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忘川三生,各安一念

忘川三生,各安一念

眷倾三世

  • 短篇

    类型
  • 2017-03-11上架
  • 4148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忘川三生,各安一念 眷倾三世 4148 2017-03-24 20:14:32

    忘川三生,各安一念  

  入我相思门,相思几重生。  

  可叹风月苦,唯有白发生。  

  奈何世缘散,苦寻亦无根。  

  团栾缈无望,不如相望尘。  

     

    武英殿内,金镶玉漆雕龙宝座上,坐着一位俾睨天下的王者,外面的天空,阴雨不断,殿内却是歌舞升平,钟鸣击磬。  

  前日,南秦与高唐双方决战于平原,平原一役,南秦大获全胜,高唐灭亡,南秦一统天下。昨日,南秦战神兼摄政王季丞野叛乱,其妻君卿离亲自射杀之,叛臣季丞野 ,薨。今日,南秦少主君宇年亲政,大赦天下。  

  …………  

  距离平原一役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久到君卿离投胎转世,久到季丞野悠悠转醒,久到君宇明枯骨成灰,久到连街道小巷的人们都不会在茶余饭后谈论这件事,久到南秦覆灭,久到所有的事件都成为历史长河中的洋洋一点。  

  不知是英雄出时势,还是时势造英雄,季丞野刚好在此时醒来时,南秦刚好覆灭,恰逢的正好是乱世,季丞野正好在此时是一呼百应,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巧合。  

  季丞野与君卿离的相遇,是在季丞野大军与庄暮大军对垒时期相遇的,当时的战争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军心正是需要鼓舞的时候,最鼓舞士气的就是用对方人头祭旗。君卿离便是其中的一员。  

  在斩头台上,敌方阵营抓过来的奴隶双手被缚,一排齐跪在前,本来这景象无非就是哀嚎痛哭抑或正直不屈,在保不齐就是臭骂对方阵营几句,可其中有一个女的,她平静的不能在平静了,三分妖媚,七分冷傲,周身虽极其狼狈,却是掩不住绝世的容颜。  

  季丞野的眼睛散发着如同月光般的清辉,皎洁、幽静,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似是察觉到这种目光,抬头相视,二人目光交汇,不知为何,季丞野看到她,总感觉似曾相识,记忆总是会混淆起来,想起君卿离,对她的记忆,只剩那个莫名的执念和马场上恣意的身影。  

  后排的刽子手同时举起锋刃,齐齐向下砍去。  

  “住手”一个低沉的声线传了过来。  

  寻及声源处,众人皆是惊讶,包括她自己在内,唯有季丞野的神色阴郁。季丞野神色阴郁的原因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喊住手,只是感觉到浓浓的心慌,阵阵的心悸,好像感到生命在流逝随时可能会窒息,压抑的喘不上气来。  

  “这个人,本将军要留着,其余的,杀无赦”季丞野指着那个女人,缓缓地吐出几个字后,拂袖而去。所有人的在疑惑,为什么要留下她,难不成是看上她了?或许,答案,只有他们知道。  

  主帅营帐  

       “你不杀我,迟早会后悔的。”女子直视着季丞野,眼神中丝毫没有胆怯,更多的是无所畏惧。  

  “本将军能救你一次,也能救你千万次,同样的,本将军能杀你一次,也能杀你千万次。你这条命是本将军给的,生杀予夺,只可本将军做主,你可明白?”季丞野俯视着这个女子,走到她身前,单手掐着女子的下颚,将她的头抬起,仔细端详了一番,忽而,提脚回旋踢向女子膝窝,手下暗暗用力,力道之大像是要捏碎这张精致的脸,下一秒,这女子便以极其屈辱的形式跪在了季丞野的脚下,季丞野以绝对王者的姿势俾睨着这名女子,阴鸷的面孔有一丝玩味的笑容荡漾开来,“不过,不过将军想让你常常生不如死的滋味。”  

  “那小女子就在这里先谢过将军了。”女子忍着下颚的疼痛扯出一抹笑容,季丞野本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什么,却没想到她的瞳孔里没有一丝波澜。除了平静还是平静,像极了君卿离,既有惊艳魅惑的美,又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令人着迷。  

  “来人啊,把这个女的吊在树上,不准给她饭吃,也不准给她水喝,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犟多久。”前一秒还是邪笑,下一秒,立马满目阴鸷,男人心,果真无可预测。  

  夜幕降临,大军一如往日的安因扎寨,生火做饭。微弱的灯光被夜幕削减,斑驳月色透过稀稀疏疏的树叶映射到清瘦女子的身上和地上。  

  “真可怜啊,一个弱女子”来来往往的士兵看着树上吊着的女子皆是叹惋与同情。  

  寒冷侵蚀着她的肌体、骨骼关节、五脏六腑,三天不吃不喝,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浑身滚烫,却感觉通体发寒,双眼沉重的睁不开,这是死亡的前兆。浮光掠影,往事前尘,我尽数不知,只知道巫医告诉我,我早就该死了,苟活至今,是执念太深,若执念散尽,死期不远。  

  ………………  

  一阵弦声腾空而起,优柔飘渺,欲发欲收,回转之际变得铿锵有力,抑扬顿挫,忽然,乐自手止,静静地,音乐自然转变,但依旧饱含流畅,只是与刚才转变不同,旋律显得伤感与离愁,渐渐地,琴声愈来愈哀怨,那么忘我,以至于忽略了冰冷的泪水与指尖的血色混合之时都毫无知觉。  

  “咚——”弦断了,那原本就苍白的朱唇溢出了一口鲜血,染红了她最喜欢的纯白纱衣,洒在了她最喜欢的古琴上,缓缓地闭上了双眼,端坐的身躯无力的倒在了它刚刚互诉衷肠的古琴上,一人一琴相互伴随着跌落城墙,红与白交映在她身上,季丞野,我不怕死,只怕你再也回不来,再也回不来。  

  “啊----”床上的女子忽然醒来,满头大汗,望着眼前的景象,一阵无力感从心头蔓延。  

  “终于舍得醒了?”季丞野的眼角划过一丝嘲讽的韵味,凝视着眼前之人,一股无名火从心底迸发,要不是我昨夜去看你,你就死了,傻女人。  

  “托将军的福,小女子倒是不想醒呢,这不也是没办法?”看着案上的汤药,面对着眼前这个冷若骨髓的人,同样回给他一个嘲讽的笑容。  

  “呵呵”季丞野冷笑一声,“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  

  “以后你就叫君卿离”  

  “谢将军赐名”  

  从此之后,君卿离随着季丞野征战天下,君卿离不曾学过一天的功夫,却从不抱怨,她骑在马上,安安静静的随在季丞野身后,端茶倒水,侍候在旁。三年相伴,二人渐渐有了感情,或许命运总是捉弄人,就好像相爱不一定能够相守,分离,也不是不爱,天各一方的无奈,数十载的等待,都会在历史上一幕幕重演。  

  鼓点密集,厚重结实,千军万马,声势磅礴,勾勒出四方境地。又是一场战争,又是一场生灵涂炭,生离死别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上演着。  

  季丞野一时疏忽,遭到了庄暮的埋伏,两军厮杀。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在季丞野分身乏术之时,庄暮张弓搭箭向季丞野射去,千钧一发之际,君卿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季丞野。  

  君卿离忽而张口喷出一口血,血迹散落在季丞野的胸口上,染红了季丞野金色的铠甲。  

  季丞野愣愣的看着自己铠甲上的血迹,忽然感到胸口被狠狠蹂躏一般。  

  “季丞野,我是不是活不成了”君卿离抚摸着季丞野的脸扯出一个微笑问道。  

  一阵静默。季丞野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即使不是这件事,她也会死,她身体过于虚弱,五脏六腑皆有损伤,离开这个世上,只是时间问题。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君卿离气息不稳,她缓慢的呼吸着,一吸、一呼,好像胸膛随时可能停止起伏,身上的巨痛浑然不觉,良久,才说道“我是君卿离。”  

  “我知道”季丞野看着她的脸,长长叹了口气。  

  “我说,我是南秦长公主,你前世季丞野十里红妆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夫人”君卿离一字一顿的说道,虽然声音并不大,但其中的骄傲任清晰可辨。“哈哈哈,季丞野,你真是可怜,上一世被我欺骗,这一世还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她由微笑变为大笑,这种笑是悲痛的,是无可奈的笑  

  “我也知道”季丞野感受着君卿离生命与热一点点的流逝,眼中的泪渐渐显出。  

  “你知道?”君卿离惊讶的看着季丞野,声音发着抖,眼泪顺着脸庞而下“你应该恨我的。”若不是我,你还是南秦的战神,还是所有人心中不可磨灭的神话,   

  你明明可以选择活的更好,或闲品香茗煮酒酬词当个文人雅士,或仗剑天涯快意山川当个侠士,生活总归是无拘无束的,却因为我,颠覆高唐南秦,丢了性命。  

  原来,这世上的机缘巧合看似毫无缘由,实则各人心知肚明,三年相伴两方入戏,一人无知。  

  他竟然从来都不怪她,“哈哈哈哈哈”心中的石头猛然落下,几百年的世事纠葛在此时解开,君卿离缓缓地闭上双眼,季丞野,我欠你的,还清了。原本就是一抹孤魂而来,如今一抹孤魂而去,也好。前一生,为仇恨所累,为情爱所累,现在,终是了了。睡着的她是那样的纤尘不染,纯洁干净。  

     君卿离,死了。  

   巨大的悲痛下怄出一口血来,失焦的眼神茫然四顾,泪水汹涌而下,季丞野将头靠在君卿离的脑袋上,  

  “君卿离,你是这世界上,最自私的女人”  

  很久之后,自战场迸发出一声悲痛欲绝,直欲破天的厉啸声。漫天的火光中,季丞野抱着身着红色衣衫的君卿离,长长的裙摆,随风飘荡,他立于战场之上,“不惜一切代价,杀出重围,杀——”  

        

  世人皆说彼岸花美,可是它花开无叶,花叶不能相见,你可知,我在忘川河畔手执彼岸花在等你。  

     

  白骨为香,遍野茫茫,子宁不归,兮何往,以卿白骨,铸长生香,从此之后,不忆过往,季丞野军队大胜。一统天下,登基为帝。  

  上一世,君卿离年方十二,季丞野年方十五,季丞野对君卿离一见倾心,那时,君卿离父亲南秦国君驾崩,外有高唐扩充疆土,内有辅臣夺权,君卿离一个女人没有办法帮助自己的弟弟南秦太子君明宇登上皇位,只好下嫁给了战神季丞野,季丞野为了帮君卿离报仇颠覆了南秦高唐,辅佐太子君明宇登上了皇位。为君者,最怕的就是臣强主弱功高盖主,所以君明宇拿着自己姐姐君卿离威胁季丞野,让他去攻打高唐。背后却告诉自己姐姐,季丞野叛乱,设计让君卿离杀了季丞野。季丞野死后,君卿离崩溃尖叫,发誓让天下人陪葬,却暗地里寻找巫医,暗查典籍,以自己的肉体为引,服毒自城楼而跃,招季丞野魂魄,自己沦为孤魂野鬼,游荡几百年。巫医说,招人魂魄亏损阴德,下一世不得善终,一世坎坷。君卿离不怕死,不怕无处皈依,只怕季丞野再也回不来。没有肉体的支撑,君卿离每日忍受着散魂之痛,在最后魂飞魄散之际,拼着最后一口气上了一个将死之人的身。所幸,在这一世,遇见了季丞野。  

  君卿离挚友沐晴明曾问君卿离这样做值得吗,当时的君卿离目光在城墙上巡视,半晌才淡然一笑“不值一提!”短短四个字,将一切恩怨情仇化为乌有,她灌下一杯酒,只觉得酒过愁肠,化作虚妄。  

  上一世,君卿离阴德亏损,一世坎坷,这一世,她没有作恶,下一世,他或许会托生托得很好吧。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情深共白头。  

  画屏桥畔,一男一女,一舞一曲留花瓣随风飘荡。  

  君卿离抱着季丞野呢喃:“季丞野,说一句喜欢我,真的很难吗?”  

  季丞野如同对待世界罕有的珍宝,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嘴唇落在君卿离的眉心 “百年相思误,此生共白首。”  

  人生若只如初见,命运调转了好几个头,又回到当初,季丞野放佛看见夕阳光晕下,一个极美的女子向他微笑。  

  三年后,红尘初妆,山河无疆,最初的面庞。季丞野,君卿离携手登上帝后宝座,改国号东祈。  

  岁月流逝,固美难存,留住之美,人生大幸。

眷倾三世

大家,这是一个短篇小说,已经完结了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