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的亲戚是土豪

015 嘴嘴峰

我的亲戚是土豪 举头无语 2996 2016-03-18 20:33:28

    我因雪儿的突然离我而去病倒了,不吃不喝、不言不语,圆瞪着俩眼只管流泪,打着吊瓶还是高烧不退。两个儿子哭得跟泪人似的,一边一个跪倒在床边。水香忙里忙外,劝这个,照顾那个,也是以泪洗面。年迈的爷爷老泪婆娑,一直在一旁抽着老烟斗,他多年来都是自制烟丝,用大烟斗抽烟,从不吸他口中的“洋烟卷”。苟三俊来了,也哭了,抱着两个孩子的头场。曼儿几乎被吓傻了,只会一个人时不时的嚎啕大哭。  

  苟四野来我家就到我的床边一次,结果僵死的我突然从床上苏醒过来,一跃而起抬手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但吊针被扯掉了,吊瓶也摔碎了,我的手面上也出了血,他脸上也就红了一小片,因为我的出拳已经太无力。  

  我被几个人重新按在了床上,水香尖叫一声后,横眉立目把苟四野轰了出去,接着又给我挂上了吊瓶。苟四野在外面一个劲儿地喊:“哥——你打死我,我也不会怪你的,你打吧!等你病好了再狠狠地打我好吗?……呜呜呜……我他MD不是人,我……谁都对不起呀……我后悔呀……”  

  一个大男人哭成那个样,唉!也够伤痛的了!我还是不言不语,只是两只眼睛改为直盯向他。他哭过一阵悻悻而去,从此只来我家与爷爷对坐抽烟,远远的看着我,不再靠近我的病床了。  

  我在水香、苟三俊和班灵儿婶的照顾下,慢慢恢复了元气。一起床,头昏目眩,人已瘦得皮包骨头了,体重此时肯定不会超过110斤,一米八多的个头儿,原180斤的体重,一下子降下来,“我的爱人呀!你带走了我的灵魂,哪里仅仅是体重啊!”我想着雪儿,流着泪,去院子里亲亲阳光。  

  雪儿走了七个七日了,我要向她兑现一个承诺。我们俩从结婚到现在都不曾一起远足游玩过,哪怕是最近的风景区、旅游胜地也没去过。记得仅仅有一次,她怀着孕,我陪她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去我们家西北山林边去踏踏青,望望青山、看看花草。我们这里的小山区整体叫犬牙山,总面积不算大,不过山很美,有幽谷、有水溪,高高低低、大大小小,有十五座山峰,大致排列成两排,西南、东北走向。  

  雪儿她走走停停,说说笑笑,心情好极了。坐在野花溪边的一个大石墩上时,对我说:“峰,你在我心里就是那最高大的山峰。我有一个小小的愿望,等孩子生下来,我的身体恢复好后,你再陪我来一趟……”  

  我站在她身旁,抚摸着她汗津津的额头笑着说:“那很简单,你说怎样就怎样,我保证能做到,干什么?”  

  雪儿不急着回答我,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我被她一时给笑晕乎了,催她快说干什么,“还这样踏青吗?没意思……”  

  “不!……来个有意思的!看见没?”她抬起精致的小手指向远处的两座高大的山峰,那两座极像两张面对着面的人脸,并且凸出的两个像鼻子的崖石下面,两个撅起的嘴挨着。我知道那原来叫“亲嘴峰”,有位很有学问的县太爷,说“亲嘴峰”太俗气,不雅,便改了一个字,叫“嘴嘴峰”。还别说,经他这么一改,真的就既形象,陡增了一些想象空间,又觉得文雅了许多。  

  雪儿停止了笑,喘匀了气说:“咱们俩……一人爬一个上去,站在山顶面对面地高喊对方的名字,说‘我爱你’,然后都撅起嘴,学着那山峰的样子……咯咯咯……好不好?”  

  “嗯……好,好主意!但……你能攀登得上去吗?……还有……山上有小树林有花草,一定会有毒虫毒蛇的呀!”  

  “傻呀你?等没有蛇的时候再上呀!”  

  “那行!听你的!保证陪你来!”  

  “咯咯咯……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是吗?咯咯咯……别是‘死马’当然难追了!”  

  “拉勾!”  

  “来!拉勾……咯咯咯……”  

  我们俩忘乎所以地拉起勾来,齐声喊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从那以后不知道怎么忙于生活就把这事给忘了,这会儿想起来了,但已是物是人非。  

  “我必须为雪儿兑现这个承诺……必须!”  

  选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也正好是无蛇的季节,当然花草也已枯萎。我一个人抱着雪儿的一个大照片踏上了去“嘴嘴峰”的路。  

  两峰一般高,虽都不到千米,各自背向的一坡也不是太陡峭,但完全没有上下的路,连一条曲折小路也没有。有的都是杂乱无章的小树和枯草,当然,山石凸出,怪石林立。  

  我往上望了望,深深地吸了口气,开始攀登那座稍显苗条一点的山峰。环环绕绕、爬爬停停,全力以赴也没有注意时间的长短,满头大汗地终于登上了峰顶。这么高也感觉不到风吹,真是天助我也!我把雪儿的照片对着对面的山峰放好,仅用几块小石头挤靠住。然后,我深情地对雪儿说:“你在这儿等着,我爬到对面峰顶上之后,对你喊,你累了喊不出来了,只管听我喊就行了。”  

  我一步三回头地下了山,刚刚艰难地下到山脚,忽然感觉到头脸脖子有了凉意,“起风了?”果然刮起了风,而且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我忙着跑到两峰之间的小谷地上抬头一看,正好看见雪儿的照片飘飘悠悠地从天而降。  

  “哎呀,沙雪儿!你怎么不听话呀……我知道你离不开我,你不愿意一个人在这山峰上待着……这不是只让你等我一小会儿吗?我爬上对面的山峰马上就与你会面了。”  

  我接住照片,眼泪婆娑。难过一阵后,与雪儿又商量了一阵,打起精神再次爬上去。这次我先搬来一堆石头垒成了一堵矮墙,把照片面向对面山峰依靠在石块墙壁上,再用石块在照片的四个角挤靠住。做完这些后,我才下山。接着攀登对面山峰时,我的体力明显不支了,但我决不会停下来的,那将是我对雪儿的欺骗,欺骗就是背叛,我想。我攀登一阵子,休息一阵子,几近精疲力尽时总算登上了峰顶。站起身,运运气,清清嗓子,抬头正看见金黄的夕阳与我等身高,圆圆的挂在西天美丽极了。  

  “沙——雪——儿——我——爱——你————直——到——地——老——天——荒————”  

  两山峰间的幽谷里传来悠长的回声,并很快地溢满四周多个山峰。喊罢,我好似看到了雪儿的微笑。  

  走下这座山峰,夜幕降临了,我面临着一个选择,还能不能再攀山峰取下来雪儿的大照片。“我不能让雪儿一个人在峰顶过夜呀!她会被吓死的……”我决然前行,再攀峰顶。爬到半山腰时,我担心雪儿等急了、害怕了,便大喊着:“雪儿!别怕,我马上就到你身边!”然后,一边摸索着往上爬,一边断断续续地喊着雪儿的名字。所幸夜不漆黑,树林也不幽深,近距离的光线还足以看东西。  

  “五妮儿叔——”  

  “哥——”  

  “爸爸——爸爸——”  

  突然山下来了一群人,灯光通明,喊声震天。来找我的,此时的我正好攀到雪儿的照片旁边。抱起照片,心里一阵伤痛,我又回到现实了吗?我原就在现实中,雪儿,我的爱妻已不在人世了,我今天是来兑现我曾对她的承诺的。  

  回到家,我的魂儿慢慢地找了回来。默默地把我的爱和情一门心思地倾注在两个儿子身上。水香还是经常来照顾孩子,也洗衣做饭帮助我。苟三俊也来,不经常,依然抑郁。我免不了解劝解劝她,希望她不要对生活如此的绝望。她常说的是:“我也想爱生活,但生活不爱我,我不绝望还能咋样?”我也无言以对。  

  苟四野垮了,喝酒闹事、K歌飙车。曼儿和孩子们有班灵儿婶和苟三俊照顾着,不用人操心。我问景长根,公司的事务怎么办,各项生意,尤其是房屋销售如何?长根哭丧着脸说,苟四野不让他开车了,让他全权代他执掌公司。  

  “啊?这简直是胡闹!景长根是个好助手,也是一个忠实的跟班,但独当一面的能力是绝对没有!执掌公司他会毁了公司的啊!”我离开景长根后赶到苟四野家,没有找到他人,对班灵儿婶、苟三俊和曼儿说道,情绪有点儿激动,声音也大了点儿,差一点儿吓着了她们。  

  “五妮啊!婶子求你个事儿。本来婶儿不该再这样,毕竟是四野他毁了你的家,但是,你们是……像亲兄弟啊!你学问大,有主意,你还得再帮帮四野呀!不然,他可能就真的毁了。”班灵儿婶拉着我很是伤感地说。  

  我答应说:“婶儿,我会的!你放心吧!……现在,四野他有没有沾染上‘毒’和‘赌’?你们知道不?”  

  “这个我敢保证,他还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