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是你的小妖

第二十二章

我是你的小妖 六和听涛 3115 2015-09-19 12:58:38

  面对邵文廷,宓臻未语先笑,一手扒着他一手揉着肚子颤颤巍巍道:“小邵啊,有个据说是你舅妈的堂妹的人,请你拨冗去她家吃顿饭,不知你意下如何?”

“哦?岳母大人召唤,小婿自当前往。”邵文廷这人脸皮够厚,不管宓臻说什么,都能接得了口。

“可是岳母好像有些不待见你哦!”宓臻忍不住泼他冷水。

“那是因为她老人家还不了解我的为人,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你瞧着吧!”邵文廷信心满满。

这个宓臻自然明白,除了两人私下相处,平时邵文廷都是人模人样的。

进门没多久,他就和爸爸聊得很投机,随后又投其所好,陪妈妈聊厨艺。一顿饭下来,看得出爸爸妈妈都对他很满意。

饭后,宓臻帮着妈妈在厨房收拾东西,眼睛不时瞟向书房紧闭的房门,再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什么事能聊这么久?

看出宓臻的心不在焉,妈妈打趣道:“怎么,才分开一会儿就开始想他了?”抬头看向书房那边,“我已经向你姨妈打听过了,再加上这小半天的观察,文廷这孩子确实不错。”

“矮油,连称呼都变了。不是应该叫小邵吗?”宓臻还拼命挤兑妈妈。

“你这孩子,还让不让我好好说话了!”妈妈不悦地白了她一眼,“孩子大了,终究是要自立门户独立生活的,你能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我和你爸也就放心了。但我们辛苦养大的女儿就这么给了他,你爸爸觉得还是要好好嘱托一番。”

听了妈妈的话,宓臻微微垂下头,心里涌上了一丝感动和不舍。

“你说,下次文廷来接你时,我要不要应景地落几滴眼泪啊?”

宓臻心头满溢的感情瞬间被妈妈的话给浇灭了,“你哭什么?你既不是嫁女儿,又不是刘备托孤!”

就这样,邵文廷获得了宓臻爸妈的恩准,约好时间乐颠颠地来帮她搬家。

回到邵文廷的住处,宓臻打开行李,拿出自己的物品开始慢慢整理。

衣服被挂进衣橱,和邵文廷的衣物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了一处。推开浴室的门,一眼看见自己用过的漱口杯正紧挨着邵文廷的杯子静静立在洗脸池旁。经过一个下午的劳动,如今屋内视线所及处都是两人的个人物品双双对对地放置在了一起。看着眼前的一切,宓臻不可抑制地翘起了嘴角。

此时天已黑透,窗外亮起了万家灯火,宓臻站在客厅,看着厨房温暖的灯光下,邵文廷正在忙碌的身影,忽然就有了一种居家过日子的真实感受。

晚上,宓臻沐浴完毕回到卧室,床头出现的一抹红色吸引了她的目光。走近一看,雪白的枕套上斜放着一枝娇艳的玫瑰,玫瑰花下还压着一张小卡,宓臻展开烫金的卡片,浏览着上面的话语--送给我最亲爱的小蜜糖,希望你会喜欢这个有我的新家。

刚走进卧室的邵文廷自身后环住她的腰,将她拥入自己怀中,“喜欢吗?我的女主人!”

宓臻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侧过脸想对身后的人说点什么,却被邵文廷攫住了双唇。

也许是小别胜新婚,今晚的邵文廷热切地探索着身下的宓臻,花样百出,极尽折腾之能事。

最后在宓臻累极时,邵文廷才放过她,但双手还紧紧搂着她。迷迷糊糊中宓臻的耳边响起他激情过后低哑的嗓音,“我爱你,我的小蜜糖!”宓臻更紧地偎进他怀里算是回答,接着便沉入梦乡。

第二天上午,宓臻揉着酸疼的腰肢缓缓睁眼,对面那人却是一脸的神清气爽,扬起笑脸道了声“早”,手却不规矩地爬上了她的后背,嘴里跟着冒出一句,“红颜祸水!”

“说得对,你就是老天派来祸害我的。”宓臻已无力反抗他的骚扰。

邵文廷笑而不答,手上持续着帮她按摩腰背。其实自己早就醒了,但美人在怀,实在不愿起床,只想和她多温存会儿。

宓臻舒服地眯起了眼,做红颜祸水的感觉也不赖。

用过早餐,宓臻终于感觉体力有所恢复。邵文廷见状,拍了拍沙发上的空位,唤她过去,同时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我们看娱乐新闻吧!不然芒果台也行!”宓臻拒绝在周末看财经频道。

“嘘,马上就开始了。”邵文廷按下她的不耐。

时钟指向整点,节目开始了,美丽的女主播和观众打过招呼后开始介绍今天的节目内容,“本期节目我们请来的嘉宾是本市的商界精英青年才俊,TMQ集团的总裁--邵文廷先生。”

镜头一转,邵文廷赫然出现在画面上。“邵先生,你好,欢迎来到我们的节目......”

电视上的邵文廷英俊潇洒,面对女直播的提问侃侃而谈,幽默睿智。那份自信从容的气度让人折服。

宓臻心中暗暗给他打了个高分,口中夸奖道:“镜头感不错!”

随着访谈节目进入尾声,女主播开口问道:“邵先生,受我们台里众多女同事的委托,你介不介意我代她们问一个私人问题?”

邵文廷做了个“请”的手势。

“请问邵先生,你希望自己将来的另一半是个什么样的人?”

“切,分明就是她自己想知道,还找了个这么烂的借口。”宓臻不屑地撇撇嘴,然后静待电视里邵文廷的回答。

屏幕上的邵文廷微微一笑,将答案公之于众,“我的另一半,她不需要有出众的容貌,不需要有丰富的学识,更不需要有显赫的家世,只要能带给我平凡的快乐就好!”

“那请问你找到这样的'她'了吗?”女主播不遗余力地打探消息。

“这是第二个问题了,我无可奉告。”邵文廷果断拒绝。

看完节目,宓臻丝毫没被邵文廷的回答感动到,“你当着全城人的面把我描述成一件'三无产品'!而你就是个收废品的。”宓臻伸出脚尖轻踹了他一下,“离我远点!”

邵文廷一把抓住她的脚踝,不让她继续作乱,“这是我的真实想法。我见多了女孩子因为家世好,就变得趾高气昂不可一世。我也不喜欢功利心强的女孩。”沉吟了一下,又接着道,“当然,我也不希望对方因为我的家世而产生自卑感,在我面前畏手畏脚。你这样子我很喜欢,你就是你,简单而真实。”

“这叫无知者无畏!”宓臻傲娇地抬了抬下巴。

虽然偶尔有点小迟钝,但关键时刻宓臻还是很能把握住重点,很快她就回过味来,吊着眼角鼻孔里哼哼着,“这话听着有隐情啊,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邵文廷笑着摸了摸她的脸,坦然回应,“我还真是低估你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

“等等!邵公子要开始讲他的辛秘往事咯,吼吼吼!”宓臻喝止邵文廷,光脚跑进厨房,倒了杯茶回到沙发上盘腿最好,“好了,开始吧!”整个过程始终笑得合不拢嘴。

邵文廷轻弹她的前额,“你这脑袋瓜成天都在想些什么,非要我有点什么,你才觉得过瘾!其实这个故事一点都不曲折。那时,我刚到国外念书,虽然不用像其他留学生那样辛苦奔波,但一个人在异国他乡难免觉得孤寂,看到国内来的留学生会感到很亲切。起初,我只是知道班上有一个和我一样国籍的女生,并没过多留意她。后来才慢慢发现这个喜欢坐在角落,斯文安静的女生很聪明很优秀。有时会趁我不注意用秀气的双眼偷偷打量我,那个时候年纪还小,喜欢恶作剧,常常会突然抬头对上她的视线,看她惊慌失措的样子非常有趣。”

“邵文廷,你跟别人眉来眼去的,对我倒是很直接嘛!哼,然后呢?”话里有掩不住的酸味。

“然后我病了,一周后回到学校,她将所有的讲义和笔记整理了一份送给我。当时心里对她是有好感的,不过忙于应付学业适应新环境,还没顾得上考虑交往的事。后来,她无意中了解到我的家境,就开始疏远我。我几次主动找她说话,她都是一副唯唯诺诺谨小慎微的样子,渐渐地我也觉得没意思。正好新学年开始大家选了不同的课程,我们之间就不再有交集了。事情就是这样的。”

见宓臻迟迟不说话,邵文廷上前问道:“怎么,生气了?”

“不是。我在想,这样的女孩是自卑又自傲的吧!身份的悬殊会让她有压力,但她本身又那么优秀,难免会有些清高,一定不愿被人说成是攀上你这根高枝。”想起以前邵文廷问过自己的话,“难怪你和我在一起时要再三试探,反复确认。原来是有心理阴影啊!”

“当然不能太急躁,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这么有趣的女孩,我可不想把她吓跑了。”

宓臻色咪咪地用手指勾起邵文廷的下巴,“你造吗,其实我对你也不是无所图,老娘看上的是你的美色!”

“你要,我就给!”邵文廷笑得暧昧,两眼电力十足。

“咳咳!”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宓臻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嗽。原本是想调戏他一下,结果自己成了被调戏的那个。

六和听涛

周末愉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