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是你的小妖

第三章

我是你的小妖 六和听涛 3034 2015-08-31 16:56:57

  又是周一,宓臻早早地到了公司,在座位上慢慢地啜着茶水。这个周末过得很舒心,连带着今早起床后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厕所的告示也被揭走了,所有危机都已解除,一切又回复到了正常秩序。宓臻忍不住在心底赞叹:世界真是一片宁静祥和!随后脚踩七彩祥云去了会议室聆听老王的唠叨。

自上车后,邵文廷就一直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出差一周,伴随着高强度的工作,总算将事情都处理妥当。再过三个月,公司的新产品就要上市了,这是公司第一次涉足化妆品行业,因此市场推广方面尤为重要。而“天洋”制作的广告果然很具水准,不妨让他们再增加几组平面广告来配合宣传。想到这儿,邵文廷吩咐司机先去“天洋”。转而对助理林炜说:“一会儿我去见程昊,你直接回公司吧!”随后又想到了什么,问林炜道:“上次我给你的那个名字查到了吗?”

“查过了,人事部翻遍了所有员工的名单,却始终没有找到这个人。”说起这件事,林炜也是满腹狐疑。一周前,老板突然交给自己一张写有“宓臻”两字的纸条,要自己查一下这名员工的详细资料,可是人事经理在系统里将公司所有员工的名字按一切排列方式检索了一遍又一遍,结果却是一无所获。不知这个名叫“宓臻”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哦......”邵文廷并不多言,只是闭目沉思,随即脑中灵光一现。阿杰家初次见面时,自己虽没有对这位“表妹”留下深刻印象,但可以肯定的是,当阿杰做介绍时,宓臻显然对“邵文廷”这三个字毫无反应。若她真是TMQ的员工,不会不知道自己老板的名字,更不会在公司的餐会上如此公然八卦自己的老板。既然有名有姓,还有手机号,迟早会逮到这只小馋猫的,也不急于一时。邵文廷不自觉地又勾起了唇角。

“阿嚏”,站在洗脸池前的宓臻莫名地打了个喷嚏,随后,门外传来了双娇的说话声。见到宓臻,两人激动地上前抓住她的胳膊,"宓臻,刚才有个长得可以秒杀所有欧巴的帅哥进了你们公司,是不是你们公司的新员工啊?"

“公司最近没招新人呀!”

“那是不是来面试的?”

“不会的,公司也没有招人的打算。”

“啊!”小A一声哀叹,“这样的帅哥却无缘结识,让人情何以堪哪!”

宓臻再次被她们完败,赶紧挣脱了两人的魔爪,夺门而逃。

路过前台,见小美偷偷往嘴里塞了个草莓,宓臻一个转身向总机理室走去,心里盘算着待会儿如何怂恿曼黎再组织一次草莓团购。

看着宓臻越走越近,曼黎像是遇上了救星,大大松了口气。不等宓臻走到面前,曼黎已大步上前,将手中的托盘置于宓臻手上,“臻臻,你来得正好,我好像吃坏肚子了。老板在里面接待一个重要客户,你替我送茶进去吧。”说完就以一个怪异的姿势向着宓臻来时的方向疾步而去。

回过神来,宓臻上前敲了敲门,随即推门而入。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一道颀长的身影立于窗前。

“你可真会挑地方,外面景观不错!”

悦耳的嗓音依稀给人些许熟悉感。宓臻兀自在思索,窗前的男子已转过了身,几乎是同时,两人都认出了对方。逆光中的男子笑得意味不明,宓臻手一抖,险些将茶水倾洒而出。

接过宓臻递来的茶杯,邵文廷状似不经意地道:“这位是...?”

“这是宓臻,在平面广告部任职。”程昊接口道。

“哦,原来是‘小宓’啊!”说着,邵文廷还将尾音拖得长长的。

这厮绝对是故意的,宓臻暗暗咬了咬牙!

“既然今天碰巧在这遇上了,那后面几组广告就让小宓负责完成吧!”紧接着,邵文廷又出惊人之语。

这下不仅是宓臻,连程昊也愣了一愣,他迅速打量了邵文廷一眼,却不见丝毫端倪。不过,于私他是自己的朋友,于公他是公司的客户,因此也不再多想,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

看着对面一脸郁卒的沈大,宓臻觉得自己也很无辜。那天在大老板的办公室,自己那位名义上的表哥一句“后天上午十点让小宓来我们公司先熟悉一下工作内容吧”,随后留下联系人“周洁”的名字,这事就这么板上钉钉了。

宓臻心想历来去客户公司,无非就是和对方的市场部先沟通一下,了解客户的产品和客户的需求,明确日后广告设计的方向。但这次情况特殊,本着能避则避的原则,今天上午宓臻软硬兼施地逼着搭档沈大去了TMQ。事实证明这果然是个大火坑,那个周洁竟是总裁秘书,直接将沈大领进了总裁办公室。

“前脚刚跨进那个气派豪华的大办公室,还没来得急好好欣赏,人家邵总就将我一顿训斥,说我们不诚信,不尊重客户。随便指派个人过去敷衍了事,原本说定的人选却不露面。”说着说着,沈大愈发觉得自己委屈,这事根本就不赖他,“邵总让我转告你,明天是最后期限。”

这时斜后方那个两眼假意注视电脑屏幕,实则双耳始终留意着这边动静的朱茱姐终于按捺不住来到两人身旁:“臻臻,告诉姐姐,你怎么就成了杰出青年,让邵总青睐有加,钦点你负责他们公司的广告?”上下打量了宓臻一番,接着道:“要说是人家看上了你,这也不太可能,虽然我一直觉得你长得挺讨喜的,但那是因为我护短。”说着,回头扫了眼办公室,语气伤感,“你说我一个人带着你们这些年轻不懂事的小姑娘讨生活,我是有多么不容易啊!”

宓臻摇晃着朱茱姐的一条小臂,哀怨地接口,“妈妈,女儿不要接/客,不要啊!”

一旁的沈大开口打断早已无视自己的两人,“咳咳,最近外面正在严打,你们两个,注意一下措辞啊!”

朱茱姐赶紧端正了脸色,“说吧!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才会惹祸上身。”

“真没有,只不过我家和那位邵总有些沾亲带故的,估计他也是‘任人唯亲’吧!”

朱茱姐狐疑地看着宓臻,见她一脸纯良无辜,也就不再追问。

隔天早上宓臻认命地打电话给周洁确认见面时间,却被对方礼貌地告知今天邵总的日程已排满,只能中午抽时间在公司楼下的餐厅见面。

踏进这座本市租金最贵的商务楼,宓臻缓下脚步,四顾欣赏,借以平复自己略微紧张的心情。

这里出名的除了租金,就是楼内那些各具特色的餐厅。为表诚意,宓臻比约定时间早到了十分钟。跟随侍应生走向预定的座位,不料桌边已坐了一人,正悠闲地品着茶。见到宓臻,那人微微挑眉,缓缓道出一句,“小宓来啦!”

声音不大,却也足以让人听清他的话。邻桌正在等餐的客人略略侧目,往他们这边瞟了一眼。

宓臻深吸一口气,换上一副乖巧的笑容,口中唤道:“‘二’表哥!”着力在“二”字上加了重音。

邵文廷一声嗤笑,“表哥表哥的叫那么亲热,估计你连我这表哥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吧!”

宓臻脸上浮现淡淡绯色,反驳道:“难道你就记得我这表妹的名字?”

“说实话,不记得了,所以上次才让你自己输手机号,顺带就知道了你的名字。”

宓臻气结,懒得再看对面那人的脸色,专心对付起侍者端上的菜肴。

默默吃了一会儿,邵文廷似想到了什么,抬头问宓臻,“既然你是‘天洋’的员工,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公司的餐会上?”

不得已,宓臻只能将上次的乌龙事件解释了一通。

“哦……”邵文廷摸着下巴,眼光闪烁,“你意思是说,你和你的小伙伴在我们公司的餐会上白吃白喝了一顿是吗?”

宓臻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然后,作为你们公司的客户,我今天又请你吃了一顿工作餐。”

宓臻迟疑着再次点了点头。

“所以,于情于理,你都该用你省下的那两张自助餐券请我吃饭。”邵文廷最后下了结论,一锤定音。

剩下的时间里,宓臻就在哀悼自己那两张自助餐券,并为蒋婷感到痛心。

看着宓臻纠结的样子,邵文廷暗觉好笑,陪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不时给她夹些菜。

一个多小时的午饭时间很快过去。饭后,邵文廷将宓臻送到楼下,约定隔天会派人将产品资料送去“天洋”,让宓臻先大致了解一下,下周抽空再和她详谈。想了想,又对宓臻摊手道:“拿来!”

“什么?”宓臻不解。

“你的手机。”随即在宓臻递来的手机上快速键入一串字符,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屏幕,“记住了,我叫‘邵文廷’!”

直到目送宓臻离开,邵文廷才坐电梯回到办公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