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芳菲尽

第三章 相似

芳菲尽 莱茵砂 1443 2014-06-01 10:23:39

  独孤信一挑眉,诧异着凤鸢璃与寻常五岁孩子的不同,心中流过一丝忧愁,半晌,才缓缓道:“鸢璃,你这又是何苦?”

凤鸢璃默然道:“大伯,我的身份你是知道的,如果我继续存活于世,那么对于梁国是一个多大的挑衅,他们势必会派杀手来杀我,只有自己真正强大起来,才不会受到伤害。”

生活就像一盒彩色糖,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独孤信道:“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和顺儿一起吧,过会儿去习武堂西侧厅好好练习就是了。”

习武堂西侧厅?那个地方可是连独孤家的子女都不能进去的,那么,独孤信让她去干什么?算了,也不想那么多了,他的这个回答算是准了她的要求吧,于是乎,凤鸢璃恭恭敬敬道:”多谢大伯的成全。”

习武堂内。

一名七八岁左右的少年正在习剑,一习白衣飘飘,琥珀色的眼神里透露出了一个剑客的戾气,但不失习武者的镇定,凤鸢璃感慨,两者拿捏这般好可是连练了几十年的人都比不上的,竟有些痴了。

少年仿佛感觉到附近有人,停了下来,转身却见到了凤鸢璃,冷冷地问:“你就是凤鸢璃?果然与那些娇滴滴的独孤家小姐不同。”

凤鸢璃反问道:”你就是独孤顺吧?那个,练的还不错哦。”

独孤顺道:“是,又如何?看来是我高估你了,你也和那些小姐差不多。”

凤鸢璃道:“我还要多谢你高估我咯?真是的,有必要装那么冷吗?对了,大伯不教我了吗?那教我习武的师傅呢?”

“正是在下。”

“就你?”凤鸢璃一挑眉,独孤信跟她开什么玩笑,不教她也就算了,居然还让这个没发育完全的黄毛小子教她,搞什么。

“就我 。”独孤顺一转眼,竟然把剑架在她脖子上了,挑衅地问,“不配吗?”

“你不也是独孤家的孩子吗?怎么也会要这么早习武?”凤鸢璃心中惊慌不已,于是转移他的注意力,随便问了个问题。

独孤顺把剑放了下来,皱一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有些事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这个问题很难吗?凤鸢璃愣了一愣,便立即猜想或许是独孤顺的身份经历不简单,随即又恢复镇定,道:“那好吧,你教我练剑吧”

......

几天练剑下来,凤鸢璃练得双手发麻,全身酸痛,这种感觉,真是……痛苦死了,还要每天面对一座千年大冰山,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啊~~~~

不过通过几天的交往,凤鸢璃越来越发现这个独孤顺的古怪了。

首先,是他精准无误的剑术,堪称完美,其次,就算是肉搏,五六个成年侍卫也不是对手,再然后,便是他这个死冰山竟然可以把母子亲情变成一种形式,多少次他的生母来看他,他也只是有礼貌的问好,竟没有寻常孩子对母亲的那中撒娇的态度,而且,为什么他们的关系看上去那么像主仆,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

不过这个家伙除了性格冷一点以外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在练剑时凤鸢璃有很多搞了很久还搞不会的招式,他也相当认真的再教了一遍……

“啊~~~”凤鸢璃练剑时又被木剑砸到手了,天哪,连木剑都使不明白,这铁剑要什么时候才能上手啊,虽说是木剑,可砸到自己还是该死的那么痛。

独孤顺皱眉道:“凤鸢璃,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练剑时要专心。”说罢,起身拿起她的木剑又教她使了一遍这个招式。

凤鸢璃拿起剑,照这独孤顺的招式一边练一边道:“知道了啦,你看我这次不是注意了吗?”

“专心。”

........

凤鸢璃就这么日复一日地练这剑,虽然没什么大的进步,但也好过在院子里被别人欺负的好,更何况独孤顺只是说话冷了点,其他倒也没什么过分的地方……

“啊~~”某人又倒霉的砸到了手。

”你真这么想废了自己的手吗?下手那么重!”独孤顺调侃道。

“我会注意的!!!”但凤鸢璃实在受不了他的那个调侃的表情,忍不住大笑出声,心想原来冰山也有第二种的表情。

“专心!!!”

某人依旧无视他的话,继续大笑。

“喂……”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