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是你的小妖

第十六章

我是你的小妖 六和听涛 2779 2015-09-13 20:03:37

    宓臻觉得有些奇怪,今天是周五,自己竟然没收到安妮的电话和短信骚扰!趁着午休时间发了条消息给邵文廷:你把安妮怎么啦?得到的回复只有短短三个字:不知道!  

  宓臻想了想,“闺怨”果然很可怕,满满的负能量啊!锲而不舍地追加了一条信息:我爸妈今天一早出门旅游去了,周日晚上才回来。你不会忍心看着我饿死吧?  

  “看你的表现再决定!”他大少爷真是酷。  

  于是宓臻表现良好,请了半天假,只因为邵文廷说要一起喝午茶。整个下午宓臻始终是温言软语来抚慰邵文廷最近有些敏感低落的情绪,只差在屁/股后面插个鸡毛掸子,假装狗尾巴摇一摇。  

  “宓臻!”听见有人叫自己,宓臻顿了一顿才转过头去,实在是今天来的场所有点高级,宓臻不认为这里会有人认识自己。  

  “真的是你!”转头的瞬间一道惊喜的男声在身侧响起。  

  面前的男子如修竹挺立,面目俊秀,宓臻见到他也是一愣,起身和他打招呼。  

  “没想到能在这儿遇见你,真是巧啊!跟朋友来喝茶?”宓臻随着他的视线看向对面的邵文廷,后者脸上平静无波,看不出情绪。  

  宓臻开口为他们做了介绍,“我男朋友,邵文廷。这是我以前的学长,赵家诚。”  

  两个年轻男子握手寒暄,互相用探究的眼神打量对方,暗自评估对方的实力。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快得宓臻根本来不及捕捉。  

  随后赵家诚又看向宓臻,“毕业后就没了你的消息,后来再想打听,也无从问起。你方便留个手机号给我吗?”  

  宓臻感受到来自对面的强烈压迫感,很想说一句“不方便”,但出于礼貌还是勉为其难报出了自己的号码。  

  “那我先走了,改天一起吃个饭!”宓臻刚要和他道别,赵家诚出人意料地伸手抚上宓臻的发,说出口的话也是耐人寻味,“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留着短发!”话毕,对邵文廷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这下宓臻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为了安妮,邵文廷对自己已是诸多不满,现在又来个赵家诚,这人今天是来补刀子的吧!  

  怯怯地对上邵文廷那戳得死人的视线,宓臻讨好的一笑,“其实我跟他不熟!”  

  之后,邵文廷就不再搭理她。回到邵文廷的住处,宓臻拉着他在沙发上坐下,“你晚点再弄饭吧,我有话要说。”觑了眼邵文廷的黑脸,“先说好,听完后你不许笑我!”  

  宓臻咬了咬唇,开始了自己的叙述。  

  那时宓臻还是中文系大二的学生,闲来无事也赶时髦跑去参加社团,在那里结识了赵家诚。虽然社团成员众多,但显然赵家诚是威望最高的,社团里的工作都由他安排和分配。但在宓臻看来,赵家诚和社团其他的成员没什么不同,有时甚至更好说话,偶尔宓臻想偷个懒,还把自己那份差事塞给他一起做。  

  不知从何时起,宓臻对他起了心思,于是刻意打听有关赵家诚的一切--A大的风云人物,头顶众多光环,英语系的系花追了他整整四年,最重要也是最振奋人心的一条消息是,目前赵家诚还没女朋友。于是蒋婷和一干室友怂恿她趁赵家诚毕业前赶紧向他表白。  

  某天社团活动结束后,宓臻低着头红着脸将一张纸条塞到赵家诚手里,约他周六下午在学校的老槐树下见面。赵家诚看完后笑吟吟地道了句,“好!”  

  那天风和日丽,那天学校后面的自助餐厅新开业,那天宓臻和室友们决定去拔草。最后当几个女生从餐厅扶墙而出回到宿舍楼时,楼管阿姨告诉宓臻,“下午有人找你,在门口等了很久才走。”  

  上楼时听见身边上下楼梯的人都在议论,英语系女神苦等四年,今天终于成功牵手她的王子。  

  蒋婷用手肘捅了捅宓臻,“她们说的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宓臻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你们的意思!我只知道我似乎闯祸了!”  

  回到寝室后宓臻呆呆地站在窗前,听见门外传来蒋婷的脚步声,转身看去,她脸上的神情已经坐实了这条消息的真实性。  

  晚上宓臻躺在床上思索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想着想着忽然有了尿意。在厕所昏暗的灯光下宓臻顿悟了:自己竟然连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是不是因为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在意赵家诚?既然如此,又何必再去挽回呢!  

  宓臻兴奋地推开寝室门,急于和蒋婷分享自己的新发现。坐在蒋婷床边轻轻推了推她,“婷婷,快醒醒,我有话和你说!”随之而来的是蒋婷的一声尖叫,以及整个一层楼的人被惊醒。  

  说到这儿,宓臻抬头看向邵文廷,他仍是神色淡淡,没有多余的表情。宓臻只能接着往下说。  

  据蒋婷事后回忆,睡梦中的她只感到一阵凉风在脊背后吹过,一个阴测测的女声在耳边叫着她的名字,朦胧中睁眼一看,眼前是一个披散着长发的白色身影。  

  第二天起床后,蒋婷为寝室立了新的室规:不许宓臻在寝室内穿白色衣服,不许宓臻留长发,不许宓臻在他人熟睡的情况下惊扰他人。第二件事就是拖着宓臻去把头发剪了。看到宓臻的新发型,再综合前一晚的“夜半惊魂”,大家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宓臻因为失恋,导致半夜失眠并惊吓到室友,心痛之余还为爱断发。  

  “可能赵家诚也是听到了类似的传言,才会以为我是为了他才剪了短发。其实一切都是误会!”宓臻忙不迭地撇清自己。  

  “我知道了!”邵文廷总结陈词,起身走向厨房。将要跨进厨房时回头问道:“你那时喜欢他什么?”  

  “文采好,字写得漂亮,还会打篮球,人又长得帅!”宓臻如实回答。  

  “没品位!”邵文廷冷哼一声,这次是真的转身走了。  

  宓臻暗自揣测,他这是在生气呢?还是在生气?  

  吃完色拉,喝完海鲜浓汤,手里切着六分熟的肉眼牛排,宓臻觉得相较于自己今天的表现,邵文廷的回报实在是太超值了。无论如何自己都该说点什么来缓和下气氛。  

  轻抿了口水晶杯中的红酒,宓臻缓缓开口,“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邵文廷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有个儿子考试成绩不及格,回到家后他爸爸生气地打了他一顿。爸爸每打一下,儿子就叫一声'姑姑',事后爸爸问他为什么要叫'姑姑',儿子说:姑姑不就是‘你妹’嘛!”  

  “好冷!”  

  宓臻心想,再冷也没你冷。  

  晚饭后,邵文廷没有像往常那样和宓臻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而是独自远远地坐在沙发另一端读杂志。  

  宓臻慢慢挪到他身边,凑过头去,“看书啊?我念给你听吧?我小时候参加朗诵比赛拿过奖哦!”  

  见他不反对,宓臻欣喜地拿过杂志,看了一眼又还给邵文廷,干笑着道:“一般阅读时,还是不建议被打扰。”  

  宓臻吐了吐舌,邵文廷看的是原版财经杂志,自己这体育老师教出来的英语水平就不要丢人现眼了。  

  邵文廷隔着杂志暗暗打量宓臻,见她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最终宓臻涎着脸拉住邵文廷的手,“大爷,你就给句话吧,到底要小的卖笑还是卖艺?”  

  “我要你卖/身,你卖不卖?”  

  宓臻抖着嗓子问:“你说什么?”  

  一声叹息,邵文廷弯腰拉过宓臻将她搂进怀里,下巴搁在她的颈窝处,口中呢喃着她的名字,满含眷恋,“宓臻,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上次度假回来后,我们已经有多久没能好好约会了?我好不容易搞定了安妮,以为可以和你单独呆上一下午,没想到半路又杀出个程咬金。”  

  听着邵文廷的喃喃细语,宓臻的心也变得柔软起来,紧紧回抱住他,与他脸颊相贴。两人好一番耳鬓厮磨,邵文廷说出自己心中所想,“宓臻,我想你,我想要你!答应我,今晚留下!”  

  再多的柔情,再多的表白也抵不过一句缠绵悱恻的“我想要你”,宓臻无法拒绝,也不想拒绝,轻轻点了点头。  

  夜,还很漫长,愈夜愈美丽!  

六和听涛

本文参加了“言情大赛”,新手赛区的比赛,求各位大人的支持,求票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