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第十章 安慰与闯祸

心愿 云墓 2359 2014-08-19 19:56:41

     女生宿舍,三四二。

   封月愤愤不平的将手机摔在了床上,望着哭红了眼的云韵有点心疼。

   “好了小云韵,不要哭,明天我帮你教训那个家伙好不好。”封月半蹲在云韵身前,仰着头,看着不断落泪的云韵,轻声安慰道。

   “封……月姐,张浩是不是喜欢她。”云韵哽咽着声音,想起在好运饭店前所望见的那一幕,心里便是一阵酸疼。如果他真的喜欢李雪,又为何答应与自己吃饭。

   “不会的。傻丫头,你想的太多了,或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封月出声安慰,可是心里却不经有些打鼓。难道真如云韵所说的那样,他喜欢李雪。

   云韵哭的更凶,虽然她不太清楚封月为何这样说,可是,她却听出了封月话音中的不确定,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安慰吧!“封月姐,如果张浩真的喜欢李雪,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把他抢过来,结婚了还能在离婚,何况她们现在可是连男女朋友都不是。”封月不假思索。双手掐着小蛮腰,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一脸很凶狠的模样。

   云韵被封月的这一滑稽模样,显些逗笑,她没有好气的白了一眼封月,可心底却是很温暖,最起码在这里,还有人在乎他。“谢谢你封月姐。”

   封月笑眯眯的坐在云韵身侧,揽着她的肩头,左右摇晃,像是挡着秋千,调笑出声。“我们家小云韵怎么这么客气呢?难不成是张大公子家教严厉。”

   “封月姐,她们都那样,你还取笑我。”云韵娇嗔的推了封月一把,心情突然像是冬日里的花朵,被那万丈光芒所笼罩,好了很多。

   封月摩擦着雪白的下巴尖,打量着云韵,略显惋惜的摇了摇头。老气横秋道:“难怪说恋爱中的女人最傻,看来真是这样啊!”说着话,她轻轻的捏着云韵的小脸,希望可以晃醒这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孩。

   云韵好不容易才将捏着自己脸的手拿了下去,漫不经心的说道:“封月姐为什么这么说。”

   边说着话,云韵边打量着封月,然后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好奇的说:“封月姐,你是不是谈了男朋友了。”

   封月惋惜的叹了口气,没好气的说:“看来真是没救了。”

   “封月姐,到底什么嘛!你快说啊!”云韵撒娇似的晃着封月的手臂,眼神好奇的望着封月。

   “现在是什么社会,结婚可以离婚,有了孩子可以做流产,有了老婆可以找小三,不就是一个吻吗?能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只能说你太在意张浩了,太小题大做了些。”她一边说,还不忘将脸凑了过来,吐气如兰媚眼如丝。“这个世界还有搞基和百合。”

   “你……”云韵拉了拉自己的衣领,向后倾了倾身子,拉开了距离。

   “放心,我的性取向很正常,是男人,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

   云韵故作佯装的摸了一把汗,望着封月,却发现,她的目光也正含着一丝狡洁的笑容望着她。

   继而,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然后很夸张的捂着肚子,用被子捂着嘴,尽量不让声音扩散出去,打扰到别人。

   咚,咚!

   不合时宜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笑声,打破了两人的好心情。

   封月心里有些不悦与疑惑,然后漫步走到房前,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谁啊!”

   打开房门,是一道明亮的光束射进屋内,刺的封月直眯双眼。她半遮着眼睛,不满的说道:“有完没完了,照什么照。”

   声音很大,震的云韵脑袋直发晕,她站起身子,打开的灯,才看清来人面貌。尔后,她走到门口前,对着来人很有礼貌的问了一句。“这位学姐,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来人的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了一点,目光轻瞟了眼封月,然后关闭了手电筒道:“我是校务室的。”说话间,她不忘指了指戴在身上的红色布条。这是校务室的人才会有的。

   “现在已经是十二点,按照艾润克斯的规定,学员必须在十一点之前就寝,你们的交谈声,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其它人的休息。”她板着脸,望着封月两人,冷漠着声音道。

   她话声落下的瞬间,三四一与三四三的房门被打开,然后走出来几人,接着,更多的房门被打开,显然是被封月那一声大吼给震出来的。

   三三两两的人朝着这里走来,不一会便是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目光打量着三人,充满着看戏的味道。

   知道自己理亏,封月一时也语塞起来,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于她,只得干笑一声。

   “那个学姐,今天晚上因为有些事情,所以才耽搁到了这么晚,下次不会了。”云韵带着歉意说道。

   “事情?因为什么事情。”校务室的这位同学显然对于云韵的话不相信,柳眉微皱在了一起。

   “是啊!什么事情。”某一位学生叫嚣着。

   “快说说。”另一位同生怕无风不起浪,推波助澜。

   封月纤细而狭长的柳眉紧皱在了一起,她环视四周,眼里满是不悦。“这和你们有关吗?”说着话,她将云韵挡在了身后,后者性子太弱,并不适合这样的场景。

   “这位同学,你说这话似乎就有些不对了,要不是你们俩大呼小叫,我们现在会站在这里吗?你们说是不是。”有位同学不服气的说了一起。

   “是啊!是啊!”周围所有人都起哄道。

   封月的脸色变了,变的难看起来,满是怒容,她好不容易才将云韵哄的开心起来,现在又来了这么多不长眼的东西。

   云韵的脸色也变了,变的有些委屈。

   “这位同学,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想只是这么件小事情,不用弄的人人尽知吧!”封月冰冷着脸,同样冰冷的声音让的空气为之一涩。

   或许是因为封月那冰冷的声音,原本不至于闹得这么僵的事情,结果却是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去了。

   只见那位校务室的同学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没什么,我只是想按照学校的制度来管理,明天或许你们得去校长办公室去报道一下。”

   “如果没什么其它事情的话,我想我们该睡觉了。”说完,一拉云韵的手,走到宿舍里,然后很大力的将门关了起来。

   封月不悦的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好心情都被破坏了,睡觉吧!”

   封月越说越感觉到无趣,半卧在床,望着云韵微笑道:“放心吧,明天不会有事的,不是还有我吗?”

   虽然云韵并不知道封月哪里来的信心,可是最终她还是选择了相信她,回应了一句,脱下了鞋,躺在了床上,钻进了被窝。

   灯,熄了。

   屋外,微风静静的吹着,卷起一片落叶,飘起落下,辗转反复。

   夜,寂静无声,她侧卧在床,辗转反侧,却又无法安然入睡。

   初入夜的那一幕浮现眼前,心微微抽搐了下。

   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