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的亲戚是土豪

006 奇葩女

我的亲戚是土豪 举头无语 3164 2016-02-21 22:06:00

    等待她松开手,人转到我的面前,我看清了,就是第二个雪儿,与雪儿长得是一模一样,个头儿胖瘦,美丽的小嘴小鼻子和细细的柳叶眉,标准的复制品。只是有一点,两人的发型不一样,雪儿一成不变地长发扎马尾,这美女是黄发卷发梢。“你是……水香表妹?”  

  “对呀!咱们见过三次面的呀……”  

  “三次?是两次吧?……一次是我和雪儿我们结婚时,还有一次是……小慕生病来县医院找到你……”  

  “你是贵人多忘事了吧?你说的都不是第一次,第一次是我参加高考时,因为午睡过了头,慌里慌张把准考证给弄丢了,马上要开考了我却进不去考场,回去找又来不及,正急得我大哭时,你满头大汗地跑过来,边跑便喊:‘是不是水香同学?快!我给你送准考证来了……在……在马路上捡的,我,我判断是这个考点的……这栋教学楼……还没错!谢天谢地……’”  

  “啊?你还记得这么清楚?这都多少年过去了……我都忘了。哦!感情……那哭鼻子的女孩是你呀?这地球真是小,咱们不仅又见面,还成了亲戚。呵呵呵……”  

  “小什么呀!要是真的小……咱们俩该早见面相认的……”  

  “这会儿也不晚嘛!哎,水香!每次都是匆匆见一面,都没有说话,你咋就能准确地认出我来呢?说实在的,我……我可不敢认你。”  

  “咯咯咯……凭感觉!女人的第六感觉……”  

  “什么呀!……你家在这附近吗?”  

  “不!我是路过。你呢?来县城有事?我雪儿姐呢?”  

  我把我来买房等事情和想法一说,她高兴地跳着脚说:“太好了!你们搬过来我就能常常看见小慕……和小仰了。我老姑姑是这所学校的校长,退休后被返聘的,我去跟她说说准保能成,景老师,你等着!”  

  看着金色卷发上下飘荡着跑去的水香,我也不知道心里是喜是忧。  

  事情还真的顺利成功了,只让我说说课便被录用了,不过是先教着不是我专业的地理课。  

  水香兴高采烈地说:“别管教什么课,先在县城留下来再说。”  

  我一直感觉水香对我能进县城工作比我本人和雪儿都高兴。  

  在鼎尖学校去上我的第一节课时,未进教室就把我给吓住了。老远就听到一个尖厉暴烈的女高音从一个教室里传出来,声音之吓人能让人想象到说话者的一定变了形的脸。紧接着便从教室里走出一排低着头的学生来,有男孩也有女孩,一排八人,走出教室后站近墙根,一个个乖乖地把鼻尖贴上了墙壁。随后便走出来了说话的人,应该是这个班的班主任。  

  “啊?是她?……她还是一名教师……”  

  我的脑子一片混乱。没等我开口,她,那个在银行、在售楼处见过两次面的大美女,便主动地跟我说话了。“嗨~你才来的吧?咱们是同事了,以后你弟弟的事还请你多帮我美言几句。……我叫舒扬,在这教学三年了。你去上课吧!谁不守纪律交给我,治毁他!”  

  我私自地允许那八个受罚的学生进班先听我的课,不在班里怎么向老师学知识呀!  

  我是教英语的,可是,一天上午没有我的课时,学校通知我去听舒扬的数学课,说是观摩学习。“我……学习个啥?”想归想,我还是无奈地去学了一节课。事后,我的感慨良多。这学校奇葩,这老师更奇葩。不是讲课,是表演;不是教学,是招商。  

  “景老师!我有点急事,你帮我看两节课吧?我已经把学生要完成的数学试卷发下去了,让他们自己做就行了。”舒扬不知这是第几十几次让我替她看课了,她很少讲课,学生怎么会的数学知识呢?她教的班级成绩名列前茅的哦!我百思不得其解。  

  学校又要大力宣传招生了。我跟着舒扬一组坐车去各乡镇讲解、动员、发宣传单,每到一个地方,她都不让我下车,她说她一个人就搞定了。还真是,她招生的又多又快。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每招一个学生,只要来交了费入了学,就奖励招生者200元钱。而她舒扬每到一个小学校里,便找到毕业班的老师,开出送给她一个学生给老师100元钱的条件,让老师们动员他们自己的学生来报考鼎尖学校,所以她也就轻松地比别人多招很多的学生来。遇到想上这个学校又成绩不够格的学生,舒扬也有一招,考试时帮该生作弊。  

  我是彻底地被这位奇葩女给雷倒了。  

  富贵人的时光过得快,忙碌安静的普通人的时光过得也快。一转眼有一年多的时光过去了,一天早上,细雨蒙蒙,我从一个小面馆里吃过早饭出来准备去上班,但见一辆宝马轿车斜停在路中间,正好两边都无法过去车,因为是上班高峰,一会儿两头便堵成了长龙,致使不远处的一个十字路口也堵死了。几名交警围上那辆车,站在旁边高喊是谁的车,叫了老半天没有人答应。好久了才从对面“美美美早餐店”里走出来斜挎着个小黑包的苟四野。  

  “你的车?违章停放,堵塞了交通,要被罚款扣车的。”  

  苟四野一愣神,假装四周看看,说:“哪儿呢?哪儿说这里不准停车了?我就停这么一小会会儿,喝完粥,买几个包子而已,怎么就违章了呢?……还罚款,咋的了?吓唬谁呀?不就是想罚俩钱花花吗?我还告诉哦你们,我狗四爷别的不敢说大话,就是钱多!”  

  “你还不知错是吧?这是上班高峰期,县城主要干道上都不准随便泊车、调头……否则……”  

  “什么什么呀!啥是‘泊车’……我可没有泊车哦……”  

  “你?这还不是随便停放吗?……还斜着停在路中间……你停一会儿停在路边上也行啊!”  

  “那路边上不是有水了吗?”  

  “你的车轮子还怕什么水呀?停在路中间还让不让别人过?”  

  “那么多条路,非得走这条干嘛?又是自行车又是三轮车的,真是的!”  

  “这叫什么话!你这人怎么……这素质?简直就是没文化、没教养!人家上班需要走这条路,不走这走哪儿?你怎么不开着车停铁路上去?……少废话了,赶快挪车!”  

  “别慌!我车钥匙哪去了?”  

  “你?……落在吃饭的地方没有?”  

  “哎!还真是……看我吃个早餐也不让人消停!我的司机这小子也不起床……还啥事都要我来做……我去拿钥匙,你们可别拖走我的车哦!我和你们局王局长是亲戚,和你们大队长是同学……”  

  等到苟四野拿着钥匙,抱着包子再出来时,那个年龄大一点的交警正打电话让拖车过来拖走违章车辆呢!  

  “哎哎!是我让过来一辆拖车的,对!实验中学交叉路口西30米处……”  

  “哎哎哎……别来拖车呀!我可是和你们局……”  

  “我们局里正副局长就没有姓王的,我就是大队长,我叫苗少华,根本不认识你,也与你从来没有同过学……”  

  我看情况不好,堵塞越来越严重,不得不去出面了。  

  “少华!”  

  “呦!景老师,您也去上班是吧?”  

  “今天怎么是你亲自指挥交通了?呵呵呵……不好意思,这个家伙是我弟弟,素质不高,我帮忙疏通交通,让他滚蛋吧?”  

  苗少华还没有说话,苟四野个家伙又挤上来了,说:“哥,哥!我没有违章,就停一会儿,他就要罚我……”  

  “闭嘴!阴天下雨的,跑几十里吃个早饭,家里饭不能吃?开个车了不起你?赶快上车……滚蛋!”  

  “我……咱家的饭不是不好吃嘛!嘁——”  

  我高举起双手大声喊着:“各位各位!实在是对不起了,我这里向您道歉,耽误了你们的宝贵时间!请调整一下自己的车辆,自行车、小三轮车请尽量往路边店铺门前靠一靠,路中间的车辆请尽量打正……好……好……好好……”  

  几位交警和我一起很快指挥疏通好了交通,苟四野再没敢下车,被我直接骂跑了。与苗少华相视一笑,看着一溜烟开跑的宝马车,会意地摇摇头。  

  “景老师!今天谢谢你!”  

  “要谢,我还得谢谢你!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卖给我一个大面子,没有按章办事,拖走我弟弟那家伙的车……”  

  “唉!拖车也只是提醒他们,最多罚他们几个钱,对这些土豪来说,意义不大……”  

  “意义还是有的!让你说对了……这就是一个没文化的土豪……”  

  “呵呵呵……”  

  一个周日的上午,我和雪儿正准备带孩子去湖边玩儿,水香来了,她新换了一辆红色雪佛兰车,原来的小QQ要送给雪儿,雪儿不要,不知她又送给谁了。带给俩孩子一大包好吃的,还有衣服,可把两个小东西乐屁屎了。我在一边撇撇嘴说:“不至于吧?你姨可是没有哪个月不来,来了没有哪一次不带东西……怎么这次乐成这样?”  

  “这次的车是豪车,新衣服都是名牌,你知道吗?老爸——老土!”  

  “啊?你小屁孩……还敢嫌弃老爸土?”  

  “我姨都换豪车了,你还不会开车,每次有事都是妈妈一个电话叫来姨的车,还得带着司机……哼……”  

  “嘿!你们俩臭小子……知道你姨的好了吧?长大我看你们俩如何孝敬你姨……”  

  “当妈妈呗!”  

  “嘁!那你老妈呢?”  

  “我老妈还是我老妈呀!不能有俩妈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