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的亲戚是土豪

017 植物园

我的亲戚是土豪 举头无语 3046 2016-04-01 21:17:51

    “请大家静一静,我是‘四野公司’的副总景峰,也是主要合伙人之一。我郑重地向各位承诺,你们的利益不会因为景长根‘携款跑路’一事受到任何的影响。我们的工程将一如既往地进行,我们的公司绝对不关门。请大家放心,我一言九鼎,从我宣布之时开始,我们的销售部24小时有人值班,总经理的宝马车就停在售楼部门口,日夜不动,有事我们用其他车辆。如果大家还不相信,请你明天再来看一趟,真不如我所说,我和总经理都有家、有姓名,你们可以封我们的家,把我们扭送到公安局……我之所以敢这样承诺,因为我们公司有强大的投资伙伴,景长根他们带走的款子动不了我们公司的资金根基,根本不会出现资金链断裂的现象。我们的公司正常运营,我们的工程照样进行。并且,我在这里还要负责任地告诉大家,也算是提前透个信,我们不仅房地产工程一如既往,公司还有新的工程项目很快要上马,那就是古木山南岭上的农林园建设工程……”  

  我的话一落音,人群里便响起了一个粗犷的喊声:“啊嗨——你是不是在吹大气呀?……要真像你说的那样,你一个副总这么信心百倍、不慌不忙,苟四野他一个总经理怎么会那么熊?表现得跟个娘们儿似的?”  

  我哈哈大笑着说:“我们老总是在因为心疼钱而演戏呢!结果是由于演技拙劣,没有逗笑大家伙儿,以博得同情,反而吓到了大家,让个别人为自己的既得与未得利益而泪崩……总经理!你别演了,已经演砸了,该挺起胸膛让大家放心,你把大伙儿都吓哭了,你会哭得更痛的……听到没有啊?”  

  “我听到了……哥!这事我听你的,不再在乎那三千万两千万了,反正那小子拿走了我们的钱也未必吞得下肚子里去……呵呵呵……”  

  人群里这时又响起一个哑嗓子的声音:“我相信你,景峰老师!我了解你的为人……”  

  瞬间人群有了松动,开始有离场回家的人了,再接着便开始人群分散,纷纷离去。最后有六七个人犹犹豫豫地在售楼部门前徘徊,我快速地与苟四野交换了一下意见,把水香跟我安排的话向他合盘端出,他则是满口答应,完了还感恩戴德。这边与苟四野达成统一后,我便与他一前一后走向售楼部,未进门便喊道:“欢迎几位留下来监督并核实我们的决定。小王!你去打电话让‘花好月圆大酒店’送一桌688的酒席来,告诉他们快点儿,就送咱们的售楼部来,带上四瓶剑南春,四包中华烟。……来来来!几位贵宾,请坐请坐……你们可都是‘四野公司’的高贵客户,咱们喝酒品菜共商大事!”  

  “哎呀……这……老板!这……这,我们怎么好意思……”有人不好意思地想走了,我和苟四野热情挽留,说要征求他们的意见,也想听听他们的建议,实际上,我们心里想着借他们的口,帮我们安抚一下客户们的情绪。  

  水香给我打个招呼说她要回家拨款,我知道她是去筹款,实不知结果如何,我此时也不敢想了。看她笑吟吟的,一脸的轻松,我倒也不得不相信她了,也更佩服她了。我打电话请苟三俊去我家帮忙照顾一下我的两个儿子,因为爷爷伤心,已经回乡下老家了。  

  单说水香,没有回她的住处,驱车直奔她爸爸的别墅,路上还打电话给她的两个哥哥,请他们都务必去老爸那里一趟。  

  见到老爸、老妈,水香是美色飞舞,小嘴也像抹了蜜一样,格外地甜起来。老妈首先发现了情况,向老伴交换一下眼色,便试探着问:“宝贝闺女!今儿个这是喜鹊登枝呀,还是小麻雀想啄米呀?”  

  “都不是!我今天来是为了给您钓来一个金龟婿,而特意向您二老讨要个鱼钩和一点鱼饵的。”  

  “一点鱼饵?……有这么简单吗?我的宝贝闺女,你可是个30岁的老姑娘了啊!能赶快嫁出去,你爸我俩的一块大心病就算好了……”  

  “咱自己的闺女,你还不了解吗?‘一点鱼饵’恐怕是我的全部积蓄吧?”  

  “看老爸抠门的……您不是早就给我说,只要我把自己嫁出去,要啥给啥,除了摘星星、捞月亮这样办不到的事以外的吗?您还说您已经给我准备下了丰盛的嫁妆了!我有那么贪婪吗?咯咯咯……”  

  “你是不贪……可,钓金龟要那鱼钩干什么?是想要爸爸的这个别墅吧?”  

  “嘁!老爸你真是多疑了……我要你的别墅干什么?有我俩哥哥在,你也不会给我的呀!……真是!我实话告诉您吧,我是来请您入股,帮您赚钱的,同时又帮了我找个如意郎君的……”  

  “哈!有这好事?闺女,你谈对象了?要结婚了?好好……要啥都给……钱给,只要把能办得到!”  

  “老爸!我们都听见了……说你偏心你好不承认,小妹要啥你都给,我们可没这待遇哦!”门外突然走进来水香的两个哥哥,说话的是老大,经营着十几辆长途大客,个人拥有近亿的资产,大学毕业,走的自主创业的路,一个真正的富豪。  

  “呵呵呵……你们还要得着老爸的东西吗?现在是你小妹要嫁妆的时候,你们正好都过来商量商量!”  

  老二慢条斯理地说:“我听到小妹说到什么投资……别说让我们赚钱,小妹呀,你能少从我们手里少要几个钱,我们就念‘阿弥陀佛’了。还赚钱呢……赚心疼吧!”这个老二,在县城里开着几家大型连锁超市,此时略带点酒意,斜坐在沙发上。他那当过局长的老爸正色道:“老二,你喝酒开车了?”  

  “没有没有!我和老华他们几个人一起喝一点点酒,我走着来的,路不远,正好也消耗消耗食儿……”  

  “闺女,你说吧……怎么个投资法,要多少钱,投资的是什么项目?”  

  水香清清嗓子脆声说:“多少钱嘛……随你们的心意……我投资的是个别具一格的新产业、新项目,可以叫它为‘农林果蔬园’,也可以叫它‘植物园’。开辟山腰谷底,种植果树、蔬菜,无污染、纯天然,且采取自摘购买的形式,可谓集游玩、休闲散步、自己动手摘食果子、自主购物于一体的新型果蔬产销形式……”  

  “哦?是新颖,有点意思……地址选好了吗?”  

  “古木山南土岭,清源溪,凤眼谷……绝对的山清水秀的风水宝地!”  

  父子三个有了兴趣,抬起头立起身,精力十足地听下去,但一听水香要价都如撒了气的皮球一样,倒卧在沙发上,拉长了脸。  

  “不给是不是?我告诉你们……这次如果因为你们不帮我投资致使我的美好姻缘而黄了、我的‘白马王子’给飞了,我就……我就永不嫁人,出家当尼姑去,青灯古佛、晨钟暮鼓、烧香诵经,了此一生……哼!”  

  她的大哥伸伸舌头,她二哥看看老爸,嘴角被牵动了几下又低下了头。  

  “别别别……宝贝!你……少要点儿、少要点儿,他们就给了!”水香的妈妈陪着小心在一旁说。  

  “哼!少不了!我和我男朋友没有多少本钱……”  

  “那有多少呢?……你的男朋友是谁,干啥的?长什么样儿?你总该让妈妈见见吧?”  

  “妈——你们不用看了,保证满意!难道您不相信您的女儿的眼光吗?……再说了,我们儿子都有了……”  

  “什么?你个臭丫头不至于荒唐成这个样子吧?”  

  一见妈妈真急了,生气了,水香忙赔笑脸说:“我是说着玩儿的,吓你们的……嘿嘿嘿……”  

  “臭丫头!这能说着玩儿?……你刚才不是说随你哥他们的心意吗?怎么这会儿要价还不能少了呢?”  

  “我……我,好好!算你们入股的,一百万一股,你们表个态吧!”水香拿出笔和纸准备做记录。  

  “嗯!我出5股!”老大说后,老二有点不太情愿似的弱弱地说:“那……那我也出5股!”  

  “唉——老爸没有那么多钱……只能出得起2股,最多了……”  

  “好吧!那就请各位股东签字吧!”  

  “哎——别忙!小妹,这……里面是不是有点儿不对劲儿啊?你到底准备投资多少钱?比如说,初期投资多少……二期追加多少……最后能付多少本钱,预期盈利率又是多少……你们俩手里有多少资金?我们这已经是12股,一千二百万巨款了。莫不是,你在空手套白狼,用我们的钱作本,赚了钱随便扔给我们几个小钱的利息,万一赔了,你还能耍赖吧?”  

  “对呀!12股了……”三个人都意识到了什么似的。  

  水香撅着小嘴好一阵子,才说:“我是那么认钱不认人的人吗?更何况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保证让你们有钱赚……我们俩有八百万……总投资预计要两千万!”  

  “嗯——这不就明确了吗?我的是一股,你两个哥哥的都是两股半,我们占六股,你们俩是四股……”  

  水香是老爸带头签了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