座位上,看着下面一派热闹的场景,她高昂着头,端庄优雅的微笑着,一如以往高高在上的自己,这就是大景国最尊贵的女子——顾青

   与下面喜悦沸腾的人群相比,坐在上面的皎月此刻一点也不敢抬起头,她怕撞见叶迟瑞坚毅深邃的眸子,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溢出泪水,她怕······她还能怕什么呢?她端庄地坐着,优雅地坐着,展现了每一个大国公主都该具有的美好形象,她的未来不能由自己掌握,她的驸马不是她心中所爱之人,她的命运就只能这么被别人掌控下去。。。

  

   当昭元殿内的乐器最后一声落下,当舞蹈最后一个动作停止,朝颜对着前方默念了一句:“母妃,阿冉该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