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医门毒妻,盟主别耍酷

第四十六章 一口咬出血

医门毒妻,盟主别耍酷 云灵素 1053 2015-06-02 16:23:21

    喝水,吃东西他可以喂,那如厕呢?

  “你说什么?”司天傲整个人趴向前去,耳凑到她的跟前,娇娘毫不犹豫的一口咬住他的耳朵,力道很大,大的足以扯下他的耳,让他以后变成一个无耳盟主。

  司天傲动作极快,两指扣住她的下鄂,让她不能再胡来,探手一摸,耳边已染血迹,她的唇畔也染了些血迹,她的野蛮与小性子,他如今是见识到了,“娘子这是要谋杀亲夫吗?”真狠哪,若是对别人也就罢了,对他也如此实在是过份了些,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在她的眼里,暂时还不是自己人,亦只能算是个外人!

  “爷,”寒童一惊,赶前上前,两人都停下马,寒童见主子面色未变,缓了口气,爷都是自找的,明知道人家姑娘不愿意,非得带着走,还点人家的穴,换成是谁,也会耍起性子来的。

  “没事,”司天傲拿也袖中雪白巾帕,先替娇娘拭尽唇畔的血迹,再拭干他耳边上的血,“不过是小伤,”他完全不放在眼。

  寒童眼角一抽,都流血了还是小伤,爷是怎么被人家姑娘给迷了心智的,从来就没有这么不正常过,分明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寒童瞧来,娇娘与别的女人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爷,你流血了,还是包扎一下为妥。”寒童开始找东西给主子包扎。

  “不用你动手,”司天傲让寒童将东西放在一边,他下了马,轻巧的将娇娘也抱下马,“娘子是大夫,她会替我包扎妥当。”

  瞧着染红的白手帕,娇娘有片刻的愧意,也仅是片刻,他无悔意,为何她必须有悔意,她如木偶一般,直挺挺的呆在司天傲的怀抱中,要一个木头人替他包扎,他真会开玩笑。

  “娘子,现在我解开你的穴道,你可要乖乖的,”他眼中带着笑意,半点不怪她咬了他,“若是娘子再不乖,下回司某会直接抱着娘子去如厕。”

  “司天傲,你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她痛恨自己骂人的词讳太少,来来去去只能说上这几句,“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以后的事,暂且不论,眼下司某不后悔就够了。”江湖人不正是讲究快意人生吗?他的居所取名随意居,皆是意在随意而行,如今有意,为何不行。

  两指轻点,解开娇娘的穴,娇娘猛咳了几声,深深的吸了好几大口的气,能动的感觉太好,她一点也不想再继续回去当个木偶人。

  盯着司天傲,看着他的伤口,“要我包扎也可以,你必须允诺,不准再点我的穴。”

  “只要你乖乖随我回随意居,自然不会再点你的穴。”

  “好,”她应了,她愿不愿意,他都会把她给带回随意居,既然如此,何必给自己找苦头吃,她一点都不想尝尝被人抱着去如厕的慈味,她最亲的人尚且无法接受这样的做法,更遑论是个并不太熟的男人,她还是个未嫁的姑娘家,“你蹲下。”

  寒童立刻搬来垫脚的小凳,“爷,坐。”堂堂的盟主怎么可以随便就蹲下,像什么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