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请远离我,请留下我

第四十九章 毁了她的一切

请远离我,请留下我 哦妮 1867 2016-08-29 09:06:03

    大婶突然崩溃了便自言自语:“看来真的是老天爷在惩罚我啊!”  

  金玉珍疑惑的看着她,可是却有着一丝的不安。  

  突然大婶朝她跪下了,金玉珍吃惊的看着她便立刻想要扶她起来,可是她却拒绝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的母亲!”  

  “您怎么了?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先起来再说吧!”金玉珍着急的说。  

  “不!我一定要跪着说完!”大婶倔强的说,“其实我就是……你妈妈的朋友任沫帆……”  

  “任沫帆?”金玉珍感觉对这个名字非常的熟悉,突然她想到了。当时自己的父母出事的时候,任沫帆就突然消失了。许多年也不见人影。  

  “是你!”金玉珍感觉自己有些不敢相信,便激动地跪在了她的身边抓着她的肩膀问:“你为什么会消失这么多年!许多人都说……说你杀害了我爸妈,所以要逃跑的!”  

  “雪儿!我对不起你爸妈!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窍了,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大婶澄清着事实,  

  “当时我和你的妈妈是很好的朋友,可是我的身份卑微,而她却是富家人。便感觉到身份悬殊。虽然她并没有在意这些,可是我介意……所以就在你爸妈回国的时候……”大婶哭得泪流满面,自从她做了这件事后,便整天都感觉到自己的良心不安。再加上她的女儿的善良,真的感觉自己简直禽兽不如。  

  金玉珍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便激动的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既然我向你澄清了,我便会马上去公安局投案自首。不过……这一切的幕后主使……都是……范心!”大婶坚定的看着她说。  

  金玉珍顿时感觉自己有些恍惚,这时苏又夏跑了进来,他激动地跑到金玉珍的面前兴奋的说:“我终于找到你了!”  

  金玉珍两眼无神的看着他便用力地将他的手甩开便起身准备离开,“你要去哪儿!”苏又夏疑惑的问。  

  “回城市!”金玉珍有气无力的回答便继续走着。  

  “明天再回吧!很晚了!”苏又夏跑到了她的身边劝道。  

  “我一刻也不能晚!我要杀了她!”金玉珍激动地跑了出去,苏又夏吃惊地看着她便立刻跟了上去。  

  “玉珍!玉珍!你怎么了?”苏又夏握住了她的肩膀激动的问。  

  金玉珍含着泪愤怒的看着他:“我要杀了你妈妈!杀了你妈妈!”  

  苏又夏被震惊住了,便冷静的说:“对不起,我替我妈向你赎罪!如果你真的很愤怒。就杀了我吧!”  

  “杀了你?杀了你那个人还在啊!”金玉珍似乎已经疯了。  

  “玉珍!我保证属于你的一切我都会原封不动的还给你,还有我妈欠过你的,都由我来还……”苏又夏睁大眼睛含着泪说。  

  “凭什么?凭什么她犯的错就要你来承担!”金玉珍生气的大喊着。“她让我一无所有,害我不成,还要去害我爸妈!”  

  “你在说什么?什么害你爸妈?”苏又夏激动的看着她问。  

  “我爸妈的死!都是因为你的母亲范心造成的!你说我还有什么原谅她的理由!”金玉珍流着泪笑了一下,便继续往前走着。  

  而苏又夏却吃惊地看着前方,“为什么?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金宇杰握着蓝色手链静静地看着躺在病床上宋香玉,“香玉,我已经将你的奶奶安置好了,请原谅我并没有将你的消息告诉你的奶奶……等你醒来之后,我再弥补之前对你的忽视!”  

  “该死!”范心将报纸甩在了地上,报纸上登录的首要新闻便是SCN公司的原继承人还活着??现在的继承人是该退位,还是……  

  “苏雪儿!”范心气愤地大喊着,便吩咐管家:“明天举行继承人仪式!安稳人心!”  

  “阿姨,您喊我有什么事吗?”白漫妮疑惑的走过去问。  

  “漫妮啊!在明天的仪式上,阿姨就会宣布你跟又夏的婚事,阿姨应该要改成伯母了!”范心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说。  

  “谢谢阿姨……伯母!”白漫妮兴奋地回答,便兴高采烈的离开了。  

  范心凝视着她离开的背影,只有赶快跟白家联姻,才能增长她的势力。  

  白漫妮慢慢地开着车,明天便可以成为又夏的未婚妻了,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她却总感觉自己心有些不舒服。“我这是怎么了?该高兴啦!”白漫妮劝着自己。  

  金玉珍还是留了下来,因为现在也没有进城里的车了。她静静地坐在床边两眼无神的望着前方,一副失魂落魄地样子。  

  而苏又夏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如果当初我妈没有生下我,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的。我现在真的好累……”金玉珍感觉自己的眼泪都要流干了。  

  苏又夏发现她地眼睛已经哭肿了,便起身抱向她:“对不起!”  

  “你放开我!放开我!”金玉珍用力地推开他,可是却怎么也推不动。于是用力地咬着他的肩膀。  

  苏又夏忍着痛紧紧地抱着她:“你咬吧!把你的愤怒发泄出来!”  

  突然金玉珍都尝到了血腥味,便慌张地松开了嘴巴,真的出血了。于是用力地推开他大喊:“能不能离开我?我不想见到你!我不想恨你!”  

  “我会让我妈去投案自首的!还有欠你地所有我都会归还!”苏又夏激动的说。  

  “你以为我会在乎你们家的财产吗?我现在只有一件事情要完成,就是毁了范心所拥有的一切!”金玉珍严肃地看着他低沉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