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逆袭军官擒爱记

第一章 身份成谜的孤女

逆袭军官擒爱记 涟橙 3723 2016-07-21 17:42:00

    十月份秋风微凉,带走了夏日的暑热。远处,渐渐染黄的树林将一座孤立的庭院包围起来,使得院子很难被人发现。  

  向阳孤儿院的清晨一如往常,保洁阿姨是最早起床的人,其次便是厨师,早上一份并不丰盛的早餐,却也能给人带来一天的好心情。  

  孤儿院的孩子比普通孩子要早熟很多,但面对食物的时候,他们却还是表现的像一个孩子,毕竟在孤儿院里想要吃饱,也是一件并不容易的事情。  

  然而就在所有的孩子都在争抢着食物的时候,只有一个孩子对此无动于衷,就像完全的与世界隔离了一般。  

  院长已经注意这个孩子很久了,她记得这个孩子是一个月前送来的。当时见到这个孩子的第一印象就是太瘦弱了,好像风一吹就倒。听把她送来的警察说,这个女孩可是从鬼门关里走过一趟,好在后来被人给救了。问警察说是否知道孩子的父母哪去了?警察也只说女孩是被父母抛弃了。  

  这个孩子遭了多少罪,院长难以想象,但她却越发同情这个孩子。女孩永远都一个表情,可能是因为害怕。这个孩子也很少说话,甚至可以几天都不说一句话,刚开始的时候,院长还以为她是个哑巴,但后来才知道她只是不愿意说罢了。  

  这个孩子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在大家都在玩耍的时候,一个人坐在台阶上默默发呆,有时候一坐可能就是一天。  

  她太孤僻了,院长很担心她交不到朋友,甚至还会受人欺负,她很想打开这个孩子的心扉。  

  “为什么不去吃早饭呢?你看看你都有些营养不良了。”院长悄悄来到孩子坐着的地方,温和的询问道。  

  孩子没有接话,甚至没有看院长一眼,然而院长也没有生气,似乎早就预料到了结果。  

  “我很好奇,你每天都在想着什么啊?人不大倒是想的不少。”院长当院长也不是很短的时间了,并且触过各色各样的孩子,她自认为自己应对孩子很有天赋,但是这一次她却还是栽了。  

  院长本来以为她这样说,会引起这个孩子的注意力,哪怕是生气的回应,但是那个孩子并没有,只是突然站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离开了。  

  自己这是被嫌弃了吗?院长无奈的想,然而越是这样,她的斗志越强,她总觉得自己一定能打开这个名叫阳影的女孩的心扉。  

  说也奇怪,在女孩来到孤儿院的时候,什么资料都没有,只知道女孩叫,按理说就算女孩自己不知道,警察也能查到女孩的身份,可是什么都没有,关于她的一切都似乎是个谜。  

  今天的夜空,连月亮也被云彩遮住了,那仅有的一点点灯光也在午夜钟声响起的时刻灭了,整个孤儿院处在一种难以言表的静谧之中。  

  玩闹了一天的孩子们全都进入了梦境,也只有这个时候,他们才是安静的天使,尽情展现着可爱的睡姿。  

  突然,最里面的一个床铺上动了动,一个小小的脑袋钻了出来,这个孩子正是阳影。  

  她跳下床去,拿着手电蹑手蹑脚的走出屋子,走廊里很安静,她甚至为了不发出声音而选择光脚,她的心思如此的缜密,种种迹象都在显示着她的特别。  

  她来到后院的一棵梧桐树下面蹲了下来,她掏出一个吃完冰棍剩下的木棒,开始在树下挖着。泥土弄脏了她的手,她也不在意,只是继续挖着,终于泥土中露出了一个盒子的一角。  

  阳影打开盒子,盒子里是一个U盘。阳影虽然还小,但她还是知道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要不然父母在离开前也不会对自己千叮咛万嘱咐。  

  虽然他们都说父母抛弃了她,她自己也曾怀疑过,但一想到父母离开前那悲痛的样子,阳影就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父母离开时的表情和那晚的表情莫名其妙的重合了,这样阳影更加坚信父母的离开是有苦衷的。  

  阳影记得院长说过,三天后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会有很多厉害的人物来这里进行慈善拍卖,拍卖的资金会全部捐给向阳孤儿院,她说让他们都乖乖的听话,这样才能有好吃的和好玩的。  

  阳影虽然不知道拍卖会究竟是什么,但她有预感,如果自己在拍卖会上表现的好,也许真的能被人收养。  

  离开这里是阳影最先考虑的事情,其次就是去找寻父母的踪迹,她从没有怀疑过父母对她的爱,她只是想找到究竟为什么父母会离开她。  

  阳影把U盘和律师函收好,又悄悄地回到了床上,夜晚还是那么安静,就像刚刚的一切只不过是做的梦而已。  

  第二天,孤儿院的所有人起的都要比往常早,因为院长说今天要把孤儿院里里外外打扫干净,好迎接明天的拍卖会。  

  孩子们风卷残云的吃完早饭,就被叫去帮忙,女孩子们帮着擦擦玻璃,男孩子们拖地扫地,整个孤儿院一下子热闹起来。  

  阳影低头专心的做自己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她的小脑袋里又在想什么东西,只有她自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朵儿是孤儿院里最开朗活泼的孩子,她特别喜欢交朋友。所以当她看到阳影一个人的时候,便想要主动的接近她。  

  “你好啊!我叫朵儿。”天真烂漫的年纪,就应该做一些天真烂漫的事情,就像朵儿一样,而不是阳影。  

  阳影没有说话,她只是抬头看了朵儿一眼就又低头做自己的事情。朵儿也很大方的没有在意,她知道刚来孤儿院的孩子一开始都是怕生的。  

  “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叫阳影对吧!我……”朵儿自顾自的说着,也不知道阳影听进去没有,因为无论是听没听,阳影永远都是一个表情。  

  “对了,小影,你有参加表演吗?”  

  朵儿所说的表演是在拍卖会结束的时候,为了答谢慈善家们的慷慨解囊,而表演的大合唱。朵儿唱歌很好听,而且长得也很可爱,所以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领唱。只是阳影因为很少说话,所以教他们合唱的老师以为她是个哑巴,连让上台的机会都没有给她。  

  “小影,你知道吗?我可喜欢唱歌了呢!也许有一天,我能成为一个歌星!”朵儿陶醉的想,那种表情是阳影无法理解的,浓浓的甜蜜。  

  弱肉强食,无论是在大人的世界还是小孩的世界都受用,孤儿院里就经常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瘦弱的听从于强壮的才能得到一丝安宁,新来的要臣服于先来的才能过好以后的日子,这就是在院长看不到的地方渐渐形成的规矩。  

  阳影本就瘦弱再加上才来孤儿院一个月,自然成为了孤儿院小霸王眼中最好欺负的人选。只不过因为阳影一向离人群远远的,所以让他们找不到借口,而今天大扫除正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这边阳影正在认真地擦着面前的玻璃,身边的朵儿还在说个不停,谁都没有注意慢慢靠近的危机。  

  小霸王故意提着一桶污水在阳影面前经过,然后假装不小心把污水全洒在阳影身上。阳影的下半身全都湿了,而且还慢慢向下滴着黑水。  

  “是你们?你们干嘛啊!”  

  朵儿认识这群坏孩子,自然也知道他们是故意的,所以很生气的为阳影打抱不平。然而她不知道这样正中了小霸王的下怀。  

  “怎么着,你还想教训我们不成?”  

  小霸王一脸嘚瑟,就好像在说就算知道我们是故意的有怎么样?反正你们也拿我们没办法。朵儿气的把拳头握的紧紧的,她知道自己打不过小霸王和他的跟班,但是却也忍受不了这种的气。看着小霸王那张欠扁的脸,朵儿就恨不得给他一拳,而事实上,她也真的这么做了。  

  “老大!”  

  这一拳来的太突然,小霸王和他的跟班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小霸王被打倒在地上,他们才意识到。  

  小霸王什么时候挨过被人打,从来都是他打别人,况且朵儿这一拳不轻,小霸王疼的只想哭,可是却不能哭,因为他的跟班还在,这有损他的形象。  

  “你们还看着干嘛?一起上啊!”  

  小跟班们一听老大发话了,一拥而上,这些孤儿年龄不一,小霸王是这里年龄最大的,所以比其他人力气大个子高,朵儿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打得过小霸王,果然没反抗几次,就被采住头发按到在地上。  

  可能是因为动不了给朵儿带来了不安感,也可能是因为被采住头发很疼的原因,朵儿哭了,再也没了刚刚的气势。小霸王一看朵儿哭了,反而越加的得意,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阿嚏!”  

  一声突兀的喷嚏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一旁的阳影身上。明明她才是要被欺负的对象,可却被所有人都忽视了。而现在,收拾完了挡路的,这下看谁还敢为她出头。  

  “怎么着你也不服?”  

  “都湿了,会生病的。”  

  阳影并没有搭理小霸王,自顾自的说。这让小霸王很不高兴,她这是在无视我吗?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在跟你说话呢!”  

  “是吗?抱歉我没听见。”  

  “你!”小霸王怒了,在他看来,阳影就是在跟他挑衅。  

  不能忍受别人忽视的小霸王二话不说就挥舞着大拳头朝阳影打来。而意料之外,阳影竟然蹲了下来。小霸王的拳头刹不住车,直直的朝阳影身后的窗户砸去。  

  顿时,玻璃碎了,碎片哗哗落下,全都落在了小霸王身上,把小霸王身上多处划伤,那个举着拳头的手更是惨,血止不住的流。而蹲下来的阳影因为有小霸王挡着反而没受什么伤。  

  这群孩子瞬间傻眼了,他们平时打架也就用用拳头,而且也打不坏人,自然是没见过这么多血,一时间都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小霸王哭嚎声惊天动地,而大家都傻傻的看着,完全忘了接下来该做什么。  

  阳影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一点也不吃惊和害怕,但看到那么多血的时候也还是意识到事情的严重。赶紧冲到小霸王身边把他扶了起来,然后冲着还愣神的孩子说道,你们快去找李医生和院长。  

  这群孩子终于缓过神来,匆匆忙忙的跑开了。阳影不懂急救,只能看着小霸王哀嚎。正在这时,突然有一个人走了过来。  

  “我可以帮他止血。”  

  阳影一惊抬头一看,发现是一个陌生的男孩。不过好像这里所有孩子对于阳影来说都是陌生的。  

  这个男孩长相清秀,穿的衣服也和他们不一样,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男孩看阳影并没有说话,也顾不得她是否同意,直接就脱下自己的马甲绑在了小霸王流血的手臂上,然而毕竟是小孩子力气不大,所以还是要靠两个人的力量。  

  阳影看出了男孩的意思,第一次主动伸出了手,和男孩配合的不错,小霸王的血果然不流了。阳影和男孩互看了一眼,男孩笑了。阳影看着男孩的笑容觉得莫名其妙。根本想不到他为什么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