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是你的小妖

第十五章

我是你的小妖 六和听涛 2931 2015-09-12 17:54:53

  愉快的假期即将结束,众人陆续下楼去餐厅享用丰盛的早餐。刘涛进餐厅来时顺手打开了电视机,里面正在播报晨间新闻。

宓臻吃着早点,眼睛时不时地往电视里瞄几眼。“这女主播的发型和服装实在是......她一定是得罪造型师了吧!”宓臻心里暗暗摇头。

电视里的女主播口齿清晰地接续播报,“视线转向本市。昨晚本市警方加强打击力度,在新海地区布下警力,严格检查过往车辆。多名车主因酒后驾车被处以罚款。另有一名路虎车主因涉嫌酒醉驾驶及肇事逃逸,现已被警方拘留。”

看完这条新闻,宓臻不无感慨,“怎么闯祸的都是路虎车!”

身旁的邵文廷冷哼一声,宓臻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以为他是在暗示自己,于是把刚剥好的橘子分了一半给他。

“这人就自认倒霉吧!这次没人保得了他,不在里面坐到满月肯定出不来。”刘涛说话的同时,眼睛有意无意看向邵文廷。

唐嘉漱暗自观察着眼前两个男人间的交流,摸着自己的下巴,眼中若有所思。

下午,几人坐在机场的贵宾候机厅里,听着广播里甜美的女声在更新航班信息,他们所乘坐的航班将延误两个小时。

阿杰哀叹一声,继续翻看自己手里的杂志,为了打发时间,他找了支笔开始做里面的填字游戏。

唐嘉漱撇了眼正在做题的阿杰,鄙夷道:“你一个会说会看不会写的半文盲就省点力气吧!”

“你以为你是睡美人吗?”阿杰与他据理力争。

“什么意思?”大家纷纷表示没听懂。

“记忆还停留在十年前他入睡的时候。”此话一出,瞬间冷场。

阿杰也不在乎有没有人捧他的场,自顾自发问:“画圣是谁?”

嘉澜脱口而出,“马良。”

“三个字的。”阿杰补充说明。

“神笔马良!”嘉澜说完,宓臻毫不留情地笑倒在邵文廷怀里。

邵文廷轻拍宓臻后背帮她顺了顺气,“我以为自己已经为民除害捡了个傻子。没想到这世上永远没有最傻,只有更傻!”

一直默不作声的刘涛坏笑着接口道:“文廷,你这招叫一石二鸟,而且还是两只傻鸟!”

宓臻心中暗骂刘涛是个阴险小人,手上泄愤地在邵文廷腰上狠狠拧了一把。邵文廷也不阻止她,只是笑看着她。

另一个受害者嘉澜找不到人出气,只能自己挺身而出,“咳咳,我给你们出道题吧!你们谁知道龙虾的牙齿长在哪里?”

“长在嘴里。”邵文廸贴心地配合她。

“错,龙虾的牙齿是长在胃里的。”唐嘉澜一脸得瑟的表情。

“长在胃里的不是胃溃疡嘛?”关键时刻总有人出来搅局,这个人就是宓臻。

宓臻冲嘉澜做了个鬼脸,嘴上说道:“轮到我问了。我的题目是这样的:'对不起,我是警察!'请问这句台词出自哪部经典电影?”

唐嘉漱双手轻拍桌面抢着回答:“我知道,我知道!是《黑猫警长》,小时候我经常看!”

“噗!”宓臻简直笑喷了,“你们兄妹两人真是叫人捉急哦!那么经典的《无间道》被你说成了《黑猫警长》。三哥,我还一只耳呢!”

大家笑了一阵,邵文廸对着前方看了一会儿道:“进来的这人不是最近红得发紫的小鲜肉吗?网上传言他被富婆包养,看来可信度很高哦!”

几人的视线一致转向门口,宓臻看到邵文廸所说的小鲜肉中等身高,体型偏瘦,脸上架着一副黑超,容貌看不真切,不过皮肤挺白的。身旁一位体态丰腴的成熟妇人亲热地挽着他的手臂。

“嗤,就他这样的身板能应付得了那个阿姨吗?”宓臻白了邵文廷一眼,这人嘴真毒,想起他刚才的“一石二鸟”心里就来气,开始和他针锋相对,“难道你没听过有句话叫:‘小归小,玩技巧'!”

“噗嗤!”这下全桌的人都笑喷了,幸好邵文廷眼疾手快,拉着宓臻躲过了他们发射的水枪。

看着桌上的水渍,邵文廷无奈摇了摇头,屈指在宓臻额上弹了一下,“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这下宓臻新仇旧恨一起爆发,捂着自己的额头不满道:“你说的叫高大上,我说的就是乱七八糟!邵文廷,我不跟你玩了!”

刘涛两眼放光,身子前倾,“臻臻啊,快告诉姐夫你们平时都是怎么玩的?文廷他有没有欺负你?”

“还有你,也不是省油的灯,别以为我已经忘了你刚才说的话!”宓臻暗自腹诽,眼珠骨碌一转,慢条斯理地喝了口饮料,再慢条斯理地看向邵文廸,最后慢条斯理地开了口,“姐姐,不知道姐夫是“天赋异禀”型的,还是“技巧型”的?”

刘涛看着这个小姑娘,只能甘拜下风。

终于,广播通知可以开始登机了,悠长假期也就这么结束了。

飞机降落时,宓臻反倒有些不舍,这几天习惯了和邵文廷朝夕相处,等会儿他送自己到家后两人就要分开,也不知他回去后会不会想自己。

下了飞机,大家各自打开手机,瞬间充斥了各种短信提示音,宓臻留意到阿杰微微侧过了身,低头翻看着自己的手机,脸上神色微变,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他伸手拿过自己的行李和大家挥手道别,“我老妈要我去旁边的航站楼接人,司机已经在外面等着,我先走啦!”

回去的路上宓臻跟邵文廷提起这事,“我总觉得阿杰最后走的时候有点怪怪的!”

邵文廷想了想,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

几天后,宓臻在上班时间接到了阿杰的电话,“臻臻姐,救我!”听到电话那头表弟凄厉的叫声,宓臻立刻按他的指示赶到了学校。

看到眼前漂亮精致地像个洋娃娃一般的混血女孩,宓臻完全被惊艳到了。阿杰赶紧把宓臻拉到房间里,“你别被表象迷惑了,这人就是个麻烦精、跟屁虫,臻臻姐,你一定要帮我!”凄凄惨惨地把事情的原委述说了一遍。

原来女孩名叫安妮,她家和阿杰家是世交,小时候两人经常一起玩。长大后男孩子有自己的爱好和朋友,没空也没心思陪女孩。但安妮还是想尽一切办法黏着阿杰,弄得阿杰没办法,最终只能远远地躲到太平洋的这一边。

前几天安妮从家里偷跑出来。那天在机场,阿杰去接机的对象就是她。原本想着假期结束后自己住回学校,让自己老妈去安抚她就行了。结果今天下午安妮一个人跑到了学校,逢人就打听阿杰,竟然一路摸到了他的宿舍。阿杰下课回来就震惊了,赶又赶不走,晚上还有课,也没时间陪安妮,情急之下想到找宓臻来救场。

看着房里不停小声嘀咕的两人,安妮不满地撅了撅嘴,“阿杰,你想好了吗?晚上是你陪我出去玩还是我留在这儿等你下课?”

阿杰一把将宓臻推到安妮面前,自宓臻肩上探出头道:“这是我臻臻表姐,今天她陪你,你想去哪儿玩就跟她说,她都会带你去的。”说着在背后扯了扯宓臻的衣角。

宓臻硬着头皮笑对美女:“安妮啊,男生宿舍有什么好玩的!姐姐带你出去逛逛!”回头对阿杰使了个眼色,“阿杰,你送送我们!”

阿杰忙不迭地把两人送出校门,看她们上车离开才松了口气。

晚上宓臻和邵文廷通电话时说起了白天的事,邵文廷“哦”了一声并不吃惊的样子。

“难道你早就知道了?”

“以前在那边读书时,我也常去阿杰家。那时安妮就经常缠着他玩,还吵着要做他女朋友。每次阿杰见到她就直接绕道走。那天你说阿杰看起来有点奇怪,我就猜到是安妮来了!”

第二天阿杰故技重施,又找了宓臻当救命稻草。第三天,安妮自己直接找上宓臻。

这下,除了阿杰,邵文廷成了最不待见安妮的人。宓臻除了上班,剩下的时间基本就是陪她,连两人约会时都带着这个拖油瓶。今天更是把安妮带到自己家里。

宓臻看着神色阴郁,躲进书房的邵文廷,再看看电视机前的安妮,心里直发笑。其实安妮这个女孩一点都不讨人嫌,长得漂亮,性格单纯。她对阿杰根本就不是男女之情,纯粹只是个寂寞的孩子想找人玩。这不,一个人对着电视里播的《还猪》看得津津有味,看完还要模仿,“臻臻姐,下次我要把这句台词对着阿杰讲一遍--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

正巧邵文廷出来倒水,听了安妮的话,狠狠瞪了宓臻一眼!宓臻蓦然发现邵文廷有点“怨妇”的感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